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十九章 都公公

第十九章 都公公

    云啸嗅着鼻子,有如警犬一般的下了楼去。苍家兄弟见云啸如此模样,赶忙跟了过去。石锅里面黄乎乎的一片,看起来有些恶心。云啸仔细的闻了闻,有看来看那些碎碎的东西。拿起来尝了一口,这才确定自己的判断。  苍虎赶忙拉了一把云啸。  “侯爷,这东西不是给人吃的。您……”说完还四下看了看,生怕被别人看见自家侯爷吃猪食。  啥,猪吃的。我靠黄豆这么有营养的东西居然你们给猪吃,没有吃过豆芽么。不知道这东西能榨油么,这东西炖猪蹄那可是。跟这帮没文化的人着不了这个急,云啸伸手招来炒黄豆的龟奴。  龟奴刚才听得真切,面前的这位居然是一位侯爷。连忙低头垂的跑了过来,叩头行礼。  “侯爷,你要这东西小的给你弄来。这东西代郡那边有种的,但是产量不高又难吃所以种的人少。”苍鹰比较机灵,见云啸铁了心便出了主意,免得被人走到自家侯爷对猪食敢兴趣。如果被人知道侯爷来**居然抢了一袋子猪食回去,那人可就丢大了。  不愿意再去楼上看那些失足少女,云啸沿着街巷溜达。  “啪”一个鞭花的声音在前边炸响,云啸对这声音十分熟悉。那个匈奴小子抽卫老汉的鞭子就是这响声。  一个青衣小帽的猥琐家伙正用鞭子抽打着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为的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被铁链锁住,抽人的家伙鞭子又快又狠,随着唿哨声一寸寸皮肉被抽开,一滴滴血珠四散迸溅。  这一群人皆是高鼻深目,为的老者更是卷曲着亚麻色的头,一看便不是中原人士。他们这一队百余人,尽皆身材高大体格壮硕,如果不是被铁链死死的缚住恐怕仅仅二十几个黑衣人根本拿不住他们。这些身材健硕的汉子,此时正用身子拼命的挡住鞭子。掩护身后的数十名妇孺。  见云啸停下脚步观看,苍虎解说道:“侯爷,这是人市出卖的奴隶。看他们的模样,应该是战俘。好像是从匈奴那边俘获过来的。这些年双方的边军都在掳掠对方人口,匈奴人虽然彪悍但他们也不敢深入我汉家内地。如果被汉军优势兵力包围,即便是彪悍的匈奴骑兵也是枉然。  汉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是不善骑射。草原广袤,您去过应该知道,在那里如果没有马会是怎样的光景。边军清苦,掳掠对方的人口也是一项重要的收入。”  云啸毕竟还是受过现代的高等教育,对于将人贩卖为奴隶的事情还是深恶痛绝的。况且为的老汉,让他想起了死在了匈奴的卫姓老汉。  “你去跟他们说,这些人咱家都要了。”  “侯爷,这。”  “去。”  “诺”  苍虎来到那个青衣小帽的家伙跟前喝道:“你是领头的。”  猥琐男见苍虎身材高大,一身的劲装身后还背着一把奇怪的兵刃。倒也不敢怠慢,上下打量一番后问道:“我是,你有什么事儿?”  “这些奴隶我们侯爷要了。开个价吧。”  “侯爷?”猥琐男看了看苍虎身后不远处的云啸。  “这里一共二百一十三名匈奴奴隶,老弱妇孺一贯钱一名,身强力壮者两贯钱。零头不要实价贩卖三百贯。”汉代一斗米不过几文钱,三百贯也算是一笔巨款。  不过买二百多名奴隶这价钱也算公道,苍虎点头道:“侯爷要了,去甘泉宫云家庄子拿钱。”  “好嘞,小的这就给侯爷送去。”猥琐男见对方没有压价,顿时乐得眉开眼笑,这次算是挣着了。  “慢着”一个尖细悠长的生音响起来,一种让人听着就浑身不舒服的感觉。众人回头一看,也都是菊花一紧。  来者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白面老者,嫩白的脸色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粉,每走一步便会落下少许。雪白的脸上嵌着一双红唇,也不知抹的什么东西,血红血红的好像刚刚喝过人血一样。  在汉代这副专业造型只有一种人拥有,那就是宦官。  猥琐男赶忙跑过去躬身行礼,宦官只有皇家才能使用,除了天子之外就是位高权重的王爷们。这样的人可不是他一个人贩子可以惹得起的。  “这是赵王府管事,都公公。”  都公公身旁的一名黑衣劲装汉子傲慢的介绍道。  “小的见过都公公,请问公公有何吩咐?”  都公公撇了云啸一眼,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道:“这些人赵王府要了,三百贯一文不少的给你。来人哪,把这些人带走。”  “慢着,这些人我们云侯已经要了。”  苍虎踏前一步对着都公公吼道。  “哈云侯,咱家都没有停过。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侯爷,也许比永定河里的王八多些。”  这是打脸了,云啸总算见识到了这些藩王们的嚣张,一个奴才居然都此的嚣张,不怪未央宫中的刘启整天琢磨着如何削藩。  “就算我是王八也是大一些的,不像你这个连蛋都没有的土鳖。来人,把这些人带回去。”  “来人呐,这些人现在是王府的家奴。给我带回去。”都公公一副挑衅的神情。  二三十名劲装武士将云啸与苍熊、苍虎围了起来。苍氏兄弟二人,将云啸护在身后,好像熊虎一般看着眼前的武士,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云啸瞟见苍鹰已经爬上了对面的屋顶,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晁错的廷尉署整天的盯着这些藩王抓小辫子,今天自己就给晁错找一个。  “你一个奴才,居然敢唆使家奴围攻一位国侯。不知道谁给的你胆子,你可知道按我大汉的律令,你这可是大辟的罪。”  这叫大帽子压人,来自后世的云啸太知道潜规则办事,明规则整人的道理。先给你一顶大帽子压上,不怕压不死你。  “大汉的律令,哈哈哈。咱家只知道赵王的律令,不知道什么大汉律令。来人啊,给我废了他。”  云啸顿时一惊,这家伙好像是专门来对付自己的。自己来大汉不过区区几个月,还基本都是躲在庄子上,连御马监都很少去。怎么会得罪人?被自己整的最苦的墨门此时正在自己家里做客,看情形好像不像很恨自己的模样。  “嗖”一支长箭激射而至,直直的贯穿了都公公身旁劲装汉子的大腿。那汉子惨叫一声便翻倒在地,不停的哀嚎。  “都公公,如果你说出是谁让你来的。我就饶你一条性命,一念生一念地狱,都公公你要把握机会哦。”  豆大的汗珠自都公公的脸庞滑落,太失策了。没有想到这个根基浅薄的云侯居然会有这样的手下。收了宗正卿长子的百两黄金,要自己废掉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现在弄到这种样子,可怎么好。  “哼,咱家是赵王的管事。你够胆就射杀咱家、”  这都公公也算是人精,这个时候只有拉大旗作虎皮,举着赵王这块金字招牌保自己一条性命,他才不行云啸一个闲散的侯爷敢和一位藩王对着干。  忽然街道上人仰马嘶,一队百余人的骑士飞驰而来。将双方团团围住,当先一匹高头大马上面端坐的正是刘成。  刘成兜头一鞭子抽在都公公的头上,都公公正在作。刘成骂道:“我替我族叔教训你这个作死的奴才。”  都公公一听族叔二字心下更是揣揣,来的这人肯定是刘氏宗亲。自己私自来咸阳,赵王根本不知道,谁料想居然被一位刘氏宗亲撞见。这可如何是好。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