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七章 触目惊心

第七章 触目惊心

  张世平准备烧纸陶器,毕竟没有这些,张世平连个开水都喝不到。虽然以现在他的体质,想要生病什么的都很难。但过去的习惯还是让他不怎么喜欢直接从溪流之中喝水。不过更重要的是为了火工老头的部落。

  陶器是烹调、储存、盛放食物和汲水的器皿。有了陶器,就有着更广阔的食物来源,比如植物的根、颗粒等。同时也意味着跟方便的热食。这些都会给部落的生存带来很大的帮助。

  张世平计划的道路,需要人类的帮助。但现在的部落太小了,只有区区十几人,这并不符合张世平的要求。所以,张世平有必要提供一些帮助。

  陶器在地球上有着悠久的历史,尤其是中国,在陶器发展出来的陶瓷,一度成为中国的代名词。

  张世平并不能欣赏那些被称赞的陶器艺术品。而他本人平时接触最多的陶器,也只是药罐而已。

  不过对于烧制陶器,得益于现代知识传播的便捷,他倒是也了解过一些。当然若是想让他烧制出美轮美奂的艺术品,那可就超出了他的本事了。他的极限也就是能用而已。

  按照某种说法,最初的陶器是用篝火烧成的。鲁滨逊漂流记里的主角就曾经用这样的方式制作出一些陶器。

  不过张世平并没有效仿他的意愿,虽然两者现在的处境很相似。

  张世平用窑来制作陶器,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只是地球上新石器时期的横穴窑。

  先让鹰去采集干枯的树枝。张世平自己指挥着彘在一个溪流旁的坡地上挖出两个上下相距十厘米的坑,在坑的上方,张世平用树枝做支架,将挖出来的土糊成一个穹顶。

  上面坑的是窑室,下面的是火膛,他们中间有着网格一样的圆心火道。

  看着汗流浃背,拿着一把石质铲子蹲在那儿的彘。再看看还是干干净净的自己,张世平突然有一种欺负老实人的心情。

  张世平弄了些果子,便让他在一旁歇息去了。

  这个时候,鹰也在一旁堆放了足够的柴火。一切都准备就绪。

  取了些水,将一块黏土打湿,然后塑形。过程之中运用神力将泥土中的气泡分离出来,一切都很简单。

  最后张世平做了两套十个陶器的土胚。看着既不美观也不大气的土胚,张世平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将土胚放到位于上方的窑室,用一层湿泥封住口。并让鹰和彘在下面一人送柴一人扇风,然后张世平在一旁借助蜕变的感知感应着窑室里面的情况。

  一般来说,正常的陶器烧制过程需要经历升温,高温,和降温的过程。三个过程加起来,少说也有十几个小时。

  张世平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慢慢的耗。他直接用神力作弊,裹住土胚。然后让鹰和彘只管死命的加柴扇风的烧就好了。等到高温将土胚的质地改变,让两人停下火力,然后再用神力,让陶器快速的降温。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花费了张世平接近三个小时的时间。

  打开窑室一看,在张世平的作弊效果下,结果还不错。十件陶器一件不少的完美出炉。

  随手将最大的一个盆取出,轻轻敲击,陶盆发出翁翁的声音。对着一旁有些稀奇的鹰和彘两人,张世平想了想,说道:

  ”你们回去将部落里的人都叫过来,我今天请你们吃美食。“

  看着很是不解的两人,张世平也没有解释什么。在他们的部落里,估计还没有请客这一说。

  喊着两人帮忙一起将陶器搬回虎穴之中,张世平便将两人打发回去。并让他们将张世平的决定告诉火工。

  这次突然的邀请是张世平临时想到的。他本来想直接让鹰和彘两人将其中一套陶器直接带回去的。但又想到,这部落的人又不知道怎么用这些陶器,带回去说不定直接供起来了。这就不符合张世平的本意了。

