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四十一章 华胥巫女

第四十一章 华胥巫女

  一路拖拽疾行,娲女的那座小屋很快出现在月晕和张世平的眼前。待到走进,娲女正独自一人斜倚在窗口,似乎在想些什么。

  “月晕,出什么事情了?如此这般着急!”

  回过头来,十一二岁模样的娲女以温和而宽容的语气向月晕问道。

  华胥氏的巫女虽然不善战,但实际上自身的体质还是很不错的。按理说这点短短的距离完全不应该让月晕有什么反应,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月晕一时间居然气急答不上话了。

  无奈摇了摇头,张世平觉得自己自认是月晕开始,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激动。但看着月晕因为着急说不出话来而憋得小脸通红,不得不自己来发言。

  “是这样的,娲女祭巫。泰一神恢复了姑逢山的生机,但姑逢山百年荒芜下来,早已寸草不生。若不尽快解决,刚刚恢复的那点生机也难保留。这方面华胥氏一直很有经验,所以我是来求助的。”

  “什么!你是说姑逢山恢复生机了?”

  几乎和月晕差不多的反应,娲女一下子跳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向张世平迫近。有些不敢相信,但又带着些期待向张世平再次询问道。

  “是的,姑逢山的生机已经恢复了!只需要在华胥氏的帮助下以草木巩固生机,那么很快就能恢复万物欣荣的样子。”

  张世平无比确定的回答道。

  “好!好!好!”

  娲女连说三个好字,短短时间内,她已经控制住了自己汹涌澎湃的情绪。但脸上的喜意却没有完全收敛,脸带笑意的在木屋内走了几圈。

  “月晕,你去把青萝和素兰叫来。”

  娲女虽然没有刻意作势,但那种有别于自身柔弱形象的果决,却在不经意之间表露出来。这种果决放到任何一个氏族的领导者身上,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但配合着那十一二岁稚嫩的面容,却让人有些怪异了。

  不过怪异的也只有张世平而已,其他人早就已经习惯。月晕此时的脸上依旧有着一点激动的红晕,但对于娲女的吩咐,连问都没问一下就离开了。

  “张世平祭巫,能和我简单说一说泰一神是如何恢复姑逢山生机的吗?”

  月晕离开后,娲女颇为激动的问道。

  “泰一是山神,山河形胜,地气结穴。这地气,也就是你们华胥氏所言的大地生机。荒兽之乱的本质就是身为山主的神兽,在自身兽性彻底失控后,强行吞食大山之中的地气而来增强自己力量。所以失去地气之后的大山都变成了一片死寂荒芜之地。”

  这方面并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在意的,为了今后的交流,张世平向娲女普及着关于地脉、地气的一些知识。

  “地气?这么说来只要可以利用地气,那就能将荒兽之乱后死寂的大山恢复往昔了。”

  泰一对地气的解释,娲女很轻松就理解了。华胥氏巫女最擅长对生机的感知和利用,地气虽然有别于华胥氏月神空灵、纯粹的生机。但她们在以往回复大地的尝试里,对地气也有了简单的了解,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

  “这么说并没有错。不过地气虽然可以经由四时往复而自天地之中源源不断的转化而来,但这种转化是有极限的。荒兽之乱肆虐太过严重,空桑山系十七山毁十一山。短时间内,是没有足够的地气将所有的大山都唤醒生机的。”

  对于娲女话中的意思,张世平很是明白。不管她多么的理智,但完成一族百年的大愿机会就在眼前,她自然希望能一举功成。

  不过张世平这个时候不得不给她泼些冷水。即使是在身为山神的泰一看来,荒兽之乱后留下的烂摊子也很是让人头疼。

  尤其是荒兽之乱最严重的姑射山,那千里之地都已经地脉崩裂,想要恢复,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了。

  “是这样啊!不过也对,病去如丝,想要短时间解决这般大患,是我着急了。”

  听到张世平的反驳,娲女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轻笑说道。

  “娲女,这么急叫我和青萝来有什么事情吗?”

  一声颇为严肃的女音自屋外传来,回头一看,月晕已经领着青萝和素兰来了。

  素兰是华胥氏青萝之前唯二的祭巫,现在是唯三。华胥氏的庶务都是由她来解决,而转世重生的娲女,平日里更多的是忙着完善符阵,恢复以往的修为。

  前两次在空桑山,张世平也远远见过她几回,看起来就是非常自律的人,不过两人并没有什么深交。

  “先坐下吧,是好事,不要着急。”

  已经完全控制住情绪的娲女恢复了那淡然的样子,对着素兰和青萝说道。

  “看起来似乎和张世平有关那,难不成是月晕准备脱离华胥氏,跑到有陶氏去!”

