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九章 冥土孕育

第九章 冥土孕育

  张世平心中一转,有了计较。

  山神之权柄,于天地而言是阳面主镇压地气,阴面主化解煞气;于生灵而言,阳面主生,阴面主死。

  张世平先前借助地气开辟鬼狱,便是提前履行山神的职责,因此有着天眷。虽然微不足道,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不过那样的效率实在是太低。所以张世平原本打算等火工老头死后,让他作为自己的阴差。像地球神话里的黑白无常一样,拘魂锁魄,遣送鬼狱。

  如今找到这个地方,张世平只要稍加推一把力,这里便可以作为他今后的冥土。

  想了想,张世平准备制作一柄招魂幡插在这儿,这样可以加快冥土的孕育。

  同时还要把鬼狱迁到这儿,这是个麻烦事情。现在张世平权柄只是初步凝结,只能简单调动地气,并不能精细操控。

  最后还要有个镇压阴灵的东西,防止这里生出些什么厉鬼祸害生灵。

  这个倒是不用张世平另寻,石牌里的巨虎精魄便可以胜任。只需稍稍加些禁制。

  将巨虎精魄从石牌里放出,张世平将一道清心咒打入巨虎的核心,点化其灵智。让他看守住阴灵,同时打散那些将要成为厉鬼的阴灵。

  做完这一切,张世平精神有些萎靡。这一道清心咒下去,没个两三天修养,根本恢复不了。

  想了想,张世平给刚刚生出灵智的巨虎精魄起了个名。

  “你为我看守阴灵,地球上古代有个看守鬼门的神灵,叫做郁垒。我就叫你郁垒吧。”

  张世平对着巨虎精魄说道,想着从前在地球上被逼着背诵各种道经图录,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刚刚诞生灵智的郁垒并不明白张世平在想什么,但感觉到张世平心中的欢喜,也随着欢快的一声巨吼。

  李清照有一句诗,“生当做豪杰,死亦为鬼雄。”

  郁垒的原身是身为万兽之王的巨虎,死后依然威严不减。前两天吞噬了不少鬼物的他算起来已经是厉鬼一级的存在。一声巨吼,山坳里隐匿的阴灵稍弱的都直接被震散。强一点的,也赶忙按照本能躲了起来,不敢直面郁垒的威严。

  张世平见此,满意的一笑。然后便转身离开。

  郁垒看着张世平离开,懒洋洋的走了几步,找了个自觉舒适的地方,趴在那儿,打起了盹儿。

  回道虎穴之处,张世平调集地气护住自身,深入定中,恢复自己神魂上的疲惫。

  时间一晃而过,第二天,张世平让鹰他们三人自己找地方挖陷阱。自己则是准备去山脚下的平原上隔些茅草,准备为自己的草庐搭上顶盖。

  当张世平经过那群猴子所在的龙穴旁时,忽然听见了那群猴子愤怒的叫声。

  心中微微一动,张世平准备过去看看。

  顺着声音寻去,站在一处高地,向下俯视。

  和那群猴子动手的是一群,长臂利爪,形似树懒的动物。不过这些家伙看起来比树懒要灵活也凶猛的多。

  他们只有四只,但却将三十几只猴子压着打。要知道这些猴子可并不是一群乖宝宝。

  能占据尹山山阴三个龙穴之一的他们,有着迅捷的身手,在山林里,他们就像一道风一样快速穿行。在你还没有辨别出他们到底是在前面还是在后面的时候,他们就会用一双尖爪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杀死你了。

  跟重要的是,这群猴子还会远程攻击手段,扔东西。张世平亲眼看见一只猴子用一个石头砸死了一只鸟。

  又准又很!

  当时张世平初到尹山,曾今将三个龙穴上生存的动物威胁性一一排列。其中,这群猴子便是他最不愿意招惹的。

  不过这群猴子就算再厉害,也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攻击不到对手。这群形似树懒的家伙,身体差不多和张世平一样高。若单论移动速度根本不是这些猴子的对手,但他们手长,而且相当灵巧。

  而这群猴子的另一个绝活,扔石头。却又被这群形似树懒的家伙身上厚厚的毛发挡住。根本不破防。

  透过权柄的视角,张世平发现,这群形似树懒的家伙,应该是山阳龙穴的占领者之一。

  想着那群野猪似乎也是从山阳退下来的存在。看起来山阳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啊。

  不过这些巨型树懒,似乎只是来狩猎。当他们杀死了几个猴子之后,便收了手,一手夹着一个,慢吞吞的离去。

  猴群传来一阵哀鸣,张世平慢慢退了下去,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到猴群的愤怒。

  看到这场战斗的张世平心中忽然有了些紧迫感。

  初步凝结成山神权柄的张世凡,在这片山林里基本上可以轻易杀死任何存在,再加上精神修为更进一步后带来范围更加广阔的灵觉。基本上张世平可以是没有危险了。

  但他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他的精神驱使权柄是有消耗的。若是面对像巨型树懒一样的复数危险存在,张世平最多有八次攻击能力。

