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二十一章 朱离华都

第二十一章 朱离华都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盛大的满月祭礼如期举行,山谷内处处皆闻华胥氏女子清润的歌声。无数的篝火照亮了这片似乎沸腾起来的山谷。

  曾经听月晕说过,华胥氏总共有大约五百人。其中近一百的成年巫女分散在四地,或镇守封印,或巡查荒野,没有赶来参加祭礼。

  其实真正参加祭礼的人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多。华胥氏的满月祭,本质上就繁衍下一代的祭礼。留在驻地的四百人,真正参加祭礼,接受月华洗礼的只有四五十人。再加上被邀请来的男子,总共也不会超过一百人。张世平便是其中之一。

  已经换上了月晕为他准备的盛装,其实也就是一件五彩羽毛编制的羽衣。张世平穿起来感觉很不对劲,有着鸟人的样子。不过这似乎是华胥氏的规矩,只得遵从。

  华胥氏参加祭礼的女子都换上了素白的羽衣,大都还点缀了些贝壳,明珠,美玉作为饰品。她们在青萝的带领下,围绕在谷地中央以最美丽的舞姿与歌声献给月神。

  动人的身姿和神秘的曲调并没有吸引张世平的注意力。在歌声响起的一霎那,一股浩大但淡漠的意志便笼罩着这片谷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不断地在巫女们的上空聚集着。

  这股意志并没有自己的思想,张世平尝试着与之交流,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不过,若是华胥氏只要继续存在,总有一天会有一个月亮女神被孕育出来。

  巫女们的歌曲渐渐步入高潮,笼罩在众人身上月光似乎也变的浓稠了些,就像是众人沐浴在月光的海中一样。

  稍作接触的张世平心中大喜。这充沛到目光可见的月华,正好可以将体内的水气圆满。一想到这一节,张世平迅速观想黑帝神箓,抽取着月华反补体内的水气。

  不同于需要自己炼化吸收的天地精气,这被华胥氏巫女祭礼引来的月华力量只需要直接吞下就好了。

  以最大的效率吞噬着月华,不一会儿,张世平体内水气便已圆满。

  水气圆满,黑帝符成。于外入水不没,入火不伤;于内,身心清净,寿尽不衰。配合已经圆满的土气,体内精气连绵不绝,一切神通术法皆以此为基。

  满怀欢喜的停止吐纳,正好此时月晕她们的歌舞已经停下。两人目光对撞,相视一笑。正准备牵手离开时,一只胳膊拦住了两人。回头一看,却是朱离氏的华都。

  “有什么事情吗?”

  张世平扫了他一眼,有些恼火的问道。

  华都脸上自信的一笑,指着月晕说道。

  “我受邀来参加华胥氏的满月祭,不过这里数十人却只有月晕令我心动。所以我想要向你挑战,胜利者获得月晕的青睐。”

  张世平眼睛一眯,寒光一闪。修行者要求心性平和,不可轻动妄念,但并不意味着修行者就没脾气了。

  相反,修道人脾气一发,那就是‘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了。

  不过张世平这边还没有动作,一旁的月晕便先站了出来。

  “华都,虽然你是离巫的后代,但这里并不是你们朱离氏。我们华胥氏的女人,也不是朱离氏那里任你挑选的货物。你,给我滚一边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月晕满面寒霜,面露禀然之意,毫不客气的回击着。

  华都先是一愣,然后随即面显怒意,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月晕。随着他的怒气勃发,周围的空气都隐隐有些热意。

  “咦,难怪你敢再次凑到我这儿。原来是突破了啊。”

  张世平为月晕阻拦住华都那迫人的视线,轻松的笑着说道。刚刚的那一点怒意在月晕开口的时候便已经消散。

  不过怒意消散了,但张世平还是打算给华都一个教训。不然这样三天两头的恶心人,也怪讨厌的。

  “哎啊,华都你不愧是离巫的后代啊!居然在二十岁不到的时候就成为了一个祭巫。”

  察觉到这里的动静,青萝笑脸盈盈的走了过来。以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恭维的话。

  华都眉间一挑。虽然行事很让人讨厌,但他并不是一个傻瓜。对于青萝语气里的嘲讽,他还是能听出来的。

  “你想说什么?”

  傲然的表情,以眼角的余光看了青萝一眼,他冷然的问着。

  “也没什么,只是想揍你一顿而已。”

  青萝语气温和的好似在讨论今天的食物味道怎么样,华都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脸色古怪的看着青萝,华都微微转了转脑袋,看着青萝:

  “你想和我打一场?华胥氏的青萝祭巫?”

