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二十八章 鲜血誓言

第二十八章 鲜血誓言

  “小心!”

  高羽的急切的声音在身后想起,其实就算她不提醒醒,张世平也发现了身后的危机。

  那是左边那头风狼身上的库尔人侏儒,虽然长得很是滑稽,但狠戾之处,并不在风狼之下。勉强转过身子,正见到那侏儒半瘸着身子,手提骨刺向着张世平冲来。

  双手此时并没有挥动的能力,张世平只能稍稍后退,避开了这侏儒的一刺。

  好在侏儒身材矮小,行动甚为迟缓,虽然张世平无法反击,但也不至于被他伤到。

  “嘭!”

  高羽身体直直的从远方冲了过来,快速奔驰下的拳头直接将那侏儒矮小的身子击飞。

  “你没事吧!”

  高羽停在张世平面前,问道。

  “还好,都是些轻伤。一两天就能恢复了。”

  缓了缓气息,张世平轻松的回答道。半坐在地上,张世平抬头看了看颇为狼狈的高羽,撑着身子站起来,问道:

  “你们和风狼猎手遭遇了,结果怎么样?”

  “他们变强了,猝不及防下高雄直接战死。高柏拼死拖住了风狼猎手,我和高沙躲在了洞穴里。知道刚刚听到风狼怒吼的声音,才出来看看情况。结果就看到你将这两头畜生杀死了。”

  语气颇为哀伤,高羽脸上带着少见的伤感表情。

  “果然是这样啊,我在栒状山听从从说今年风狼变强了,所以才过来找你们。”

  摇了摇头,对于那些沉默寡言的白鸟氏勇士,一路下来,张世平也颇为喜欢。没想到才几天没有,就有两个葬身狼吻。

  “我必须要将对手变强的消息告诉父亲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

  转过身子,望着空旷的荒野,高羽的满是坚定的说着。

  “等到真正战斗开始的时候,我一定用敌人的鲜血做为我的同伴死亡的祭礼。”

  刹那分出生死的战斗最容易改变一个人,这个原本有些刁蛮的大小姐,在鲜血的洗礼下,变成了别人口中那善战的白鸟勇士。

  张世平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去看待这样的改变。应该说这是好的,因为这种心态跟容易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存活。不过源自地球二十多年的生活让他觉得,这样的代价,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来说,或许有些沉重了。

  “先将高沙喊出来吧。我们要先去栒状山,青萝他们还在那儿等着我。”

  本来张世平还想安慰一下高羽,不过看到她那坚毅的面容,不由暗自苦笑。自幼生活在这片蛮荒大地的高羽,比起他更适应这种残酷的战斗。

  哪怕是拥有远超他们的力量,但张世平依然算不上一个战士。本质上,张世平还是一个修士,见证多于杀伐。

  高羽叫出高沙,作为跟随而来三个勇士中最年轻的一个,他的面容上依旧有些惊慌。这时他第一次与库尔族的战斗,同伴的死亡给了他很大的刺激,让他的面容有些灰心丧气的样子。

  高沙的左腿受了些伤,为了快速前进,张世平和高羽交替的背着他。

  再次回到栒状山花费了两天半的时间,被荒兽吞食地气的死寂之地,缺少食物,缺少水源,缺少维持生命所需的一切事物。无论是仓皇躲避的高羽两人,还是前来支援的张世平,都没有带上足够的补给。

  虽然一直被两人背着行动,但高沙的伤势还是恶化了。就是身体完好的高羽,在这两天内,也变得精神萎靡,形体消瘦。

  好在华胥氏的治疗能力还是值得信赖的,虽然栒状山并没有准备好药草。但青萝只用那饱含生命气息的巫力,便治好了高沙恶化的伤势。

  “看来情况很不好!”

  给高沙治疗好伤势后,青萝略显疲惫的走了出来,看着张世平说道。

  “我以前没有遇见过风狼猎手,没办法对比其中的诧异。不过他们的速度确实很快,即便是我,也只能勉强反应过来,而且非常灵活。”

  张世平想了想,虽然那两头风狼猎手都被张世平一击毙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强大。张世平的力量,换算成这个世界的人类,便是祭巫。而且还是比较强的那一类。

  两头风狼便可以让张世平受伤,那么三头估计就可以与张世平同归于尽了。那种速度,一般人根本无法反抗。

  “不管对手有多强,既然他们能被杀死,我们白鸟氏的勇士就会将死亡带给他们。”

  虽然身体消瘦了许多,但高羽的气质却变得更加凌厉,犹如一柄出窍的宝剑闪着寒芒。

  “可是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高羽你了,你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就像是绷紧了的长矛,再加上一把力就会‘咔嚓’一声断掉。你应该听我的,好好的在这儿静养一段时间。而不是杀气腾腾的和我说话!”

