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十五章 火锅

第十五章 火锅

    “不对,不对。你的对手是他。”云啸一把将在旁边看热闹的卫青抓了过来。  大铁锤面部肌肉一阵的痉挛,咽了好大的一口唾沫。指着云啸怒吼道:“小子,你找死。”手中的大铁锤便要向云啸砸过来,苍虎和苍熊二人连忙挡在云啸的面前。  云啸嬉笑着道:“大铁锤,怎么?不敢?大名鼎鼎的墨门不敢跟一个孩子比试,丢人啊。丢人。”  “谁说我不敢,好,老子就让你一条胳膊。你自己找虐别说我欺负你。”大铁锤将一只胳膊被到背后,恼怒的看着云啸,决定一有机会便要好好的修理一下这个羞辱自己的家伙。  云啸不慌不忙的拣了根木棍在地上画了一条线,然后从变力箱里面拽出一个绳子递给大铁锤。  人老成精的渔老上前阻止,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木头箱子有什么古怪,可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个木头箱子是怎么一回事,比力气难道还要利用工具?”  “渔老,我没说不许用工具。另外,如果你认为大铁锤会败给这个小娃娃,你就认输好了。别等到输了的时候更丢人。”  云啸的话让大铁锤差一点没气炸了肺,怒吼道:“渔老不要说了,看俺是怎么将这娃娃拽的飞出去。”说完便接过了云啸手中的绳头。  四肢达头脑简单这谁说的来着,呃反正谁说的不重要,说的正确就对了。  渔老悻悻的退了回去,他觉得这次贸贸然来找这位侯爷要人也许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原以为凭自己四人,怎么也能将人要回来。一个侯爷会有什么厉害的护卫,至于庄户那根本不在他们考虑之内,什么时候庄户人会维护总是催缴租子的庄主了。  看着对面云啸眼中的戏虐,嘴角的一抹邪笑。渔老不安的感觉愈的强烈,不过看看对面的小孩子,再看看大铁锤,怎么也不相信大铁锤会输。  大铁锤很大度的说道:“娃娃你先使力吧。”  卫青咽了口吐沫双脚站定不丁不八,双手抓住绳子大喝一声便向后用力的拉。卫青的力量经过滑轮组的放大,就算是两头牛也不放在卫青的眼里。毫无准备的大铁锤被卫青差点拽了一个跟头,匆忙之间狼使了一个千斤坠。可是脚下滑动着仍然向云啸划定的线滑去。  大铁锤大惊连忙用力回拽,无奈他已经失了先手浑身的力气来不及使出便被卫青拽过了横线。  围观的庄户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卫丫乐的手舞足蹈大声向人们炫耀这是自己的弟弟。  “不算。”大铁锤怒吼着要去抓卫青,结果手到半路被苍熊抓住。两个狗熊一般的汉子便较起力来,只见两人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太阳穴都向外奴奴着。胳膊上的肌肉硬是蹦得青色的血管根根显露,像一条条蚯蚓一般趴伏在上面。  “渔老,好像这一场是你们输了。你们想耍赖不成,我看还是分开他们,如果这样下去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云啸担心的看着场中,然后向着对面的渔老喊道。  “这个时候谁先撤力都会有性命之忧,我们互为人质如果谁不撤力便杀人质抵命,如何?”  “好,我答应你。”  打开苍虎阻止的手,云啸走向那个抱着剑一直不说话的家伙。渔老则走向了苍氏兄弟。  两人几乎同时喝了一声“停手”  两人估计在对方手里的人质,同时撤力向后退了几步愤怒的盯着对手,同时心中充满了惊骇。  “渔老,怎么说。三局两胜,这场比试你们墨门输了。”云啸看着渔老说道,丝毫不理会身边的黑衣女子和长剑客。  渔老躬了躬手对着仍然怒目而视的大铁锤道:“大铁锤,幻天,紫枫我们走了。”说完大踏步的向庄子外面走去。  大铁锤一跺脚,恨恨的跟随着渔老离去接着便是黑袍紫枫和剑客幻天。  “苍鹰,你去打一点野味。多弄一点,晚上咱们摆庆功宴。”云啸看着离去的四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诺。”  苍鹰抱拳下去。  云啸招过卫青,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咬着耳朵对卫青说了些什么。卫青唱了个诺之后便蹦蹦跳跳的拉着几个小伙伴走了。  