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三十八章 三山震动

第三十八章 三山震动

  这地脉滚滚如江河,若想以一己之力强行掀起大潮,那非得天神帝君一般的存在才能有如此神通。不过,神祗之身,最善借天地之势,岂会如那只懂死用力的莽夫?

  地气重浊,但随着天地气机变化,依旧有着升降往复。现今正值春末夏初时节,正是天气下降,地气上升,群物生发之时。

  此等天地大力,虽未昭明。但天地运行之势无穷无尽,哪怕是借用万一,也足以泰一所需。

  空桑山系十七山中十一山毁于荒兽之乱。此时的尹山地脉,唯有与附丽山相连,之后便无其他去处了。

  正所谓流水不腐,这地气也是一个道理。向尹山地脉中这样,那就是一团死水,虽因时间缘故,还未见腐败。但那也只是因为地气不同于流水,质变的时间过于漫长罢了。

  此时时节,正该地气受天之阳而氤氲上升滋润草木生灵。但以这般郁结的地气,却没办法完成这个使命。

  这样时间一长,尹山便会草木凋零,最后慢慢变得不适****之居,最后化作一做荒山。甚至因为地气郁结化作煞气而变成一处绝地。

  现在泰一以权柄搅动地脉之中的地气,虽然比不得天地大力。但却犹如给天地这个装满油的发动机点上一把火,这要有了这个开头,剩下的天地往复之力自然会跟上。

  随着巨蟒不住的在地脉之中掀起阵阵潮涌,地气不住的升腾,开始应和时节,与下降天气交合,化生万物生机。

  不过此举固然有利于天地,所谓顺天应人不外如是。但泰一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以地脉潮涌一举重开姑逢山的地脉淤塞。

  随着天地四时往复之沛然大力,泰一将权柄所化的巨蟒将入地脉最深沉处。若是最上面的地气因为淤塞是厚稠如血,那最下面的地气完全就有些板结如石了。

  在这儿,一举一动皆需莫大神力。若非现如今泰一山神权柄乃是由地黄气所孕育而出,天生便有驾驭地气之能,可以自地脉之中吞吐地气,补充一番消耗。否则单单凭着泰一自身神力,估计就是被抽成人干也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重复着翻滚的动作,不断的在地脉深处卷起一阵阵暗流。让郁结的地气开始慢慢的软化,最后化作一团潮水向北方而去。

  不过这次,在泰一专心之下,巨蟒的举动却不是那般随意而为了,而是有意识的附和着天地四时往复之力的节拍。

  以泰一现如今的权柄之力,自然没有远隔千里而起风波的本事。但在天地巨力的加持下,他却可以自身权柄之力掀起的潮涌在只损失一半的情况下推动到附丽山的地脉。

  此时附丽山与姑逢山的地脉淤塞,在泰一神力寄托的分神和张世平的努力下,已经只剩下最后三分。以天地往复之沛然大力相助,此等淤塞,自然一触即破。

  地气重浊,纵然泰一以权柄之力并且上合天地之力,也没办将让地气如江河之中的水流一般一去千里。

  自尹山至附丽山五百里,泰一所驱动的地脉潮涌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才跨越过这般距离。

  地气乃大地之血,虽然非凡物所识,但却关乎生死,生灵自然有着冥冥感预。地脉自尹山出后,便深潜大地之中,直至附丽山才慢慢上升。最后地气在大山各处龙穴之中蒸腾而出,滋润草木。

  身为大地孕育而出的神兽,对于这种变化更是敏感不过。这也是神兽在这个世界被称为‘山主’的重要原因之一。

  尹山之中的神兽峳峳,对于泰一隔着几个月就弄出点动静早已习惯。只是在自家洞穴内翻了个身,然后便沉沉睡去。但附丽山的神兽却没有这番惬意了。

  在悠悠这等神兽的认知里,能够搅动地气变化的,除了自己的同类——神兽,那就是同类堕落后的大地逆子——荒兽。

  虽然这种动静不似荒兽出世那般,但并不代表附丽山伸手就可以安心了。这个时代的神兽就犹如老虎一般,对自己的领地最是敏感不过。若是两虎相争,那自然必有一伤了。

  细密的婴儿之声重重叠叠的在附丽山中响起,顿时万兽俯首,天地为之一寂。

  不过此时远在尹山的泰一可不知道附丽山的神兽被自己这番动作吓到了。但就算是知道了,他估计也不会在意。见识过神兽峳峳之后,泰一便对那些神兽有些看不上了。无他,心性不定而已。

  随着附丽山下地脉中地气不断涌动,那处淤塞在冲击也开始慢慢绷紧。已经在姑逢山枯坐两日的张世平,第一时间感知到因为地气冲击而产生的微妙震动。

  “来了!”