  青萝笑嘻嘻的坐了下来,歪着脑袋问道。

  这是玩笑话,张世平和青萝的关系不错,不然青萝也不会这样调笑。不过若真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对华胥氏还真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月晕体质特殊,天生就有和华胥氏月神有着感应的能力。基本上,月晕就是下一代的华胥氏首领。若真和张世平跑了,那华胥氏可就亏大了。

  不过之所以说是玩笑,那是因为华胥氏的女人一个个可都骄傲的紧。数百年来,除了两个白鸟氏的男人成功,其他抱此想法的都已失败为结局。

  “青萝,你也不小了,怎么还是这幅小孩脾气。我叫你们来是有正事的。”

  娲女对于青萝的这种行为估计也是习惯了,颇为无奈的说了两句。

  “月晕估计急着将你们叫来,路上没有和你们说。这次我将你们两都叫来,是因为有陶氏的泰一神恢复了姑逢山的生机。需要我们华胥氏广培草木,以固生机。这种情况是我们华胥氏百年来第一次遇到,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一起去看看。”

  正了正容,娲女开口说道。

  听到娲女的话,无论是素兰的严肃,还是青萝的笑意盈盈,都再也维持不下去。作为一个华胥氏的巫女,她们自幼就学习、思考各种恢复大地疮痍的办法。虽然百年的努力,已经成功的遏制住荒兽之乱后大地的恶化,但距离恢复大地却还有遥远到几乎没有尽头的路。如今却猛然听到有个地方已经恢复了生机,这让一时间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两人相互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那种难以掩盖的震惊。不过对于娲女的话,她们丝毫没有怀疑的想法。

  “上个月我发现尹山、附丽山那边有异动。不过去年也有过这样的变动,月晕给的回报说是原因有陶氏的神灵——泰一。我以为这次也是那样,不过现在想来,这次的原因应该是姑逢山那边吧。”

  素兰想了想,点了点头,从侧面印证着自己得到的消息。

  能够观察到千里之外的大地变动,张世平心中一动。他记得月晕就是应为华胥氏感知到泰一于尹山封神而造成的地脉异动,才会前往尹山的。对于华胥氏的这种手段,张世平颇为好奇。能明察万里,纵使是泰一,现今也是没这个能耐的。

  不过现在不是满足自己好奇心的时候,帮助泰一彻底稳固姑逢山的情况,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嗯,如果不出意外,你所感知到的异动,应该是泰一神为了打通地脉淤塞,催动尹山、附丽山地脉潮涌。”

  张世平的话肯定了素兰的推测,不过她们似乎对张世平说出的新鲜词汇更加感兴趣。

  “地脉淤塞?那是什么!”

  青萝第一个问出来,其他人脸上的好奇也都表现在脸上。

  “我之前和娲女说过,你们所说的大地生机,就是地气。而地气,就好比大地的血液。地脉,则是地气流淌的干道,就和人体的血脉一样。荒兽之乱后的大地荒芜,因为荒兽诞生就是强行吞噬一山地气,导致地脉干枯,最后地脉崩断淤塞。”

  耐心的给四人说了一遍,张世平没什么舌灿莲花的口才,但基本意思却可以理解。

  “那其他地方因为荒兽之乱而导致的大地荒芜,是不是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解决。”

  似乎华胥氏的巫女都有着同样的思维方式,素兰问出了和娲女同样的问题。

  不过张世平还是需要耐心的和她们解释,毕竟现在是自己在求人办事。

  “理论上可以,但地气的运转,一般人根本没办法插手。而泰一的神力也没办法在距离尹山太远的地方施展。最后就是,现在空桑山系剩余的地气还没有办法将所有被荒兽毁掉的大山都恢复。”

  看着月晕、青萝、素兰三人脸上溢于言表的失望,张世平不由苦笑。这算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吗?

  “好了,你们不要在这个方面纠结。能恢复一座山,自然就有第二座。现在不行,今后未必不行。百年的时间一无所获我们都坚持下来了,更何况现在已经有了办法。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