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十五章 有女青萝

第十五章 有女青萝

  当张世平在符阵中留下一点神力之时,远在远在千里之外的泰一瞬间感应到了。

  这些天来,泰一并没有什么大举动,一边梳理地气,一边推演神术而已。

  但张世平一点神力落下,他很快的分神降临到了姑逢山。

  自神灵的角度看去,和张世平看到的大有不同。张世平感觉到了这座山脉的死寂之气,而泰一却察觉到了其中隐藏的细微生机,其源头便是眼下这座符阵转化而来的地气。

  当看到这座符阵的第一时间,泰一心中唯一的感想便是敬畏。布出此等符阵的人,当真可谓无上大宗师。若是在神话中,那便是以凡俗之躯窥探神祗领域的绝代人物。

  心念百转,泰一直接联络张世平,让他尽量与华胥氏交好,就算有冲突,也以退避为上。

  这倒不是泰一被吓到了。而是因为,像这种符阵必定会为华胥氏带来庞大的天眷。用句俗话,华胥氏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世界的天命之子了,可谓是福运绵延。和她们作对,差不多就是和老天对着干。

  不过纵然有无上智慧,但毕竟只是一人。虽然眼下的符阵,泰一并不能妄动分毫,但他却可以更有效的利用转化来的地气,这是地祗的本能。

  因为荒兽的缘故,姑逢山的地脉不仅枯竭,而且还淤塞。若是单靠这符阵的慢慢抽取,即便是泰一用心调用,也得数百年才能恢复元气。

  泰一并不打算如此,对于刚刚封神,还残留着凡人时期时间观念的他来说。数百年根本不能忍受。

  不过好在姑逢山与尹山在同一条山系之上,地脉也是相连的。只要在地脉淤塞之处打开一个小孔,源自尹山,附丽山的地气自然会源源不断的将淤塞重开,灌注于姑逢山。

  这样做除了省力,还有其他的好处。姑逢山此时地气枯竭,若是打通地脉,短时间内尹山的地气必然会有流失。这样一来,尹山阳面的神兽实力会在短时间内因为地气的流失而停止,甚至退步。

  而另一方面,为姑逢山恢复生机的泰一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天眷,更可以在姑逢山凝结出完整的山神权柄。

  到时候此消彼长,泰一便可以轻松的将尹山阳面的神兽驱逐,将尹山权柄彻底完善了。

  身为神灵状态的泰一并没有凡人时期的种种干扰,当下便下定决心,开始努力的钻通淤塞的地脉。

  不过这个时间最起码也需要一年的时间。当然,对泰一而言,这并非太长的时间。

  在泰一在姑逢山忙着的时候,张世平、月晕一行四人终于横跨千里,来到了耿山脚下。

  自姑逢山至耿山两千余里,所过之处,皆如姑逢山一般,生机绝灭。最严重的姑射山,甚至至今还残留着击杀荒兽是流血荼毒的三百里剧毒沼泽。便是如今张世平的躯体,在那儿经过,也觉得头晕目眩,难以自持。

  一路所见所闻,让张世平脸上笑意越来越少,时刻听着天地的哀嚎,让他都有些精神不振了。

  倒是月晕三人,对此情况颇为乐观,她告诉张世平,她小时候曾经跟着族里的人经过这儿。那个时候情况,比现在还要差。

  就像姑射山下的三百里毒沼,原本会年年向外扩张,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直到十年前氏族才培育出一种紫荆棘,遏制住了毒沼的扩张。若非是抽掉不出人手,现在说不定都可以将毒沼缩小一半了。

  对此言语,张世平唯有哑然。他所修行的《五方五老灵元经》最重天人交感,再加上他天生灵觉敏锐。便是一般的穷山恶水都会感觉到不适应,更遑论这等堪比人间炼狱的存在。

  耿山之上镇守有两人,月晕是其中之一。当四人到了山脚之时,另一位镇守便跳着欢快的步伐自山上而下。

  只见她满脸喜色,欢欢喜喜的抱住颇为无奈的月晕,嘴里碎碎念的说着这些天自己一个人镇守时的无聊。过了半天,才发现旁边还有着张世平这个人。

  只见她走了过来,绕着张世平走了几圈,仔细的打量着。然后才拍了拍月晕的肩膀,大声说道:

  “月晕你终于不怕疼,想要生孩子了。不过你的眼光还真不错。这小家伙是哪个氏族的?气息感觉不像朱离,白鸟他们啊。”

  月晕脸色一崩,赶紧阻止那女子继续说下去。

  “青萝你别乱说话。张世平是中土来的巫,是我特意请来帮忙的。中土的习惯好像和我们东方氏族不一样,你别捣乱啦!而且,张世平是一个祭巫哦,不许乱调笑。”

