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三十二章 归元灵光

第三十二章 归元灵光

  明黄的光晕融入到祭台之上,附近的一群勇士首先感觉到了不同。有几个人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感觉身体上下似乎泡在温泉一样,说不出的顺畅。

  这是归元灵光三个效果之中最鲜明的一个——治疗。虽然比不得华胥氏巫女的治疗能力,但胜在无有间歇。只要祭台还在,这治疗效果就不会消失。

  最重要的是,只要在归元灵光笼罩的范围内,所有人的恢复能力都会大大增加,可以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保持充沛的体力。

  除了治疗,这个祭台还有着侦察的作用。只要有一位祭巫坐镇祭台,便可以通过祭台清晰感应姑儿山附近的情况。其范围是以祭台为中心的一百里内,这是为了防止库尔族人夜袭而准备的。

  最后则是张世平建立这个祭台的初衷,接引和承载泰一的意志。有了这个祭台作为依托,泰一便算是在这人扎下了跟脚。若是日后泰一神力强大起来,便可以以这座祭台为基点,将姑儿山纳入山神权柄之中。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是太早了,毕竟泰一连尹山山神权柄都没有完全凝聚,跟遑论万里之外的姑儿山了。

  下了祭台,张世平将祭台的作用告诉了几个祭巫,顺便确定了几人轮值祭台、监察四方的次序。

  随着消息的扩散,越来越多的人向祭台内挤去,想要感受一下神灵的力量。每个清晰体会到那有别于华胥氏巫女的归元灵光治疗能力的人,都第一时间在心中树立起有陶氏神灵——泰一的强大概念。

  而随着这种概念的竖起,融入祭台之中归元灵光的能力开始缓慢而坚定的增强。

  “真是强大的神灵,即使是我族的神灵‘太阳神鸟’也要稍逊一筹吧。不过以前居然没有听过这位神灵的大名,真是奇怪!”

  远远望着祭台的方向,体味着其中力量的微妙变化,华都感慨的说道。

  “华都,即使是身为离巫后裔的你,也不可以这样议论神灵的。”

  在华都的身后,华翼将半个身子埋在阴影之中,语气刻板的说着。

  “哈,华翼你太过严肃了。‘太阳神鸟’乃是我朱离氏之祖,是炽热烈阳中诞生的神鸟,是喜欢炽烈情感的神灵。你这个样子,难怪没办法获得神灵的赐福,成为一个巫了。”

  华都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颇为惋惜的看着华翼说道。

  华翼默默无言,只是脑袋微微下沉,身体彻底埋在阴影之中。

  “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强大的泰一神,还有他实力非凡的巫,我的力量还是不够啊。不知道何时才能掌握曾经离巫的力量,真是期待啊!”

  不在管越发沉默的华翼,华都独自自言自语道。插在腰间的扶桑木矛也微微闪动着金色的光晕,映衬着华都的身影犹如神子般威严。

  其他几个祭巫也在不同的地方发出各样的感叹。一般的巫和勇士只能感觉到神灵的强大,但具体如何强大却没有清晰的认知。而可以直接与神灵沟通的祭巫,却可以通过泰一那一点意志,清晰的分别出他和各氏族的神灵之间犹如天渊的差别。

  作为地祗代表的山神,先天便比人道神灵要高一筹,跟遑论青鸟、华胥这等连本我意识还在懵懂的神灵。他们之间的差别,就犹如一个婴儿和壮汉的差别。

  不过张世平现在可没功夫去关注其他祭巫的心思。泰一意志降临到姑儿山后,他便开始忙活起来了。身为地祗,泰一有着厚重的根基,非是人道神灵可以比拟。但他同样也有限制,地祗没办法轻易离开自己的神道领域。

  若非张世平本身就是泰一的分神,两者间有着神秘的联系,否则泰一的意志根本没办法横空而至姑儿山。

  不过就算是有着张世平的接引,泰一降临姑儿山的意志也很是虚弱,除了刚开始凝聚了六道归元灵光,根本就没有其他主动行动能力。

  现在,只能靠着张世平来铺设祭台的地脉构架,同时管理泰一凝聚的军气。这些事情若是神灵本尊来办,不过是分分钟的事,但换到凡人的张世平手上,那可就是十分繁琐了。

  所以现在张世平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管那些祭巫心中如何去想,真的完全没有时间。

  在张世平的忙忙碌碌之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根据其他氏族往年的经验,北海会在北风吹起后三天开始结冰,五天后便可以让雪狼通行。在第十天至十五天之内,第一场接触战便会开始。

  如今已近是北风吹起后,入冬一个月的时间了。诸氏族勇士和库尔族已经发生过好几次战斗。张世平身为姑儿山上为数不多的祭巫,也曾领队参加数次战斗。

  不,这已经不能以战斗来形容了。若非要以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应该是,战争!

