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二十九章 再遇华都

第二十九章 再遇华都

  荒兽?

  这么一想,张世平便明白了自己那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天地厌弃。模仿荒兽的存在,自然被天地恨屋及乌,所以才有那种被膈应的感觉。

  带着满腹心思,张世平离开山洞。

  时间一晃即过,虽然高羽一再的嚷嚷着要赶快回到姑儿山,向她父亲汇报风狼的变化。但在青萝和张世平的默契下,硬生生的拖过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让高羽、高沙两人恢复正常状态。辞别从从,高羽心急火燎的走在队伍前面,不住的加速。结果一天下来,不仅她吃不消,更是直接让华胥氏的三个巫女脸都跑白了。

  第二天,高羽强忍着身体不适,准备继续全速前进。为了队伍不出意外,张世平强行将她拖在队伍后面,将速度降低到正常状态。

  一路上张世平时刻保持着望气术的感知状态,尽量远远的避开四处游走的风狼。

  不过风狼的速度实在太快,若是直线相撞,即便是可以提前感知,也无法完全避开。一路上,也遭遇了两次。

  一次被几人联手困住,最后张世平一记掌心雷毙命。另一次,那风狼直接从队伍的侧面掠过,准备拖走三个巫女之一。虽然被张世平逼退,但却将一个华胥氏的巫女伤到了左臂。

  吃过一次亏后的风狼开始不断的骚扰队伍,虽然众人齐心协力,并没有人再次受伤。但速度却不可避免的降到了最低点,时刻紧绷的心弦更是让人心力憔悴。

  最后在番条山北百里处的一个干枯的河道里。高羽在高沙的帮助下抓住了风狼猎手的一个失误,冒险用长矛自风狼的眼睛贯穿脑袋,一击毙命。这才结束了数百里的追逐战。

  不过高羽也受到了风狼临死的反扑一击,半个背部的血肉都被风狼的利爪刮了下来。若非是青萝拼死抢救,估计这世上便再无高羽这个人了。

  花费了比来的时候多一倍的时间,一行七人终于再次踏入姑儿山的脚下。

  此时的姑儿山比张世平他们离去的时候要热闹的多。青鸟氏、朱离氏的巫带领着各自部落的勇士聚集在此地。喧闹的声音为向来沉默的白鸟氏氏族带来了以往少有的活力。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张世平一行人。对于高羽的重伤,一向沉默的白鸟氏族人表现出了少见的愤怒。不一会儿,便有人将这个消息传到了高羽的父亲,那个环眼大汉高参的耳中。

  一向笑脸示人的白鸟氏首领,难得的发了脾气,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沿途所有的人,无论是青鸟还是朱离,都下意识的避开了煞气腾腾的高参。

  沿着一条笔直的通道,高参来到了张世平一行人前。看着至今还不能自己行动,被张世平背在身上的高羽,他压抑着怒气,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今年那群狼崽子起了什么变化!高柏和高雄呢?”

  高羽挣扎着从张世平的背上战了起来,但落地就是一个踉跄,根本没办法自己站稳。张世平和高参同时出手扶住了她。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张世平略显尴尬的放开了手。

  “父亲,对不起,高柏和高雄为了保护我已经死去了。”

  眼眶微微泛红,高羽声音沙哑的说道。

  “不过现在还有跟重要的事情,风狼的力量有了变化。他们的速度跟快,爪牙更加锋利,同时更有让人震惊的灵巧。但作为代价,他们彻底牺牲了智慧,完全靠着库尔人的狩猎者来指挥他们的行动。在战斗的关键时刻,动作会有一丝脱节。”

  因为强行动作,高羽背上的伤疤再次崩裂。她几乎一字一顿的说完上面的话语,一阵阵剧痛让她不由自主的绷紧身子。

  汗水如同流水一般将她的身体浇透,坚持说完最后一个字之后,她便再也支撑不下去了。身子摇晃了几下,然后不由自主的倒在她父亲的怀里。

  “这丫头,又在折腾自己的身体。将她交给我吧,现在她需要治疗。”

  青萝摇了摇头,自面色难看的高参手里接过高羽。叹了一口气,和另一个巫女将她带向华胥氏在姑儿山的驻地,为她治疗。

  “有陶氏的张世平祭巫,你能和我说说具体的经过吗?”

