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三十六章 先天道气

第三十六章 先天道气

  “果然是天生神兽,尽然如此得大地之眷顾。”

  立于蛇首之上,泰一不由感叹到。这等神兽,是世界的第一批生灵,其神通完全不是后世之人可以想象的。

  在未直面峳峳之前,泰一虽觉得自己因为后天成就,若出了权柄笼罩地界之外,那肯定比不上这等天生神兽。但若在自己权柄所笼罩之下,稍作牺牲,也不难将其拿下。

  但今日一见,却发现事情远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要复杂的多。那一团黄云,若是一般人看来,也不过是普通地气所聚罢了。但在身为地祗的泰一眼里,这根本就是如一团先天道气所成。只差一步,便是真正的神灵权柄了。

  有着这黄云护体再加上身为神兽本身的强大力量,这神兽便有着以凡躯抗衡神灵的本钱。尤其对泰一这种地祗来说,基本上就限制了他大部分手段。

  难啊!

  心中颇为愁苦,但泰一却没有丝毫气累。自己的山神权柄,因为对方的大地之子的身份无法起到作用,但若是冥土权柄呢?

  只要撑过冥土下沉的最后一段时间,将冥土权柄凝练而出之后,到时候可就没有现在这等顾忌了。

  不过这神兽悠悠可不会有泰一这般多的心思。只看他四蹄一蹬,头颅微低,头上四角闪着寒光,齐齐对向泰一。足下黄云托起身子,居然是准备以自己锋利如矛的长角直接刺死泰一。

  “好快的速度!”

  泰一看着化作一条黄色电光的神兽峳峳,心中暗自赞叹。但手下动作却也不慢,直接驱使巨蟒,横空挪移三丈,避开那一击。

  不过那神兽峳峳却不是好相与的,居然临空化作一个之字形,不管泰一如何躲,都死死的咬住他。

  若是旁人来到此处,恐怕是根本看不清具体的身影,只能看到两道一黑一黄的电光在半空中不断折转,发出一声声如闷雷般的巨响声。

  “成了!”

  追逐之中的泰一忽然眼中一亮,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见到神兽峳峳还在不管不顾的冲向自己,眉间一挑,命令巨蟒蛇盘成团,化成一个盾牌。

  “呲啦!”

  犹如利刃破物,神兽峳峳四角直接刺入巨蟒的身体,然后轻轻一转,黑色巨蟒身躯便四分五裂开来。

  “找死!”

  看到自己的权柄四分五裂,泰一心中不由一疼。虽然这并不是真正的死亡,但如此破裂,至少需要在神殿中孕育数月才能重新凝聚形体。而在权柄凝聚期间,无论是梳理地气还是化解煞气都只能自己辛苦的一点点搬弄。这就好比一下子从全自动化时代换到了手工时代。

  不过此时可不是心疼的时候,那神兽峳峳一双羊目泛着幽光,对着泰一便是一眯,足下黄云滚动,想来是准备下一击便结果泰一了。

  右手泛起一道乌光,正是冥土权柄所化。不过冥土权柄刚刚孕育,还没有办法像山神权柄那样彻底稳固身形。但这对眼前的这个神兽已经足够了。

  不管神兽如何强大,但没有脱凡之前,终究还是凡物。纵然因为大地庇护,可以无视山神权柄,将身为山神的泰一追的狼狈而逃。但那也只是因为泰一需要为冥土孕育拖延时间而已。若不然,直接躲入神殿,纵使神兽悠悠神通再大,也上不了他分毫。

  右手一挥,冥土权柄所化幽光如一道利箭刺向神兽峳峳。

  “咔嚓。”

  到底是天生神兽,其灵觉敏锐不可思议。居然凭借着本能,就躲开了以神道权柄施展出的一击。

  不过这一击倒也并非完全没有效果,虽然神兽峳峳凭空挪移避开了要害,但冥土权柄所化的黑光却擦过他的头顶,将一根尖角削了下来。

  就如同受尽了的兔子一般,峳峳足下连动,根本不管自己头上的损伤,直接避开三里之外。

  “停手!停手!我认输。”

  一股精神波动带着峳峳的意志传递给已经落到地上的泰一,其中惊惶之意,一览无余。

  “原来你有与人交流的本事?刚刚还咄咄不休,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现在见到,刚刚遇到些险阻就来求饶。我倒是高看你了!”

