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十六章 电闪雷鸣

第十六章 电闪雷鸣

  青萝和月晕两人一同在祭台上催动起符阵,过了半天才勉强把朱獳的躁动压制下来。

  当她们勉力做完这一切之后,张世平也恢复了些力气。他走上祭台,向下看去,正见一头体如白狐而肋插鱼翅的荒兽。

  这头名为朱獳的荒兽,虽然四肢同样被玉矛钉住,但身体却可以有限的活动。月晕和青萝催动符阵之时,八道青色透明的锁链自地面上刻绘的符阵之中伸出,将它的身体牢牢地锁死,不能有分毫动弹。

  当张世平看向它时,朱獳也勉强抬起那个狐狸脑袋,一双漆黑的瞳孔散发着幽深的力量,勾动着人心之下最畏惧的存在不断浮现。

  有着山下那一幕的发生,张世平对朱獳的能力早有了预料,丝毫不受影响。

  运用着归元咒为精疲力竭的两女恢复一些元气。看着下面的还在不断勾起自己心绪的朱獳,张世平轻松的笑了笑。

  早在姑逢山封印之地看到那头荒兽时,张世平便对月晕的邀请有些头痛。这些以地气为食的荒兽,某种程度上真是泰一和张世平的克星。因为他们的力量大都是基于地气运用的。

  不过当张世平看到这头活着的朱獳时,却放下了这种担忧。

  在张世平眼中,眼下这头恶声恶相的朱獳,其存在本身就被这片天地深深的厌恶着。他的周身缠绕着无数生灵的哀嚎和大地的诅咒。

  若是一般人,也许还会对此战战兢兢。就如同普通人见到了一个手持利刃的杀人犯一样,为其气势所夺。

  但在张世平眼中,这些哀嚎与诅咒分明就是扔一把火星就会爆炸的火药堆。

  以张世平现在正好被克制的力量,哪怕是被封印,这头朱獳也不是他所能杀死的。

  但若把自己做为一颗火星,点燃这堆火药,送这朱獳上西天。那就十分轻松了。

  道门诸法,雷法第一。

  所谓雷法,天地之枢纽,阴阳之总纲。修道人仗之降妖伏魔,祈晴雨,止旱涝。

  在民间的一些神话传说中,雷神会在打雷的时候劈死那些十恶不赦之徒。所谓天打五雷轰,便是如此。

  《五方五老灵元经》五气圆满后,便有一招天心五雷的神通。盖以己心合天心,御五气,鼓荡而成雷,代天刑罚。

  虽然张世平现在距离那个境界还有一段时间,但眼下这个朱獳简直是天生吸引仇恨的靶子。根本不需要张世平自己合天心,御五气。只需起个头,剩下的天地会自发的运转。

  就像是现代战场上的步兵,并不需要自己扛着枪向前方的战壕冲击,只需要为后面的炮兵找到坐标,剩下的就是等着看烟花了。

  “今天先到这儿,大家都费了好大力气,估计都有些累了。明天我们再过来解决这头畜生吧。”

  心中有了计较的张世平转过身来,对着身边脸色苍白无力的两女说道。

  月晕比起青萝的实力要差些,刚刚在镇压朱獳中已经用尽了全身气力,就是现在站起来也是半靠在青萝的身上。但听到张世平这句话,已经一亮,顿时精神起来。大声问道:

  “这么说张世平你真的能解决朱獳了?”

  看着因为精神亢奋而面红耳赤的月晕,张世平做出安抚的手势,让她不要激动。

  “你先静下来,放心我说到自然能做到。”

  听到肯定的回答,月晕面色一喜。不过转而又有些迟疑的问道:

  “荒兽直接被杀死之后,会荼毒一地。就像是姑射山的那片毒沼一样,我们要不要从长计议?”

  “你就是瞎操心。问题出现了,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毒沼不是已经被氏族遏制住了吗?再说了,这些年各处封印都有些不稳。解决这里,我们便能抽出手加固其他地方。小脑袋别乱想了!”

  青萝稚嫩的脸上却做出一副老气纵横的神情,小手拍着月晕的脑袋,一本正经的说着。

  “休息的地方在哪里?我扶你们过去吧。”

  张世平打断她们的话,问道。

  青萝听了,突然眼睛闪啊闪啊的。开心的说道:

  “我给你指路,你就向带我们上来那样带我们过去吧!”

  揉了揉眉心,这青萝完全是把张世平当做兜风的工具了。也许该说童心未泯吧,反正张世平对此很无奈。

  “不要这样,青萝。那种速度对张世平应该负担很大的,他明天还要对付朱獳。”

  月晕拽了拽青萝的衣角,认真的说着。

  “好吧,不过将朱獳解决后,你要带我转整个耿山一圈,不,三圈哦。”

  青萝满脸不甘的说道。然后将靠着她的月晕推到张世平身边,大步在前面走着。

  “我现在很累,很累了。所以月晕就不要靠着我啦!”