  雪狼比起风狼来个头更大。他们的御手——库尔族人也不像风狼猎手那样长成一个侏儒样,而是虎背熊腰的鬓脸大汉模样。

  第一次见到那些库尔人雪狼御手后,张世平第一感觉就是,这群人不会是还没有进化完全的猿人吧!

  高举着不知名巨兽胫骨做成的骨棒,浑身上下都有着一层细密的体毛,猩红的大眼,嘴里吼着古怪的怒号。

  不同于风狼的特立独行,雪狼最少也是五头一队。他们的速度比起风狼要差得多,但依旧比正常人要快,即使在身上载了个虎背熊腰的库尔族人情况下。

  雪狼能够听懂库尔族人简单的口令,并通过悠远深长的狼嚎向周围同伴传递消息。他们的行动敏锐而有节奏,完全可以被称为战术了。

  与库尔族交战的地点大多会选在姑儿山下的丘陵之处,虽然以雪狼的敏捷并不会为这样的地形而困扰,但至少可以减少他们的速度,让勇士们有着更多的反应时间。

  在此起彼伏的狼嚎中,以白鸟氏勇士为中心的诸氏族勇士和巫一次次打退上前进攻的雪狼群。

  身处战场的张世平,根本没有办法展示他引以为傲的道门秘法,唯有凭借相对出色的身体和掌心雷法,一遍一遍的挥矛,战斗。

  血!

  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

  短短不到一月的时间内,姑儿山下已经埋下了数百具尸体。若非有着泰一祭台上归元灵光的辅助,死去的人也许还要加上近百人。

  不过对面雪狼群死去的数量,也不会少于四大氏族的牺牲。接近数百年的战斗,两边对于彼此都熟的好似自己的手脚一般,闭着眼睛也能将攻击送到对方的致命之处。

  幸好这样的战斗并不会持续太久,以往年的经验,最多也不过持续两个月的时间。因为雪狼们必须在东风吹起、春天到来、海面冰雪消融之前离开这里回道寒冷的北方。否则不需要勇士们出手,光雪狼身上厚实严密的皮毛,便足以将他们活活热死在热情的阳光之下。

  经过数次血肉杀场洗礼的张世平,身上修道人独有的清朗气息开始变得深邃内敛起来,眼光之中也不是冒出一些煞气。

  这并不是一种好现象,不过现在的张世平也没有时间计较了。毕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而这样的心态,会让他跟适应战争的节奏。

  今天是张世平轮值祭台,不过现在还是白天,并不需要一个祭巫时刻盯着,留几个巫稍微在那注意下就好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张世平现在就可以清闲下来了,他还有其他的工作,比如到华胥氏的营地里帮助治疗。

  当初建立祭台的时候,张世平特意在华胥氏营地附近挑选了个地方,为的就是辅助华胥氏巫女的治疗。有着祭台上归元灵光的辅助,华胥氏巫女的治疗能力至少提升了一半。基本上只要不是直接死在战斗中,都会在华胥氏巫女手里活下来。

  走入营地,张世平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因为华胥氏喜洁的性格,纵然她们并不明白细菌感染的道理,但她们的营地总是保持的相当干净。

  不过张世平在地球的时候就十分讨厌到医院这种地方。人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精神自然会秃废下来,在这种地方,总是有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这让有着敏锐灵觉的张世平相当的讨厌。

  不过即使讨厌也没办法,张世平是姑儿山上除了华胥氏巫女外唯一有治疗能力的人。虽然比不得华胥氏巫女那饱含生命气息的巫力治疗效果。但凭借着自小修习的中医理论,和修行《五方五老灵元经》对五气的微妙把握,张世平的治疗能力在一众巫女中也算是比较出众了。

  “你来了?那边华都受了伤,其他人都不愿意去,你帮忙收拾一下吧。”

  青萝嘴角带着笑意走了过来,但神情之中却有着掩饰不了的疲惫。比起张世平,有着对生命力量最直接感受的华胥氏巫女,应该更不喜欢这种暮气沉沉的地方吧。

  “华都受伤了?谁能伤的到他?”

  不过相比这个,张世平对于华都手上的消息更加感觉不可思议。凭借着那柄‘扶桑木矛’,体力源源不断,攻击更是所向披靡,这样的华都在战斗之中完全是个无解存在。谁能让他受伤?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