  乌光卷住被割下来的螺旋锐角临空折返,回道泰一手中。看着眼前似乎准备稍有不对就溜之大吉的神兽峳峳,有些不屑的说道。

  原本泰一以为,眼前的这个神兽必定是自己神道路上的大敌。为了应对对方,他甚至准备好自己一不小心败了的后手。

  想到见到他之后,固然低估了他的手段,但更是低估了他的心性。眼前的神兽,除了身为大地之子神性而催发的灵慧,其行为手段,与山林之中的那些野兽无有差别。

  不过这神兽悠悠显然不会理解泰一所想,只见他振振有词的说道:

  “我等天生寿元悠长,更有天生神通,如何能与那等无知蠢物一般随意生死相争。你若看上这尹山,大不了我让你就是。这天大地大,我换个地方便好。”

  听着峳峳的话,泰一不禁一笑。虽然口中说着无知蠢物,但其似乎也没发现,自己的举动和那些无知蠢物也无差别。沉吟半响,泰一迅速做出思量。

  “我也不赶你走,不过你既然率先挑起争斗,那不能不付出代价。这样,你将身上黄云分出一半与我,这件事便从此消过。”

  眼前这神兽身形如电,如铁了心要逃,泰一也没有办法。若是放其离去,说不定以他身为大地之子的禀赋经过一番历练后,说不定还真能取得一些成就。倒不如将其安置到眼下,也能有所限制。

  “我这黄云乃是天生所有,如何分割?再说,若是给你取去一半,那我就没办法在踏云腾空了。那以后遇到絜勾不就是个活靶子?不行不行,这样可不行。”

  对于泰一索要黄云,悠悠先是有些好奇。但一想到那絜勾,顿时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摆了起来,死活都不同意。

  “只要你愿意,我自然可以取来。不过你说的那絜勾又是何方神圣,竟然让你如此忌惮?”

  心中一转,泰一不动声色的问道。看这峳峳似乎并不把那黄云放在心上,只当做一样飞行的道具来用,泰一不由感叹其暴敛天物。泰一此时虽然贵为神灵,但身边除了那熔炼进山神权柄的天子龙气,再无其他可与这朵黄云媲美。

  这朵黄云乃是纯粹的大地本源所凝聚,实乃一股先天道气。这样说起来或许还有些生僻,但大部分人应该听闻过‘天地玄黄’这四字。这天地玄黄气,便是世界之本源,也称作玄黄功德气,乃是天下第一等灵物。

  这天地玄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天玄地黄。这地黄指的便是眼下这等大地本源了。

  虽然单独的地黄气比不得天地玄黄气万有万能,但其对泰一这等地祗的珍贵之处,丝毫不下与前者。

  可以说,哪怕只得到峳峳身上十分之一的地黄气,也足以背后偷笑了。

  “你才来尹山没多久,难怪不曾听闻那贼斯鸟。那家伙天生就是个祸害,仗着自己能飞,年年都要祸害我这尹山。若是没了腾空之力,那我岂不是得任其搓揉?”

  峳峳也不掩饰,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敌手。忽然他那双羊目一转,幽光闪闪,带着蛊惑的味道说着。

  “我不知你要我这黄云有何用处,但若你能帮我对付那贼鸟,我便分你三分。如何?”

  “那就这般定了!”

  泰一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这句话,说出后却觉得不对,细细感知,却是峳峳的天赋神通在起着作用。

  地球上曾今有着一个‘桐叶封弟’的典故。说的是周成王玩耍时戏言封赐其弟,后来周公因此谏言‘天子无戏言,出口成宪。’,这便是春秋五霸晋国的来历。

  天子无戏言,神灵一言一行皆于天地相合,更无戏言。除非泰一准备接受天地反噬,否则哪怕是被蛊惑的情况下说出的话语,也必须去执行。

  “好个天生神兽!”

  泰一心中暗自反省,却是自己自大了。面对对手,不管如何弱小,总应该保持警惕。今天只是些许麻烦,但日后在如此疏忽,说不得就是身死道消了。但脸上却故作一副冷笑不满的样子,恨恨的瞪了峳峳一眼。

  “嘿嘿,我这天赋神通,由心而起,最是难以提防。你快点来将这黄云取走,再过一会儿就得消失了,到时候我可不会在招出来。”

  峳峳得意一笑,对自己的成果很是满意。

  “这不用你来操心。”

  右手冥土权柄乌光一闪,削过峳峳身侧黄云。大约三分之一的数量地黄气,被权柄裹住,返回到泰一身边。

  “哎哎,你取多了,你取多了。我只答应三分的,你这都有四分了。”

  峳峳的精神波动不住的嚷嚷,似乎还想要和泰一理论理论。

  泰一现在可没时间搭理这厮,这地黄气宝贵,他现在正想着怎么利用,哪有闲工夫和他啰嗦。

  “絜勾来时呼喊我一声,到时候我自然出现。”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