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五十二章 湖中变故

第五十二章 湖中变故

  “真有雨!真有雨!”

  被三人怒气所迫的野人口中的话语越发利索了,抬手指着天,满脸急迫的说道。

  三人狐疑的看了看,怎么看都觉得这幅模样都不像是在骗人,但这明晃晃的太阳总不会骗人的。

  眼见三人有了迟疑的神情,那野人口中利索的吐出话语。

  “最多一顿饭的功夫,最多!”

  收起石矛,鹰皱着眉看着惊吓的满身大汗的野人,眯着眼睛说道:

  “那我就在这儿等上一会儿,若是有雨,此事揭过。若是无雨,就别怪我狠辣了。”

  那野人连忙点了点头,心中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对于这三个突然闯进来披着人皮的怪物,自家真是背到了极点。

  虽然看起来卑微之极,但若鹰三人真的决定下手杀死他们,结果肯定是受到野人的拼死一击。生活在荒野之中的野人,绝不会缺少生死之间的狠戾。纵然不能对已经接近祭巫实力的鹰三人造成太大的伤害,但绝对能添上一些乱。

  但既然鹰他们只是需要些帮助,愿意给他们留下一条活路,这群野人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面子的想法,赶紧哄好这群大爷才是。

  在满是泥泞的沼泽里东摸索、西摸索一下,很快这群野人手中便多出了一些水货。

  能够听懂鹰三人说话的那个野人,小心翼翼的将最好的那些递给鹰他们。

  “还真有些能耐!”

  鹰颇为诧异的说道,他们三人在这里也走了半天了,怎么也没有发现可以入口的食物。看着那些野人先将食物吞下,三人才放心的食用。

  微微皱起眉头,比起氏族里的熟食,这种满是腥味的生食让三人很不习惯。不过奔跑了一天一夜,有在泥泞沼泽之中晃悠半天的三人腹中早就饥渴难耐,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

  虽然很不合胃口,但至少能够稍稍饱腹。不过光这些野人送过来的可不够三人用的,虽然有神性维持精力,但神性也不是凭空变出精力,消耗终究还是需要补充的。

  有了这些野人做示范,三人很快就学会了在大泽之畔找食。不过比起山林之中的猎物,这点东西根本没办法完全填饱他们的肚皮。

  “难怪一个个瘦的跟猴似得,天天吃这个也难怪了。”

  拨开一个蚌壳,撤掉内脏,看着手中那一点点嫩肉,鹰带着些嘲讽语气说道。

  “湖里,大鱼。”

  吃过食物之后的三人面色明显缓和了些,那野人也敢和鹰反驳了。不过没有威吓的野人,语气又恢复了那种结结巴巴。

  瞥了语气结结巴巴的野人一眼,石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着,这就是天生的贱脾气吧。

  忙着祭五脏庙的时候,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天上的太阳依旧明晃晃的挂在那儿,但湖面上气象已然变化,狂风骤雨顷刻而下。

  对于这种几乎如小儿变脸一般的天气,三人完全适应不了,狼狈的避着雨点。倒是那群野人对于这种天气似乎已经习惯了,该干嘛干嘛。

  随着骤雨急降,原本还平静的湖面瞬间就卷起了重重巨浪。若是面对无边无际的湖泽三人的心情石震撼的话,那么此刻的白浪滔滔,那就是震惊了。

  好在这雨来得及去的也急,哗啦啦半个时辰之后,云停雨歇,又是一副风平浪静的模样。

  不过见识到刚刚风雨之中湖泽的狂暴一面,三人已经开始对这片广袤的湖泽有了一些敬畏之意。

  看着已经在独木舟上准备好的野人们,彘有些迟疑的问道:

  “现在已经可以出去了?不会半路上又起风波吧。”

  抬头看向三人,那野人龇着牙,笑着说道:

  “一场,没了!”

  看了看和刚刚进入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的湖泽,依旧是遮住视线无法远望的白皑皑一团雾气,三人有些迟疑了。

  若是在岸上,获得泰一赐予神性的三人无论是哪一个都能轻松应对。但若是到了湖泽深处,前后都不着地儿,又遇到了那等疾风骤雨,他们对自己的小命就没什么把握了。

  迟疑只是须臾,向来果断的鹰很快替彘和石下了决定,率先走向一条独木小舟。

  一群人在遇到需要选择的时候,有人做出了决定,剩下的人下意识的便会跟随。现在鹰已经上了这群野人的独木舟,彘和石自然而然的就跟了上去。

  “随时保持警惕!”

  鹰小声的对另外两人说道。

  其实不用鹰去叮嘱,独木舟刚刚在湖面荡起,这种有别于脚踏实地的晃晃悠悠之感,就直接让三人下意识的紧绷住身子。

  好在在神性的加持之下,三人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情况,虽然比不得这群野人的从容,但至少不会太过狼狈。

  凭借着同出一源的联系和自身的感知能力,石清楚的为几条独木舟指出了方向。

  一开始还没有什么,但没过一会儿,这群野人便开始交头接耳,暗地里交流着什么。

  虽说是暗地里,但这基本逃不过三人的耳目。只不过野人口中的话语鹰他们一个字都听不明白。纵然知道他们在说话,但却不知道具体情况。

  看着此时茫茫一片水域,根本连何处是自己来的方向都无法辨别,若是在这儿和这群野人闹翻了,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

  鹰心中颇有顾虑,但石却没有想这么多。一把抓住载着自己独木舟上的野人,厉声厉色的问道:

  “你们在说什么?”

  顿时就是一声声急促而烦乱的呼声,看着一个个激动莫名的野人,鹰顿时绝感觉到有些不妙。

  “小心!”

  几根独木舟顿时就在湖中心翻了个,鹰他们三人脚下一个不稳,直直的栽倒了水里。

  “果然心怀鬼胎!”

  一声暴怒在河中响起,彘浑身暴涨一圈,一巴掌排向自己身边的一个野人。

  可是这湖中的野人和岸上比起来就是两个人,灵活的就像一条泥鳅,也不见什么大动作,就避开了彘这一击,徒然掀起一簇水花而已。

  徒劳的在湖面上拍着水花,看着那些野人一一个围在不远处满是戏弄的神色,三人不由发出一阵怒吼。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8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