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两百零三章 姑射山上

第两百零三章 姑射山上

  因为阳世阴阳交替而产生的还魂水,其中蕴含着最纯粹的生机。唯有这纯粹的生机,才能化解因为生死相激而造成的亏损。这一点,便是擅长生机造化的望舒和武罗两位神灵也无他法。

  阳世和冥土之间的时间间隔十分之大,张世平与引魂木建立了初步的联系,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时间的流速。阳世一日,冥土却会经过十年。而阳世日出之际,换算成冥土时间,整整还有两年半的时间。

  “没事,我有办法解决!”

  看着沮丧的张新,张世平如此笑着说道。同时一手按住引魂木枝干,缓缓的抽出两绿青绿色的光线。

  将两缕光线自眉心灌入张新和月晕的身体,张世平心中微微有些肉疼。

  作为张世平与引魂木沟通的桥梁,那团灵根生气相比引魂木这个庞然大物,其实很是微弱。便是抽取这么一点,想要恢复至少也需要近年。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做完一切后,张世平转身看向郁垒,问道。

  “泰一神对你真是厚爱,居然连引魂木都可以掌控!”

  一双虎目死死的盯住张世平的双手,郁垒很是惊叹的说道。身为冥土的守护者,对于引魂木的重要性,郁垒最清楚不过。在现如今的冥土三神之中,也只有身为冥土开辟者的泰一才有掌控它的权柄,其他的无论是望舒还是郁垒都不行。

  张世平笑笑不语,他和泰一之间的关系虽然不是见光死,但作为秘密的时间还是能多一点就多一点的好。倒不是什么阴谋的想法,只是一但被认定为泰一的分身,张世平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加上其他的背景色。到时候,可就没有现在这般自由了。

  “既然已经解决最后一个问题了,那就麻烦郁垒神你将我们送回阳世吧!”

  稍微等了一会儿后,见郁垒恢复了慵懒的表情,张世平颇为平和的说道。

  “如你所愿!”

  郁垒最后看了张世平一眼,然后巨大的虎爪一挥,为众人开辟了一条通道。

  见到如此情况,无论是张世平还是月晕、张新,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喜意。虽然泰一开辟的冥土并不是那种阴森恐怖的样子,但是这种单调到死寂的世界,对于任何一个活人都称不上友好。如今即将离去,所有人都自心底的轻松起来。

  “总算是折腾好了!”

  语气中一副不满的样子,武罗摇了摇头,率先踏入通道之后。张世平一家三人鱼贯而入,很快消失在冥土。

  冥土无风,当通往阳世东土的通道合上之后,空旷的引魂木树顶只留下郁垒和望舒冥月分身两个身影。

  望舒与郁垒笑了笑打个招呼后,便化作一缕昏黄的月光,缓缓消散。而郁垒则是晃了晃硕大的脑袋,撑起虎爪,趴在枝桠之上似乎就要昏昏睡下。不过在睡着之前,却略带迷惑的说道:

  “总觉得那个叫张世平的凡人在那里见过啊!”

  对于郁垒的疑惑,此时已经站在姑射山顶的张世平显然是无法明了的。不过在踏入姑射山的一刹那,他便发现了脚下大地的不同。

  在前往中土之前,张世平曾经十年游历。对于姑射山,他并不算陌生。作为泰一一统空桑山系最大的阻碍,张世平在泰一的嘱托下,曾多次探查过这片绵延千里的死寂山脉。

  作为东土荒兽之乱的中心地带,同时也是荒兽之乱受害最严重的山脉。姑射山在张世平的印象里,是一处比冥土还死寂的地方。

  生灵绝迹,是这片地脉断裂的山脉最好的形容此。就如同腐朽的骸骨,你在这里绝对找不到一丝生机。

  张世平曾经想过,即使有前世地球上无数先辈积累的知识,泰一在姑射山最少也要花个数百年的时间磋磨。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事情有了转机。

  天魔来袭之事,武罗自望舒那里知道了些大概,之后转述给了张世平和月晕。所以张世平对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并非是一无所知。

  不过对于这其中的具体细节,他便不那么清楚了。自从封印世界缺漏之后,泰一便全心全意的投入到神道晋升之中,根本没有时间和张世平联系交流。所以他并不知道娲女死后一点真灵已经被泰一和望舒合力,封入姑射山之中。

  不过通过黄帝符招对地脉的明锐感知,张世平还是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姑射山深处,那一点微弱而跃动的生机。围绕着那一点生机的,是一团纯净的神力。虽然未曾见过望舒本尊,但张世平还是第一时间就确认了那团神力的主人。

  而张世平一旁的月晕对此感知更为细腻,源自于她对望舒神力独一无二的亲和力,她比张世平更早的发现了大山深处的那团神力。透过神力,她更是轻而易举的感知到了那点生机上清晰无比的娲女气息。

  任何一个对于世界有着清晰认知的人都会知道,死亡是一件哀伤的事情。而至亲之人的死亡,更是让人悲痛的事情。

  对于月晕这一辈的华胥氏巫女来说,娲女是师长一般的存在。武罗并没有告诉月晕关于娲女死亡的消息,所以此刻明了娲女的死讯,这种突如其来的悲伤迅速的击破了月晕的心房。

  “怎么了!”

  一把不住掩面长涕的月晕,张世平有些不明的问道。虽然和娲女也算是熟悉,但张世平还没有到那种凭借一点生机就确定那是谁的地步。

  “娲女已经死了!”

  虽然并没有哭的撕心裂肺,但如珍珠般落下的眼泪之中,蕴含的悲意丝毫不曾减少。

  “娲女,你是说山脉之中那点真灵的主人吗?她还没死呢,你不用哭的这么伤心!”

  神灵的感知自然远超凡人,武罗很快就明白了月晕哭泣的原因,提起月晕的肩膀,认真的说道。

  “嗯?”

  武罗不会骗人,这种情况下,也不需要骗人。带着最后一丝期盼,月晕满眼疑惑的看向武罗,希望她给一个完美的解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2078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