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四章 残杀

第四章 残杀

    草原上隆起了一堆新坟,云啸用工兵铲拍实了泥土。吃了一罐牛肉罐头,又给小白喂了一些。小家伙几乎是一瞬间便喜欢上了梅林罐头的味道,一只爪子扒着罐头盒吃的吧唧有声。然后嗷嗷叫着向云啸要水喝,憨态可掬的模样多少安抚了下云啸杂乱的思绪。  找了些云南白药软膏涂抹在了大腿上,又将睡袋附在马背上,这才重新爬上马背。  有了睡袋的阻隔,感觉舒服多了。  傍晚的时候,云啸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降雨。草原上的风雨来的快,云啸还没来的穿好连体的雨衣,黄豆大的雨点便已经砸了下来。天地间挂上了一道水幕,气温骤降云啸打着哆嗦庆幸,对比可能的感冒,匈奴人的马刀是更为可怕的存在。一夜的大雨足以销毁云啸的足迹,同时也会阻碍追兵的度。  冒雨赶了一夜的路,云啸觉得嗓子十分的干,头有些晕晕的,意料之中的烧了。越过一片茂密的草丛后,云啸终于见到了田地。  种地是千百年来的汉家子谋生的手段,和平的汉人不喜欢抢掠,而是喜欢朝大地要粮食,一切的收获都是劳动所得。对比那些喜欢抢掠的牧人,良田才是人类文明的痕迹。  一个六七岁大的女孩儿,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在田埂的边上挖着野菜,初春的时节,谁家的粮食都不够吃。  云啸一阵的头晕目眩,有田地就有城郭,进了城郭自己就安全了。打马便向两个小孩子跑了过去,小男孩儿傻傻的看着高头大马向着自己跑来。一脸惶恐的小女孩儿拉着小男孩儿没命的跑,甚至来不及拎起野菜篮子。  云啸觉得天地一片的旋转,想张嘴喊肿胀的嗓子却一个音节都不出。想晃胳膊打招呼,却觉胳膊软的像是两根面条,怎么都抬不起来。  “噗通。”云啸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青灯如豆,一片清冷的月光从墙上一个窟窿里洒进屋子。一个头花白的老妇人一下下的推樘着枢机,粗布头巾下一滴滴汗水被清冷的月光映照的丝丝晶亮。  枢机一下下的推樘,布一丝丝的织成。黄土夯成的屋子里只有咔哒咔哒的声音,寂静的有些可怕。  先现云啸醒来的是小白,小家伙静静的趴在云啸的身边,见云啸醒来用带着倒刺的舌头轻轻的舔云啸的鼻子。  云啸试着想说话,但是肿胀的喉咙疼的要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只剩下呼吸的力气。  小白的动作惊动了老妇人,老妇人起身走了过来。  “你是从匈奴那边跑过来的?”  云啸艰难的点了点头。  “作孽啊。”  老妇人擦了一把眼泪,云啸指了指墙角的背囊。老妇人将背囊拿了过来,云啸用尽全身的力气拉开拉簧,拿出了两片扑热息痛。  老妇人十分惊奇拉链的设计,云啸又指了指地席上的粗瓷碗。  和着冰凉的水将扑热息痛吞了下去,冷水的刺激使得肿胀的嗓子舒服多了。云啸再度睡了过去,扑热息痛退烧很有效,是丛林探险的必备良药。  脸上觉得凉凉的,云啸睁开眼睛。老妇人还在纺布,看向墙上的窟窿,外面的天光已经放亮。浑身酸痛,难受的要死。小白浑身湿漉漉的,正在用滴着泥水的爪子抓云啸的脸。  见云啸不动,小白跑到老妇人的身前。向门口走了两步,向老妇人叫唤了几声,又向外走。很显然它是在叫老妇人跟它走。  老妇人疑惑的站起身子,捶了捶酸痛的腰椎,跟随着小白走了出去。迷糊中的云啸被孩子的欢呼声再次吵醒,两个孩子在大声的说着什么。老妇人责大声的呵斥,好像是怕吵醒了云啸。试着动了动,浑身还是没有一丝的力气,虚汗还是不停的在冒。  不多时,院子里便传出了鱼肉的香味。一个六七岁穿着粗布衣裳,扎着两条朝天辫眉眼秀气的小姑娘,端着一个粗瓷碗走了进来。  云啸长了长嘴,还是说不出话来。  温热的鱼汤一勺勺的喂进了嘴里,有股子草腥味,应该是没有放油盐的缘故。  一大块腥腥的鱼肉入口之后,云啸觉得身上不再冒虚汗,也有了些精神。  忽然外面混乱了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正快的用方言说着什么。