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八章 陷阱重重

第八章 陷阱重重

  将小孩和女人安置在虎穴之中,张世平和三个男子在外面随便找了个地方过夜。

  虽然此时的气候还是比较温和的,但夜里毕竟凉气太大,这些人已经经受不住半点疾病的摧残。

  既然将这些人留下,张世平可不愿意让她们死在自己这里。

  第二天天明,鹰已经重新绑好石矛,另外两人也默默地抱着自己的长矛蹲在那儿。

  火工指挥着女人和孩子在虎穴四周寻找食物,主要是昨天张世平给他们说的葛根。

  经过在龙穴里一晚的休息,再加上昨天不错的伙食。几个小孩脸上略微浮现了一丝血色,不过也只是这样而已。想让他们彻底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

  张世平并没有急着带领三人去与那群野猪厮杀,那对他并不是关键。若是他想,只需一个人,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轻松解决。

  但血光不详。这些占领龙穴的生命,从某种程度上,都是得到这片天地青睐的宠儿。

  肆意杀戮,或许可以最快完善权柄,但却会埋下隐患。

  原本,张世平是准备慢慢帮助部落强大起来。然后他们为了夺回昔日的领地,自然会将野猪群驱逐或杀死。

  帮助他们拥有更好的武器,为他们烧制陶器。都是因为这个想法。

  但现在的部落根本没有办法完成这个任务。虚弱至极的他们甚至不能独立的生存下去。

  情况迫使张世平不得不亲自下场。

  但帮助部落成长,让他们作为自己神道的开路者。这个计划张世平并没有改变。

  所以,对他而言。将这群女人孩子稳住性命,比帮他们夺回领地重要得多。

  在山林里为他们找来一些补益元气的药草,这些都是张世平自己自己亲口尝过,辨识药性的。

  好在张世平自幼修道,医术只算是粗通,但这种补益自身的药膳却时常服用,倒也熟悉的很。很轻松的便在山林中找到了自己所需的药草。

  将火工叫了过来,吩咐他将草药洗净后用陶罐熬制,并告诉他火候。让他熬制好后,分给女人和小孩。

  火工这次显得很是精明,他将药草一一记住,并让两个小孩跟着他一起记。

  张世平见此笑了笑,也没管他。反而是更加详细的说明了药草的生长习性和处理细节。

  张世平可没打算天天给他们采药,交给他们也是应有之意。

  带着三人来到了野猪平时活动的地方,张世平并没有像三人想的那样,操着武器,将剩下的五头野猪一一杀死。

  他扔给三人各一把石制铲子,让他们在地上挖洞。

  张世平准备用陷阱,这五头野猪分量都不小,若是直接杀死,那太过浪费了。

  毕竟,五头野猪,就算是是一个人放开肚子,一时半会也吃不完。剩下的,只能向张世平第一次杀死的那只白虎一样腐烂掉。

  眼下这些女人和小孩急需充足的食物来补充食物,尹山山阴本来就少有大型的猎物,要获取足够的食物,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而且,他并不愿意直接杀戮。

  鹰他们三个人似乎并没有挖坑的习惯,不过张世平和他们稍一解释,他们便眼睛发亮的卖力挖起来。

  看他们的样子,今后肯定会在实践中将这门挖坑的技术发扬光大,坑害其他的动物。不过这就不是张世平所关心的了。

  三个人齐心协力之下,花了半天时间,终于挖出了一个两米宽,两米深的方形陷坑。

  张世平又让他们用树枝掩盖住陷坑,然后在上面撒一些土,边准备到一旁守株待兔了。

  不过这时候,鹰眼睛一转,跑进山林之中。

  张世平对此有些困惑,不过没一会儿,鹰便抱着一堆浆果再次出现。

  拍了拍脑袋,张世平恍然大悟。竟然忘记的饵料。

  鹰和昨天一样,将浆果打碎,放置到陷阱中央,然后躲到了一旁。

  野猪对这种香味似乎很是敏感,不过半个小时,两只野猪结伴而来,哼哼唧唧的拱着鼻子,循着香味来到了陷阱之旁。

  这两头野猪明显没有见过陷阱这种存在,非常傻大胆的向前一迈。

  然后,咔嚓咔嚓,树枝断裂,两头野猪毫无反抗的跌进了为他们准备好的陷阱之中。

  突遭惊变的两头野猪当即大声嘶鸣,刺耳的声音再次响在山林之中。

  这个时候,张世平已经带领着三人在另一个方向再次开启了挖坑大业。隐约听到野猪嘶鸣声的三人都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雀跃,准备过去看看。

