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五十一章 望而兴叹

第五十一章 望而兴叹

  听着彘的牢骚,石很是得意的笑了笑。一手指着东北方向说道:

  “不用当心,我已经隐隐感知到这个方向有东西在呼唤着我。虽然还没办法辨别出具体的位置,但只要在靠近一点就可以了。”

  彘一点没有为石口中的好消息而有所动容,颇为无奈的摊手问道。

  “这么大的湖泽,我们怎么过去?”

  这下石也唯有哑然了。他们三个都是山里长大的虽说不至于见水就沉,但想要凭自己渡过这片一望无迹的湖泽,真没什么信心。

  “先靠着湖畔走吧,主意边走边想。”

  摇了摇头,鹰率先向着石所指的方向移动着。

  湖泽之畔基本上全都是湿地沼泽,比起山路还要难走几分。纵然有着神性辅助恢复精力,但半天才走不到十里路,让这三人心中不免有些烦躁。

  忽然在前方领路的石用手在背后打了几个手势,多年一起狩猎的默契样鹰和彘几乎瞬间就明白了石手势的意思。

  “小心!”

  鹰和彘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脸上完全不动声色,但心底却一下子振奋起来。这广袤的湖泽初见令人震撼,但半天的时间下来早就有些烦了。再加上脚下的重重淤泥,更是让他们心中添了一把火。

  此时听到前面有敌人,仗着自己新得神灵恩赐的力量,三人一反以往狩猎时的谨慎,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了。

  一脚陷入一个泥洼之中,鹰故作抱怨的说了一句。几乎同时,一道劲风自左前方打来。

  石仗着自己的感知能力轻松避开,山岳之体下皮糙肉厚的彘则根本不在乎这种程度的袭击。而鹰则显得更为激进些,仗着自己远超往日的身体,直接接过偷袭的暗器,反手便打回去。

  “哇!”

  几声似野兽低吼的声音在左前方响起,三人分散开来,快速前进,直接包抄了偷袭者。

  暗中埋伏鹰三人的正是这片湖泽之中几支野人其中的一支。他们总共只有九人,这一片沼泽都是他们的狩猎地,见到鹰三人贸然闯入,就准备将他们三人击杀。

  看着眼前满是凶狠模样,口中吐着莫名其妙的话语,但却卑微雌的野人。伏鹰三人面面相觑,满脑子雾水。

  “怎么解决他们?”

  石有些迟疑的问道。

  见到这群野人之后,虽然长得和野兽没什么差别,但人类的身份还是可以确认的。

  这片蛮荒世界四大氏族固然是守望相助、一片和谐。但实际上,对于这些生活在食物链之中的人类来说,同类的危险不比其他猛兽来的低。

  虽然并没有真正经历过部落之间为了一块栖息地的死斗,但该怎样应对他们还是知道的。眼下他们不是寻找驻地,自然不用赶尽杀绝。但若就这么让他们离开,也有些不放心。

  “正好我们需要度过湖泽寻找泰一神的长剑,他们就是这里的人,应该会有些办法。”

  鹰想了想,做出了决定。

  “可是他们的话我们根本就听不懂!”

  石颇为头疼的说道。

  “你们,要,度过,大湖。我们,有办法。”

  结结巴巴的话语自被俘的一个野人嘴里说出,连比带划着,总算让三人明白他在说什么。

  “原来你们会说话呀,这就好办了。你说说看,你们有什么法子能够度过这片湖泽?”

  三人脸上顿时露出喜意。不管是为了氏族,还是为了回报泰一的恩赐,他们都迫切的想要完成泰一神安排的第一个任务。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转个半天后终于找到了头绪,没有比这更让三人开心的了,虽然这个头绪是以一场满是恶意的埋伏为开始。

  “舟,我们,用舟。”

  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可是鹰三人哪能听得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比划了半天也没比划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那个野人脑中灵光一闪,带着三人来到湖畔的一处浅滩上,指着几根根半飘在水面上的独木舟才让鹰三人明白过来。

  “这就是你们说的舟啊,根本就是块烂木头吗!”

  彘颇为不满的说道。这群野人的独木舟样式上完全就是在一根巨大的木头中间挖出了坑。由于没什么利器,坑坑洼洼的就像狗咬的一样,也难怪彘如此评价。

  不过石对于这个却是非常感兴趣,只见他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以前就在尹水上看见过漂浮着的枯枝,这舟也就一个道理,可惜就是脑袋没有转过弯来。”

  鹰对于石的话并不在意,对他来说,只要能用就行了。

  “既然这样,我就如果你能帮我们完成神的任务,我就饶了你们性命。赶快带我们过去吧,石,你来指路。”

  踏入一根独木舟的舱室之中,鹰对于独木舟上刺鼻的腥味有些不满,下意识的掩住鼻子,不过很快又放了下来。厉声厉色的对着那群野人说道。

  听到鹰的话语,几个野人脑袋要的跟拨浪鼓似得,结结巴巴的说着。

  “不,行。有。”

  根本不待着野人把话说完,刚刚听到不行两字,鹰便两眼怒睁,甩手便扔出一柄短矛,将将擦过那为三人解说野人的耳旁。

  鹰这手短矛技术,又快又狠,即使是在青鸟氏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这话是子瑜对鹰说的,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夸张的成分。但鹰的短矛,绝对不是这群野人见识过的。

  “现在还行不行?”

  从独木舟上一跃而下,鹰脸带笑意,掠过那群野人身边,慢条斯理的问着。

  鹰这一吓,这野人嘴里的话更是结巴。

  “不,不,有,有。”

  看着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野人,鹰也不管了,锋利的矛尖直接顶住那也人的脑袋。

  “到底行还是不行!”

  “有雨,马上有雨!”

  大概是被鹰吓得,这结巴一下子就利索了起来。一手指着天,满是惶恐的说道。

  三人齐齐的看了看天,虽然被云雾遮住,但那么大的太阳还是能隐约看见的。这一下觉得被糊弄的三人更是怒了,被骗也就算了,这么低级的骗法,这是把自己当傻子呢!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8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