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三十九章 寒芒乍起

第三十九章 寒芒乍起

  所谓‘云从龙,风从虎’,凡有神性之物,如不可以隐藏,出入必有异象。

  很明显,附丽山神兽并没有隐藏自己动向的能力。大约在离尹山百里距离之时,无论是泰一,还是神兽峳峳都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

  “你又做了什么?居然隔着五百里把这家伙惹出来了?事先说好,我可不管你弄出的麻烦!”

  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自精神波动传到泰一心中,虽未见面,但泰一也可以想象出峳峳那种终于有好戏看了的心情。

  “你认识附丽山的山主?”

  对于峳峳的幸灾乐祸,泰一很是无所谓,不过趁这机会套出点东西也是不错。

  “那家伙叫眬姪,是个比荒兽还凶狠的家伙。当年姑逢山那头荒兽出世,准备南下时,直接被他打成重伤,最后落得个被华胥氏封印的结果。他比我可强多了,你这次可有麻烦了!”

  峳峳以一种近乎崇拜的语气向泰一介绍这那位来势汹汹的神兽眬姪。同时最后还不忘嘲笑一下泰一,想来上次泰一留给他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此时山神权柄已经停止了地脉之中的动作,化作一条明黄小蛇缠到泰一左手。同时一道乌光悄悄缠住泰一右手,化作一条三角箭头的小蛇。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如何个凶狠法,不过这动静到真是挺大的。”

  端坐于神殿宝座之中,泰一喃喃自语道。虽然远隔百里,但神兽身形一举一动皆引起地气附和。处在地脉之上的泰一神殿,对这种动静感觉最是明显不过了。

  有道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神兽眬姪还远在百里外,但那一声声如小儿夜哭的长鸣声已经传到了尹山之上。对这等神兽,尹山神灵除了几个龙穴之主外,其他的生灵完全没有任何对抗的本钱,一个个怂着脑袋趴在原地不动弹,就像个鸵鸟似得。

  凡在尹山地界,除了峳峳所在的主龙穴之处,其他地方都没办法阻拦泰一的视线。山中情况稍有变动,泰一就已经知晓。

  “还是需御敌于尹山之外,不然一场大战下来,估计尹山也要烂半边。”

  泰一想了想,左右手上一黄一黑两道小蛇顿时一闪。借助地脉通道,遁出神殿之外,在尹山北五十里处等待着对手的到来。

  大地忽然炸裂,两条巨蟒一左一右自大地之中摇首摆尾而出。左边山神权柄所化的巨蟒比右边冥土权柄所化的巨蟒明显大一圈。半个身子直立,同时眼中放出金光,模样十分威严。而右边的冥土权柄所化的巨蟒通体乌黑,头呈三角状,低身俯首,一点蛇信吐出,泛出森森寒气。

  泰一这边御使两个权柄,借助地脉,须臾横跨五十里。但对面的神兽眬姪却也不慢,在两条巨蟒出现后,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出现在巨蟒的身前。

  好个气焰嚣张的神兽!

  一道黄光闪过,几点寒芒炸起。两条巨蟒各运神通,山神巨蟒遁地而出,冥土巨蟒化雾便散。

  带到回头,正见原本二蟒所在的位置,一头狐身虎爪,九首,九尾的土黄神兽按爪于地。九个脑袋齐齐仰天长鸣,一道道如婴儿夜啼之声细细密密的缠绕在耳边。

  比起身形如马的尹山神兽峳峳,眼下这头神兽眬姪却只有他一半大小。但其威势,却非那疲惫性子神兽峳峳可比。

  刚刚见面就吃了个下马威,在神殿之中驱使两头巨蟒的泰一可不是什么好好先生,自然要回报一下。

  只见山神巨蟒猛地自地而出,一张血盆到似欲吞天,目标正是那神兽眬姪。而另一边的冥土巨蟒,却化作一道细长的乌光,空中几个折转,就要贴到眬姪身上。

  虽然山神巨蟒有出其不意之势,但对于身为大地之子的神兽而言,山神权柄的存在感还是太过明显了。刚刚从大地之中出头,那眬姪就四足一动,直退十丈。

  不过以眬姪这等被峳峳称作凶狠的神兽,自然不会仅仅是避开攻击就好。刚刚落地,见山神巨蟒猛地窜起,还未来得及回转,便再次身形一窜,挥爪而上,眼看就要将山神巨蟒拦腰切断。

  张世平曾在北方战场上遇到一头狼身人首的怪物。当时在那种速度下,即便是有着种种奇术的张世平也最多拼个玉石俱焚,完全没有反击之力。

  但那头人首狼身怪物的速度,若是和眼下这神兽眬姪比起来,那却又要逊色许多。若张世平遇到了,便是五气大成,五帝神箓升格为五帝符召,最多也就是远远避开。

  但这等速度在泰一的眼里,虽然值得惊叹,但也并非不可抵御。

  虽然此时山神巨蟒因为攻势太急已经无法反应过来,但冥土巨蟒所化乌光却在空中连续折转,须臾之间便拦在了眬姪前进的路上。

  触而即返!