  目送着青萝带着高羽离开,高参语气颇为沉凝的问道。

  对于高参的语气,张世平并没有在意。毕竟不管是谁看到自家儿女受到这样的伤,都会有些情绪失控。这个样子,已经算是颇有气度了。

  “说来惭愧,虽然也和风狼猎手交手了几次,但我并没有高羽那样对战斗的敏锐分析能力。我在勃齐山北以轻伤的代价击毙了两头风狼。同时在回来的路上,在勃齐山南,其他人困住了一头风狼,被我击毙。最后一头风狼,则追逐骚扰了我们七天,被高羽冒险击杀。

  对于风狼的印象,我最深刻的就是那和它名字一样的速度,完全让人反应不过来。我想,这一点应该是最需要注意的。“

  张世平想了一想,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观点,只能简单的描述了一下自己的经过。

  “张世平祭巫手里的雷电能力很是厉害,基本上对于风狼都是一击毙命。但对于我们来说,我的石矛根本无法刺穿风狼身上的皮毛伤到他们。只能对准眼睛之类的要害,寻求一击毙命的机会。”

  一直沉默的高沙在张世平说完后,补充上了自己的观点。

  跟着张世平他们一路的高沙,现在已经没有第一次受伤时的紧张害怕,更像一个白鸟氏的勇士了。回来的一路上,他显出了相当的武勇。高羽那致命的一矛,也多亏了他的牵制。

  “石矛无法刺穿风浪的皮毛?看来今年的变化确实是很大,不知道后面的雪狼会不会有着同样的变化?”

  高参听到高沙的消息后,一双环眼满是焦虑。若是连最基本的攻击都收到限制,那么不管个氏族的勇士再怎么悍勇,那也无济于事。

  “应该不会,我曾经问过栒状山的山主从从。他告诉我风狼的变化是因为荒兽的原因,这样一来,必定难以普及。毕竟荒兽的力量,并不是什么存在都可以承受的。”

  张世平否定了高参的顾虑。荒兽虽然有着各式各样的天赋异能,但最基本的却是吞噬的能力。

  姑且不论这种霸道的力量一般人是不是能承受的住。就单论吞噬这种力量的基本性质,便决定了荒兽的力量没有普及性。不然,也不用担心库尔族人南下了,估计他们得先内战一番,消减一大半数量。否则连维持生存的基本需求都不够,最后活活饿死。

  “这样的话倒是个好消息。”

  高参双手一拍,终于露出了点笑意。

  “但若放着风狼不管,等到后面的雪狼到来。以风狼为矛尖,直接刺入我们驻地,那时候就麻烦大了。”

  想了一想,高参皱起了眉。

  “所以我们必须在北风吹起之前,将所有游荡在东方大地的风狼一一剿灭。”

  熟悉的骄傲语气,自高参身后传了过来。那醒目的赤色瞳孔,张扬的神情,正是朱离氏那位‘唯力量论’的华都。

  华都的身后跟随着一位面色颇为坚硬的青年男子,还有四个巫拱卫四周。若论排场,这个华都倒真是张世平在这个世界所见的第一人。

  “原来是华都你啊。怎么你也来了?”

  高参转过身,脸上颇为惊讶。

  “听说高羽受了伤,特意过来看看。虽然是一介女人,但她的实力还是不错的。连她都受了重伤,自然需要注意一下。不过没想到居然会有意外之喜。”

  华都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目光看向张世平。

  “我来到姑儿山后,却没有发现你的踪影。还以为我和你的约战要等到明年了呢!不过看起来你确实很是狼狈,真是让我有些扫兴。怎么样,和我在比一场吧。我们这次以猎取风狼的头颅数量作为胜利的标准。”

  对于华都的邀战张世平并不感兴趣,不过他说的话张世平倒是认同。如果风狼不尽快消灭的话,拖到后面只会更加的麻烦。

  “我已经击杀三头风狼了,等你击杀同样的数量之后,再来找我谈论这件事情吧。”

  不过虽然认同华都的结论,并不代表张世平愿意和他来一场无意义的杀戮竞赛。所以,张世平只是简单的敷衍了一下。

  “那就这么决定了!”

  华都脸上露出开怀的笑意,眉头一扬,说道。

  “为我准备一下进入荒野的东西,华翼。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华都对着身后那名面色坚硬的像块木头似得青年男子吩咐到,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将三名风狼的生命作为我们第二次战斗的祭品,放心,时间不会太久。”

  远远的传来华都那自信的声音,张世平对此唯有不去理会。

  “华都,那个有陶氏的祭巫明显没有将你放在心上。”

  名为华翼的男子,说话的时候脸上都没有丝毫情绪变化,但却见地却出奇的精准。

  “这有什么关系吗?我追求的只是证明自己的实力,既然他没有把我放在心上,那我就用实力让他将我放在心上就好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