  这些天张世平身死心活,一点灵光返照,将这姑逢山上风吹草动都映照在识海之中。等的就是现在这一刻!

  周身五气鼓荡不休,封印着荒兽的地洞里,平地风起。双眼一开,眼中五色神光满溢,流转不休。

  双手一递,继而一招,一点明黄自符阵之中缓缓升起。这正是当时张世平随月晕观察扶正时暗自留下的那一点神力。

  所谓神力,本质上就是一种弱化过的权柄。虽然只是一点,但却有着种种妙用。

  口中一张,黑红两道如同小蛇般的气流被张世平喷出。这正是张世平以赤帝神箓与黑帝神箓暂时化形而出的水火二气。

  这水火二气,几乎张世平一身之根本。虽然不比金丹一脉寄托精气神,但吐出之后,也是大伤元气。

  不过事有缓急,此时可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不管自己脸色如何难看,张世平手上连动,那水火二气所化的小蛇顿时以二龙戏珠之势攀附到神力所化明珠之上。

  “去!”

  带着水火二气的泰一神力在空中兀自一闪,便遁入地脉之中。将水火二气载运到地脉淤塞之处,还在洞穴内的张世平双脚一跺,口发雷音,催动水火二气相射而成雷。

  “咔嚓!”

  张世平一介凡夫,这水火二气纵然是他一身所托。论威力,也足以将巨石崩裂。但若想以此炸开地脉淤塞,却也痴心妄想。

  但此时却又不同。自尹山而起的地脉潮涌在天地往复之力的加持下已经横跨五百里到达附丽山,澎湃的地气大潮不断的拍击着地脉的淤塞之处。

  此时的地脉淤塞,就犹如一张被绷紧了的布帛。若是平常情况,张世平这点雷光自然没什么用处。但此时,雷光一闪,地脉淤塞顿时被破开了一处细微的裂缝。

  这点裂缝比起阔如江河的的地脉,可谓是微尘之地。但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着这么一点细缝,那不断拍击的地气大潮顿时跟上,将这细缝慢慢变成裂口,最后扩大成缺口。

  “轰!隆隆!”

  僵持半日之后,就如破碎的玻璃一般,整出地脉淤塞再也无法阻挡地气大潮。

  如大坝泄洪一般,汹涌而来的地气席卷整个姑逢山地脉。纵使还在封印荒兽的洞内,因为精气损耗没有办法进入定境的张世平,单凭肉耳也可以听到那地气席卷的异动声。

  枯竭百年的姑逢山地脉,就犹如没有一滴水分的海绵。虽然席卷而来的地气汹涌澎湃,但转个弯之后,却干脆的被吸了干净。

  事情到了如今,地脉的事情已经完全不需要操心了。此时地脉已通,地气涌来,直至三山地气均平,才会休歇。

  不过泰一、张世平不用操心了,但其他人可就未必了。

  本来泰一催动地脉潮涌,便已经惊动了附丽山上的那个神兽。现如今打通地脉,地气自泄,其动静百倍胜于前。

  神兽虽然对地气没有泰一这等地祗了解,但他们却住在一山之主穴,对地气变化最是敏感不过。身为大地孕育而出的神兽,这地气的多寡直接关系到实力,甚至是生命。

  泰一将姑逢山地脉淤塞一打开,尹山离得远这边还好。附丽山那儿地气就如流水一般,哗啦啦的向外淌。短短时间内,附丽山的地气就流失了三分之一。

  一道到凄厉的婴儿之声震动寰宇,其中愤怒之意,即使是无知的野兽也能感觉到。

  若说之前泰一催动地气潮涌那一番嘶鸣是威胁警告的话,那现在的一阵长鸣,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战斗宣言了。

  之间一条明黄的身影自附丽山中而出,径自奔驰向南,直指尹山。

  这等神兽虽然算不上大智慧,但其敏锐却是非凡俗之类可比。虽然这地气最后涌向姑逢山,但他却明白,问题的源头是在尹山。所以根本不管姑逢山的状况,直接到尹山这边找黑手。

  不过这番举动也算是合了泰一的意。姑逢山那边张世平本来就因为吐出水火二气的缘故而大伤元气,不适合争斗。再说,就算是张世平完好,也没有和神兽硬拼的本事。

  但是泰一这边可是不惧那神兽,纵然他有再大能耐,泰一也有应付之法。前番因为预计出错,所以在峳峳面前吃了个亏,泰一对这种情况可是做足了功夫。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