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三十五章 冥土终成

第三十五章 冥土终成

  当张世平还在北方的冰雪中与库尔族的雪狼奋力厮杀之时,尹山地脉神殿中的泰一,以莫大的喜悦收获着自己第一颗成熟的果实——冥土。

  当时正逢天地阴极之至、一阳复起之时,若按照地球上历法,便是所谓的冬至时节。

  此时天地之间阴气已到极盛而衰之时,正是地球上三大鬼节之一,也是地球古代一年的开始。

  夜半子时之前,泰一已神灵本尊之体降临于曾今有陶氏的驻地。

  只见那片山坳之中,招魂幡无风自动。一股股肉眼可见阴气被招魂幡席卷而来,然后化作冥气吐出。围绕着招魂幡的,是被召集来的阴灵,他们挤成一团围绕在招魂幡之旁,努力从同伴的口中争夺丝丝缕缕的冥气。

  这小小的山坳之中,聚集着尹山所有的阴灵。基本上每一寸土地,都栖息着数十阴灵,他们拼命的挤向招魂幡下,大都会在这途中灰飞烟灭,化作最基本的灵子反补冥土,成为冥土壮大的本源。

  一直奉命看守于此的郁垒,此时也不负以往那懒洋洋的神态。这些日子,郁垒一直镇守于此地,身上的气息早就与这方冥土融为一体。若是冥土孕育而出,那他便是冥土之中的先天神灵。若是今后泰一一统天下冥土,那他就是这方世界鬼神之首。到那时,才算不辜负着‘郁垒’二字。

  不过此时的郁垒自然不会想到那么遥远的事情,他见到自己的主人-泰一来了之后,顿时凑了上来。缩起头,趴在泰一脚下。若不看他那庞大的身体,说不定还以为是一只小猫呢!

  不过泰一现在可没有心情和他玩闹,现在可是有重要的事要做。

  眼下的冥土孕育已经到了最关键的环节,若稍有不慎便会导致冥土崩散。到时候郁结的冥气就会化作煞气,侵蚀山体地脉。若真是那样,说不得泰一就得因为这偌大的业力,直接扫落神位了。

  为了保证稳妥,泰一直接以山神权柄自地脉之中抽取地气,滚滚地气自地脉之中澎湃而出,经由尹山的细微脉络汇聚到此处山坳,并灌输进地脉之中。

  随着滚滚地气的流入,冥土就如开始上色的油画一样,渐渐的由虚幻变得清晰。

  泰一精神一凝,以手做刀势,好似拖着巨石一般,缓慢而沉重的在虚空之中划过一一刀。片片灰白的涟漪在泰一手刀划过的地方泛起,凡是涟漪所过之处,万物就化作一团灰灰。

  “咔擦。”

  就如同新生的婴儿剪短脐带一般,自大地阴性一面孕育而出的冥土出世之时,也会隔断与大地的联系,然后自成一界。而泰一的那一刀,便是斩断冥土的脐带,让其从此成为一个独立的世界。

  就如同缓慢下潜的潜水艇一般,已经隔断‘脐带’的冥土开始慢慢的下沉。此时的下沉并非是传统空间意义上的上下,而是一种维度的下沉。

  随着冥土的下沉,整座尹山都开始发生种种微妙震动,所有的生灵都感觉到一种安宁的气息,昏昏沉沉的睡去。与此同时,满山的阴气犹如漏斗一般向这片山坳聚集,其漏眼便是冥土所在。

  郁垒不住的发出一声声喜悦的虎啸,从泰一脚下站起。不用泰一吩咐,便四爪一蹬,落入冥土之中,将因为冥土下沉而不老实的阴魂一个个降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泰一抽调的地气动静,终于惊动了山阳的那位神兽。

  只听一声狼嚎悠远深长,打破了这寂静的长夜。随着狼嚎而来的,却是泰一感知到自己的地气调动在另一股力量的干扰下微微窒碍。

  眸光一凝,泰一神情不动,一手指地。只见大地忽然裂开一小口,一道黑色的身影窜了出来,缠住泰一的左手。

  这正是那泰一的山神权柄所具显的灵蛇。

  “哼!”

  泰一轻轻一笑,身为大地孕育而出的神兽,天生便有着调集地气的权柄。但这种力量,太过粗放,而且一直是靠着自己的血脉亲和去‘感动’而已。

  比起已经初步凝成山神权柄的泰一,这种操纵地气的水平。就好像一个凭借一点父辈余荫创办的小企业与正规的大企业之间的差距,根本不在一个级别。

  手上神力一催,黑色灵蛇的碎金瞳孔陡然金光一闪。尹山地脉之中的地气齐齐一震,就如同听到军令的将士,纷纷响应而来。至于那点窒碍,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嗷————”

  愤怒的吼声响彻尹山,所有的尹山生灵,都为这位霸主突如其来的愤怒而恐惧着。即使是最凶猛的猎食者,也不得不在此威严下俯首,不敢稍有冒犯。

  一股磅礴的气血猛地从山阳处爆发,带着愤怒的长啸,向冥土所在的山坳快速奔来。与此同时,一道灵光以那磅礴气血为中心,迅速将泰一所在笼罩住。

  天赋异能!