云啸支愣着耳朵也没有听清楚。  几个同样年老的妇人拉开柴草制成的门,将云啸拖进了院子。将一个水缸挪开,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便将云啸扔了进去。云啸看见一个年轻些的妇人正骑着云啸带回来的四匹马没命的向树林里面跑。  地洞不大,云啸落地之后摔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忽然洞口一黑,一个东西呼的一声砸了下来。正砸在云啸的胸口,云啸差一点没背过气去。  又下来两个人,从模糊的身影上看是两个娃娃。  洞口被嘭的一声盖上,接着就是挪动水缸的声音。外面好像很乱,人仰马嘶的,哭号声惨叫声透过地面传了下来。接着又从地面上传来一丝丝的烟火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水缸终于被打开。先前骑马奔走的妇人站在洞口,将恢复些力气的云啸和两个孩子一一拉了上来。  茅草屋还在冒着黑烟,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几具尸体。没有一具完整的,胳膊和大腿扔的东一只西一只。青灰色的人肠子被挂在树上,所有的尸体都没有了人头。血水几乎染红了整个院落,干枯的树皮上黑乎乎的粘了一层。  中年妇人正东一块西一块的聚敛尸体,由于没有了头加上过于零碎。尸体也就堆成了一堆。  云啸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从来没有想到草原民族的对汉族的杀戮会这样的血腥。以前只在教科书中看见的场景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是那么的震撼。云啸无论如何无法理解人类为什么会对同类犯下如此的罪行。  两个小孩子却出奇的镇定,不哭不闹。跟随着中年妇人聚敛尸体,小小年纪拖着一条大腿在地上拖沓着行走,看在云啸眼里有说不出的诡异。  放在后世他们可连上小学的年龄都不到,现在却在用手刨土掩埋尸体。  云啸翻出了工兵铲,默默的开始挖坑。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要面对这个现实,只有强者才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几个人合力挖了一个大坑,将尸体掩埋。  小白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紧张的四下张望,神情十分的紧张,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云啸打开背囊,准备拿出一根火腿肠安慰一下小白,他记得这东西应该还剩下一根。  “啪嗒。”一个小木牌掉在了地上。云啸正要去捡,旁边的中年妇人像见到金子一样的抢了过去。  “你是从哪里弄到这块牌子的?”  中年妇女有浓重的口音,说了两遍云啸才听清楚。  “这是我在匈奴那边遇见的一位老汉的,他被匈奴人杀死了。”  中年妇女捧着木牌牌泪眼婆娑,刚才收敛了那么多的尸体都没见她哭的这么伤心。  “按照你说的,那应该是俺公公。”  中年妇女将牌牌放到坟头的上方,带着两个孩子叩。  “俺们村叫卫家村,以前有二十几户,一百多口子。前些年匈奴犯边,村里的老老少少被抓了个干净,只剩下我们十几个躲进山里的侥幸没有被掠走。没想到,今天又遭了这样的难。以后可怎么活呀。”  “大婶,我的命是你们救的。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们的。”  四个人,四匹马向马邑走去。那是长城边上的一座城郭,那里有汉军驻守相对安全一些。  “大婶您贵姓啊。”  “你叫我卫婶就行,这俩娃子,女娃叫卫丫,男娃叫青儿,都是老大家的孩子。”  “卫青!那他姐姐不会是卫子夫?”  云啸的头再一次眩晕,差一点从马上栽下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