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十四章 大地逆子

第十四章 大地逆子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二天一早,张世平便连同三女出发,离开了尹山,一路向北。

  四人皆非凡俗之类,日行三百里,不在话下。第二日,便到了尹山之北的附丽山。

  附丽山下多箴石,这种石头,纹理细腻,不似一般石头脆性。华胥氏经常以这种石头磨针,以做用。

  在山脚之下,月晕对山上恭敬一拜,取出一块玉璧埋于山脚,举行了一场小型的祭礼。

  张世平对此颇为不解,束手在旁,饶有兴致的观看着。直到结束之后,才发声问道:

  “月晕,你这是在做什么?”

  月晕用手指了指山上,开口回道:

  “祭祀山主啊。听说你们中土是用谷物做为祭祀的祭品,不过道理应该一样的吧。”

  山主?应该是居住在龙穴的神兽吧。不过这种祭礼倒也颇有意思。那块玉璧上,记录着巫在其他地方的见闻。这样的交流,对那种天眷的神兽大有好处,可以增长见闻,让神兽更加灵慧。若是经常祭祀,说不定还能摆脱兽性,真正成就一山之主,天授神职呢。

  想了想,张世平正准备问问,在东方这样的祭礼多不多的时候。一声如婴儿般的啼哭声在四人耳边响起。

  月晕脸色大变,连忙拽着罗坚飞快的脱离此地。剩下的两女更是不要命的跑着。

  连续疾行数十里,将将绕过附丽山,月晕才慢慢停了下来。

  一头雾水的张世平这个时候才有空抽出嘴来问一下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那是附丽山山主的声音,应该是惊动他了。所以赶紧逃跑,不然就要被吃了。”

  月晕喘着气,因为疾行气血沸腾,脸上散发着如晚霞一样的红晕,平添了几分魅力。一旁的两个小女孩,直接就一屁股坐到地上,满脸后怕样子。

  “竟然还敢吃人?”

  虽然已经明白自己身处异界,但完全继承着修道者张世平性格的这个分神,对于这种明目张胆吃人的情况,还是不能理解。

  在地球上,别说明目张胆了,便是偷偷摸摸的杀个人,那么马上便有各路人士前来降妖除魔。有时候张世平就想,是不是前辈们杀的太狠了,以至于到了现代才连只鬼毛都看不到。

  “难道这山主比那荒兽还厉害几分?竟然你们华胥氏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感觉有些奇怪,怎么说荒兽也是吞噬一方地气而出的灾难级别的凶兽。一般受地气孕育的神兽肯定是比不上的。怎么连荒兽都能击杀封印的华胥氏,还要受这等存在的威胁。

  “山主自然不能与荒兽比了。但一来,山主乃大地之子,无故死亡必将导致大地的愤怒,以至于草木不兴,甚至还会直接导致荒兽诞生。”

  月晕摇摇头,颇为无奈的解释着。

  点点头,张世平明白其中的道理。山主,也就是张世平所说的神兽。乃是地气孕育而出,天生的神灵预备役。若是死去,将会导致地气动荡,继而煞气横生。

  “那你们可以封印他啊。这不就没什么问题了。”

  张世平接着问道,但一想月晕请自己来的原因,一拍脑袋,略带歉意的说道:

  “也对,应该是你们人手不足吧!”

  “是啊,像山主这样的存在。若是封印,至少要有三名祭巫,十名巫女出动。现在氏族要镇压各处荒兽封印,还要监察空桑山脉各处异动。根本抽掉不出人手啊。”

  调好气息,呼吸已经平稳的月晕站起身子,说道。不过她继而展颜一笑,看着张世平说道:

  “不过现在有你帮忙,我们将耿山下的朱獳杀死后,便可以抽调出一部分人手。大概再过几十年,便有余力整顿空桑山系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快些走吧。”

  张世平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说道。

  月晕再次带头,如此三日,四人便彻底将附丽山甩再脑后,来到了姑逢山。

  到了这儿,张世平才明白,月晕嘴中经常提到的‘荒兽之灾’。

  这座姑逢山便是当初荒兽之灾的受害地点之一。远远望去,整座山就是一块光秃秃的土疙瘩。

  前世张世平也曾见过新疆千里黄沙的景象,在这之前,一直将那儿视为生命禁区。

  但如今见到荒兽之灾后的姑逢山,才真正明白,死寂二字作何解释。连煞气都被吸纳一空,当真是触目惊心。源自于山神的神性,让他耳畔时刻缠绕着生灵死亡的哀嚎,大地咆哮的愤怒。

  杀掉他们!杀掉他们!

