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二十五章 栒状山主

第二十五章 栒状山主

  时间转眼即逝,张世平已经到姑儿山三天了。这三天,张世平在青萝的陪同下,将方圆数百里逛了个遍。算是对附近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尤其是白鸟氏。

  白鸟氏聚居于姑儿山阳,临靠姑水的地方。在那里,他们用姑儿山腰处的桑木和柘木搭建起半地穴,以此抵御冬季的寒风。

  他们的武器多木器而少石器,选料多为生长在姑儿山山顶的漆木。那是一种坚韧而沉重的树木,经过烤火后会非常的坚硬,同时不惧海水腐蚀。漆木制作的长矛,是白鸟氏勇士最喜爱的武器。

  虽然他们是东方氏族公认的善战者,但事实上,他们并不喜欢战斗。在氏族中,即使发生了矛盾,大都会在由巫来调节。

  当然,这里面得排除高羽。三天来,张世平被她打着切磋的名义斗了十来场。弄得现在张世平基本上见到她就直接躲开。

  但虽然高羽是白鸟氏的,但她一向有着不逊于青鸟氏的搜查能力,每次张世平都会被她轻而易举的找出来。

  “我说,我都认输了。您老能放过我不?”

  见到这个犹如猎豹般的女子,张世平当真万分头疼,他本就不是喜欢战斗的性子。而且地球上的二十多年生活,让他多少有一点大男子主义。和一个女人打,赢了不会高兴,输了更是难堪。

  “可是不找你打我还能找谁?父亲他们都让着我,其他人又打不过我。”

  高羽歪着脑袋,看着张世平愁眉皱脸的样子,颇为愉悦的说道。

  “放心,我今天不是来找你打架的。这些天我爹也给我闹腾烦了,让我先去勃齐山那边探探情况。你要不要一起去?”

  听到高羽马上就要走的消息,张世平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些天他可算是受够折腾了。十数年的修道生涯,早就养成了张世平喜静不喜动的性格。有事没事被这高羽来骚扰一下,张世平都有一道五雷正法轰她一下,好让世界清净下来。

  “我对这儿不熟悉,就不去拖你后退了。”

  张世平平静的向高羽说着。

  “哎,我就知道会是这样。青萝,还是你来吧。”

  高羽并不为张世平的拒绝而恼怒,笑嘻嘻的向着身后说道。

  “怎么你也要过去?”

  张世平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些天青萝一直忙着搜集药草,同时为白鸟氏解决一些伤患。应该没时间和高羽胡闹吧。

  “栒状山同样封印着荒兽,那里有一位山主在那儿镇守着。不过在库尔族全体南下之前,我需要前去修补封印。所以一路上麻烦你喽!”

  青萝倚着高羽,笑嘻嘻的说着。

  “山主在那儿镇守?”

  张世平不解的问道。所谓的山主,也就是神兽,以他们的智慧,应该没有那种执行能力吧?

  “嗯,那是一个接近神灵存在。如果不是他阻拦了库尔族的南下的直接途径,那么也许我们就需要面对随时可以南下的那群疯子了。”

  高羽颇为敬畏的向着张世平说道。对于栒状山的那个山主,她下意识的表示出敬畏的样子。

  “不用那么担心啦。我曾经去过栒状山一次,那里的山主性格颇为温和,也很喜欢人类。不过他的威严太重了,所有生灵都无法在他身边待得太久。”

  青萝满不在乎的说着,看她的样子,对那个山主的映像非常不错。

  听着两个人的话语,张世平也对那未曾见面的存在生出了些许好奇。

  “好吧,那我便和你们走一趟。”

  站起身子,张世平随意的说道。不过算算距离,从这儿到栒状山来回加起来差不多近两千里的路途。算算时间,最起码也得半个月。看了看高羽,张世平不由颇为头疼。

  “嗯,那我们就走吧!”

  相当雷厉风行的准备好东西。高羽兴高采烈的样子,让张世平不由怀疑到,这家伙不是把这次行程当做旅游了?

