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四十章 欲主姑逢

第四十章 欲主姑逢

  这柄乌黑三尺长剑,本是已峳峳被泰一削下来的那一支尖角为基,合于冥土权柄而成,唤作画影。

  昔颛顼高阳氏有画影剑,若四方有兵,此剑飞赴,指其方则克。

  泰一此剑其本意就是为了克制这等天生神兽制。任其有何等神通,在此剑下,也如待宰羔羊。

  不过纵然泰一想到种种结局,但却没有意料到这些神兽对自家小命的爱护。他这神剑刚刚亮相,这神兽眬姪就撒腿就跑,哪有半点刚刚的凶悍气质。

  感知着这眬姪短短时间内就避开百里,泰一也唯有默默无语。这等反应,委实出乎泰一预料之外,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应对。

  “躲得了初一,可躲不了十五。”

  摇了摇头,泰一在空旷的神殿之中独自言语着。此时尹山山神权柄只差最后一步就完整了,下一步就是附丽山。这次他能跑得掉,不知下次又准备怎么跑。

  悬于半空的画影长剑与盘绕地上的山神巨蟒,在泰一心念之间化作流光,飞遁回来。

  所谓敲山震虎,泰一三下两下便将气势汹汹的神兽眬姪给驱逐出境,这可把在一旁准备分心旁观的峳峳给吓得不轻。

  尤其是泰一亮出那画影长剑之后,峳峳更是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机。这种平生未见的危机感,让这一直悠哉悠哉的家伙顿时安稳不住了。

  说起来峳峳运气一直不错,从出生到现在,基本没有经历过什么大挫折。即使是当年席卷天下的荒兽之乱,他这边也有眬姪在前面挡着,连根毛都没有伤着。

  现在就连让他自认不如的眬姪也在泰一手下狼狈而逃,这让未经风雨的峳峳如何能安稳下来。

  这边峳峳被泰一的实力给吓了一跳,但泰一本人这边可没什么心思去管他的想法。在泰一眼中,冥土权柄凝聚之后,这尹山就已经是他的了。所需要琢磨的,也就是如何更轻松的去将这份已经煮熟的鸭子吃到嘴里。

  现在对泰一而言,更为重要的还是姑逢山那边。打通地脉后的姑逢山,地气灌注之下,已经有了恢复往昔的本钱。

  此时姑逢山无主,正是泰一入手的好时间。若是今后泰一再讲附丽山拿下,三山一体纳入权柄之内,到时候,这空桑山系之神的位置,也可以惦记一下了。

  不过眼下就想这个还略早了些,虽然地脉打通后,三山地气流动,今后的姑逢山必定能慢慢恢复元气。但若任凭自然,其中还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时间。

  随着地气的不断灌注,打通地脉的泰一与张世平身上的功德也开始缓缓增加。

  来到这个世界,泰一有开辟冥土之功,张世平有耿山击杀荒兽之功,再加上恢复姑逢山之功。此时泰一和张世平身上的功德已经颇为可观。

  所谓功德者,天地玄黄也。地球上曾经以一人性命为一功德,而泰一此时身上差不多已经积累了近万功德。若是泰一放出这份功德,差不多脑后也可以挂着三轮功德金光了。

  这一轮功德金光,便是三千功德所成。其光所照,魔劫不生,旁法不入,是为庄严功德故。

  而张世平这具分神身上,差不多也有四千功德。救治姑逢山算是三千功,而耿山驱雷斩杀荒兽差不多有一千功。剩下的零头,则是耿山上那座法阵零零碎碎带来的。

  若在地球上,有这四千功德,除了那等天下名山大川,其他地方的地祗,基本就可以随意挑选了。

  此时张世平依旧是一介凡胎,这偌大功德除了能庇护自己遇难成祥之外,也就是小小的加快以下吞吐五气的速度而已。

  但有了这个功德,便是在此方世界天道那里留下了一方字号,许多事情都可以权变。臂如眼下,若按常理,除非泰一将附丽山纳入权柄之中,否则绝没有办法再将姑逢山纳入权柄。

  但若是张世平以功德为质,将泰一感召于此。虽不能如尹山一般直接凝聚权柄,但却可以神灵之身暂主姑逢山。这等兴致,差不多就和那些伸手一般,以神性镇压大地,同时也是山神的预备役。