  转过身子,青萝绷着脸,很是不高兴的说着。

  “就像父亲曾经和我抱怨的那样,你们华胥氏太精致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高羽嘴角扯出一丝温和的笑意,似乎想到了她父亲向人抱怨的样子。

  “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白鸟氏的勇士总是在战斗中一次次用敌人的血来否定你们的不行!”

  目光灼灼的看着青萝,高羽骄傲的这样说着。

  看着快要发飙的青萝,张世平连忙拉开两个人。生怕她们直接来个全武行看看到底谁对谁错。

  看来这两族‘积怨’可谓颇深啊。

  两个都是十五六岁少女模样的家伙,各自‘哼’了一声,一左一右离开了。

  看了看,张世平追上了青萝,满是无语的说道:

  “青萝,你也不看看你多大了,还跟一个小女孩闹脾气。算起来,高羽和兮儿、茜儿差不多大吧。你也不稍微让这点!”

  “我已经很让着她了,好不好!当初他父亲背后抱怨,直接被我们祭巫用药倒在床上,一个月都不能动弹。”

  青萝一脸的不乐意,很是自豪的说出了当年的黑历史。

  “感情还有这么一回事儿。”

  张世平顿时无语,这都是什么人啊!

  摇了摇头,甩开这些杂念,问道:

  “你的符阵修补进行到哪一步了。还需要多少时间?”

  “嗯,还有几个结尾,最多一天的功夫吧。怎么了?你也赶时间!”

  青萝扒开手指算了算,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是,我是想高沙的伤势,一天的话能不能完全恢复。若果不行的话,我们估计还要在这儿等两天。毕竟路上说不定还会遇到风狼猎手的袭击,而且高羽现在的状态也不行。”

  摇了摇头,张世平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若只是行动能力的话,明天差不多就可以了。不过为了保险一点,还是拖个两天吧。”

  青萝想了想,颇为赞同张世平的想法说道。

  “嗯,那你先忙吧。我去找从从问些事情。”

  张世平点点头,目送着青萝向东边走去,自己独自一人向山顶爬去。

  由于封印已经基本完成,从从现在并不需要在一旁盯着兹鼠,防止他攻击华胥氏的巫女。所以现在他基本都在山顶,忙着将祭台上的日精散布给栒状山上的植被。

  看到张世平过来,从从显得颇为高兴。

  “来来来,你看看我这样做行不行,我觉得这两天山林草木的生机活跃了许多。”

  看着从从就像是拿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样,张世平也有些想笑。俗话说“未经清贫难为人,不经打击老天真”。虽然从从智慧远超同类,但毕竟平日里没什么交流,有些时候,还真和小孩一样。

  “你这样做再过一段时间,漫山遍野的草木就要枯死了。”

  摇了摇头,从从的这个举动,就像是地球上某些买了个仙人球盆栽的死宅。一天到晚浇水八次,直接把以生命力顽强足以生存在沙漠的仙人球给淹死了。

  “怎么会?”

  从从半蹲在祭台上,两个爪子挠了挠脑袋。说起来六条腿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挠痒痒的时候可以多挠几块地方。

  “日精虽然为生机,但也最为霸道。以你这样的力度,一个月两次就够了。再多的话,草木根本消受不了。”

  耐心的讲解着其中的缘由,张世平看着从从满是苦恼的样子狼首,本来因为白鸟氏两名勇士死去而抑郁的心情也好受了些。

  “对了,我来是想问你一些事情的。”

  想到自己来的原因,张世平连忙开口问道。

  “嗯,你问吧。我知道的肯定不会隐瞒你的。”

  从从趴在祭台上,很是干脆的说道。

  “我在山下遭遇到两头风狼,我总感觉他们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劲。我想你对此应该比较熟悉,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在那次和两头风狼的战斗中,张世平就觉得有点膈应的感觉。当时战斗时全神贯注,还没有注意,等到路上不时回想起来,才发现那种不对劲的感觉。

  “这我倒真知道一点,似乎是和荒兽有关系。好像那些风狼,并不是自然孕育出来的生命,而是芬里斯在观摩荒兽后改造出来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