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两百一十章 神秘阴神

第两百一十章 神秘阴神

  “你来啦!”

  当张世平踏入栒状山的一刹那,只见眼前金红之光一闪,一个人形虚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很是熟络的说道。

  若是仔细看看其身上的衣饰,便会发现,和白鸟氏的祭巫衣饰非常相似。

  虽然从未见过这个形象,但张世平还是第一时间认出这个虚影到底是谁。他身上那无时无刻都在与栒状山响应的力量,毫无掩饰的述说着他的身份。

  “是从从啊,你何时学会了这阴神出游的本事?”

  见面行了一个东土氏族通行的礼节,张世平颇为好奇的问到。这十年来张世平曾数次造访栒状山,虽然没有可以窥探,但对从从的本事也算是基本了解。但三年前的那一次拜会时,从从可还没有这等本事。

  “原来你称呼这个为阴神出游吗?”

  听了张世平的询问,从从皱着没想了一会儿,然后问到。

  “怎么了,看起来你也遇到了什么事情似得。”

  从从这样的山主并不习惯掩饰自己的情绪,或者说,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基本还没遇到过需要掩饰自己情绪的存在。看其表情,张世平便知道他肯定也遭遇到一些事情。

  “在半年前的时候,我远远地感知到一股陌生的力量出现在这个北方,虽然他迅速消失了,但我还是感知到了那股受到大地厌恶的气息。为此我暂时离开了栒状山北山,但芬里斯那个疯狂的家伙似乎在守护着对方,我也因此和开始与他战斗。

  那个家伙力量大的出奇,即使是在大地源源不断的帮助下,我也只能勉强压制他。就在我和他僵持的时候,那股力量再次出现。以我现在这种被你称为阴神出游的形态,在后面偷袭我。若不是侥幸提前发现,我甚至会当场死亡。就算这样,我的身体也因此而受到重创。”

  化身人形的从从言语之中并没有太多的修饰,简单的为张世平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只有在提及那团偷袭的阴影时,才露出一丝愤怒的神色。

  “原来是这样,那么这次出现的那些狼怪,说不定就和你说的那个阴神出游的家伙有关。不过能让大地厌恶的存在,难道是残余的荒兽?”

  摸了摸下吧,张世平冥冥中感觉到从从口中可以以阴神形态偷袭的家伙,将来一定会和他产生交集,甚至会影响到泰一神。

  这种感觉很淡,但张世平明白这是真实不虚的。就和从从感受到大地的厌恶一样,这是世界对张世平的提示和期盼。不过作为一个修者,张世平的意志独立自我,所以只能接受到这样模糊的暗示。如果现在泰一清醒的话,应该会收到更加明晰的提示。

  “不,那绝对不是荒兽!我已经和疵鼠同在一山百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所谓荒兽混沌的本质。那个阴神拥有着极高的力量运用技巧,那根本不是荒兽可以掌握的!”

  对于张世平的猜测,从从以斩钉截铁的语气判定着是错误的。听了他的话后,张世平也没有坚持几件。在荒兽这方面,确实没有任何人与神能够与通过研究荒兽掌握了太阳之力的从从相比。

  “如果不是荒兽,却让大地厌恶,甚至被远在东土的你感知到,那莫非是天魔?”

  虽然这样说着,但张世平却第一时间在心中反驳了这个想法。天魔这种存在固然能够引起世界的反应,但如果是有着智慧的天魔,那绝不可能让从从逃走。如果非要说的话,对方是和自己一样的异界来客才是最有可能的。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本尊也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真神,张世平才明白自己当初所谓的冒险是多么的蠢,而能够安安全全的来到这个世界又是多么奇迹。

  或者说,能够得到那一缕天子龙气的庇护,是多么的奇迹。

  如果不是那缕天子龙气和这个世界完美契合,张世平降临到这个世界后,便会被尹山之上的峳峳感知然后直接击杀。当然,最大的可能是,直接在虚空风暴下,形神俱灭。

  如果说那个偷袭从从的阴神是和张世平一样的异界来客的话,对方的能力和所谓大地的厌恶,就很容易解释了。

  “你知道对方的位置吗,如果有空的话,我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心中已是千回百转,张世平转过身看着从从,丝丝杀机自然而然的溢出。

  “你的能力我也知道,虽然用上了那个什么雷法,可能比我还要强一些,但是人类的身躯却是太弱了。现在让你去,最多也就是多一个受伤的人罢了,还是等我身体伤势好了之后,再一起过去吧!”

  感知着张世平毫不掩饰的杀机,从从并未觉得太为突兀。他早就知道张世平就是泰一神,虽然并不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却很轻松的理解这一点。

  泰一为山神,本质上和山主是一样的存在,都是大地的一部分。既然从从感知到到了大地对那神秘阴神的厌恶,那么作为泰一分身的张世平,有同样的感受并不奇怪。

  “既然这样,那就先去看看你身体的情况吧。这次前往中土的时候,我的修为有所提升,应该可以对你的伤势有些帮助。”

  听到从从的话,张世平也明白自己现在确实不应该贸然冲过去。如果真的是能够主动降临这个世界的人物,那么就算是在世界的自我保护体制下损伤了大部分力量,但对江晨来说,也很是危险了。

  “是这样啊,看来你有学会了些奇怪的力量。我带你到山顶,你不知道我这些日子受伤是多么难受!”

  听张世平说自己有治疗伤势的能力,从从当下喜形于色,阴神卷起一股力地气,就要将张世平直接拽到山顶,恨不得立马给他治疗。

  “别急别急,我现在也可以飞,不用你来拽着我。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看着自己被一团地气包裹的就像是个粽子似得,张世平不得不苦笑连连,大声喊道。(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2223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