  “难道作为年纪轻轻成为祭巫的代价,你的耳朵都不好了吗?这真是个不幸的消息,我会节哀的。”

  青萝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就像是话剧里的三流演员一样。

  “哼,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华都略带嘲讽的说着。

  “可是某些人连口舌之争都赢不了人。”

  懒洋洋的声音,子瑜自人群中走出,调侃着华都。他也是被邀请参加满月祭的人,见到华都在那儿,就忍不住开口嘲讽了。

  “原本我觉得你虽然能力不行,但至少还算是个勇士。如今看来,你也和女人没什么两样。都只会嘴皮功夫了。”

  不屑的看了子瑜一眼,华都又指着青萝说道。

  “不让你见识到差距,你是不会明白现实的。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华胥氏的巫女,只要给别人做好治疗就好了。其他的,你们,不行。”

  青萝脸上也维持不住笑意了,她让人取出一根藤条,看着华都,准备开战。

  一旁的月晕满脸焦虑,咬着牙对着张世平说道:

  “等下你上去的时候,一定要给华都一个狠狠的教训。”

  “青萝还不一定败呢。说不定根本用不着我,他就被青萝解决了。”

  张世平看了一眼月晕,轻松的说道。

  “我们华胥氏根本不擅长战斗,而朱离氏却是有着大巫传承的氏族。就算是四大氏族最擅长战斗的白鸟氏与他们对仗,也没有稳赢的把握。”

  月晕摇摇头,冷静的分析到。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青萝呢?”

  张世平诧异的看着月晕,问道。没有胜利机会的战斗,根本没有必要吧。

  “青萝本来就不是能听人劝的性子。更何况,既然华都如此藐视我们华胥氏的女人,那么就必须有人与之一战。哪怕是失败!”

  摇摇头,月晕笑了笑,很坦然的说着。

  在张世平和月晕交谈的时候,青萝和华都已经开始战斗了。华都对于自己的实力很是自信,并没有取出自己腰间的短矛。只是轻松的面对着青萝。

  青萝见此也不生气,快速后退几步,打出一个个符文。

  “难不成你还想用符阵困住我?”

  华都用一种看猴戏的表情看着青萝的动作,丝毫不为青萝的动作而担忧。

  “算了,我还是快点解决你吧。这样的战斗太过无趣了。”

  绷紧身子,华都快速冲向青萝,准备一举解决掉青萝。但随着他的举动,空中的月光泛出一点涟漪,让他如同陷入泥沼一般。

  青萝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但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一个个符文不紧不慢的落于空中,隐约在半空中勾勒出一道符阵。

  一旁的众人先是不解,但不一会儿,华胥氏变有几个巫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张世平身边的月晕也是其中之一。而张世平看的却比他们更明白一点。

  青萝借用了刚刚祭礼后还未完全消散的月华之力快速勾勒出迟缓华都速度的符文,为自己赢取到足够的时间布置符阵。其实这再进一步,便是地球上大名鼎鼎的阵法了。虽然简陋粗糙,不过这对于初次遇到这种能力的华都,倒也足够了。

  只见华都好似行走于沼泽中一样,虽然他奋力的向着青萝奔跑,但却一次又一次徒劳无功。随着符阵越来越完整,他的希望便越来越渺茫了。

  终于,气喘吁吁的青萝布置出最后一个符文,四道银白的锁链自虚空中延伸出,牢牢地困住了华都。

  比起张世平曾今见到过封印荒兽的符阵,眼前青萝布置出的符阵就犹如贫困山区的茅屋和北京城内的故宫的差别。但就算是这样,也足以让华都无力反抗了。

  不过华都却并没有慌张的样子,看着青萝半是赞赏,半是可惜的说道:

  “真是有趣的构思,我承认我小瞧你了。不过女人到底是女人,就算是费尽心思,也不过如此罢了。”

  之间被四条银白锁链牢牢捆住的华都满脸傲然,腰间的短矛发出一道刺眼的金光,银白的锁链在金光下如露水遇到太阳一般的慢慢消散着。

  眼见情况有变,张世平微微一笑,直接打出四道黑帝神箓印在符阵的银白锁链之上,顿时止住了符阵消散的趋势。

  那道金光一出现,张世平就发现短矛上属于神灵力量的痕迹。若不出意外,凭借那件神器,华都可以轻松破开青萝的符阵。

  论本质,张世平的黑帝神箓并不比神器短矛上发出的金光要差。用黑帝神箓阻止住金光的侵蚀,情况又回到了刚刚的状况。

  回头看看月晕,张世平笑了笑,一把将她抱起。

  春宵苦短,不容浪费。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