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两百一十四章 山中暂居

第两百一十四章 山中暂居

  见得从从阴灵之身尚不稳定,张世平也不敢再提让他帮忙的事情。但是如今库尔族狼骑以罗网之势围住白鸟氏所在的姑儿山,虽不知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但肯定不会是演习就是了。若是不能打乱对方的布置,将来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事来。

  白鸟氏为东土北方屏障,若是被那三头狼怪指挥库尔族狼骑攻破,那么东土氏族必然因此而陷入混乱之中。

  正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到那个时候,刚刚积蓄了点力量的有陶氏肯定会因此而打乱发展节奏。除非是泰一愿意染上血煞来显圣。

  再说,张世平本人已经与白鸟氏并肩作战十年之久,情谊深厚。既然已经预料到这次危机,断然不可能不全力阻止。

  “哎,以前一直觉得有着天心五雷神通在手,自可纵横自在。但是如今看来,纵然神通广大,但也有局限之处啊。若是我会天机卜算之法,直接算出对方的用意,便不用这般头疼“了!”

  站立在山头,张世平忽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见你这般口气,倒也稀奇。虽还未见你口中的那狼怪到底有什么能耐,但是自泰一神出世之后十年来,那些狼崽子每况愈下。纵然那狼怪再怎么厉害,难不成还能让这些狼崽子一下子上天不成?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待我身躯平复地煞阴火毒害,你我二人联手,我倒要看看那些家伙能翻出什么浪来!”

  见着张世平愁眉不展的样子,一旁的从从眉间一挑,纵然依旧是虚晃不定的阴灵之身,但那从容自信之意,自内而出。

  听了从从的话,张世平不由一愣,稍微琢磨了些许时刻之后,便跟着笑了起来。

  张世平继承了地球的所有记忆和情感,纵然在这个世界里经历了十年风雨,但骨子里还有一些东西是难以抹去的。

  自从张世平带着泰一神的力量加入东土氏族之后,十年来越来越轻松的战斗已经让他下意识避免流血战斗。甚至带入了地球二十一世纪的想法觉得若是白鸟氏损失太大,就会直接崩溃。

  但是在张世平没有到来之前,东土氏族已经在这百多年的战争之中坚守着,就算是最困难的荒兽之乱时期,也没有崩溃。敌人的实力纵然变强,但远远没有达到直接让东土氏族直接崩溃的地步。

  “确实是我想多了,被狼怪突然展现的智慧唬住了,眼下这种情况还远没有到那种危险的地步。说一千道一万,不管对方什么手段,最后终归是要做过一场。我倒要瞧瞧,雷霆之下,对方何物可挡!”

  想明白之后,张世平再无半分苦恼之色。

  地球世界的工业时代为张世平展现了智慧的奇迹,在张世平心中烙印下对智慧的敬畏之心。所以在发现狼怪那狡诈的行为之后,他才会如此进退失措。

  不过如今想来,却是自己吓自己。虽然没有直接接触过,但对方的实力张世平也大概了解,略逊于一般祭巫。所展现出来的智慧虽然出彩,但也不是什么多智近妖的程度,唯一值得称赞的大概也就是冷血的果决而已。

  “嗯,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我这边在你的法阵帮助下,最多一年就可以清除地煞阴火的余毒,你这段时间准备做些什么?”

  点了点头,从从望了望自己被一团紫气流苏笼罩住的身体,对着张世平问到。

  “要不你这段时间就在栒状山呆着吧,一方面可以随时盯着那些狼崽子的动向,再说有你随时帮忙,说不定我的伤势还能好的快些时日。”

  不待张世平回话,从从又很快的自己接上话,语带期待的对着张世平说道。

  这话中没有掩盖的意思自然是瞒不过张世平,心中略微一想,北境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确实需要时时有人观察注意。而如今泰一神神眠,若是有什么事情也好及时应对。

  “这样也好,北境的事情我也颇为在意,若是你能早些平复伤势,我们也能早些时日去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从从的满心欢喜之下,张世平颔首应允了他。

  接下来的时日,张世平先是返回姑儿山和白鸟氏还有朱离氏的人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让他们注意警惕之后,便在栒状山住下。除了每日借助旭日东升之温润紫气平息他体内的地煞阴火也就是不时借助望气之术,观察着库尔族狼怪的大致动向。

  不过望气之术纵然玄妙,但也只能是粗略观之,却没办法让张世平把握住对方行动的每一个细节。

  在苍茫雪域之上,那些库尔族狼骑在三头狼怪的指挥下,如同花式表演一般不断的崩腾,短短月余时光,便将足迹布满栒状山和姑儿山之间的千里荒芜之地。

  随着他们的脚步,一丝丝隐晦的力量在狼骑的四蹄之间融入那已经干涸的地脉之内。

  这力量虽然隐晦,但却与地脉无比契合,除了那似有似无的一点波动,再无其他痕迹。便是张世平亲自接触到,如果无人提醒,估计也没办法发现。

  不过就算是这样,随着那些力量不断的密布在地脉之中,终究不可能毫无半点动静。不仅是灵觉敏锐的张世平,便是从从,也慢慢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你也感觉到了吗?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呢?”

  看着身边的从从已经渐渐凝实的阴灵之身,张世平双手负在身后,问到。

  “嗯,和那阴灵给我的感觉一样,都是那么的让人厌恶。不过在这之中,似乎还有一点熟悉的味道。难不成是北境的那个山主神兽投靠了他们?”

  一圈圈明黄的灵光不断地涌动着,勾连着栒状山和从从阴灵,让从从得以施展“地听”之法。但半天之后,却也只比张世平那模糊的感觉略微强一点,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丝气息。

  但这一点消息并不能让他们猜测到事情的源头,只是加紧了对库尔族狼骑的关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3322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