  即使是身在神殿之中的泰一,也得为眬姪这种敏锐的灵觉,超人的反应而赞叹。

  冥土巨蟒所化的乌光比发丝还细,如不事先知晓,有意查探,根本发现不了。若是眬姪不管不顾直冲而过,那结果就只有一分两半的下场了。

  不过纵然眬姪再多敏锐,但泰一这特意安排的后手也让其稍稍吃了点亏。只见其还至本处,左前虎爪已经鲜血淋淋,几乎被破开两半了。

  这一击受伤之后,眬姪那九颗脑袋十八只眼顿时都满怀警惕的看着两头巨蟒。一道侵略如火的精神波动带着消息传递给两头巨蟒。

  不对,与其说是精神波动,还不如说是精神冲击。估计若是在这方面泰一稍显狼狈,那么下一刻,就是寒光闪过,爪牙见血了。

  若是比现世神通,泰一或许还有些力不能及。别看两头巨蟒几个来回就逼平那气势汹汹的神兽眬姪。但实际上,这两头巨蟒的一举一动,皆需泰一神力催动。这短短几个呼吸,泰一的神力就已经差不多用去三分之二。

  若说比起来,神兽一脉就是发展到巅峰的冷兵器。而泰一现在这小小的尹山山神,就是没有完善后勤的热兵器。论威力,自然是极大地,但却放上几枪后就要哑火了。

  不过若是神魂上的较量,便是十个神兽绑在一起,身为神灵的泰一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教训他们怎么做人。

  轻松将如火的精神波动平复下来,其中传递的信息自然被泰一所知。

  “你是谁?”

  问题倒是简单,不过泰一却知道对面有心停战了。

  说起来这和峳峳基本上都是一个德行,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再说。比起张世平在北方栒状山见到的神兽从从,真是差太多了。

  “我乃尹山之主!”

  越过虚空,端坐神殿宝座之中的泰一直接以本体将信息传递过去。

  端坐神殿之中的泰一,是最强的状态。借助着神殿聚拢尹山之威势,透过精神波动,直接压过去。

  经过短短的接触,泰一算是明白眼下这神兽眬姪的心性了。‘畏威而不怀德’,近乎地球上街头撒血的混混。对于这种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方能惹得。

  神兽为大地子,一般的威势对他们而言就像清风拂柳,完全没有感觉。但这山河浩大之势,这等神兽却最是敏感不过。泰一透过精神波动传来的尹山之势,顿时狠狠的在他心中压了下来。

  就算是这些被尊为神兽的存在,直面一山之势,也不得不低下那骄傲的脑袋。但见那眬姪身子稍稍后缩,九颗一直高高扬起的脑袋也微微低下来。传递来的精神波动也开始规规矩矩,不再有什么试探了。

  “那这两天的大动静就是你弄出的?”

  不过就算因为尹山之威而稍作收敛,但眬姪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目的,紧紧的追问到。

  “是!”

  虚空中传来泰一的回答,不带丝毫掩饰。

  刚刚收敛的眬姪听到泰一的回答,顿时皮毛炸起,龇牙咧嘴,四只虎爪寒光闪闪。

  看这似乎马上就要上前拼命的的眬姪,泰一也不慌。隔着虚空,坐在神殿上的泰一凭空一点,远在五十里外的冥土巨蟒即刻响应,化作一团乌光冲天而起。

  刚刚准备有所动作的眬姪见此情景,顿时安耐住心思。刚刚差点被分尸的遭遇,让眬姪对冥土巨蟒的变化很是在意。

  忽然眬姪自乌光之中感觉到一股直入骨髓的寒意,这种寒意他曾经经历过。那是将姑逢山荒兽击败后,志得意满的自己前往荒兽之乱的中心——姑射山,远远的眺望了一眼那头吞噬千里姑射地气荒兽。只一眼,就遍体生寒。

  当时他还记得自己拔腿就跑,躲在附丽山中数十年,直到自人族华胥氏巫女口中得知那头荒兽已经被击杀,才敢出来探头。

  眼下再次感知到这种寒意的眬姪,下意识的回忆起姑射山荒兽的恐怖,一时间竟然筹足不前。

  冥土巨蟒所化的乌光冲天而起,在半空之中渐渐收敛,最后化作一柄三尺乌黑长剑。

  这剑尖遥指眬姪,高悬其顶,只要稍有动作,便会以迅雷之势落下,将其斩杀。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