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两百一十一章 地煞阴火

第两百一十一章 地煞阴火

  张世平在半空中连声呼喊,可是心急的从从却显然没有这个耐心等张世平自己慢慢飞上去,笔直的带着张世平向着山顶冲过去。

  对此,张世平不得不摇头苦笑。他倒是有能力以雷法挣破从从阴神的束缚,不过那样做却是会伤到从从的阴神。

  虽然在张世平看来,从从的阴神不过是一个玩具似得东西。毕竟以从从身为天生神兽的身份,只有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根基,根本不会走修道者阳神成就的道路。不过若是张世平伤了从从的阴神,他肯定也不会好受就是了。

  “这伤势,好像是地煞毒火!不对,阴柔诡秘,噬人生机,近似幽冥火。好家伙,亏得你学会了太阳真火法,强行遏制住这火苗升腾,不然就算是你有神兽之躯,也照样玩完。”

  看着躺在金色祭台上从从躯体内幽幽舔舐的火苗,张世平不由深吸一口气,惊叹着说道。

  地煞毒火张世平在地球的时候便多有耳闻,乃是大地郁结之气剧烈碰撞才会诞生的毒火,天生克制一切生灵。不入先天真圣之境,触之必陨,乃是不逊色与张世平所掌握天心五雷正法的神通。

  而且更让张世平震惊的是,地煞毒火乃地气积郁无数载才会出现,这个新诞生的世界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地煞毒火。若不是那道阴神是自天外带来这一道毒火,就是无中生有,以其他手段催发出一道毒火。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绝对不输于现在的张世平,甚至还略有胜出的余地。

  “地煞毒火,你是说这玩意?既然你知道这东西,还是赶紧帮我弄掉!这东西在身上,简直难受的要命!”

  听到张世平的话语,从从的阴神似乎感觉到了有些希望,急促的说道。

  听了从从的话,张世平不由苦笑摇头。他现在自然是能理解从从本身急迫的心情,地煞毒火虽然出自地脉,但却最善污染地气。而从从本身就是由大地之气孕育而出的神兽,面对这种情况,就好似正常人看到自己身上出现一块烂疮,不仅身体难受,心里也完全受不了。

  不过无奈的是,张世平现在的手段一时间还真没办法帮助从从根除这困扰。

  “这个我现在暂时也没有办法,只能帮你压制一下。我现在先以祭台为中心布置一个法阵,明天就可以借助太阳之力慢慢消弱这股毒火。不过如果想要根除的话,除非是你突破到神灵境界,或者完全掌握住太阳之力。”

  听了张世平的话,从从不由有些失落,这般严重的伤势,即使是对于从从这般先天神兽来说也算是伤筋动骨。就好像正常人永远不会喜欢呆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尤其是还要忍受痛苦。

  不过从从也并非是胡搅蛮缠之辈,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因此而恼怒不满。叹了口气后,便询问张世平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

  “这般难缠的力量,估计只有神灵真身降临才能解除,你能够帮忙已经是意外之喜。你看看布置那什么法阵需要那些东西,我去给你准备一下!”

  “嗯,你且为我准备一方玉石已做法印,其他的就不需要了。有你这祭台在,我要做的事情可以省去大半!”

  围绕着这圆形的黄金祭台转了两圈,张世平心中便有定计,稍微考虑一方后,变向从从说道。

  “玉石,我这里多,你要什么样的?”

  听到张世平的要去,从从当即大笑,一点力量微微外泄,在山顶处形成一股小小的旋风。

  见这情景,张世平心中不由摇了摇头,对这地煞毒火的威力再添了几分忌惮。

  这样力量外泄的情景,虽然有从从本身情绪激动的缘故。但在张世平看来,更多的是从从神魂受创。

  若不然,以从从的能耐,即使是刚刚接触的阴神,也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情绪变化而微微失控。毕竟,在十年前初次相见的时候,从从便已经掌握自身神性,只因栒状山为疵鼠破坏了一般地脉,才不得寸进。

  就在张世平感叹地煞毒火威力强盛的时候,从从倏忽之间已经卷来了五六块无暇美玉。虽然早就习惯了这个世界玉石随处可见的情况,但一下子见到了这样的美玉,源自于地球积累下的观念,张世平还是忍不住的眼睛一闪。

  “就选这块紫玉吧,性质温润,正和日精紫气。”

  甩了甩脑袋,张世平细细辨认几块美玉的性质,然后自其间挑出一块紫玉,对着从从说道。

  “就要这一块?看你的样子很喜欢这些玉石,剩下的就一起给你吧,反正留在我这儿也是白费。”

  见张世平挑出一块后,从从大方的将剩下的玉石堆在张世平身旁,随意的说道。

  玉者,石之美也,天地生气之所聚,在道家是辟易外邪的灵物。而在这方世界的原始巫道之中,玉石也是一种可以寄托心念的祭神之器。

  但对于从从来说,玉石除了漂亮并没有太大的用出。毕竟他本身就是大地精气孕育而出的先天神兽,玉石对于人类是灵物,但对他而言也就是希有一点的玩具罢了。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这般美玉若是我自己寻找,那可要费不少功夫!”

  对于从从的馈赠,张世平也很是随意的收了下来。虽然对这些美玉很是喜欢,但更多的是因为地球上建立起的珍贵之念。除了像现在这样布置法阵,根本没有其他的需要。

  毕竟对于现在已经开始演化五帝符招,只差一点就超凡入圣的张世平来说,除非是武罗泉水之中水精那般神物,其他的东西对他而言很难有什么效果。

  和从从说了一句之后,张世平也不再多言,掌中凝气成刀,开始慢慢的以那紫色玉石雕琢出一方玉印。

  玉石粉末叔叔而下,不一会儿那大致的形象便已经出来。之后掌中气刃一散,化作一团五色霞光裹住已经显出大概模样的玉印,然后慢慢的磋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2244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