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三十三章 白鸟祭巫

第三十三章 白鸟祭巫

  走进去一看,华都正一个人静坐在那儿,满身的抓痕鲜血淋漓,看起来很是吓人。

  不过更吓人的却是他那生人勿近的气势,虽然不见恶语,但那犹如北风一般刮骨的目光,足以让整个营地的巫女下意识的远离他了。

  不过张世平可不会在乎这点,只见他走过去,根本不管华都什么表情,轻松的处理好伤势,然后才有心情问道:

  “出了什么难以应付的对手吗?连你都受了这样的伤!”

  “这和你没关系,既然已经治疗完毕,那我就先离开了。”

  华都瞥了一眼张世平,站起身子,冷冷的说道。

  “这下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给他治疗了吧!这幅脾气,谁都受不了。”

  窃笑着的青萝从一旁走了出来,看着张世平满脸无语的表情,颇为开怀的说道。

  “看来这些天他不是第一次受伤了?”

  张世平和华都并不在一块战场之上战斗,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不过光看青萝脸上那种‘你也吃亏了吧’的笑意,便明白这种情况,绝对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当然,这些天华都不知道发什么疯,战斗之中风格格外激进。算起来这些日子,基本上每天都能在这儿遇到他。就他这幅臭脸,要不是现在在战争时节,一定让他好看!”

  青萝舞了舞小拳头,恨恨的说道。

  不过身为华胥氏的负责人物,青萝根本没多少放松的时间,才和张世平说了一会儿,便有事情找上门来。

  “你去东边的那个营地帮忙,那儿很缺人手!“

  不过就算是临走,青萝也不会白白放过张世平这个劳力,给他找了事情。

  七饶八绕,张世平来到青萝所说的东方营地,还未进门,一股股刺鼻的血腥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让张世平颇感不适。

  走进去一看,都是些伤的颇为严重的病患。想到青萝离开前有些得意的笑意,张世平不由有些头疼。

  这些病患按照地球上的说法,都属于严重的外伤。雪狼爪牙锋利,基本上就是一柄柄锋利的匕首,稍微擦这点就是开膛破肚的下场。眼下这批人算是活下来之中伤势最严重的那一批,也是最难治疗的那一批。

  姑且不论各种创伤,这方面,数百年战争下来,华胥氏的巫女早就有了相当成熟的缝合技术。但光失血所丧失的元气,就足以让这些精装的汉子一命呜呼了。

  将祭台的归元灵光暂时的向这处重患区集中一点,张世平开始在各个病人身前忙碌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后,张世平有着奇怪的发现。这里的伤患二十来人,其中朱离氏的人就有着十三个,这比战斗时最拼命的白鸟氏人还多一倍。

  “你们朱离氏怎么有这么多伤患?”

  用细细的骨针缝合好一个朱离氏巫肚皮上的伤口后,趁着有点空闲时间,张世平不无好奇的问道。

  “为了保护华都。”

  回答张世平的不是他手下的病患,而是来自身后一道颇为冷淡的声音。

  回头一看,真是那个时常跟在华都身后的冷脸男子。

  “那个,你叫华什么来着?”

  纵然张世平自觉记忆能力相当惊人,便是比不得那些走马观碑的人物,但最起码过目成诵不成问题。但华翼这个人,张世平虽然见过数面,却只是感觉眼熟,根本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华翼。”

  此时的华翼左臂同样受了伤,不过比起这个营地里面的人,却要好得多。至少他现在还能够自己走动。

  “华翼,我记得了。”

  张世平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对于这种情况,他真的有点尴尬。不过他更对华翼口中‘保护华都’的事情更加感兴趣。

  “你是说这儿受伤的朱离氏都是为了保护华都?”

  “嗯,华都是我们朱离氏数百年来唯一觉醒离巫血脉的人,我们这些人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不惜一切保护他。”

  华翼语气依旧那样没有波折,就如同一个机器人,似乎完全没有感情。

  “按理说以华都的实力,在加上你们的拱卫,根本不应该收到这样的伤势啊!”

  这样的话语更是让张世平不解了,他本来以为是华都一个人在狼群中拼杀,才会有那样的伤势。但却没想到他的身边还是有护卫,并且为数不少。以现在的战况,根本不会出现这样激烈的战斗。

  “华都为了掌握离巫之力,所以特地向着狼群的方向进攻。”

  华翼以他独特的语气回答着张世平的问题,既没有不耐烦,也没有什么激动情绪。

  “你可以稍微让一下吗?我是来看我弟弟的。”

  看着如同一块铁石的华翼,张世平让开了身子,让他走了过去。

  “离巫之力?”

