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三章 汉人的苦难

第三章 汉人的苦难

    双瞳列枪再一次展示了它的威力,两名急冲锋的匈奴骑士被射成了筛子。趁其余的人愣神的时候,飞快的跑到草堆的后头装填子弹,老汉抵御着一个匈奴骑士。另外两名匈奴骑士打马再次冲向云啸,对云啸手中的**丝毫不惧。  双瞳列枪没有让云啸失望,没有卡弹臭蛋的桥段,两声枪响之后匈奴骑士掉落马下。  最后那名匈奴骑士明显是带头的,手持铡刀的老汉身上已经几处受创,前胸后背皆染满了鲜血,但那老汉仍手持铡刀死战不退。  将最后一颗子弹装进双瞳列枪,结束了这场决斗。  老汉手撑铡刀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声音大的像是在拉风箱。后背和肩头的伤口触目惊心,被砍翻的皮肉向外翻着。不过似乎老汉很兴奋,只是短暂了歇息了一会儿便拾起了马刀手起刀落将那为的骑士头颅斩落,捧在手里仔细的欣赏,一脸的喜意。  尼玛,太重口味了。人都挂了,难道还要虐尸不成?  云啸看着兴奋的像个捡到糖块的娃娃似的老汉,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娃子莫怕。就凭这颗头颅。便可封侯,你知道他是谁?他便是匈奴单于的左大都尉。”说着便在尸体上翻检,很快便摸出了一块二寸宽三寸长的金牌,老汉将金牌拿在手里掂量了几下。  “这便是左大都尉的金牌,有了这两样东西怎么爷俩便可一世吃喝不愁。哈哈哈”狂笑牵动了伤口,本已经结痂的伤口再度崩裂,丝丝的鲜血再度涌出。  老汉只是抹了一把鲜血,便在地上踅摸起来。犹豫着拿起被那个匈奴汉子乱扔的塑料袋,他好像对这种透明的袋子很好奇,翻来覆去的看。试着将人头金牌装进塑料袋,颠了两下觉得还算结实,这才放下心来。  拒绝了云啸的包扎要求,将人头腋在怀里老汉便开始套马。  “娃子,这家的女人和娃子都去祭祀。我们要赶快走,如果这家人都回来。咱们死的难看。”  云啸赶忙收拾被扔得东一件西一件的物品,还好工兵铲**这样的实用物品没有丢。至于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压缩饼干不得不选择丢弃,同样需要丢弃的是双瞳列枪,没有了子弹,这东西就是阳伟的野人,丝毫没有实用价值。云啸可不认为在遥远的汉代,自己能造出子弹子么逆天的东西出来。  将背囊背好,看看怀里的小白,这小家伙居然还是在睡觉。看来猫科动物昼伏夜出的习性一点都没有改变。  老汉已经成功套了四匹高大的骏马,这四匹都是马群里最为雄壮的儿马子,在草原上都是不多见的品种,如果换做长安一匹马可以卖出一辆宝马的价钱,这还是得x6,七五零以下想都别想。  云烨刚想扳鞍上马,猛然现居然木有马镫。马背比云啸都要高,让他变身张无忌是在是难为了云啸。  老汉看出来云啸的难处,单臂一较力居然将云啸举到了马上。  “娃子,抓紧马缰绳掉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老汉说完便飞身上马,动作灵动飘逸,看得出来骑术十分的精湛。  云啸差点哭出来,上辈子也就玩票性质的骑了几圈。现在这老汉明显有让业余票友客串专业名角的趋势,按照他那个跑法,摔死是正常摔不死是侥幸。  “大叔,我不会骑马。”  “哎,咱汉家人吃亏就吃亏在这不会骑马上。”  老汉颇为无奈,只得拿出绳子将云啸死死的绑在马鞍上。“娃子,没时间了,能不能活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便一鞭子抽在云啸的马屁股上,云啸胯下的骏马四蹄翻飞的奔驰了起来。  四周的景物快的倒退,云啸感觉屁股和大腿已经不是自己的。小白也明显感觉到了不舒服,从云啸的怀里探出头来,看到飞后退的景物吓得又将头缩了回去。  人马不休的跑了一天,云啸要死的心都有了。这简直就不是人遭的罪,大腿上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估计再骑下去自己就会成为骑马骑死的第一人,如果不是被绑在马背上,云啸早就不干了。  不过最先坚持不住的不是他,而是那个老汉。剧烈的运动使得他肩膀和后背的伤口不停的流血,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他拼命的奔跑。不过人终究不是铁打的,老汉噗通一声栽倒在了马下。云啸坐下飞驰的骏马一蹄子狠狠的踏在了他的胸口,云啸清晰的听见了胸骨碎裂的声音。  骏马没有了主人的驾驭,很快停了下来。看来它也累得不轻,口鼻之中已经冒出了白沫子。  云啸的马也停了下来,云啸奋力挣脱已经颠得有些松散的绑绳。下去查看老汉的伤势。  肋骨被碗口大的马蹄子踏断,估计插进了肺子里。老汉正大口的吐血,每一次呼吸都喷出许多血沫子。这样重的伤,估计在后世抢救过来的可能性也不大。  老汉的手哆嗦着将绑在腰间的塑料袋扯了下来,将人头递给了云啸,嘴里冒着血一张一合,不过只能出咯咯的声音,他想说什么可云啸一个字都没听清楚。只是用手无力的指了指胸口,云啸撕开他的袍子。一个一寸长半寸宽的木牌挂在脖子上。牌子上的字迹已经模糊的不可辨识,想来一定是经过许多的磨难。  老汉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猛的坐起面向东方,大喊了一声“汉”便一头栽了下去。  这一声怒吼不是喊出来的,而是从胸腔里面喷出来的,这个一个汉人老奴隶心底的呐喊。  曾经他也有家人,也许他还有自己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草原的游牧部落无情的掠夺了他的家乡,这些游牧民族没有进步和展,只有抢劫杀戮和破坏。  云啸不清楚什么伟大的历史意义,他只知道历史书上写了,匈奴马队所到之处,没有先进生产力,没有国民生产指数,没有经济贸易,只有尸横遍野、残屋破瓦,农田变成荒地,平民成为奴隶。  匈奴从来不是一个好邻居,对待这样的邻居就应该暴力拆迁。几十年后当卫青、霍去病的铁骑踏过这片草原的时候,那才是正义的伸张。恶人不要天报,要人报,鲜血结下的仇恨只能用鲜血来化解。  云啸的心中充满了暴虐,无他。只是因为这个自己还不知道名字的老汉,一个汉族的自由人变成了被匈奴任意打骂趋势的努力。这样的人还有多少云啸不知道,他只知道拥有汉家血脉的他,有责任终结这一历史。  马刀下的冤魂和马鞍上的得意,没有丝毫区别,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任何人都没有无故剥夺的权力。  没人可以随便欺辱大汉的子民,没人可以在大汉的国土上任意的抢掠杀戮。无论我们的敌人有多么的强大,汉家的血脉终将激励着我们拿起刀剑,争取属于自己的尊严和荣誉。  要让这帮草原鞑子领教汉家儿郎的勇武,用他们的尸山血河铸就大汉民族的辉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