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十章 被坑了

第十章 被坑了

  

  长乐宫神仙殿,一个锦衣老人正摸索着手中的蝈蝈笼子。笼子里的蝈蝈出清脆的鸣叫。老人双目前视眼神空洞茫然,显然是失明已久的症状。一个美艳的妇人带着一个惹人喜爱的娃娃走了进来,这娃娃生的白净,一张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看着就喜庆,好像年画上的人参娃娃。

  “娘,您猜猜女儿带谁来了。”

  “一股子奶味,来的肯定是一只小猪。”

  “奶奶,我是刘彘儿不是小猪。”

  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响起,惹得窦太后老怀大慰。伸出有似枯树皮的手不停的在刘彘的小嫩脸上摩挲。

  “奶奶,今天我在父皇那里见到了一个大英雄。他杀了匈奴一个很大的头目,还将人头和金牌都带了回来。”

  “哦,有这样的事情。”

  “娘,是有这么回事。大哥说要封一个乡侯,御史大夫晁错进言封亭侯,最后宗正寺卿折中封了个关内侯,名号取的他的姓就叫云侯。食邑两百户,赏赐是轻慢了些,大哥又命内廷赏了绸缎五十匹,金百两。还让教坊司挑按照礼制挑选奴婢。晁错好像很不喜欢这个云侯,硬是将他放逐到甘泉宫养马去了。”

  “嗯,你大哥做的对。有功就要赏,这个晁错的太刻薄了些。不过现在国家提倡的是无为而治。也不能赏的过了否则都跑到匈奴那边闹事,边境就不太平了。宗政卿的意见就很好,说到底还是自家人贴心。”

  窦太后搂着孙子继续听她的蝈蝈叫。

  未央宫中。

  “老师,您好像对云侯颇有怨念。”

  “陛下,老臣觉得一个十四五岁的娃娃能从匈奴领地,刺杀左大都尉来去自如,这未免太耸人听闻了些。若都是如此,恐怕明天陛下连匈奴大单于的人头都能收的到。”

  “你是说这是匈奴的苦肉计,可是拿一个左大都尉做筹码未必有些过了吧。”

  “昔年,燕太子丹使荆轲刺杀秦王,不也借了樊於期的人头么。陛下不得不防啊,现在将其放逐到甘泉宫远离长安,再以廷尉暗中监视。想必也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攘外必先安内,这是先帝既定的国策,不可更改。”

  “嗯,老师果然是老成谋国。藩王们那里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

  “根据廷尉署回报……”

  云啸是郁闷的,壮丽的未央宫还没有看几眼便被远远的驱离了长安。稍微让人欣慰的是,内廷送来了许多绸缎和百两黄金,这可不是滥竽充数的黄铜,而是真真正正的黄金。

  云啸对于黄金有着执着的热爱,带了绸缎去拜会刘骜,云侯的名头还是人家给争取来了,要不自己可能就去哪个地方当派出所所长。

  刘骜还是很热情的,指派了刘成的老哥刘信亲自出来迎接。刘家可能是有这个基因,这个刘信也是一个胖子,而且还是大胖子,胖到走路都要人扶的地步。

  “小子,老夫答应你的事情已经给你办到,虽然食邑少了些但是总比亭侯好些。成儿来信说你身负大才,老夫看你骨骼清奇,也是个好苗子。以后你跟信儿、成儿多亲近。这个世界未来还是你们年青人的。我们这些老的,在位一天便会支持你们一天。等我们不在了,这天下就靠你们了。”

  拉拢,**裸的拉拢。就差直接说,以后跟老子混,有你的好处。

  笑眯眯的送上了礼品,然后恭听老家伙的训诫。云啸忽然觉得,离开长安怕也是一件好事。晁错那张满的横丝肉的脸好像也不那么狰狞了。

  人们热衷于金钱,而不热衷于国事————孟德斯鸠。

  云啸可以肯定眼前这个老家伙是符合孟德斯鸠的理论的。老家伙话里话外都在说鬼盐的利益分配事宜,好像他对于刘成答应给云啸两成份子怨念颇深。很明显是过河拆桥的意思,契约精神看来不是今天才缺失的,联想起刘备的信用问题,云啸也就释然了,老刘家人就这样。

  还斗不过这个老棺材瓤子,云啸十分慷慨的将股份全部转让给了刘骜。宗政卿的吃相毕竟不能过于难看,于是临走的时候,老家伙硬塞给了云啸两车铜钱,说是回礼。

  貌似皆大欢喜的会谈结束了,云啸带着两马车铜钱回到了驿馆。三千贯钱啊,就连自闭症患者苍澜的眼睛都红了。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只有云啸例外,被坑了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在喜欢钱这一点上,大人和小孩子的区别不大。卫青搬着一筐铜钱吭哧吭哧的就想往驿站里面走。

