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二十七章 掌中雷光

第二十七章 掌中雷光

  在黄金祭台上修成火气的张世平,无所事事的陪着青萝修补符阵,几人不时笑闹一番,时间过得也快。

  其实按照张世平的想法,直接接引天地意志,几道天雷下来,这兹鼠怎么都得完蛋。到时候还能收获一些功德。

  可惜从从对于这个计划并不感兴趣。在他看来,被封印的兹鼠不仅可以打发无聊的日子。更是观摩学习太阳之力的上好对象。

  面对这种情况,张世平只能无奈的看着青萝她们慢慢的修补符阵了。

  破损的符阵在青萝她们两天的努力之下,依旧修复了一半。这让前两天还不时转个脖子,蹬蹬腿的兹鼠现在只能眨眨眼睛恐吓了。可惜它谁也吓不到。

  “那些狼崽子总是不长记性,好了伤疤忘了疼。”

  回首看向山下的南面的某一处,从从晃了晃自己的狼首,站起身子,语气很是厌恶。然后不待张世平他们反应过来,身形化作一道黑光,猛地窜出去。

  敏锐的耳力让张世平依稀听见几声愤怒的嘶鸣,不过短短时间内便全部哑然。看来从从取得了压倒式的胜利。

  回来的从从显得从容了许多,他的身上就像是刚刚去郊游了一番似得,除了还未完全熄灭的杀意,完全没有其他的变化。

  “我讨厌这些狼崽子!他们总是被混沌的杀意所驱使,满身的血腥味,比产崽的野兽还要没有理智。虽然外形和你们一样,但完全没有智慧的样子。”

  晃了晃脑袋,从从颇为厌弃的诉说着。

  “不过你们回去的时候要小心一点,我那老朋友似乎有了一些进步,今年你们的战斗可能会有不小的变化。”

  这也许是告诫,不过张世平对他嘴里的‘老朋友’显得更感兴趣一些。毕竟能得到强者认可只有强者,他的那个老朋友一定不简单。

  “能和我说说你的那个老朋友吗?”

  张世平坐在从从的一旁,颇为好奇的问道。

  “那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就像是这种被你们人类称为‘荒兽’的存在一样,不过他贪的是生灵的血肉。他被库尔族称为‘芬里斯’,即为吞噬一切。他是北方所有狼群的王者,所以供奉他的库尔族人才能驾驭巨狼。

  我刚刚在山下那几头风狼的身上,发现的芬里斯的血肉气味,这让那些巨狼变得更加的狂暴。我想这应该是他弄出来的新玩具吧。”

  “能和我详细的说说那所谓的‘狂暴’吗?”

  作为即将面对的对手,张世平努力的去获取更多的气息。

  “他们的速度变得快了一点,并且爪牙也锋利许多。最重要的是,芬里斯的气息会让大部分人类受到震慑,这一点你们应该最难应对。”

  想了一想,从从给出了张世平自己的分析。漫长的岁月里,他见证了库尔族和四大氏族无数次的争斗,对于两方的实力,他比当事人都更加了解。

  皱了皱眉,对手的力量忽然变化,没有准备的白鸟氏勇士必定会遭受损失。不知道现在高羽一行人有没有遇到风狼猎手。

  想了一想,张世平有些不放心还在勃齐山准备剿灭风狼猎手的高羽他们。他走向青萝身边,将从从告知的消息转告了她。

  “我现在准备去勃齐山那边,将这个消息传递给高羽他们。如果遭遇,我便收集一下风狼猎手的情报。你们几个就先呆在栒状山,等我回来。”

  对于这个突然的消息,青萝也眉头深锁。每年的‘白灾’都会让各大部落不少勇士的生命埋葬在这片冰冷的大地之上。如今他们的实力还有提升,今年不知道又要死去多少人了。

  “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一些。”

  青萝停下了手头的事情,给了张世平一个拥抱,在他耳边带着笑意说道。青丝掠过脸庞,有些痒痒的感觉。

  “放心,虽然战斗的能力我并不强,但若论逃跑,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轻松的笑了笑。道家最是贵生,灭敌固然好,但保命才是最主要的。这一点,哪怕是最讲究杀伐的古传符箓派也是如此。

  “那你还不如干脆死掉!”