  怀着些许好奇,张世平再度开始了对伤患的治疗,直到黑夜的降临。

  雪狼有着相当不错的微光视力,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夜视。这让他们非常喜爱夜袭这种颇有技术含量的事情。

  在往年的战争中,负责警惕的是青鸟氏的勇士。以象征季风的青鸟为神灵的青鸟氏勇士,有着其他氏族难以比拟的侦察能力,可以有效的在夜间侦察到前来偷袭的雪狼。

  不过人类总是会有着疏忽大意的时候,所以雪狼的夜袭策略一向是诸氏族最头疼的一件事。基本上一个冬天下来,白天的战斗死掉的人和死在夜袭下的人数是差不多的。

  不过张世平今年将祭台立起来之后,雪狼的夜袭再也没有成功过,甚至有时还会被勇士反蹲一波。

  但库尔族人似乎脑袋总是少了个弯,见到几次夜袭失败后,居然不会不会改变策略,反而不住的安排着夜袭。

  这勉强也算是歪打正着,牵制住了一个祭巫的战力。只有祭巫蜕变后的神魂才能通过祭台清楚的感知到姑儿山附近的情况,为了防止夜袭,也就必须要有一个祭巫彻夜蹲守在祭台之上。

  不出意外,今夜的夜袭发动在黎明之前。早有准备的张世平通过值守在祭台旁的青鸟氏勇士将这个夜袭的具体位置传递给准备埋伏的人。

  独坐于祭台之上,张世平借助祭台,轻而易举的掌握住了对面的行动。让本应该惨烈的夜袭变得犹如一场闹剧。几轮短矛投掷之下,四头准备夜袭的雪狼和他们背上的库尔族御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死去了。

  埋伏好的勇士们纷纷散去,只留下一地鲜血淋漓的尸首。幸好在祭台上并没有办法看到图像,不然张世平估计又要不舒服一会儿了。

  第二天一早,张世平和前来交替的图布祭巫打了个招呼。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位头发花白的白鸟氏祭巫对于这两天的战况很是满意,从他那笑的满是褶子的脸上就可以知道了。

  “感谢泰一神的神力,庇护着我们度过漫长的黑夜!”

  在祭台之下,图布祭巫满是恭敬的祈祷着。

  白鸟氏的勇士在战斗的时候,可以激活血脉之中流转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的血脉图腾。这种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他们的速度、力量、敏捷大幅度提升。但作为代价,他们在战斗后会虚弱一段时间。

  所以以往的夜袭之中,受伤最严重的便是在白天战斗中耗尽力量的白鸟氏族人。自从祭台建立之后,白鸟氏激活过血脉图腾的勇士在归元灵光的范围内,可以快速的恢复虚弱的身体。而祭台所带来的强力侦察能力,更是让他们安然度过夜晚的休息期。

  就凭这两样,白鸟氏的损伤从往年的诸氏族第一,变成了第三。只在没有上前战斗的华胥氏巫女之前。

  相比其他氏族,直面库尔族人的他们一向是诸氏族中收到伤害最多的那一个。因为氏族的驻地就挡在库尔族人南下的路上,所有的白鸟氏族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战斗的好手。白鸟氏的善战之名,也是被年复一年的白灾所逼出来的。

  因为年年大战,在东方四大氏族之中,白鸟氏的人口一向最低。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只有不到三百人;在荒兽之乱的那十年里,甚至只有百人出头。这样的人口,基本上意味着,若是在战争中受到严重伤害,白鸟氏这个氏族就要消亡了。

  凭借着祭台所带来的变化,泰一神的威严和仁慈已经深入到白鸟氏每一个族人的心中。如果不出意外,今后白鸟氏便是有陶氏最坚定的盟友了。

  笑着等待图布祭巫做完例行的祈祷,两人开始谈论着什么。身为白鸟氏的祭巫,也是白鸟氏最年长的那个人,图布有着出众的见识。尤其是对年年南下的老对手-库尔族人,他跟是有着深入骨髓的认知。

  “今年那些狼崽子可是吃了大亏啊!他们回去之后,基本没什么活路了!”

  虽然一宿未眠,这对身怀妙术的张世平来说并不算什么,听到图布祭巫说起库尔族人,张世平非常感兴趣的追问了一下。

  “这是为什么?他们现在也只是损失了不到一半的力量,怎么会没活路呢?”

  “这个张世平祭巫你就有所不知了,那群狼崽子所供奉的神灵最是贪婪不过,今年他们没有收货足够的血食,那就要以自己的生命去填补失去的那一份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