  “行了,打点行装。咱们这就动身,这两辆马车也是咱家的。苍澜你再去买一辆马车,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去甘泉宫。”

  吃过了晚饭,苍澜走了过来。吭吭哧哧的一副大便不畅的样子,站在云啸的身后不停的搓手。

  “有话就说,既然你愿意跟着我有什么话就直说,猜来猜去的不但废事还容易误会。”

  “我爹回家把我的三个叔叔给派了过来,说是给您当护卫。现在在外面候着呢。”

  这年月给人当护卫其实就跟现代当保镖打手差不多,主人家欺负人,你负责打人这时候你就是打手。主人家被别人欺负,你也要负责打人这时候你就叫保镖。两个职业二合一,那就叫护卫。

  苍澜看云啸的脸色阴晴不定,以为云啸有心拒绝。便赶忙道:“三位叔叔都是北军中的好手,不过因为爹爹在朝廷里得罪了人,所以在北军里混不下去。他们又不愿意去做盗匪,现在日子过的很苦,求云侯收留。”

  说着便跪了下去。

  “我说过膝盖打弯的功能是用来走路的,不是用来跪的。你起来,让你的三个叔叔进来。”

  苍澜出去不一会儿,三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壮汉便走了进来。

  “苍熊,苍虎,苍鹰见过云侯。”

  云啸打量着三个人,人的名字与形象有着某种程度的联系,以前云啸是不相信的,不过现在他信了。

  这苍熊沾上毛那他娘的就是一头大狗熊,这苍虎生的宽面方额趴在地上的确就像是一只老虎。

  这苍鹰生的深目高鼻,呃,不对这家伙血统绝对的混乱。他娘的眼珠都是蓝的,谁说他是汉人云啸能掐死他。

  看着云啸的眼睛在苍鹰身上不停的打量,苍澜忙小声说道:“我四叔是生母是色目人,是北军在匈奴那边夺过来的。后来被爷爷纳了妾这才生下我四叔的。别看我四叔如此的相貌,在北军中我四叔的箭术是有名的。曾经三百步远将匈奴骑兵射落马下,云侯可以找北军的将士验证。”

  三百步,一步一米的话就算有误差,也差不多二百多米。在没有步枪的年月,这就是狙击手啊。人才,二十一世纪人才最重要。两千多年前,人才同样重要。留下,说什么也要留下这兄弟三人。

  “既然你们愿意留下,那就明天跟我去甘泉宫。”

  三兄弟磕了头却不走,互相张望着接着一起看向苍澜。苍澜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凄凄哎哎的直转圈。

  “都说了,有话说。你这围着我打转是什么意思。”

  苍澜瘪了半天还是没说出口,苍虎见侄子是在为难便道:“云侯,小的们在长安城许久没有营生,欠了些饥荒,想……”

  “哦,这样啊。苍澜你去找卫婶支些钱,帮你的叔叔们安家。”

  “云侯,我等在您身边家小在长安来去也不方便。我等想跟着云侯举家迁往甘泉宫。”

  明白了,原来是在长安混不下去了。想跟着自己搬家,看来这招纳人才也得安排家属。

  多几个人而已,无所谓。自己还有两百户的食邑呢,怎么着也不至于穷了自己。

  大汉律令,这两百户食邑封给了云啸。那就是云啸的封地,云啸可以在那里收税断案刑罚等等权利,换句话说那就是国中之国。除了要尊崇天子的号令外,其他的一律自己说了算。

  如果是藩王甚至还可以自己开铜山铸币,所以藩王们现在都是富甲天下的土豪。据说有些藩王夜壶都是黄金打造。

  “好了,明天带着你们的家人一起上路吧。”

  三兄弟感激的在地上磕头。

  “这年月都不容易,我帮你们养家口,到了危难的时候我要靠你们救命,究竟是谁亏欠谁还说不清。好了,去卫婶那里去支钱。莫要让人说,云侯的护卫欠账跑路。”

  “云侯,以后我三兄弟的命就是您的。”

  好汉没有太多的废话,三兄弟磕了一个头便转身离去。苍澜犹豫着看了云啸一眼,见云啸示意便也追了出去。

  其实三兄弟一出现云啸就知道他们是本性纯良之辈。一个美成那样的女人都可以拉队伍抢劫,这三兄弟如果下海估计都能造反。

  苍家似乎缠上了云啸,刚刚送走苍氏三兄弟。苍景空那尖细的嗓音又在门外响了起来。

  “云侯,这是教坊司送来的男女仆役。按照典制,精壮男仆十名堪用女仆二十名。你出来看看,这都是老奴亲自挑选的。”

  云啸跟着苍景空来到院子里,顿时气的差点没昏过去。所谓的精壮男仆,都是些四五十岁的抠脚大叔。所谓的堪用女仆,都是一些身材粗壮的悍妇。

  有几个腰围明显直逼身高。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