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三十四章 最后一战

第三十四章 最后一战

  也许是因为库尔族人惧怕成为他们神灵口中的血食,随着时间的缓缓推进,库尔族人的攻击越发疯狂了。

  不过好在在归元灵光的辅助下,诸氏族勇士都可以快速的恢复战斗的消耗,在雪狼犹如潮水般汹涌澎湃的攻击中犹如礁石一般硬挺了下来。

  战斗,休息,战斗。

  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疲惫的样子,这种精神上的疲惫即使是归元灵光也没有办法消除。不过好在这样犹如地狱般的日子总算快要结束了。按照白鸟氏图布祭巫的说法,最多不会超过三天,库尔族的狼崽子们就必须驱使着他们坐下的雪狼,灰溜溜的滚回北地。

  不过这也意味着,残酷的最后一战就要到了。

  阳光难得见好,在双方的数百年的默契下,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今天作为今年战争的落幕之日。

  长期灰蒙蒙的天空,已经让所有人快忘掉阳光的滋味了。数月的飘雪,已经让大地披上素装,耀目的阳光下,世界都‘亮’了。

  以张世平现在的目力,可以清楚地看到远方库尔族的情况。雪狼灰白的皮毛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辨识,不过已经与他们鏖战两个月的张世平可以轻松的在雪地之中将他们找出来。

  一群群雪狼开始在雪地上慢慢汇成一个锥形的阵势,而氏族这边,则三五一组,散落在丘陵各处。

  没有言语,雪狼不曾发出他们那标志性的狼嚎,诸氏族的勇士也没有说什么战前训话。眼下站在这儿的只有一个目的,

  杀死对手!

  活下去!

  雪狼群距离氏族所在的山丘大约有两三里,没有号角,但他们却几乎再同一时间之内开始奔袭向山丘。

  雪狼的数量并不算多,大约只有三百头左右,这是它们两个月来死去一半同类之后的数量。

  但以他们那人高的个头,即使只有三百头,带来的冲击力也丝毫不逊色地球古代的骑兵集团冲锋。

  跟让人更让人感到别扭的是,虽然雪狼数去庞大,它们身上的库尔族猎手也个个都是虎背熊腰的壮汉。但他们奔跑起来却机会没什么太大的动静。感觉就好像在播放一组默片一样。

  但谁也不会因为它们的动静太小而忽视他们。即使在奔跑之中,雪狼和库尔族御手眼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死死盯住自己的目标,三百头雪狼所带来的注视,即使是张世平也要发憷。

  不过没有人会因为眼神而被吓到,能站在这儿的,都是历经生死的勇士。连死亡都体验过了,还会因为这区区眼神而动容?

  诸氏族并没有制作弓箭的技艺,他们的远程攻击大都是短矛这样的存在。若论短矛那个氏族最强,毫无疑问是青鸟氏。

  但此时此刻面对雪狼,青鸟氏那轻飘的木矛并不能制造多少伤害,所以第一轮进攻将由朱离氏发起。

  在四大氏族之中,朱离氏拥有最多的人口,同样有着最精致的工艺,比如说石器的制作。基本上每个朱离氏成年男子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着几柄石质武器。

  只见在场的所有朱离氏勇士和巫集体上前一步,齐齐举手,然后再雪狼逼近五十米的时候,一阵飞矛如雨点般打落在雪狼群上。

  石质的短矛在勇士手中灌注了全身的力气,给与迎面而来的雪狼狠狠的一击。当即血花四射,十几头雪狼直接命中要害倒下。

  这其中最醒目的就是华都手中的扶桑木矛,金光闪过,一击之下足足贯穿三头雪狼的身躯,搏了个头彩。

  当扶桑木矛去势已尽之时,华都挥手一招,那短矛便自动返回到他的手中。

  不过除了那些直接命中要害的石矛,其他的数十枚短矛虽然让雪狼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却没有让生命力强大的雪狼直接丧失战斗能力。反而激起他们潜藏的凶性,一声低哑的嘶吼在喉咙中滚动,爆发性的向前一扑,准备决死一击。

  这个时候,便轮到白鸟氏的勇士上前。以善战之名响彻东方氏族的白鸟氏勇士,有着其他氏族难以比拟的‘嗅觉’。他们可以在生死刹那之间,找到唯一的生机,并爆发出全身的力量,抓住他!

  血光!血光!

  腥臭的血液第一时间充盈着所有人的鼻端,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一道道沉重的呼吸如同扯拉着风箱,所有人紧握着冰冷的石矛。此时此刻,唯有一战!

  向前!向前!

