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二十六章 赤帝神箓

第二十六章 赤帝神箓

  若单论封印的规模,眼下这处封印算是张世平所见数处之中最大的了。但其中封印的?鼠,虽被被十六条封印锁链牢牢捆住,但却依旧能够动弹。

  ?鼠是一只一人高的鸡形荒兽,但身上却没有华丽的羽毛,而是披着一层灰褐色的鼠毛。看起来很是丑陋。

  虽是如此,但众人都不敢轻视于他。?鼠在番条山吞噬地气而出,番条山离白鸟氏驻地所在的姑儿山只有三百里距离。倾巢而出的白鸟氏也只能将其勉力驱逐。

  ?鼠向北而逃,将番条山北三百里的勃齐山地气同样吞噬干净。最后在勃齐山脚下与四大氏族联军一战,不敌,退至栒状山。

  栒状山的山主,也就是从从,和四大氏族联手前后夹击才将其勉力封印。华胥氏那时继承娲女的祭巫,便是在此力竭身亡的。

  “?鼠能够吞食太阳之力,所以虽然被封印在此地百年,但力量依旧不曾衰竭。虽然我在这边看着,但你们也要小心一点。”

  从从摇晃着那颗狼脑袋,叮嘱众人到。

  “放心啦,对这个家伙,我们华胥氏可是太熟悉了。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青萝貌似轻松的说着,带着三个巫女,开始修补起符阵被破损的地方。

  眼下的这个符阵,密密麻麻占据了栒状山东面的大半地方,其中布置的符文可谓是繁如浩瀚星河。不过青萝她们四人修补起来却是熟门熟路,没有半点迟疑时刻。

  “这些天我又感觉到北方那群讨厌的家伙,看来你们人类一年一度的战斗又要开始了。”

  分出一些精神去盯住?鼠,防止它暴起伤人。从从眯着眼睛,就像在是太阳下打盹一样,随意的和张世平说着。

  “像这样的战斗您已经看了无数次,大概已经厌烦了吧!”

  张世平好奇地问道。虽然明白眼前存在的强大,但本质上两者并无差别。所以张世平面对从从时,并不会向其他人那样太过拘谨。

  “怎么会!”

  从从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咧着嘴说道。

  “危机总是带来变化,有好的,也有坏的。每次战斗,你们东方的氏族都会带来一些新的东西,虽然很微小,但确是在向好的一面发展。

  数百年前,面对着南下的库尔族,你们还只会瑟瑟发抖的躲在高山之山。后来,在一次次血的洗礼下,你们学会了反抗。你们学会了更有效的战斗方式。现在,你们已经以越来越小的代价来度过这名为‘白灾’的灾难。

  所以,每一次的战斗,我都是在认真的去学习着。每一次我都会打心底赞美着你们人类的智慧和在战斗之中迸发出的璀璨意志。”

  张世平能够听出从从话语中的真诚,这种真诚值得去敬畏。

  由大地孕育出的神兽,有着凡人难以比拟的寿命和力量。但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会在漫长的岁月中被兽性驱使着迈向死亡的深渊。只有极少数幸运的存在,身体里的神性在时光的洗练下越发的纯粹,从而启迪出智慧。

  这种存在,便是最初的神灵。他们是天地的宠儿,是世界的主宰。他们强大而傲慢,有着主宰现世的力量,藐视一切生命的存在。被后世的人们敬畏的称为先天神灵。

  不同于后世神灵的来自信仰、来自天地的种种束缚,他们自由而强大,所以肆无忌惮。

  但时光流转之下,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会消逝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因为他们虽然强大,但却没有进步的余地,因为他们不懂得谦卑,不懂得学习。

  眼前的从从,虽然还没有成为神灵,但却已经迈出了自身存在的局限,未来必定不可限量。如此存在,是行于神道的良友,值得结交一番。

  想到这儿,张世平心中一动,问道:

  “从从,我看你在山顶的那座圆形黄金祭台,似乎是在吸取日精。”

  “啊,那是我这些年来从?鼠身上吞食太阳的能力找到的灵感。当年虽然封印了它,但栒状山东边的生机全部被掠夺一空。我看这?鼠能吞食太阳之力补益自身,便想着能不能吸取太阳之力回复大地的生机。这些年试验下来,也有些成果了。”

  从从颇为自豪的向张世平解释道。寻常来到这里的人,大都只会惊叹于祭坛的华丽,根本说不到点子上。所谓‘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难得张世平能够说到点子上,正挠到他的痒处,从从便一股脑的将别在心中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你这吸取日精的想法颇为新奇,但处理的手段就显得有些粗糙了。”