  待到几人再姑儿山脚再次聚集的时候,青萝带上了三个巫女,高羽也带上了三个身披蛟皮衣白鸟氏的勇士。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张世平也习惯了在这片原始的荒野前行。横跨六百里的荒芜,众人来到了勃齐山脚下。

  “我们白鸟氏的人会在这里停下,看看有没有库尔人风狼猎手潜伏在这附近。接下来的四百里就需要你们独自上路了。要小心那些野蛮的风狼猎手,不要死了哦。”

  高羽在这儿停了下来,与张世平挥手道别,不过嘴里的话就不是那么友好了。真不知道她那个总是笑呵呵的父亲怎么有这样一个毒蛇的女儿。

  “不是说库尔族会在北风吹起后,北海冻结之时才会南下吗。现在应该还没有到时间吧。”

  张世平这些日子在与众人的交谈着,对库尔族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他们以雪狼为坐骑,那是有着厚厚皮毛的白色巨狼,但并不耐热。跟重要的是,陆地上的通道已经被栒状山的山主直接堵住,现在他们根本来不了这里。

  “我说话的时候你根本没有仔细听吧。我说的是——风狼猎手。风狼猎手,懂吗?那是一种快到可以在近海的海面奔驰的巨狼。每年北风吹起之前,他们便会作为先遣队来到这里。不过这些不用你来操心,我会把他们一个个找出来并且宰了的。”

  高羽满脸自信,另外三个白鸟氏的勇士似乎也是如此确信着。这也许就是白鸟氏善战名声的来源吧。

  “这是我制作的幸运石,要好好保护好。”

  临别时,青萝拿出了一块布满符文的玉石,扔给了高羽。大声的说着。

  这是这些天来,青萝和张世平研究符阵的产物。那块玉石上勾勒出的符阵,可以吸收月光的力量来治疗创伤,不过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高羽轻松接住,但身体却没有因此停下,带着三个勇士,以矫健的身姿几个窜越,在青萝的眼中化作一个黑点。

  “我们也快点走吧!”

  转过身来,青萝高声的喊着。

  高羽很明显并没有做乌鸦嘴的潜质,张世平和青萝带着三个巫女,一路平安的来到了栒状山。

  栒状山的东面,有一段明显的地脉枯竭迹象。不出意外,那应该是荒兽遗留下来的问题。

  不过栒状山并没有因此而衰败下来,只需稍稍注意,便可以察觉到山中那升腾的的地气。若是再细细品味,还能在地气中察觉到太阳之力独有的灼热感。

  “看来这就是那个所谓的山主的杰作了。难怪被白鸟氏认为接近神灵的存在。”

  张世平心中颇为感慨的说道。

  一旁的青萝很轻松的将自己的气息发散开来,不一会儿一股精神波动在众人身边化作一道喜悦的声音。

  “原来又是一年了,既然来了就上来吧。领头的这个小丫头我们似乎见过吧,那就不要拘谨了。”

  青萝笑嘻嘻的朝着张世平眨了眨眼睛,熟悉的带着队伍向山顶走去。

  越是接近山顶,众人越是感觉到一股股热浪袭来。张世平和青萝还好,剩下的三个巫女可就有些难受了。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了。

  待到山顶,众人看到一座黄金熔炼的丈高圆形祭台,日光之下,黄金祭台灼灼生辉,让人下意识的避开双眼。

  一只半人高体型如狼的黑色神兽自祭坛上走了下来,除了腹下六条腿,基本和寻常的野狼没什么区别。

  “我在你的身上感觉到新的神灵的气息,而且力量和我同源。这真是一个非常棒的消息。你可以称呼我为从从,这是很久以前,一个青鸟氏的巫为我起的名。”

  名为从从的神兽自黄金祭坛下来后,径自来到张世平的身边,举起头颅,开口说道。

  刚刚听到精神传音,张世平已经颇为惊讶。现在这自称为从从的存在直接就开口说话,更是让张世平吃惊。

  虽然不少人总认为,妖怪什么的就是应该开口说人话。但实际上,能以兽躯说人言,是对躯体完全掌控的一个标志。换句话说,眼前这个不起眼的神兽,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那些宗师武者。

  张世平半蹲下身子,视线与从从平行。在他的眼中,张世平看到了沉凝如水的智慧。这已经不可以称之为神兽了,他神性的那一面已经彻底压倒了兽性。如非栒状山地脉被荒兽吞噬了一部分,他估计已经天授神职而封神了。

  不过回头一看,那座不断接引日精沉降于地脉之中的黄金祭坛,即便有荒兽的困扰,眼前存在封神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我的遵从的神名为泰一,是空桑山系尹山之山神。”

  张世平很是庄重的向从从说着。

  “这样,我记住了。”

  从从点点头,神情颇为肃穆。虽然和普通野兽并没有样子上的差别,但却没有人会因此而觉得他的举止显得滑稽。这等存在,值得所有凡人去尊重。

  “你们和我过来吧。那头?鼠总是不会接受现实,一年下来折腾坏了不少符文。又要麻烦华胥氏的小姑娘了。”

  从从领着五人向栒状山东方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