  在对手杀死你之前,将他们杀死,你就能活下去。这是战场的唯一法则。

  此时的张世平与白鸟氏同在丘陵的中间,面对的是雪狼最中间的哪个部分,那被称为狼王的存在。

  在张世平身边的事白鸟氏的首领——高参,青鸟氏的首领——子夕。

  他们并不是拥有能够沟通神灵力量的巫,而是纯粹的勇士。但即使这样,他们也凭借着自己的勇气和信念踏入了超凡领域,是灵魂开始蜕变。这样的勇士,本身就是战场上最恐怖的存在。

  经过朱离氏和白鸟氏的狙击,雪狼群的奔驰为之一缓。

  “就是现在!杀光这群狼崽子!”

  高参一声怒吼,手持石矛,大步冲向狼群。张世平和子夕对视一眼,护住高参左右,奋力向前推进。

  “碰!”

  坐在狼王背上的,大概是库尔族人的首领。他的嘴角扯出一丝癫狂的笑意,混沌的杀意刺激着每一个人的感官,仗着居高临下的优势,一记骨棒夹着风雷之势狠狠的劈向高参。

  “哈!”

  高参原地怒吼一声,手中石矛连出七下,次次点中带起滚滚腥风的骨棒,让其偏离预定的轨迹,狠狠地砸到了雪地之上,激起一地雪渣。

  “给我下来!”

  由于未能掌控好力道,雪狼王背上的库尔族首领身子不由一倾,在狼背就有些不稳。在高参右边的子夕,眼明手快。大步一进。一把拽住那库尔族首领寻常人脖子粗细的右臂,顺着力道,向下猛的一拉,将其从狼背上拉了下来。

  这旁的张世平手中的掌心雷也做好准备,见此机会,飞跃而上。直接一击掌心雷击中那首领毛发虬结的大脑袋,送他上路。

  “嗷——!”

  兔起鹘落之间,库尔族首领就死在了张世平这三个祭巫级别的连番攻击之下。一旁的雪狼刚刚反应过来,便见自己的御手已经一命呜呼。不由一声怒吼,如炸雷般在雪地之中响起。

  不过此时的三人都非寻常之辈,这声音虽然骇人,但却没有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影响。尤其是张世平,身有五气护体,连个不适的过程都没有。

  随手拔出腰间的短矛,直接贴着雪狼王的身子游走,反手一击将短矛刺入其脖子。可惜张世平手上力气并不算大,虽然刺破了雪狼王厚厚的皮毛,但却没有制造太大的伤口。

  不过这一击却深深惹恼了那雪狼王,只见它他一个摆首,便将贴着的张世平狠狠甩开。然后后肢一蹬,张开血盆大口便准备一口咬断张世平脑袋。

  但被张世平刺激到的雪狼王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高参和子夕已经一左一右扑了上来,手中的石矛,更是轻而易举的找到它的要害处。

  “呲啦!”

  比起张世平那半吊子的矛技,这两人手下的石矛可谓是有准又狠,一矛下去,直接断送了这雪狼王的性命。

  “躲开!”

  正待张世平心中松了一口气时,却发现身后传来一声冰冷的大喊。身子下意识的一滚,便感觉一道冰冷的触觉从身边划过。

  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原来那头雪狼王虽然受了即死重伤,但凭着自身强大的生命力,居然还有最后一击之力。

  若非刚刚的那一声,张世平就真的要栽了。

  不过此时还在战场之上,可没有功夫让张世平彬彬有礼的去到个谢。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似乎是个朱离氏的人,但具体是谁,一时半会儿却分辨不出了。

  暗暗将这个事情记在心底,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一鼓作气将库尔族人击败,其他的都只能压后。

  比起雪狼王,其他的雪狼就基本不能给张世平太大的压力了。凭借着手中的掌心雷,张世平基本上来一个杀一个。很快便有一群勇士,以张世平为矛尖,开始了战斗中的大反击。

  “嗷——嗷——”

  从雪狼奔袭到现在,若真算起时间也不过一刻钟,但形势却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在张世平、高参、子夕三人解决狼王后,其他的雪狼虽然还有着调度,但整体却有了些许混乱。

  又有三人抽出手,开始在战场上大规模的扫荡,此时形式已经完全明了,整个雪狼群短短时间内就死去了一半。剩下的,也开始害怕、恐惧。

  “他们要逃了!”

  不知道是谁满是兴奋的在人群中大呼一声,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氏族勇士的攻势更加迅猛。几乎在喊声的下一刻,雪狼群边缘开始有溃败的迹象。

  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最多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所有的雪狼都开始窜逃。不一会儿,整个战场就只有各氏族的勇士站在一堆残肢之中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