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二十二章 将别离

第二十二章 将别离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一夜贪欢,次日月晕少见的晚起了些。不过已经水土二气圆满的张世平精力充沛,天地阴阳气机变动,自然而然的便醒了过来。

  见月晕还在熟睡,张世平便没有打搅她,一个人外出去了。

  清晨的谷地雾露甚浓,放眼望去,谷内朦胧一片,颇有些飘渺仙气的味道。

  行于谷内,虽未见人,但处处皆能听到那少女们嬉戏打闹的欢笑声。这两天张世平对于这里也算是颇为熟悉了,辨识了下方向,便向一处水池走去,准备洗漱一番。

  复返于屋内,月晕已经醒了。张世平递给她自己刚刚采下的果子,两人相视一笑,颇为默契。

  待到月晕梳洗完毕,两人便一起向着谷地中央走去。

  此时的谷地中央已经颇为热闹。昨夜参加满月祭的百十来人基本都在此地,其中就有不少人在谈论着昨夜青萝和华都的战斗。

  青萝此时颇为忙碌,她马上就要带队前往白鸟氏,很多东西需要提前准备。

  张世平和月晕刚刚站到谷地中央没多久,青鸟氏的子瑜便凑了上来。绘声绘色的和张世平描述着华都被符阵困锁一夜的窘迫样子。

  看着子瑜一脸兴奋的样子,张世平不由好奇的问道:

  “你不会无聊到站在那儿看了华都被困一个晚会上吧?”

  “怎么会?放着华胥氏的美人不管,我陪他一晚上,那不是有病吗!”

  子瑜一本正经的说着。

  “我只是看着他到下半夜而已。”

  张世平满脸无语的看着子瑜,真的很想问他一句,这其中有什么区别。月晕听到这种神转折,也不由扑哧一笑。

  “你到底和华都有什么仇啊,至于吗?”

  摇了摇头,张世平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失败者的不甘而已。他也就只能这样了。”

  一声满是不屑的声音从一旁想起,张世平不用回头,便听出这是华都来了。

  转过头一看,虽然被困了一夜,但华都的神色依旧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不可一世的样子。

  “虽然被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我依旧不服你。像你这个样子,根本不配做一个巫。”

  子瑜见到华都来了,丝毫没有半分怯意,直面着华都那赤红的双眼。

  “巫的力量是为了带领氏族斩碎前面的重重阻碍,而不是为了向他人炫耀的。你继承离巫得来的力量,为了自己的氏族做过什么吗?”

  “唯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带领氏族更好的生存。在荒兽之乱中,没有战斗力量的华胥氏受创最重,而力量强大的朱离氏则完好无损。有了继承自离巫的力量,我还需要什么?”

  轻轻的瞥了一眼子瑜,根本不在意他所说的话语,华都满不在乎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是来和你告别的,我马上就要回泰山了。”

  转首看向张世平,华都淡淡的说着。赤红的瞳孔倒映着张世平的身形,其中满是昂扬的战意。

  “昨天晚上华胥氏女人的戏法很有趣,你最后的那一招更是厉害,居然可以抵抗扶桑木矛的力量。所以我输了。

  听说你也会前去白鸟氏抵抗那群野蛮的库尔人,我期待在那儿与你再回。下次次我们便用敌人的鲜血在一决高下吧。希望你能再次让我惊喜。”

  说完,华都变径自离开了。

  “哎,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在怀疑。是不是真的向华都说的那样,力量决定一切。张世平你觉得这个说法对吗?”

  看着远去的华都身影,子瑜脸上有些抑郁,困惑的问着。

  对于这个问题,张世平并没有太过在意,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轻松的说着:

  “其实你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确切的答案。力量决定一切,没有错。但正常情况下人类根本没有办法掌握决定一切的力量。所以,你只需要按照自己想做的去做就好了。”

  “是我钻牛角尖了,我本来就只是看着华都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不爽而已。没想到把自己绕进去了。”

  子瑜似乎是想明白了,轻松的说着。

  “西风已经吹过这里半个月了,我们商队也快要离开了。可惜我现在实力还很弱,不然我们就能一起在白鸟氏的战场上并肩战斗了。”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看着恢复正常的子瑜,张世平鼓励道。

  “嗯,其实也没什么啦。比起战斗,我跟喜欢无拘无束的在风中奔跑。说起来我们这次的归途会从尹山绕过去呢,到时候便能看看张世平你的有陶氏了。”

  子瑜再次恢复了一副懒散的样子,嬉笑的说着。

  “那你可就要失望了,所谓的有陶氏实际上还没有你们一个商队的人多呢。”

