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四十四章 敛息妙术

第四十四章 敛息妙术

  “无法升起黄云?”

  听到此话泰一心中已然有些头疼。地黄气所成的黄云都能克制,很明显不是凡物。就算自家有些神通,在这等神物面前估计也束手无策。

  不过光在这儿想也不是办法,只有去了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反正不管对手如何厉害,最多牺牲一下冥土权柄,也就是耽误几个月的事情。现在冥土初开,又有郁垒在其中镇守,并无太多事情。

  “你带我前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办法。”

  想了想,泰一还是决定先去探探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管那絜钩是何方神圣,但只论其有布毒的能耐,泰一就没办法容忍他。就算今次没有成果,也能为下次的成功打下基础。

  “不去!不去!跑到他那里,万一提前惊醒那贼鸟,这一路上可要吃大苦头的。”

  峳峳一颗马脑袋摇的直起,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泰一的提议。看他不寒而栗的样子,当初肯定因此受了不少罪。

  不过泰一可不管这些。心中已经下了决定,不管是哄是骗,总有办法让他过去。

  “我教你个隐匿气息的法子,就算过去了没办法上树,但至少不会给絜钩发现。若是他睡得不清醒,说不定还能偷袭一下。”

  泰一带着些蛊惑的语气和峳峳说道。谈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泰一对这些先天神兽的羡慕和鄙视。

  像峳峳这等先天神兽,气血磅礴如滚滚长河,神通无敌;天生就被大地赋予神性,长生不老。修道人苦修一辈子,最高的追求大都也就是如此了。

  但其手段,简陋的就像个婴儿。说句不好听了,连脑子都没有。唯一能够静下心思考的,也就是栒状山的从从了。但就算是那样,也不过是四五岁幼儿的智慧罢了。

  像是泰一许诺的隐匿气息的法子,其实也不过是简单的收敛气血罢了。当初还是一介凡夫的张世平初到尹山,隔山便能通过峳峳身上那磅礴的气血确定其大概实力。虽然错估了其神性方面的力量,但其他的基本不差。

  “隐匿气息的法子!怎么个隐匿法?”

  峳峳一双幽深的羊目陡现惊喜,凑过脑袋,好奇的问道。

  泰一看得出来,若说是峳峳能想到隐匿气息后的种种妙用,那绝对是高估他了。现在他的好奇,只不过是小孩子得到新玩具的欣喜罢了。

  百言不如一行,泰一也没心思和他解释,直接以冥土巨蟒在他面前演示了一番。

  冥土巨蟒本身便是泰一手中的冥土权柄,纵然威势不如山神权柄来的浩大。但在峳峳这等先天神兽的敏锐灵觉之下,那种只存于冥土的阴冷肃杀之气,丝毫不下于前者。

  更兼的峳峳曾亲眼见过冥土巨蟒变成画影剑的威势,纵然峳峳不清楚那长剑本身就是他头上被泰一削去的一支独角所成,但那等致命的森森寒气,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所以,面对冥土巨蟒的时候,峳峳那是十二分小心。生怕对方心中一个不快,就给自己一下。若非对于絜钩的痛恨实在深入骨髓,纵使再大的好处,峳峳也不会跑到泰一面前找存在感。

  不过当泰一操纵冥土巨蟒收敛气息之后,峳峳一下子就失去了对其的气息感应。纵然冥土巨蟒庞大的身躯就在眼前,但却像一座土石木偶一般,没有丝毫生机。

  壮着胆子上去,峳峳想试试这是不是泰一的障眼法。峳峳刚出生那一段时间,曾在大地之上流浪过一段时间,各种各样的古怪神通都曾见过。泰一这收敛气息法子在他眼中效果委实惊人,让他都有些怀疑真假了。

  不过泰一可没办法了解他心中的想法,见峳峳莫名其妙的上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口中蛇信一吐,吓得峳峳连退数里。

  不过一会儿,峳峳从冥土巨蟒的惊吓之中缓过神来,连忙舔着脸凑了上来,大声说着自己要学。

  “事先和你说好,我这法门纵然有些效果,但若你用在身上,可没现在这般神异。”

  泰一这话算是提前铺个底。这收敛气息的法门,本身就是道家小术,若论功效自然是有的,但也就是骗骗普通人罢了。能有让峳峳这等先天神兽都觉得震惊的效果,五分是因为冥土巨蟒本身就非生灵,四分是冥土权柄本身的神通了,最后一分才是术法的效果。

  不过峳峳对于这点倒是自觉理所当然。

  “这是你的先天神通,能传给别人用上已经了不得了,怎么敢奢求能用出和你一般的效果。”

  听着这话,似乎还有那等对自己先天神通有着足够了解,可以化成术法的神兽。不过眼下须得将峳峳哄着带自己去絜钩那边,这方面问题只能压后了。

  “那现在你还愿不愿去?”

  泰一笑意盈盈的问道。

  “嘿嘿。去!如何不去!这次一定要给那贼鸟好看。”

  峳峳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张马脸扯得老长。根本不待泰一再说,便扯蹄狂奔,向着东方而去。

  “居然还是个急性子?”

  泰一操控这冥土巨蟒化作一道乌光,紧紧的缀在峳峳身后,心中颇为无奈的自言自语道。

  百里的距离,在凡人身上,纵使是张世平这等祭巫级别的强者再快也需要小半日功夫。但若放到峳峳、泰一这等存在,也不过是一刻钟的事情罢了。

  初到湖泽,泰一便被一团云雾遮住的灵觉。到了这儿,泰一不由想起张世平在地球时曾经读过的一句诗词。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楼。”

  幸好前面有峳峳带路,不然若是贸贸然一个人闯进来,估计光找絜钩栖息的巨木,也得花个半天时间。

  前方峳峳踏浪而行,笔直的朝着湖泽西北角而去,周边遮掩的云雾,根本不能影响他分毫。

  在湖泽之中疾行约六十里,破开云雾,便见新天。只见一颗通天白柱耸立眼前,举首向上数千米才隐现一团黄色树冠,这才明白,眼前就是峳峳所说絜钩栖息的那颗巨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8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