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十章 权柄初成

第十章 权柄初成

  再次出现在手上的小蛇,身形已经略有实质感,身上颜色也更加深沉,看起来灰不溜秋的。

  收回权柄,张世平向火工老头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

  火工老头他们正在忙着清理布置自己的故居,也顾不上张世平。在他脸上每一丝褶皱里,都露出一种欢喜的笑意。

  回道虎穴,招魂幡已经大致完成,只需要在上面刻上符印便算是结束了。

  白天阳气盛。招魂幡属于鬼道法器,最好的时间还是午夜。还要等一段时间。

  三处龙穴,现在只差最后一处,只要汲取了那里的地气,便可以凝聚出尹山山阴之权柄。再将冥土孕育出来,张世平算是真正踏入神位了。

  到那个时候,便可以将肉身隐匿,以神魂凝聚神力,化作神躯行走于世。不用向现在这样,需要担心自己的身体危险。

  到底怎么样才能在不做杀戮的情况下,驱逐、或者躲开那群猴子。来汲取地气呢?

  揉了揉脑袋,张世平一个人看着天空,无奈的想着。

  要不干脆直接杀过去得了,想了半天没有头绪的张世平有些丧气的想着。

  不过很可惜,作为一个相当理性的人,他并没有将这个诱人的计划实行。

  要是能来杯酒就好了,一醉解千愁啊!

  酒!

  张世平一拍脑袋,想出了个主意。

  张世平记得自己曾经看过一则故事,猴群知道猎人用酒和鞋子来诱惑自己上钩,但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欲望。穿上了鞋子,喝的酩酊大醉,结果被猎人全部都抓住了。

  若不伤其性命,这种灌醉的法子却是相当的合适的。

  猴群嗜酒,这是广为流传的故事。据说还真有猎人用这样的手段捕捉猴子。

  而且猴群更擅长酿酒,他们将平时吃不完的水果藏于树洞或其他隐蔽的地方,但却一不小心就会忘记。时间长了水果就会发酵成酒。时间越长,酒便越醇厚。

  猴儿酒,可是美酒的代名词。

  张世平便打算用猴群酿造的美酒来灌醉他们,这样一想,当真是相当的有趣呢。

  正好时间相当充裕,张世平以符法干扰感知,再以权柄掩盖身形,大大方方的走入猴群所在的山林之中。

  敏锐的神念扫射四方,猴群之中顿时鸡飞狗跳,以为有敌人出现。但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张世平的存在。

  看着猴群好像滑稽戏一样的大动作,张世平略带恶趣味的笑了笑。

  看起来这群猴子的记忆当真不算好,各个角落的树洞,石穴,藏着不少的猴儿酒。

  张世平悄悄的搅动酒水,一股诱人的酒香慢慢的飘散到空气之中。

  猴群顿时再次沸腾了,一个个抓耳挠腮,死命的抽着鼻子。

  第一处猴儿酒被一个小个子发现了,正当它眯着双眼,满是陶醉的沉浸在那浓郁的酒香中时。猴群的首领,一只比普通猴子大一圈的猴王。一巴掌将他拍到了一旁,一个人霸占了猴儿酒。

