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九章 可恶的晁错

第九章 可恶的晁错

  

  素色的麻衣包裹着玲珑的身段,修长的美腿骑乘着战马,猩红的披风随风飘荡,鹅颈般的脖子上面是一张精致到极点的脸。

  凤眉黛目,秋水如波,绿鬓如云,乌如瀑,冰肌如雪,纤手香凝。每一个词都是荷尔蒙沸腾的催化剂。云啸几乎将自己知道的所有赞美词汇都用在了眼前的这个女土匪身上。让这样的土匪打劫简直就是件幸福的事情。

  云啸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生怕这是烧带来的幻觉。使劲拧了一把身旁的卫青,从他的哎呦声中。云啸知道这不是在做梦,这样的美女只能在梦中存在,现在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不得不说这是奇迹。

  整个车队都呆住了,就连小白也好奇的看着对面的美女。那些长安来的羽林军更是个个口水流的老长,一副猪哥的样子,没有一个家伙想站出来击败眼前这伙匪类,恐怕站出来的家伙第一时间不是被土匪打击,而是要面对来自同伴的责骂。

  只有一个人例外,在美女出来打劫的第一时间。苍澜便抽出了云啸送给他的开圸刀。这把开圸刀是云啸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三角洲部队制式装备,碗口粗的藤条一刀便斩断。军用匕送给了卫青,看着苍澜一脸羡慕的模样,云啸将这把开圸刀送给了苍澜。

  就在众人都看美女的时候,苍澜已经冲了上去。高大的匈奴健马带着强悍的冲力,苍澜举刀便向美女当头劈下。马太快了像一阵风一样的就到了眼前,美女土匪忙举起手中的长剑格挡。

  两千多年前的劣质长剑怎能跟三角洲的制式开圸刀比拟。只听筝的一声,长剑拦腰折断。断口平齐,好像豆腐一般便被削断。

  那美女一侧身堪堪躲过了苍澜势大力沉的一刀。云啸身边好像所有人都泄了一口气,连小白也舔了舔舌头。

  土匪美女一掉马头,便向山里奔去。苍澜刚要追击,苍景空便大声呼喝着要他回来。

  “为什么不让我追击?”

  “穷寇莫追。”

  也许整支队伍里,也只有这个太监和他的自闭症儿子才会如此无视这个女土匪的美丽。

  长安城坐拥三关之险,东临渭水之边,是扼守中原要冲的命脉。汉高祖刘邦坐拥天下之后便迁山东咸阳富户至长安,经过数十年的无为而治,如今的长安城已经是天下大邑,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天下第一。

  云啸乘坐的马车自厨城门而入,走驰道入未央宫。

  “云壮士,老奴在这长安城过了快四十年,这还是第一次乘坐马车走驰道,这都是托了云壮士的福份。观陛下对云壮士的礼遇,老奴看来封侯是不在话下。”

  苍景空看着车外的景物,向云啸介绍着长安城的一草一木,以及诸多的禁忌。

  迎着朝阳走在两千多年前的大汉都城,云啸有些梦幻的感觉。直到这时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穿越了,自己来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时代,壮丽庄严的未央宫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马上就要觐见大汉帝国的统治者,汉景帝刘启。他有一个儿子,便是伟大的汉武大帝刘彻。就是他让大汉的国号成为一个民族传承千年的名字,这位伟大的帝王时年五岁。

  苍景空说他现在叫刘彘,彘者猪也。

  在云啸的心中已经给他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刘小猪。

  “宣云啸上殿。”

  “宣云啸上殿。”

  “宣云啸上殿。”

  “宣云啸上殿。”

  随着一个个尖利的声音响起,天子的命令被接力似的传出。未央宫很大,以至于一道命令需要数人的传唱。

  苍景空手持天子大纛节仗走在前边引路,云啸蹒跚着跟在后面。没办法今天要觐见天子,穿上了卫婶一路上给自己做的汉服。虽然针脚细密的不像话,但是宽袍大袖的实在是穿不惯,还得随时小心别踩到前摆,如果这时候摔个狗啃泥那人可就丢大了。

  这汉服简直就是一坨布缠在身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最让云啸怨念的是,居然木有裤子,**都木有。尽管包裹严实,但胯下的清凉还是让云啸有些不自在。不过小弟弟好像很享受没有束缚的日子,晃里晃荡的在里面左摇右荡。

  走进弘大的宣室,没有看见如太和殿一般的金砖。而是踩上去更舒服的枫木地板,一般的枫木都长在辽东那样的苦寒之地,木质坚硬如铁实在是做地板的好材料,看来就是这一殿的地板便是价值不菲。

  谁说历史总是在进步,在照顾脚感这一点上看来历史是在退步。

  皇帝的座位在正中,离的很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离的就算是近估计也看不清楚。冕旒将刘启的脸遮住了许多,眼睛以上的部位完全看不到,这样的装束让人从心底上生出许多神秘感。