  张世平制止了他们的想法,让他们先将手下的坑挖好再说。

  将坑挖好之后,张世平才带着三人来到了第一个陷坑之中。

  这个时候距离两头野猪坠入陷阱已经约莫有四个小时了,吼了半天的它们已经无力在发出那刺耳的嘶鸣,只是偶尔发出些哼哼唧唧的声音。

  张世平探头一看,脸上不由一笑。

  原来的两只野猪,现在却变成了三只。再看一下四周的痕迹,有着凌乱的野猪蹄印。

  这勉强算是送货上门了吧。

  更在张世平身后的三人也是一脸傻乐,嘿嘿的笑着。

  张世平将左手上缠绕的小蛇化作一条长鞭,将最左边的那一头野猪打晕,然后捆住一把拽了上来。

  跟在身后的三人按照昨天的套路,捆住蹄子,锁住嘴巴,两个人抬着走。

  轻松的狩猎让三人都很高兴,尤其是鹰和彘的伙伴,最为部落里仅剩的三个青壮男子,如今只有他没有封号了。他觉得,自己的封号也许就落在这种新的狩猎方法上。

  回到部落,看着没有伤口的野猪,火工感到很是惊讶。

  鹰绘声绘色的和火工讲着今天的经过,听得火工目瞪口呆。

  在部落里,狩猎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向来只有健壮的男子才能够胜任。按照这样的方法,岂不是女人和小孩都能在山林之中狩猎了?

  张世平没有管火工的心情。

  按照一天一头野猪,部落的人至少还要在他这儿住上五天的时间。他既不想和众人挤在一起,也不愿意大晚上的在外面吹冷风。

  正好他先前想着建一座木屋,但那时因为太过消耗时间所以放弃了。

  如今正好有着三个免费劳力,正好实行这个计划。

  女人们已经开始准备食物。张世平叫着刚刚将野猪杀死剥皮的三个男子,让他们来帮自己搭建木屋。

  张世平在朝东方向的树林中站着,将小蛇再次化作长鞭,然后抽在树干之上。

  啪啦一声,大树便倒在了地上,效果比二十一世纪的电锯还方便。

  张世平让三人一人用石斧处理枝叶,两人将处理好的树枝搬到一边的空地上去。

  张世平打算搭建一个简单的草庐,太过复杂的他也不会。

  砍下八根木头用来做主干,张世平便停了下来。他让三人在规定的地点挖出半米深的圆坑。

  这让他们很有兴趣,大概是挖陷阱的后遗症吧。

  立下四根柱子,东边的两根要比西边的高上四十厘米。然后张世平将另外的四根柱子搭成庐顶,连接处直接被张世平用神力长在一起。再用细杆做出一个个三角形,用来固定主柱。上面用细杆隔成一个个小块。

  就这样大致的框架就完成了。

  只要等到明天,带着三人去找一些茅草铺在上面这个草棚就算是完成了。

  对于张世平突然搭建起一个奇怪的东西,其他人都很奇怪,但他们都没有来问张世平为什么。或许在他们看来,张世平所做的一切,他们不能理解才是正常的情况。

  一顿晚餐结束,夜幕再次降临。

  部落的人都睡了,但张世平还有工作。

  今天白天,火工带着女人们回了一趟他们山坳里的驻地,将一些东西带了过来。其中就有张世平给他们的那块石牌。

  当再次看到石牌的时候,张世平明显一愣。

  那森然的鬼气从石牌上冒了出来。短短几天时间,这块原本普通的石牌便成了一件不错的法器了。

  张世平从火工那里将石牌要了过来,仔细检查才发现。原来是石牌里面的巨虎精魄这两晚吞噬了太多的阴灵,以致消化不良,气息外泄。将石牌侵染成一个法器。

  这下张世平可就惊讶了,这到底有多少阴灵被巨虎吞噬了啊,竟然区区外泄的气息都能将一块普通的石牌请染成法器。要是到这些天夜里,张世平也四处收拢阴灵。可是算了算,就算是全部给巨虎吞食,也达不到这个效果啊。

  张世平向火工问到他们驻地的所在,准备今夜去探查一番。

  当张世平千折百转来到火工老头部落的驻地是,看了看四下的情况。颇为无语的仰天长叹。

  这火工到底是什么奇葩的眼神,才能选到这个地方啊。

  这里乃是尹山阴煞之气的宣泄口,无数阴灵被吸引到这里,积年累计,只差最后一步便要孕育出一块原始的冥土了。

  人住在这上面,基本上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不过张世平也不能任其发长。这些年,火工部落住在这儿,阴阳消磨,使这里死死的卡在最后一步,不能孕育出冥土。

  若是就这么不管不顾,说不定那天这里便出现个凶神恶鬼,四处屠杀生灵。这是以山神为目标的张世平所不可以接受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