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六章 李广的酒宴

第六章 李广的酒宴

    李广为人十分的豪爽,不玩虚的。一整只的肥羊只砍了几刀便扔进锅里煮。这让云啸大开眼界,晕啊听说过烤全羊可没听说过煮全羊的。  腥膻气冲鼻子的羊汤除了李广,也就小白喝的欢实。看着还有续杯架势的小白,云啸将一块肥美的羊肉递了过去,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能多吃点就多吃点。  小白呜咽了一声算是道谢,便继续和羊肉搏斗。  老李看着云啸像喝药似的喝着羊汤,不禁疑惑。  “云壮士,可是这饭菜不合口味?”  云啸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细腿,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自己和壮士俩字联系到一起。从背囊中取出一包调料。拿出军用匕,三两下便将筷子削成了一个尖。  切了几块羊肉,串在了筷子上。放在火边烤,一边翻烤一边撒着佐料。不一会浓郁的孜然味道便传满了整个将军府。  李广由初始的好奇,变成了惊诧。嗅着鼻子蹲到云啸的面前,一串新疆大肉串还没有烤熟,已经被急不可耐的李广一把抢了过来。只吃了一块便闭着眼睛享受了起来,三两口便吃的剩下了一个光杆。拍着云啸的肩膀催促着赶紧烤。  旁边一个穿着盔甲的小胡子,很有眼色的递上了一串串好的羊肉。  云啸对小胡子礼貌的一笑,小胡子嘿嘿笑着道:“在下李敢。”  原来是被霍去病射死的衰人,云啸接过羊肉串继续的烤。  老李的胃口很好,筷子已经供不应求,现在箭杆已经成为了新一代的烤串工具,无他够长穿的肉够多。可是一次穿半斤肉那得什么时候烤的熟?云啸将烤串的工作交给了小李,他娘的老子又不是街边卖羊肉串的买买提大叔。  很显然,第一次干烧烤的小李没有经验。看着张嘴吸气的老李,云啸知道这是辣椒面放多了,一大口酒灌了下去。老李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出来“痛快,真他娘的痛快。”  “云壮士请在马邑稍待两日,左大都尉的人头送到朝廷,自然会有封赏。”  老李抽了烤串不利的小李一巴掌,拍着肚皮巡城去了。  “云兄弟,这红红的是什么,怎么吃了有如火烧一般的,形似**吃了不会死人吧?”  小李大脑的育明显赶不上身体,难怪会被霍去病干死。老子跑到你家里毒害你爹,这不是找死的节奏么,你当老子是什么死士不成。  不理会有些痴呆的小李,云啸赶忙给自己烤了几串。羊肉已经不剩多少,旁边还站了一个体壮如牛的小李,再不下手恐怕就剩羊骨头了。  烧烤这玩意吃着就是干,喝了一口小李口中的美酒。云啸一口便吐了出来,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刷锅水,昏黄的酒水看起来更像是尿。  在背囊中翻出一瓶一斤装的红星二锅头,抽了一小口。小李的嗅觉十分的达,闻见酒香的他贪婪的盯着云啸手中的酒瓶。  受不了小李的眼神,云啸将喝了一口的二锅头递给了小李。  小李接过来,凑近瓶口闻了闻。一仰头便来了个长鲸吸水,乖乖五十二度的红星二锅头啊,云啸很期待小李的后续反应。  小李的脸色由黄变红由红变紫,身体左晃右晃。脚步说不出的梦幻,恍惚中有了迈科尔杰克逊的气势。  迈着太空步的小李在院子里转圈,喉结不断的耸动。很显然他的胃不适应如此高纯度的烈酒,而他在强烈的压抑胃部的控诉。  小李在坚持,坚持,再坚持。  他没有坚持住,胃中的压力让酒箭喷出了一米多远。  梦幻的脚步并没有停止,小李开始打醉拳,破锣嗓子声嘶力竭的喊叫颇有一番动力火车的味道。  旁边的军校四散奔逃,小白吓得丢下羊肉窜到云啸的怀里,机警的看着摇摆不定的小李。刘成赶忙将云啸带走免受殃及。他才不相信云啸是来毒害这位少将军的。  来到了驿馆,刘成有让人端来饭食。刚才刘成看的清楚,云啸根本没吃饱。淡的没味儿的面糊糊,云啸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  “云兄弟这饭菜不合口味?