  旁边的大臣们跪坐在两侧,一个个抱着朝笏目不斜视的样子。待云啸进来之后便向云啸的身后张望,好似还有人要进来的模样。

  刘启也好像正在打量自己,不敢抬头看。苍景空告诉过自己,皇帝不让抬头绝对不能抬,不然会有杀头的罪过。抬头等于杀头,云啸决定向现实低头。

  良久,刘启好奇的问苍景空。

  “这便是手刃匈奴左大都尉的云壮士,朕观他年不过十五,怎能立下如此盖世奇功。”

  “老奴仔细问过李广将军,确定是这云壮士带来的人头金牌,李广将军也请见过左大都尉的人仔细辨认,人头不假。又找来归附的匈奴牧人辨认,金牌也是真的。”

  苍景空回答的中规中矩,老油条真他娘的老油条,就算是有什么纰漏那都是李广的错,跟他没半毛钱关系,这他娘的绝对是个放屁都能油裤衩的人。

  没想到李广在暗地里做了这么多调查,看来那天酒宴中途退席就是干这事去了。

  “哦,云壮士是如何手刃这个凶顽的,快快奏来。”

  呃这个真有点难,难道老子要跟你说老子来自二零一四?干掉那个什么左大都尉是因为有双桶列枪这样的神兵利器?

  云啸决定忽悠一下大汉君臣。

  “草民自小拜师,学得一身的杂学。闻得数年前匈奴左大都尉带兵洗劫马邑,杀我大汉军民百姓以万计。草民便潜入草原,假意被匈奴人俘获。

  趁左大都尉路过之际在一个卫姓汉奴的帮助下将其杀死。卫姓老汉不幸战死,草民马狂奔逃到卫家村。当时草民身患重病,幸得卫家村妇孺救助方才活了下来。不料匈奴追兵追至,卫家村十余人为掩护草民被匈奴残杀。

  草民便带着卫家村剩余的三名老幼投奔李广将军。”

  这纯碎是欺负汉景帝年间没有电脑,户籍不能联网。如果在现在一查户口,云啸就得露陷。

  “云壮士心系社稷实是我大汉子民的楷模,朕要赏你大大的赏你。”

  云啸讲述的时候借鉴了单田芳先生的描述方式,讲的是丝丝入扣惊险动人。于是一个天纵奇才的盖世少侠形象便出现在了大汉君臣面前。

  “朕要……。”

  “陛下,臣有话说。”

  朝臣里面走出了一个胖老头,只是胖胖的脸上长满了横丝肉,如果穿上白背心牛仔裤,倒是很像云啸家楼下菜市场卖肉的。

  “御史大夫,有话请讲。”

  “云壮士虽有功勋,但年纪尚轻。臣认为封为亭侯即可。”

  妈的这老头谁啊,亭侯。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亭侯是什么,那就是一派出所所长。老子命差一点搭上,这就弄一派出所所长?不过好像关二爷也干过这样的派出所所长,刚刚来大汉朝混的就跟关二爷似的,好像还是不错的样子。

  “老臣,不同意。云壮士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能深入草原,手刃顽凶巨恶立下这盖世奇功,老臣认为可封为关内侯。”

  关内侯就是一荣誉称号,就好像霍去病被封为冠军侯,可是大汉朝那时候根本没有一个叫做冠军的地方。

  “宗正寺卿所言极是。御史大夫,云壮士立下此盖世奇功,朝廷的颁赏不能太薄了。云壮士以云为姓,那就封云侯好了。食邑两百户,在官职嘛……”

  终于想起来了,这个满脸横丝肉的家伙就是晁错,被腰斩于市的衰人。云啸觉得没有和一个将死之人,而且是死的很惨之人计较。

  宗正寺卿?那不是刘成的老爹,看来还是皇家的人厚道些,说话还真算数。

  “陛下,甘泉宫御马监监承出缺。云侯既然在匈奴养过马,想必有些心得,臣以为让云侯管理御马监甚是得宜。”

  晁错是刘启的老师,自幼教习刘启读书认字。刘启也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晁错,便应道:“封云侯为御马监监承,你的食邑封地也就封在甘泉宫边上好了。”

  啥,御马监。那老子岂不是弼马温,晁错老子跟你没完。如果不是在朝堂上,云啸真想上去踹这个老家伙几脚。

  看看胖晁错的身板,在看自己这柴火身子骨。考虑到武力值的差距,云啸决定放弃真人pk的想法,老家伙等你被腰斩的时候老子一定要去看好戏,气死了。

  不过愤怒的云啸忽然现,一个小小的小人正站在大殿的角落处,好奇的看着自己。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