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十九章 华胥娲女

第十九章 华胥娲女

  “张世平你在这儿呀,我们都找你半天了!”

  正看着子瑜和子悍相互斗嘴的张世平忽然听到青萝的抱怨声。回头一看,正好看见青萝、月晕还有一个赤色瞳孔的年轻男子一起向这边走了过来。

  “你不是让我四处逛逛吗?我这可是听从你的吩咐。”

  张世平摊开手,笑着回道。

  “反正让我们找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你不对啦。对了,我们祭巫想见你。你和我一起过去吧。”

  青萝不满的哼了一声,完全没有和张世平讲道理的想法。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

  张世平调侃着说了一声。

  一旁的月晕拉住还想要说什么的青萝,温声细语的说道:

  “没什么,别听青萝瞎说,我们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祭巫对你那招来雷电的力量很是好奇,所以希望见见你。你现在有时间吧。”

  “本来我就没什么事情,那就跟你们去吧。”

  张世平拍了拍手,随意的回道。

  “我也听说了你那招来雷电的神奇力量,居然能直接消灭荒兽,真是了不起的能力。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见识一下?”

  和月晕站在一起的赤色瞳孔年轻男子立在一旁,眯着眼睛淡漠的说着。虽然他的话很是客气,但语气却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似乎是在说着,‘把你的小把戏用出来让我瞧瞧’。

  “这位是?”

  张世平脸色不变,问道。他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个赤瞳男子似乎在针对自己,不过似乎两人并不认识。难不成是相性不和?

  “呦,这不是朱离氏的华都吗?怎么,在白鸟氏打得那一驾还嫌不过瘾,在华胥氏准备再来一遭?话说你不会是想将四大氏族都打上一遍吧!”

  一旁的子瑜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语气嘲讽的说道。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华胥氏不擅长战斗,青鸟氏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没什么难得的对手,还是算了吧。”

  看着赤瞳的华都似乎还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子瑜的意见,然后才以一种陈述事实的语气说着。

  “这可真心对不起了啊!”

  子瑜咬着牙说道,脸上憋得通红。

  子悍脸色也有些难看,不过他到没有反驳什么,只是陈述道:

  “华都你继承着离巫的血脉,说不定就是东土第二个大巫。一般人自然不是你的对手。”

  “距离大巫我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张世平,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见识一下那雷霆的力量。我对月晕口中那撼动天空的力量很感兴趣。”

  华都将那一双赤色瞳孔转过,看着张世平,认真的再次问道。

  “五雷正法我也是这些日子才勉强使用,并不能控制好其中的力量,还是算了吧。”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物,张世平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很干脆的拒绝了他,天心五雷正法使用可是要消耗元气的,和别人打架斗殴用这一招,他可没这心情。

  不过很可惜,眼前这人完全不是会在意别人的意见的人,他骄傲而自信的说着:

  “这你不用担心。我们朱离氏是太阳之子,天生恢复能力远超他人。我的体质更是特殊,哪怕是垂死的重伤也可以很快恢复。跟何况我们现在就在华胥氏的驻地,华胥氏虽然战斗能力不行,但治疗的技艺和美貌却是让人不得不敬服。”

  被华都这么纠缠张世平也烦了。他想了想,决定弄个巧,捉弄一下他。

  “华都是吧,你说你恢复能力不凡,我这儿正好有个克制恢复能力的术法。你若是能承受住,我便与你交流一下五雷正法。若是不能,那便算了。你看如何?”

  华都二话不说,瞥了一眼张世凡。随意往那一站,说了句,“请。”

  张世平也不故弄玄虚,往前走了一步,右手探出,轻轻在华都的身上拍了一下。然后便对着月晕和青罗说道:

  “好了,耽误了点时间,我们先走吧。”

  “那他呢?”

  青萝指了指华都,好奇地问道。

  “暂时他应该没有能力动弹。”

  张世平耸了耸肩,说道。

  青萝不信的走到华都身边用手戳了戳,结果华都就像是沙滩山的沙雕一样,轻轻一碰就倒了。

  “好厉害!”

  一旁的诸人吓了一跳,倒是子瑜眼睛一亮,颇为振奋的喊着。

  “他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华都是朱离氏指定的下一任祭巫,若出了问题张世平你可就惹大麻烦了。”

  月晕担忧的问道,准备查看一下华都的状况。

  “不会的,最多······嗯?”