带着苍虎回到家里,看看距离日落还有两三个时辰,便一头扎进房间里睡了起来、  苍鹰带回来一只盘羊,五六只大兔子还有几只山鸡。  长长几案摆好,云家的仆役现在对包包子十分的熟稔,真正的薄皮大馅十八个褶,还创造性的在馅料里面添加了一些蘑菇增加鲜度。人民群众是最伟大的明家,太祖诚不欺我。  海棠也混在女人的队伍里包包子,她学的很快不过包出的包子过于秀气小巧,只适合做小笼包。比不得卫婶的大包子粗狂豪爽,有容奶大。云啸以前遇见过一个老厨师说过,有一千双手便有一千种味道,看着桌子上大大小小的包子,云啸甚为认同觉得有必要规定一下包子的格式,不然海棠的包子蒸烂了,恐怕卫婶的包子还只是半熟。  今天云啸要吃一点新鲜的,因为下午匠做监将自己需要的火锅送了过来,这不冷不热的季节吃火锅是最好的了。木有木炭不要紧,找来苍澜一大截木头几乎是瞬间变成了小巧的劈柴。看来这小子忙于耕种之余也没有忘记练刀,一把开衫刀舞的是行云流水。就是不知道这小子的耕种有没有结果,过两个月看看海棠的肚子就知道了,如果真是做人成功苍景空那老小子还不乐死。  卫青切的羊肉薄厚有致,这小子如果在后世一定送他去东来顺学习,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代名刀。  云啸将剩余的辣椒全部都拿出来,反正要不了多久自己种下的辣椒就会有收成,而且是辣度更好的苗寨朝天椒。  拿出马勺,点上大火。煸炒使辣椒迅的脱水渗出香味,捣碎以便与菜籽油充分的接触。油温是关键,过低滗不出辣椒的香味。稍高又容易焦糊。当年自己跟一个川菜师傅学这手的时候,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静置一个时辰后辣味素和红色素完全的析出,一缸精彩的红油便成了,揭开瓦罐的盖子,一股熟悉的香味飘了上来。色泽红艳,辣味醇厚,香气袭人云啸挖了一小勺放在嘴里,这简直就是灵魂的享受。  云啸没有如往常一般和大家一起在院子里面吃,而是一个人躲在了屋子里。洗干净的蘑菇,卫青弄回来的小野菜,加上鲜嫩的羊肉片,配上香气四溢的红油。云啸享受着火锅的幸福,卫青不时的在边上添着小木头块。红红的炭火将山泉水烧的滋滋作响,肥美的羊肉在俩面涮一下就变了颜色,沾上红油简直就不是人吃的东西,云啸一脸幸福的模样。  给卫青涮了几筷子,这小子小心的沾了点红油,一吃之下顿时舌头吐的老长,比院子里的旺财还不如。小白独自的啃着一盆鸡杂,一脸不屑的看着卫青,嘴里出呜呜声好像是在嘲笑一般。这小家伙最近体重增加很快,蛋白质需要的多鸡杂羊肝之类的东西是它的最爱。  抽了一口浑酒,云啸觉得秋收的时候一定要弄一些蒸馏酒出来。这浑酒实在是难喝的紧,不过聊胜于无。  卫青选的是肥美的羊胸脯,一点筋腱都没有。吃着没什么嚼头,云啸有些怀念后世的劲头。  外面十分的热闹,喝高了的汉子们没有打架。而是围在一起摔跤,唱歌,妇人们也是载歌载舞。一些喝多的了还在一起打情骂俏。  吃饱喝足,云啸出去放水。  一个黑衣人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小心的拿起了筷子,在依旧沸腾的火锅中猛捞,学着云啸的样子沾了一大口红油,结果蒙面巾上面的眼睛一阵的湿润。扯下面巾一只舌头吐的老长,比刚才的卫青还不如。不过他忍不住又沾了一口,接着手便停不下来。羊肉剩的不多,吃光了羊肉黑衣人忍不住喝了一口锅底汤。  加了野山蘑菇的锅底汤,野山菜吸走了羊油,加上几经添加甘甜的山泉水。现在已经煮成了乳白色,喝起来鲜的差一点让人把舌头咽下去。  勺子从端起来开始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尽管几次烫的大口吸气,但仍然乐此不疲。  很快一锅汤已经所剩无几,汤锅底下有一些黑色的小豆子,吃起来面面的,有一丝丝甜味,不过好像没有煮多久,里面还是生的。  人间美味,真正的人间美味。黑衣人居然生出了留在这里的想法,不过他很快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今天是来绑架那个侯爷的。只有绑了那个侯爷,才能换回海棠。  忽然觉得肚子有一些不舒服,门外却忽然人声大作。  “出来吧。吃喝的也差不多了,还想在里面过夜不成。”云啸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黑衣人打了一个激灵。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