  青萝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对于生活在蛮荒时代的青罗来说,面对危险,战斗才是唯一的选择。因为,退步更容易死。

  摇摇头,对于青萝的话语张世平并不意外。毕竟两人也算是相当熟悉了,只当做调节气氛罢了。

  和从从告别,张世平一个人向南方的勃齐山奔驰而去。

  水土二气圆满的张世平精力绵绵不绝,即使在全力奔跑的情况下,也可以不眠不休数日。四百里的距离,也不过一日一夜的功夫。

  被荒兽吞食地气的地方,唯有一片死寂。放眼望去,满是单调的颜色。虽然没有各种植被阻拦视线,但在这么一片广袤的天地漫无目的的寻找四个人,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好在张世平对于望气之术略知一二,虽然不能像传说之中的剑仙人物隔着百里锁定一个人的气息,然后飞剑取其头颅。但在这样死寂的环境,数十里内,模糊的感应他人的生气还是可以的。

  以勃齐山为中心,张世平一圈圈的搜寻着高羽她们的踪迹。不过先发现的却是一对风狼猎手。相较于人类的生气,风狼猎手那血煞冲天的气息实在是太醒目了。

  望气术感知到风狼猎手时,两者的距离大约还有六十里。在张世平的感知之下,有两个风狼猎手在围绕着一片方圆二十里的土地不断的来回转圈子。

  稍微动脑筋一想,张世平便猜到他们是在寻找什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张世平在寻找的高羽一行人了。

  看来已经交上手了,而且高羽他们败了。不过却逃了性命,现在躲在某个角落之中。不然那些风狼猎手不会一遍又一遍的在那儿来回折腾。

  推算出事情的大概,张世平按着眉心想着。

  这勉强也算是好消息,至少还有人活着。

  脚下加快了速度,张世平急速的向风狼猎手搜查的地方飞奔而去。接近六十里的路程,在极限的速度下,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多一些时间。

  “可不要在我赶到前被找出来啊!”

  一边跑着,张世平一边默默的祈祷着。

  耳畔的风声呼呼响起,全神贯注下,时间飞快的流逝。当张世平到达地点时,风狼猎手的搜查圈只有两三里了,不出意外,接下来很快高羽他们就会被发现。

  不过现在已经不用担心了,两三里的距离,风狼已经可以轻易的发现没有做任何隐藏的张世平。

  不愧是被从从称呼为‘比产崽的野兽还要没有理智’的存在。当发现张世平的那一瞬间,两个风狼猎手完全没有思考一下的意思,直冲冲的向张世平冲过来。

  风狼的速度到底有多快?这一点张世平并没有目测出来,他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两头风狼肯定比他们地球上同类快的多。

  两三里的距离,他们几乎在瞬间冲刺到了张世平身前。那速度,果然像一阵风。完全不给张世平的反应时间。

  虽然眼睛完全跟不上速度,但微妙的气机感应让张世平得以避开这迅猛的冲刺。

  回头一看,这两头风狼几乎无视惯性的力量,瞬间完成转向。两对满是暴躁的狼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张世平。

  直到这个时候,张世平才有时间打量一下,这种被称为风狼猎手的存在到底长什么模样。

  比起貌不惊人的从从,眼前的两头风狼要醒目的多。光论个头,就有一人高,面容狰狞,怎么看都不是好热的。

  他们的背部各坐着一个侏儒似的小人。虽然这些侏儒似的小人看起来颇为滑稽,脑袋太大,和身子完全不成比例。但他们一个个磨牙吮齿,比身下的巨狼还要向一个野兽。

  很显然这些脑袋里除了杀杀杀,没有其他东西的家伙,完全不会懂得交流这门艺术。

  两头风狼纵身一跃,一左一右扑向张世平,呼啦啦的风声伴随着一阵阵刺鼻腥气,似乎准备给张世平来个两狼分尸。

  对于风狼速度已经有了准备的张世平,身子一转,左边那头风狼的腹部便暴露在张世平的眼前。

  快速调动水火二气,激射而成风雷,一记掌心雷狠狠的拍在左边风狼的腹下。

  寒光一闪,右边的那头风狼根本没有停顿的给张世平补上一击。

  集中精神施展掌心雷的张世平反应难免迟钝了些,上半身被风狼的利爪一扫而过。若果不是下意识的催动五气护住身体,估计直接被这一爪拦腰撒开了。

  但就算是这样,张世平上半身还是被清晰地留下了四道爪印。一咬牙,张世平不退反进,冲向还在半空中腾挪的风狼。

  以最大力量催动水火二气激荡形成雷法,噼里啪啦的电光直接先破坏了张世平的双臂。

  “死来!”

  一道道电光化作长矛脱手而出,直接击中刚刚落地准备转向的风狼。刺鼻的焦臭自风狼枯干的身上散发出来,伴随着一阵阵肉香,混杂在一起,刺鼻的味道,几乎让张世平差点把持不住吐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