  脑海中无端出现了对荒兽最深层次的杀意。

  张世平深深吸入一口气,将这种源自天地的意志勉强压制下来。

  幸好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以凡心为本的分神,若是本体以神灵之躯降临到这儿,估计直接会被天地意志绑架,不能丝毫自主。

  虽然未曾真正接触荒兽,但现在张世平无比清晰的了解到荒兽的本质。

  大地之逆子,毁灭者,神灵之敌。

  那是如同希腊神话中被困锁在无尽深渊之中的百臂巨人一样的存在,是神兽的终极堕落形态。

  虽然源自天地意志的本源杀意已经被压制下去,但张世平心底却发出不逊于此的杀意。对于行走于神道的人来说,荒兽这种存在本身,就是妨碍者,是不死不休的道敌。

  如此存在,必杀之!!

  虽然只是一点分神,但张世平的本质已经超脱了凡俗。源自灵魂深处的杀意,让周边的三女下意识的后退着,不敢稍有冒犯。

  回过神来的张世平慢慢收敛起杀意,对着月晕三女露出一个歉意的笑脸。

  不过月晕他们并没有对此介意,反是眼放异彩的看着张世平。

  身为巫女的月晕她们深刻的理解着,那股森然杀意背后灵魂的本质差距。对于一个巫来说,灵魂的强大便意味着力量的强大。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没有什么比力量跟让人崇拜了。

  “这里也是我们华胥氏封印荒兽的一个地方。不过这里的封印最完善,所以并没有人值守。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有定时的巡查,所以山脚下有一件石屋。我们今天便在那儿休息吧。”

  指着山脚之下的某一处,月晕一边引路,一边说着。

  死寂的大山很显然并不能为四人提供猎物,不过月晕对此早有准备,从身上取出一些干粮,给四人分食。

  用过饭之后,张世平突然向月晕提出一个要求,想去荒兽封印的地方看看。

  月晕对此似乎颇有顾虑,想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答应了下来。

  封印的地点在山中的一处深谷之中,月晕单独带着张世平几经转折才来到谷底。

  本应漆黑一片的谷底却闪耀着一片灼灼的红光。虽然其中并不带丝毫热量,但刚刚走进,张世平便觉得周身气血一阵躁动。

  月晕再三叮嘱张世平进去后不要轻举妄动,这才继续带着张世平向里走去。

  走到尽头,出现在张世平眼前的是一头三人短长的荒兽被四只玉矛钉住四肢,牢牢的锁死在地面。

  细细打量,这头荒兽就像一头放大了好几倍的赤红狐狸,肋骨处还贴着一圈透明的肉翼。虽然静止不动,但却有一种活着的感觉。

  它身下的地面,刻绘着密密麻麻的字符构成一个符阵。张世平曾在月晕的身上的饰品见过,这应该是华胥氏巫女特有的符文字。

  细细体味着其中气的流动,张世平发现。这个符阵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吞噬着眼前荒兽身躯内的暴戾地气,并将其转化为温和的力量反哺到姑逢山干枯的地脉之中。

  真是绝妙的创意!

  张世平心中赞美着。

  变废为宝是一种非常需要智慧的举动。眼前的符阵,通过几个简单的符文,千回百转,构成一个精密的符阵。这其中对地气的理解,便是已经成就山神的泰一亲临,在权柄的辅助下,也绝不可能做的更好了。

  回过头,正好见到月晕脸上自豪的神情。张世平识趣的做了回捧场,问道:

  “这道符阵只用了六个符文,层层叠进,分毫不乱。当真是前所未见,不知道是谁布置出来的。”

  “这是我们华胥氏祭巫大人亲手布置的,当时荒兽作乱,虽然其他氏族都来支援,但力量比起荒兽还是差了许多。当时很多巫都在和荒兽的战斗中死去了。我平时镇守的耿山,便是因为一位朱离氏祭巫在那力战而死,才有的名字。”

  月晕缓缓的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

  “百年前荒兽之灾本来四大氏族的人已经挡不住了,不少人人都准备离开世居的祖地。直到我们华胥氏娲女祭巫创造出这个符阵,并亲自带人将剩下的荒兽一一封印,最后力竭而死。之后华胥氏三代祭巫,奔波于大地之上,封印肆虐的荒兽,最后只有一人幸存。”

  看着语气又开始有些感伤的月晕,张世平连忙岔开话题,问道:

  “你们华胥氏的巫女都可以布置出这样的扶正吗?”

  月晕想了想,遗憾的摇头道:

  “这个我可不行,符阵只有祭巫才能掌握,我现在还差得远呢。”

  见这儿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为防止再次勾动月晕的情绪,张世平招呼月晕一起离开了谷底。临走前,他将一道泰一神力隐秘的打入符阵之中。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