  虽然和荒兽的天赋异能十分相似,但实际上这是身为大地之子受宠的象征,或许应该称作‘先天神通’。

  当灵光笼罩住泰一之时,泰一下意识的以神力将其屏蔽在外。不过下一刻之后,泰一却忽的一笑,散开了神力屏障。

  这是属于心灵类的先天神通,与之前泰一分神张世平在姑逢山遇到的荒兽‘朱獳’是同一个类型。不过朱獳的天赋异能是勾动人心底的‘恐惧’。而眼下的先天神通则是催发生灵的本能‘贪婪’。

  但不管是恐惧还是贪婪,这种心灵类的能力,对于有着清净神体的泰一来说效果接近于无。除非他们将这种神通升华为法则,否则根本无法对泰一起到作用。

  眼看着那神兽就要逼近山坳所在,但此时冥土下沉还需要一些时间。这段时间内,正是冥土最脆弱的时候,绝对不能受到打扰。

  否则,功亏一篑是小事,一方世界毁灭是所迸发的力量,才是泰一真正畏惧的。若真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别说什么封神了,还是直接和荒兽作伴比较靠谱。

  “郁垒!护住这里。”

  左手灵蛇临空一跃,见风便涨,须臾化做一条三丈长短的黑色巨蟒。泰一独立于蟒首,回头对着已经落于冥土中长啸连连的郁垒说道。

  经过张世平开灵慧,再有法文强化神魂,此时的郁垒已经有了不凡的智慧。至少,泰一的命令他可以轻松的理解,并且迅速执行。

  “本想凝聚冥土权柄后再去找你,没想到你到先找上门来了。也罢,总是要做过一场定输赢,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

  眼见着郁垒开始以自己的力量催动冥土下沉,泰一看着神兽峳峳岁来的方向,微微一晒,掠空而去。

  身为权柄所化的巨蟒,本身便是天地法则的一种具现,天生就有着种种神通,比如飞天之能。

  不过毕竟是厚浊地气所聚而成形,巨蟒的速度并不算是很快,至少比神兽悠悠的速度要慢一些。

  不过两者都有着大地的眷属,按照悠悠某种理解,是平等的存在。神兽之间也有着某种默契,感觉到泰一的动静后,神兽峳峳便在尹山山阴和山阳两界的交界处停了下来,等待泰一的到来。

  驾驭灵蛇所化的黑蟒立于半空之中,远远便见到一道白色的伟岸身影立于一处山丘之顶。月光洋洋洒落,在他身边化作一团朦胧的细纱,果然非是凡俗之流。

  神兽峳峳其形如马,身披如玉石般的月白鬓发;头有四角,螺旋直立,犹如四柄挺立的长矛;尤其是一双泛着幽光的双眸令人注目,那双眼睛形似羊眼,一道道勾起生灵贪婪本性的灵光自此而出。泰一双目对上,纵使是神灵的清净神体也不由有些神思浮动。

  身中神力稍稍一转,便将浮动的神思镇压下来。以神眼看去,眼前的神兽不仅有着骇人听闻的磅礴气血,单凭这等气血,他便有着凌驾一切凡俗个体之上的能力。观其气,犹如红日东起,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象;更兼的一股明黄之气自大地之中源源不断补充其消耗,此等眷顾,当可谓是大地之子。

  当他见到泰一足踏巨蟒而来时,眼中神光一转,足下用力,以飞马踏燕之势一跃而起。身在半空便是一身巨吼,光着声音,便足以让天地为之变色。

  随着这一声巨吼,尹山地脉居然不管泰一山神本尊在此,当即分出一道地气与之应和。一股股氤氲的地气自地脉之中响应着大地之子的号令,冲天而起,缠绕着峳峳的四蹄,形成一团黄云。

  泰一面色一紧,顿觉不对劲。尝试着以山神权柄驱动地气化成一簇箭雨,攻向半空之中的神兽峳峳。可地气刚刚触及那朵黄云,便散成一团,再无攻击能力可言。

  有些不信邪的泰一足下一跺,那黑蟒便吐出一柄黑色的短矛,嘴中嘿嘿一笑,扔向半空之中黄云护体的神兽峳峳。

  不过效果依然不理想,虽然那朵黄云不能将权柄所化的短矛直接消解,但却可以抵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