  见周围的猴子猴孙们一个个垂涎欲滴的围了上来,猴王不住的唬着他们。

  正好这时,第二处猴儿酒被发现了,猴群看了看,一部分离了开来。紧接着,第三处,地四处······

  猴王心满意足的独占了第一处,不过其他猴子大都三三两两的分到了一处。不一会儿,这群猴子们就都一个个满脸酒气了。

  不过,他们的酒量当真不行。才喝到一半,就都醉倒在地了。

  看着眼下横七竖八的猴群,张世平摇了摇头,他还以为这群猴子会再折腾一段时间呢。

  想想也是,若是猴子们一个个都是乔峰一样的酒中豪杰,那根本就不会有这种用酒来灌醉猴子捕猎的法子了。那多亏的慌啊。

  不过为了保险,张世平还给每个醉酒的猴子再灌了一些猴儿酒。防止他们半途醒来,干扰到自己。

  然后在一处隐秘的灌木丛中,张世平坐了下来,准备开始吸取地气。

  但一想,还是觉得不那么保险。又废了些功夫,在四周花了些隐匿气息、干扰视线的符咒。

  他吸取地气的时候,根本没有半点防御能力,要是一个不小心被破坏。不仅功亏一篑,说不定连小命都不保。

  不管如何,小心一点总是不会错。

  将符咒书画完毕,张世平脸色有些苍白。一共八道符咒,都是耗费精神和指尖血画的。这一下子下来,当真不轻松。

  按耐下有些激动的心情,张世平调息了一下,恢复了些精神。

  心神寄托于小蛇,随之深入地脉之中。

  澎湃的地气,犹如江河滚滚。不过这次张世平已经可以在这滚滚潮流之中勉强立住身子,而不是像第一次汲取地气那样,小心翼翼的躲着。

  深呼一口气,张世平开始操控着已经化作一条大蟒的权柄吐纳着地气。

  龙穴身为地气枢纽,只要炼化了,便可以居高临下,调控一方地气。这边是山神权柄的由来。

  当张世平炼化尹山山阴的三处龙穴之后,三处龙穴共鸣,他便可以借此提炼出真正的权柄,以此掌握住尹山山阴每一丝地气。

  在这之后,他就不需要拘泥于龙穴什么的了。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自己就是一个会移动的龙穴。

  当张世平提炼权柄的时候,整个尹山都在发出微微的震动。

  每一个居住于龙穴的霸主们都接收到了这股冥冥中的信息。

  但没有智慧的他们都不曾明白其中的意味,只是当做某种挑衅。

  一时之间,尹山阳面,嘶吼声连绵不绝。一切生存与尹山的生命,都不得不蜷缩在角落之中,默默地承受着霸主们的肆虐。

  张世平所在的龙穴上,原本应该继续沉睡的猴王,在一声声嘶吼着睁开醉眼朦胧的双眼。

  他有些莫名其妙,某种神秘的存在提醒他将要失去什么。但他并不能理解这种微妙的情况。只能像耍酒疯一样,一起参与这嘶吼潮之中。

  在连绵不绝的兽吼声中,一声如狼嚎般悠远深长的吼声突兀而起。一时之间,万马齐喑,天地之间仿佛只有这声音,连绵不绝,直到永远。

  沸腾的山林在这声音之中渐渐沉寂了下去。这个时候,那道声音戛然而止,又过了许久,尹山上下才渐渐恢复鸟鸣虫叫,万物生灵之声。

  心神寄托权柄于地下的张世平也听到了这悠远深长的吼声。事实上,当吼声想起之时,这个地脉也随之震动。

  就算是不曾见面,张世平也清楚的知道这声长吼的主人是谁。

  是他第一天在尹山脚下,远远感知到的那个气血如将和一般的存在。是之前的尹山之主,今天之后的尹山阳面之主。

  如果没有张世平的到来,不出意外,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他将受地气洗礼而成为尹山之神。

  这种存在,是神话时代中各种神兽,也是世界最初的一群神祗。

  今后张世平的对手,便是这些曾经之存在于人们口口相传的古老神话之中的存在了。

  默默的吸取地气,随着权柄的提炼,大地的力量开始以他为中心开始回流,心神也随着权柄无限向外扩张,笼罩着整个尹山山阴。

  当权柄凝结完毕,张世平的神魂已经化作一团金黄色的光辉,自光辉中,一道面目纤毫可见的身体出现。

  从现在起,张世凡终于真正踏入超凡之道了。

  “吾名,泰一。”

  任何一个生活在尹山阴面的生灵,都在脑海的最深处想起这个声音,并且牢牢的烙印在意识的深处。

  也许他们并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但当他们遇到张世平的时候,这个烙印便会告诉他们应该如何去做。

  比如现在。

  猴王看到从灌木丛中站起身子,走了出来的张世平。虽然他想到的是驱逐出这个侵入他领地的存在。

  但身体却自然的五体投地,以表示敬畏。

  张开双手,长叹一口气。抬起头,看着有些阴霾的夜空。

  “作为封神的时刻,这个情况真是一点也不盛大。”

  轻松的调笑着,张世平说着。

  进驻肉身的,其实只是身为神灵泰一的一道分神。毕竟有些时候,有着肉身的存在,要方便的多。

  行走于山林之中,脚步格外的轻快。现在的尹山山阴,没有任何存在可以伤害这具肉身,这是神灵所赐予的权柄。任何超凡之下的生命,都无法违抗。

  来到虎穴之中,在洞口捡起半成品的招魂幡。很轻松的在上面打入一套符印,比先前计划的要完善的多。

  除了招魂之外,还有着吸取阴气自动提升品质的能力。

  稍微颠量一下,张世平做出一个投标枪的姿势。将招魂幡朝着那片即将孕育出冥土的山坳方向一投。

  所有沿路的树枝都自动的避开了招魂幡前进的轨迹。风不再是前进的阻扰者,而是前进的动力。

  在天空之中划过一道优美的痕迹,稳稳当当的插入山坳的正中央。幡面无风自动,疯狂的吞吐着阴气。一道道波纹自鼓荡的幡面辐射四周,无论是新生的,还是因为幸运得以长存的阴灵,都在接收到波纹之后,按照指引自动前往山坳之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