  月晕微微一笑,靠在了这张世平身上,慢慢的跟在青萝身后。

  来到了山脚的一间石屋,茜儿和兮儿已经准备好食物。几人草草用过,便各自分散开来。

  第二天一早,张世平带着青萝和月晕再次来到了封印的地方。站在祭台旁,张世平向两女说道:

  “我需要借用一下祭台,没有问题吧?”

  青萝翻了翻眼,根本懒得回答。月晕也只是笑了笑,做出了个请的姿势。

  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下,作为地球的习惯,总是会下意识的客气一下。但这个世界根本不兴这一套,有时候真是尴尬。

  独自走上祭坛,张世平神情一敛,面容肃穆。

  祭坛三层,最上层在四方刻绘出星辰形象,以应五星;中间四面书绘白青黑赤四帝神箓,以应五气;最下方一层于四方刻绘四方神,以应五岳。最后在祭台西南角单独累土一方祭台,代表镇星,黄帝,中岳。

  布置好后,张世平再次立于祭坛上,看着下方开始有些不安躁动的朱獳。脚踏罡步,口叱雷音。

  “五方帝君,赫奕乾坤,百神协卫,山岳摧倾。

  邪神魔魅,敢有张鳞,天雷冲击,碎灭其形。

  鬼怪荡尽,人道安宁。急急如律令。”

  咒音刚起,晴空白日陡然生出层层黑云。,东风南风西北风,四面来风。云层重重相叠,不一会儿,便有滚滚雷鸣。须臾,电光如剑,寒光逼人。

  感受到死亡威胁的朱獳再也按耐不住,只见它张牙舞爪,一张血淋淋的大嘴不住的发出阵阵嘶鸣。四肢不住的摆动,但仍凭这朱獳四肢扯得鲜血淋漓,钉住四肢的玉矛却丝毫不动。

  不住的摇头摆尾,但却丝毫不能改变状况。那朱獳一双幽深的兽瞳死死的盯住带给命致命危险的张世平,死命的催动自己勾动人心恐惧的天赋异能。

  但这依然不见丝毫用处。这片天地对荒兽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虽然天地无知无识,不能像修仙小说里的天道那样给他一个天谴。

  但却在张世平施法的时候提供了最大的助力,朱獳的天赋异能,还没有近张世平,便被一层层天地意志消磨殆尽。在张世平看来,这只是一次朱獳自以为凶狠的眼神罢了。并没有丝毫卵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雷鸣声越发密集,如同巨人举起大锤,噼里啪啦一气的敲打着天地巨鼓。呆在祭坛下的月晕和青萝两人甚至不能听清楚雷声之间的起落,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停歇。

  一道道闪电发出自天际垂下,如同神话里神明手持长枪,刺向大地的邪恶之物。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张世平还是低估了世界对肆虐大地的荒兽反击力度。暴躁的天地意志被张世平的雷法催动后,如同一头红了眼的蛮牛,连最基本的引导都费尽了全身力气。

  不过到现在也没有退路了,张世平大声喊着让青萝和月晕离开,但在密密麻麻的雷鸣声中,什么话都没办法听清楚。

  没办法了,张世平叹了口气。

  忽然他又笑了笑,这样神话中的场景,正是他梦寐以求精彩啊!

  “斩!斩!斩!斩!斩!!”

  用尽所有力量,将不断积蓄的雷霆力量指向祭台下的朱獳。漫天雷光忽的一寂,就像是开闸的大坝,如洪水般汹涌的冲向朱獳。

  须臾。

  灰飞烟灭!

  以一个大字的方式躺在祭坛上,勉强扭过脑袋,看着完好无损的月晕和青萝两女。张世平如释重负的笑了笑。然后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临睡前张世平还脑袋晕晕乎乎的想着,这个世界的老天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吗。居然都没有人被误伤,真是奇迹。

  直面如此狂暴天地之力,两女等到雷霆散去后半响才回过神来。呆呆的相互看着,什么话也说不出。

  在她们发愣间,满天乌云散去,一轮金黄的太阳再次出现在半空中。绚丽的彩虹横横挂在天际,美丽的让人心醉。

  被有些刺目的阳光唤醒,两人静静的眺望着那道色彩斑斓的彩虹。身为华胥氏巫女的她们,清楚的感知到了这片大地在雷击后潜藏着的生机。

  细细品味着那份纯净的生机,两人的境界都有着突破。尤其是青萝,她的眼神越发的灵动,细细看去,似乎能在其中看到万物生息的自然现象。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