  不过纵然不能以权柄驾驭姑逢山,但本身就身为神灵的泰一,在在梳理地气方面可比那群神兽要强得多。

  更何况此时姑逢山百废待兴,正是需要泰一这样的神灵来把持分寸,这一点,那些混吃等死的先天神兽可是没法比的。

  立于姑逢山之上,张世平心中默祷,一道功德金轮缓缓显形,清净纯粹的金光照耀一方天地,顿时显出种种异象,地出绿芽,天启妙音。

  一道浩大的意志自泰一神宫飞出,直接降临姑逢山,落入那一团功德金轮之中。

  只见那功德金轮迅速一敛,半空之中化作一方拇指大小的金丸。而后金丸猛地一涨,须臾时刻便化出一尊和张世平有几分相似的半透明金色身影。

  这到金色身影,便是泰一的分身了。不同于姑儿山上张世平接引的那一点意志,这道分身凝聚着泰一五分之一的意志。若论重要,只在泰一本尊,张世平这个人类分神之下。

  跟遑论这道分身上可是有着张世平的三千功德,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那可就真肉疼了。

  两人相视一笑。本是一体,也不需言语,心中所思对便方知晓。只见那道分身身上金光一闪,便径自遁入地脉之中。而张世平却大步走下山中,向着北方而去。

  两天过去之后,此时地脉之中的地气流动已经没有刚刚打通地脉时那样汹涌澎湃。但自尹山和附丽山所灌注的地气,至少还需大半年才会彻底停止。

  这番流动,地气自然活泼些。在尹山时,为了应和天地四时往复,还需要泰一亲自动手搅动地气才行。但在这里,却根本没这个必要。

  但姑逢山和尹山的情况又有不同,虽然尹山地气郁结,但其山中草木生灵却没什么变化,所以只管催动地气,剩下的自有天地之力催动。

  但此时的姑逢山地脉枯竭百年,早就是一座死山。山中别说花鸟虫鱼,便是想找根野草都没有。若是地气升腾,最后没有草木束缚,最后只有平白消散在天地之间,最后甚至将这姑逢山化作一方沙山。

  所以泰一分身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地气收束于地脉之中,滋润枯竭百年接近崩溃的地脉。至于恢复姑逢山生机,却是需要华胥氏的帮助了。

  张世平就曾经在姑射山脚下看到华胥氏为了阻挡那荒兽死后所化毒沼,而特意培育的紫荆棘,更在空桑山见过月晕亲手调制各种植物。对于华胥氏巫女这方面的能力,还是非常值得信赖的。

  且不说泰一分身这边一点一滴聚拢地气,滋润地脉。张世平这边因为先前炸开姑逢山地脉淤塞,胸中水火二气喷出,大伤元气。这边一走,比之前从华胥氏离开多花了近一倍的时间才从姑逢山走到空桑山。

  当到了空桑之后,天气已经入夏。不过空桑山谷之中四季如春,纵然天气变化,里面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已经来过两次的张世平在华胥氏也算是熟门熟路了,轻松的在一片密林之中找到路,很快便到了月晕所在的木屋。

  此时月晕正在在自己的小屋内侍弄花草,见到张世平来后显得非常惊喜。事实上,两人数个月前刚刚见面,对于此时人类的时间观念,那不过是昨天的事情而已。

  已经有六个月身孕的月晕肚子已经如气球般鼓胀起来,感知着月晕肚内微弱的生命,张世平心中感慨万千。

  两人相互亲昵了一会后,张世平便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什么?你说泰一神恢复了姑逢山的生机!”

  月晕一声大喊,不复以往的沉静。对于华胥氏而言,恢复被荒兽摧残的大地有着近乎使命的强迫感。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来自神启的预言。

  “荒兽肆虐的大地,将在月陨之夜涌出怨灵,毁灭世间的一切。”

  因为这个预言,百年来华胥氏的祭巫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修补荒兽在大地之上留下的创伤,虽然有了一些成果,但比起荒兽肆虐的广袤大地,接近于无。

  而今天居然在张世平口中听到有一处大山恢复了生机,这让自成年后便一直在思考如何恢复大地的华胥氏巫女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急迫?

  “我带你去见娲女祭巫,这个消息一定要尽快让她知道。”

  一把拉住张世平之手,月晕的表现丝毫不像是一个孕妇,拔腿就跑。

  “咦,月晕出了什么事,怎么跑这么快?你拉着的好像是有陶氏祭巫啊!他又来看你了?”

  在路上,许多人都见到月晕发足狂奔的样子,其中一个似乎和月晕关系不错的巫女颇为好奇的问着月晕。

  可惜月晕现在可没心情和别人解释,急急忙忙的说道:

  “你先别问了,想着到和我一起去娲女祭巫那里。”

  被拉在身后的张世平心中不由苦笑,被这样拽着让他颇不习惯,但若直接停下来又怕伤着怀孕了的月晕。

  早知道她听到这个消息这般反应,就先不和她说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