  看着哄小孩一样的月晕,张世平笑了笑。这些天来,对于华胥氏的一些习惯,他早就已经适应了。不然若是才遇到月晕她们时的张世平,此时估计又要尴尬了。

  “小女孩总是充满活力的,月晕你也不用太严肃了。”

  出于好意张世平开口说道。

  听了张世平的话,青萝瞪大了双眼,扑哧一声笑了。月晕也半捂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至于剩下的连个小丫头,更是捂着嘴嘿嘿笑个不停。

  见到这个情况,张世平知道自己有弄错了很么。不过这些天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他早已见怪不怪,很安静的看着月晕,等待他的解释。

  青萝不待月晕解释,蹦蹦跳跳的跑到张世平身边,拽住张世平的左手。踮起脚,凑到张世平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虽然很高兴你说我像个小孩子,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可比月晕大十多岁的。而且茜儿和兮儿就是我的女儿哦。是不是很漂亮?”

  眼睛撇了撇相处了一段时间的两个小丫头,再看看眼下最多十五六岁模样的青萝。这三个人是母女?怎么都感觉不对啊!

  “可我的感知里,你身上生命的气息明明就是少女啊?”

  这才是张世平最疑惑不解的地方?在地球上,因为科技的进步,女人们早就无法以脸庞来确定岁数了。但生命的气息即便是修行有成的人,也无法逆转的。以张世平的灵觉,还没有出过错误。

  “青萝参加过两次满月祭,我们华胥氏供奉的月神是象征生命的神灵。每个参加满月祭的生命会在月光的洗礼灌注充沛的生命力,所以我们华胥氏的巫女大都看起来都很年轻。

  月晕似乎看出张世平的疑惑,开口解释道。

  “真是了不得的能力!”

  满脸的赞叹,地球上多少人入道便是为了长生。但张世平真正见到过的长生者,大概也就眼前的这个青萝了。

  “哪里,我们华胥氏的巫女最不擅长战斗,张世平你就不用安慰我们了。”

  看着满脸坚强的月晕,张世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对于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这种力量确实不实用。

  “哎呀,月晕你有这样了。我们华胥氏明明就是很厉害吗!若不是我们华胥氏的符阵,整个东方都要被荒兽吞食干净了。”

  青萝鼓着脸,凑到月晕的身边,瞪大眼睛认真的说着。

  虽然知道青萝这是在安慰月晕,但一想到她已经是两个少女母亲了还在装嫩卖萌,张世平总觉得很不对劲。只能勉强转过头,眼不见心为净。

  月晕似乎也很吃青萝的这一套,满脸无奈的样子,但神情却轻松了下来。

  “朱獳。”

  一声声幽深的兽鸣自深山之中想起,听到这声音张世平心中竟然被勾起一些惧意,原本无暇的心境也略有起伏。

  下意识的凝神观想起中央黄帝神箓,其为戍戊土气所凝,字方一丈,八角垂芒,总摄中央,外魔不入,内魔不生。

  这神箓一起,那吼声造成的影响顿时消散。再一看其他人,月晕和青萝都能无大碍,但一旁的兮儿和茜儿两个小丫头却有些经受不住了。

  张世平一点神箓勾连内外,两道符印点在两女的眉心,将她们的心绪镇压了下来。

  “糟了,因为远远地感觉到月晕你要来,我高兴的忘记了今天还没有催动符阵镇压了。我们赶紧过去。”

  一声惊呼自青萝口中想起,只见青萝几步纵越,快速的向山上敢去。

  一旁的月晕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记!”

  张世平见情况危急,一下子揽住月晕,心中观想黄帝神箓,脚下运起缩地成寸的术法。两步一跨,便赶上了青萝,将她也一把抱住,开始大步向山上走去。

  “你们给我指路。”

  张世平大声的说着。

  “左左右”

  月晕被张世平的动作吓了一跳,听到他的问话,下意识的指起路来。

  不过短短是个呼吸时间,张世平便带着两人自山脚来到山腰处。看到一个三层累土的方形祭坛,张世平便知道自己到了地方了,这才放下两人。

  月晕落地后便急急匆匆的赶向祭坛,而青萝却满是赞叹的看着张世平说道:

  “哇喔,真的好快啊,一眨眼就到了。等下处理好这个不听话的家伙,你要再带我跑一圈,太好玩了!”

  张世平气喘吁吁的半趴在地上,像这种神通,对于刚刚土气圆满的他来说还太过吃力了。对于一边青萝的话,他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摆摆手示意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