  更重要的是,除了权柄,张世平自身依旧只是个凡体。虽然他的身体在权柄的影响下,已经强大了不少,但依旧不能和这些猛兽比。

  现在的张世平,大概可以看做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很强大,但依旧有着明显的缺点。

  感觉到危险的张世平对凝结完整的尹山山阴权柄,有着更加迫切的意愿。

  他想了想,野猪所在的那个龙穴,五天后就可以入手。那么最后这个猴群又该如何解决呢?

  兵者凶器,妄动不详。

  这并非单纯的迂腐或是大道理。对于行走于神道的张世平而言,生灵死亡时的每一丝怨念,都会如附骨之疽一般,只能等待时光的慢慢的消磨。

  而且,一切生灵都是天地之精华。除了为了生存,其他的杀戮无论冠以何等荣耀之名。都是为天地所厌弃的。

  也许一般人可以无视之,但身为神,必须对此保持警惕。因为忽视的代价,那就是神祗的荣耀与不朽。

  曾经地球上诸多神明的起起落落,已经清晰无比的告诉张世平,那些肆无忌惮的神都必将消逝于漫漫时光之中。

  不过心里想着,脚下却是没停,很快来到山脚之下。张世平花了半个消逝割了几大捆茅草,堆满在一旁。估摸着已经够自己用了,张世平停了下来。

  将左手上缠绕的小蛇向天空一扔,小蛇迎风便涨,化作水桶粗细,六米多长的褐黄大蟒。

  张世平将几捆茅草放到大蟒背上,不需要固定,在巨蟒的背上,根本不会掉下来。

  说起来张世平手里的山神权柄算是这个世上最委屈的一个了。杀人放火要用它,制作器械要用它,行走山林要用它,现在还兼职了运输的任务。

  幸好这权柄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张世平的分身,没有自己的意识。否则一定一口将不把它当神看的张世平吞下去。

  回道虎穴,张世平在用茅草盖好庐顶,同时还用着尾料做了一个蒲团。

  看到巨型树懒,感觉到自己不足的张世平,反省了一下最近有些懈怠的修炼。

  虽然现在已经凝聚权柄的张世平根本不可能在修行金丹大道,因为他的神魂已经有一部分寄托在权柄之上,根本无法完成三元合一,提炼出真元。但是传自天师教的符箓正法还是可以修炼的。

  天师道符法传自上古,最是狠历。乃是上古之际,人鬼同居,修道人扫荡妖魔之术。到了张世平这一代,连鬼影子都见不到,自然谈不上修炼了。

  不过,中国自古以来最重道统传承,虽然不曾修习,但却熟记于心。

  而且,张世平欲建立冥土,这符法之中的骇鬼禁神之术,也有用得到的地方。

  一切忙完之后,张世平见天色还早,便采了些葛藤回来。

  他要做招魂幡,还需一块布料。说到这儿,也不用说其他的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就这样,晚上修炼,白天折腾葛布。一连过去了五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鹰他们三个人四处挖坑,大有生命不止,挖坑不休之意。

  虽然剩下的三头野猪见识过陷阱的模样,也略微长了些脑筋,但在三人又是引诱,又是挑衅的情况下,一一落入陷阱之中。

  每天充足的食物,再加上地气的温养。部落里的女人和小孩总算是回复了一点生气。

  如今将野猪一家子全都送入肚皮的部落,终于能够再次回到他们以前的驻地了。

  这两天,在张世平的指导下,借着那个横穴窑,火工他们又烧了两窖陶器。不过没有张世平神力的辅助,基本上只有一半的合格率。

  但他们再次搬家的时候,已经有了些瓶瓶罐罐,小孩子们抱着,看起来倒也有趣。

  跟着部落一起到达野猪巢穴,张世平将小蛇放到地上。不一会儿,小蛇便消失在地上,遁入地脉之中,欢快的吞吐着地气。

  这个过程大概用了大半天,心神系于权柄之上的张世平也同样在外面站立了半天。好在张世平在部落之中已经有了不小的威望,加上他提前做了吩咐,所以并没有人干扰他。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