  张世平笑着摆摆手,正准备说‘最多半个时辰他就能自由活动了’,结果躺在地上的华都已经一只手撑着勉力站起来了。

  张世平有些惊讶的看着站起来的华都,刚刚他那术法倒也没有什么秘密,只是一种魇胜术的变种罢了。纯粹是仗着他自己超出凡人的神魂力量强行压制而已。虽然对付同级别人物根本没有,但虐菜却是无往不利。

  眼前这个华都,虽然不错,但也就和月晕是一个层次的存在。距离神魂蜕变的祭巫境界还有一段距离。能这么快恢复,当真了不得。

  “哼!”

  恨恨的看了张世平一样,华都站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灰土枝叶。一句话也不说,便独自离去。

  “这法术好厉害啊,轻轻一挥手就让人动弹不得。”

  看着没有大碍的华都离开,月晕称赞着。

  三人和众人打了招呼后一起离开。在路上一边走着,张世平一边摇头解释道:

  “这只是看起来厉害而已,实际上只是些小把戏。你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交给你,不过效果估计不会让你满意。”

  “真的可以交给我们?巫的术法是不能乱传的,这是一个氏族的立身根本。张世平你就算是想讨好月晕,也不要乱做。”

  青萝少有的严肃,板着脸说道。

  “放心,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再说,除了月晕安给我的那个有陶氏,我就没有氏族了。”

  张世平很是无所谓的说着。

  “原来张世平你的氏族已经没了,难怪你不顾危险的横穿荒野,自中古来到东方。”

  看着月晕一脸同情的样子,张世平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呵呵哈哈的含糊过去。

  “既然是这样,那你赶快将那个术法交给我们吧。我也很好奇那个强大的术法呢。”

  青萝倒是不管不顾,瞪大眼睛,满脸兴奋的缠着张世平询问着术法。

  魇胜术本来就是江湖术士都能耍上一两手的东西,并不复杂。便是不知道法门,修为到了,无意识也会运用一二。张世平只是稍稍点开关窍,两女便轻松的使用出来了。

  对于效果,两人很是不满意。尤其是青萝,更是大声的嘲讽起张世平:

  “我算是明白张世平你的氏族如何完蛋的了,有闲心用研究这种无聊的戏法,不灭了真是稀奇。”

  对此张世平颇为牙疼,怎么自己三言两语间就成了一个氏族破灭的倒霉家伙了呢。

  “嗯,这种术法确实是浪费时间。张世平你以后领导有陶氏一定要改掉这个坏毛病。不然肯定会重蹈覆辙。”

  月晕也肯定的点点头,规劝着张世平。

  到了现在张世平都没有反驳的心思的,只是闭嘴不言,任她两说着。

  而月晕和青萝也以为说到了张世平心中的痛处,也都沉默不做声了。

  专心赶路之下,不一会儿便到了华胥氏祭巫所在的地方。

  饶是张世平因为青萝做好了一些心理准备,但看到她们的祭巫时,还是忍不住的嘴角抽了抽。

  华胥氏祭巫住在山谷的东方,这是一处布满各种鲜花的宽阔地带。流水潺潺而过,带来丝丝凉意,看起来颇为幽静。

  华胥氏的祭巫是一个额坠明珠,身着羽衣的十一二岁女孩模样。不过她并不是青萝那样的返老还童,而是真真切切的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这是月晕附在张世平耳边轻轻告诉他的。

  “我是娲女,华胥氏的祭巫。很高心见到你,远方来的客人。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神明眷顾的光辉,我很喜欢。”

  见面的时候娲女正坐在溪流旁的一块青石上,两只小脚在水面上不断的踢起水花。见到张世平的到来,脸上带着温和而从容的笑意的说着上面的话。

  这是怎么回事?

  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养成习惯了,遇到不能理解的事情就问月晕。张世平转过头,疑问的眼神看向月晕,连开口都不用,月晕就已经心领神会,为他解释了。

  “娲女是我们部落百年前创造出符阵的祭巫,十年前在神明的恩许下灵再次从神灵的怀抱里降临到这片大地。百日能言,三岁便觉醒宿慧。自六岁起,便是我们华胥氏的祭巫了。”

  听到这儿,张世平便明白过来。这个娲女,大概便是应天地之祈愿而降生的气运之子了。

  早在泰一见到那处符阵之时,便断言华胥氏必将大兴于世。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窘迫到这种地步,直接将已经死去的灵魂再次送到人间。

  “原来是这样啊,是我少见多怪了。”

  张世平在月晕解释后,很快反应过来。略带歉意的说道。

  “不用,作为一个氏族首领,我这样的样貌让人奇怪很正常。”

  娲女自石头上跳了下来,向木屋中走去。

  “我本来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月晕这个小丫头终于愿意参加满月祭了。见到你,我很高兴,进来坐坐吧。”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