  笑了笑,张世平接着说道。道家金丹修炼,夺天地之造化,吐日月之精华。张世平在地球修行金丹道法数十年,对日精月华不可谓不熟悉。相比于从从的灵光一闪,无数智慧通达前辈心血而成的法决,只论效率而言,那差别可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哦,你对这方面还有了解?说说看看。”

  从从对于张世平的话语颇为好奇,连忙问着。在东方四大氏族之中,朱离氏也擅长太阳之力的运用。虽然别有精妙之处,但限于人类的体质,比起从从来却要差上一分。在这个时代,除了从地球而来的张世平,在对太阳之力的理解上,估计还真没有人比得过从从。

  “日者,阳气之精,能光融万物,主生。然此为天之生机,若直接纳于地脉,虽有补益,但却不能合于地气。但若以之广施于山林草木,使其欣荣。待到秋日,万物复藏于地,便可壮大山脉地气。不过这其中却要把握分寸,若是阳气过盛,必遭反悔,却是不美。”

  张世平向从从详解着其中的关窍,看着从从一颗狼脑袋不住的点头,就像一只哈士奇似得。这个关窍说起来并不难,其实就是点破了那一层窗户纸,但若运用得当,一年下来少说也能增加栒状山半层地气。

  年年积累,就不是个小数字了。最起码可以让从从修补好栒状山地脉,从而封神的时间节省一半。

  虽然此时从从并不知道封神的始末,但却不妨碍他对张世平的感激。

  “青鸟氏的人曾今和我说过,有来有往,方是正道。如今你交给我此等秘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报与你了。”

  张世平哑然一笑,他本来只是准备结个善缘。没想到这从从还是个有恩必报的家伙。想了一想,张世平便说到:

  “既然你不知道如何回报,那我自己提一个吧。我看你那黄金祭台上积存着不少的日精,正好我如今修炼需要,我就向你借几天祭台的使用权吧。”

  “既然你需要那就尽管用便是了,反正只要祭台在,哪怕是用光了半个月也就能补充过来。”

  从从很是大方的说着。对他而言,祭坛本身虽然华丽,但并不算什么重要的东西。哪怕是坏了,也不过花费些时间收集黄金罢了。唯有建造一个完整的祭台颇废了他一些功夫,但时间对他这种存在来说,最是不值钱了。

  青萝修补符阵也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张世平打了个招呼,便一个人离去了。

  端坐于黄金祭台之上,张世平准备在这儿借用日精修成火气。如今水土二气圆满,张世平虽然体质大大增强,但却陷入了守强功弱的尴尬局面。

  虽然可以勉力驱使五雷正法,但那种力量现在张世平委实难以把握,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一个不小心就是伤人伤己。只能算作是底牌。

  而其他的招数,基本都是些小把戏,平时的时候有些作用。若真正遇到强敌,就只能甩开两腿走为上策了。

  就像是在和高羽的十来次打斗中,基本上就是张世平找准机会,全力运转五气催动罡气直接撞过去。高羽虽然无法抵挡张世平一击,但却没什么大伤,最多也就是磕磕碰碰而已。以这个时代人的素质,拍拍屁股就又活蹦乱跳了。所以高羽对于张世平这个对手,最是欢喜不过了。

  若是再次修成火气,张世平便可以激荡水火催动掌心雷。虽然比不上五气圆满后,合天心,御五气,鼓荡而成的天心五雷正法。但水火相射而成的掌心雷已经足够面对大多数问题了。最起码可以攻守平衡了,面对上门挑战的高羽,就不用总是使出一些小手段,直接一记掌心雷撂倒。

  《五方五老灵元经》不同与金丹一派的五行内练之法,只讲积蓄,而不论生克悔乘。在内培五气的阶段,只要资源足够,可以迅速成就。

  如今黄金祭台上的日精,经过祭台的沉淀,很是温和。虽然比不上华胥氏满月祭时的月华,可以直接吐纳。但也只需用赤帝神箓稍稍洗练,便可以用来补益自身。

  祭台上的日精,经过神箓的洗练,如涓涓细流,不断地灌注张世平体内,充实着心中火气。只用了大半天时间,张世平便火气圆满了。

  下了祭台,张世平不由心中感叹。难怪地球上隋唐之前,符箓派大兴之际,总是有些得了奇遇,数年之内得道的真人。

  到了宋明之际,内丹大兴,修道有成的,却都是些白首皓翁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