  摇摇头,张世平有些无奈的说着。在泰一的计划里,有陶氏有着很关键的用处。但以有陶氏现在的状况,至少需要两代人三十年才能派的上用场。对于以凡躯视角的张世平来说,这真是很漫长的等待。

  “有着神灵的庇护,一个氏族会发展的很快的。就像是朱离氏,他们是四大氏族中最年轻的一个。但在太阳神鸟的庇护下,占据了祖地泰山,成为了四大氏族之首。有陶氏既然有着神灵的庇护,那么很快就能赶上来的。”

  子瑜并没有因为张世平的话语而看轻有陶氏,很是冷静的分析着情况。

  “有陶氏的神灵是一个很温和而强大的神,我曾经和祂有过接触,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善意和山岳厚重的神力。”

  一旁的月晕见说起有陶氏,也跟着说了起来。

  “根据有陶氏的那个巫所说,那尊神灵叫做泰一。这方面张世平应该最清楚了,他可是泰一的眷属者。”

  “原来是这样,张世平你可以告诉我一些泰一神的喜好和忌讳吗?我可不想商队无意间冒犯一位神灵。”

  子瑜很是认真的问了一句。

  “喜好?忌讳?”

  张世平犯难了,虽然他和泰一是一体两面,但要说什么喜好,还真不好说。

  “泰一应该是一个喜欢安静,讨厌无意义的杀戮的神灵吧。”

  勉强为自己编出一些喜好,张世平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修道的生活是多么的单调,连点爱好什么的都没有。

  “这样倒是和华胥氏的月神很像呢!难怪张世平你才到东方,就受到华胥氏的欢迎。”

  子瑜很是认真的记下张世平的话语后,感叹了一句。

  “不,完全不一样。月神清冷而蕴含生机,而泰一神却厚重而深寂。”

  月晕摇摇头,反驳道。

  “是这样吗?先不和你们说了,我要回商队那里帮忙了。明年再见了!”

  子瑜摸了摸脑袋,青鸟氏的巫跟擅长感知风中的讯息和隐匿自身的气息。对于神灵这种存在,就没有华胥氏细腻的把握了。

  挥了挥手,张世平看着子瑜远去。在这个没有手机,没有qq的世界,甚至连书信都没有。两个人的联系几乎是没有的。

  回头看了看身边的月晕,张世平忽然理解了书上诗词无数次咏叹的伤别离。才认识不到一个月,刚刚在一起便要再次分别,真有些舍不得呢。

  “在看什么?”

  月晕微微笑着问道。

  “看你啊,马上就要离开了,一想起来真有些舍不得呢。”

  张世平轻轻搂住月晕,低声说道。

  “是吗?”

  月晕脸上浮出一层笑意,安心的靠在张世平的怀中。轻轻的问道。

  “等你从白鸟氏回来的时候,大概是春天了。到时候我也快要剩下小孩子了,到时候你还会来看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我当然会啊!”

  张世平满脸不解的看着月晕问道。

  “你们中土人的习惯真是奇怪。在东方,每个华胥氏女子怀孕后都是独自一人的。生下小孩后,若是女子便由氏族抚养,若是男子则待他长到三岁后送回父亲的氏族。从来不会有男人会来的。”

  月晕满是笑意的看着张世平,说道。

  “不过我很喜欢你这种奇怪。”

  “是吗?那不甚荣幸。”

  张世平也笑了,对于这里的古怪习惯,他不想去寻根究底,更不会刻意去顺从。按照自己喜欢的去做就好了。

  “你们两个感情真不错啊,到现在还腻在一起。”

  青萝的声音从远远传了过来,语气满是调侃。

  “可怜我这个老人家,忙里忙外,手脚酸软都没有人管啊!”

  张世平和月晕默契一笑,并不搭理青萝的话。这些天三人也都熟悉了,对于青萝的嬉闹的性子早就习惯了。

  “哎,我说你们两,真是不要太目中无人啊。喂喂喂!”

  看着不搭理自己的两人,青萝越发来劲了,凑到两人面前,瞪大眼睛哼着。

  “好啦,青萝。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就说罢。”

  张世平指了指旁边压抑着笑脸的众人,无奈的说着。

  “你还真是无趣啊,一点不知道配合。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对付华都的符阵,你也看到了。我想,能不能将符文、符阵固定到一个地方,就像你在耿山布置的那个法阵一样,然后随身携带呢?”

  青萝认真的问道。

  “这倒是可行的办法,但不是一天两天能弄出来的。在路上的时候我们两个看看能不能弄出来吧。”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