我叫他们换过。”  “不是,刘兄军中也缺盐么?为何这饭食都是如此的寡淡?”  “云兄弟你不知,军中的盐都是从长安长途跋涉运过来的。路途漫长,而且沿途盗匪林立。有时候就是军盐他们也敢抢,关中陇右自古缺盐。有数的几座盐矿都开采了上百年,产出严重的不足。  关中离海又远,海盐运输实属不易。其实缺盐也是汉军羸弱的一个原因,如果不是缺盐我汉军也不至于败于匈奴人之手。”  “那匈奴人就不缺盐?”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他们好像并不缺盐,草原上才几个人。五年前我马邑食邑三十万户,人口百万。恐怕比匈奴人口加起来都多,这一年的盐需求那可是车载斗量。朝廷鼓励私人运盐,不过路途遥远盗匪又多,官盐都被抢别说私盐了。我关中陇右的百姓苦啊。”  “朝廷允许私盐贩运?”  历朝历代都是禁止私盐贩运的,所以才有了程咬金之流。万万没有想到而今的朝廷居然会鼓励贩运私盐。  “小弟路过一片盐滩,那里盐滩一眼望不到边。”  “云兄弟说的是鬼盐滩吧,那里的盐吃了会死人。”  “我有一种方法可以让那里的盐能吃,而且肯定吃不死人。”  “当真?”  刘成的眼睛霍的一亮,这里面有多大的利润他如何能不清楚。  “当真。”  “兄弟将这法子授予我,我保你封侯,食邑至少五百户。”  “封侯?”  云啸并不觉得封侯有多大的好处,一个荣誉称号而已,不比真金白银来的痛快。  见云啸迟疑刘成赶忙加注“实不相瞒,我乃是当朝宗正寺卿刘骜的次子,当今陛下便是我的族叔。我的保证绝对有效,另外我还可以分给兄弟你两成的份子,如何?”  原来是官二代啊不对是皇二代,难怪有这么大的口气。两成份子已经是天大的好处,自己在大汉没有丝毫的根基,好处大了会死人,李嘉诚说过参股就好不要控股。  “既然刘兄抬爱,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那咱们现在就去如何?”  “我还有些东西要刘兄准备。”  “云兄弟但说无妨。”  云啸口述,刘成记录很快便在绢布上记录了长长的一串文字。  小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卫青和卫子夫姐弟俩正在和小白玩闹。白天多让这小家伙运动下也好,不然晚上不睡觉到处抓老鼠。云啸可不想每天早上起来都看见几只死老鼠在脑袋边上。  趁着有时间赶忙收拾背囊里面的东西。  一套迷彩服,一把军用匕和瑞士军刀。多功能工兵铲一把,吃的一点没有了,半袋味精半袋咸盐。哦居然在西双版纳买的朝天辣椒还在,这玩意辣度很高。云啸在苗寨买了一大包,准备回去种在家里。老婆喜欢吃麻辣火锅,这东西是讨好老婆的不二选择。  想起另外一个世界的老婆儿子,云啸神情不禁落寞。  再过俩月儿子就要中考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孩子学习,能不能考上一个好的高中。  老爸做了一辈子中文系教授,应该能辅导儿子。  想起自己年迈的父母,云啸的烟圈有些红。这么多年东跑西颠,也没有好好的进一下孝道。子欲养,二亲不待。呃不对是自己不在了。  就这样一边收拾着,一边垂泪、  “想家了?”卫婶走到了云啸的身边  “恩。”  “哎,去了匈奴那边。十个人回不来十个,你能回来就是造化。行了,孩子天黑了,洗洗睡吧。”  这一夜云啸在梦里,爹妈老婆轮番出现。  云啸梦见自己做了一大桌子饭菜,全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场面温馨可人,儿子捧着一只蹄髈啃的满嘴流油,还不让给爷爷斟酒。  老爸的酒杯被儿子的手弄的满是油脂,端起来的时候滑落,赶忙用嘴凑近桌子吸允落在桌子上的酒水。  “贵州茅台,这一辈子也喝不上几回。”  云啸笑了,泪水同笑容一齐绽放在脸上。  忽然天地猛的摇晃起来,云啸睁开眼睛,一张充满了讪笑的大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