  所以张世平就准备用亲自示范一次,来告诉他们这些陶器应该如何使用。

  鹰和彘将那头野猪留了下来,这边算是主食了。但光有这些并不能体现陶器的作用,毕竟直接烤要省事的多。

  总不能让张世平和他们去说,烧烤不营养卫生,要用煮的。

  估计他们只能瞪大呆萌的双眼看着张世平,然后问,什么是营养卫生了。

  张世平在山林之中采来一些葛根。这些便是张世平准备向部落众人推广陶器的法宝了。

  葛是一种药食同源的植物,适应性强,生长迅速。最重要的是,葛根有着丰富的淀粉,煮熟后味道颇为美味。

  张世平的这次烧制陶器做了,两个陶盆,四个陶罐,还有四个陶碗。

  他一个人忙里忙外,架起六个火堆。用山神神力做出一把三十厘米长短的玉刀,将野猪肉割成小块,放在加上水的陶罐陶盆里煮。又单独用一个罐子煮着葛根。

  一通忙活下来,让他气喘吁吁,大声感叹自己是劳累命。

  不过好在忙到一半的时候,火工便带着部落里十几个人来了。将张世平从中解放过来。

  张世平将工作安排给几个女人,然后便站在一旁看着她们做事了。

  这个时候张世平细细打量部落中人,情况让他有些触目惊心。

  先前看着三个壮年男子的时候还不觉得。看到这些小孩女人一个个皮贴着骨,脸色灰暗,身体都不自然的泛着阴煞之气,就像是一群活死人似得。才明白他们的部落到底危险到什么程度。

  张世平甚至不能想象,这些人是如何活下来的。

  沸腾的水汽,带着食物的香味飘荡在山林之中。除了张世平,每个人都贪婪的嗅着每一丝香气。尤其是四个小孩子,他们一个个眼巴巴的贴在火堆旁,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这个时候,张世平听到火工和鹰的争吵声。

  侧耳倾听,主要是火工在训着鹰的冒险动作,偶尔传来一下鹰反驳的声音。

  张世平走了过去,说道:

  “鹰并没有做错,火工。”

  张世平看着火工的眼睛,严肃的说道:

  “你的部落必须要改变,否则最多半年,这些女人孩子就坚持不住了。”

  火工听了张世平的话,身子一震,质疑带着惶恐的看着张世平,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鹰也听到了,他的反应分外激烈,像一只发怒的狮子。

  他猛地一下抬起头,眼光紧紧的逼着张世平,大声的吼着问道:

  “你在说什么?”

  他手指着那些女人和孩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是说他们要死了?”

  “是的!”

  张世平肯定的回答道。

  “事实上你若仔细观察很简单就能得出这个结论。他们的身体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稍微用力一下,就会彻底不行了。“

  火工秃然的望了望女人和孩子们,眼中满是绝望,坚持了这么久,终究是要结束了吗?

  那自己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

  而一旁的鹰则是咬着牙向张世平问道:

  “你是强大的巫,你有没有拯救她们的办法?”

  “我说过,我并不是巫。不过,我确实是有办法。”

  张世平声音清晰的传到两人的耳中。

  这个时候,彘和另外一个男子也看出不对,向这边走来。他们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知所措。

  远处的女人和小孩似乎也察觉到了明显不对的气氛,但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默默的继续手里的事情。

  “什么办法?“

  火工勉强集中精神,问道。

  “充足的食物,合适的环境。剩下的只能看她们的运气了。”

  张世平看了眼火堆旁的女人和小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口说道。

  “食物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环境只有你们以前的部落驻地算是合适。我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张世平心软了。虽然修道十年,让他有了一颗坚韧的道心。但他还是一个人,在不损害自己的利益情况下,他有着帮助别人的意愿。

  “但这是有代价的!”

  张世平认真的说道。

  “如果部落都没有了,还需要讨论什么代价?”

  鹰抢在火工说话前,说道。

  “所以,我们请求您的帮助。”

  火工默然不语。

  这样啊。看着眼前果决的男子,张世平忽然笑了笑。

  这样的人大概可以算得上英雄了吧。不知他们的后代,会为他们添加上什么样的头衔?

  此时此刻,张世平无比的期待着。

  “在帮你们夺回驻地之前,就让他们先住在我这里吧。”

  张世平对火工说着。

  这个时候的火工再次恢复了那平静的表情。他低着头,用一种恭敬的语气说道:

  “那就听从您的吩咐。“

  食物熟了,众人落座于火堆旁,默默的分享着难得的美食。

  张世平只用了一支煮熟的葛根。没有香料的野味,味道实在难以入口。

  看着面对滚烫食物难以下手的众人,张世平将准备好的陶碗和用树枝做的叉子拿了出来。

  本来张世平是准备用筷子的。考虑到其中的难度,他最终选择了叉子。为了不让人说他崇洋媚外,这里必须要解释一下,早在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有类似西餐的刀叉。这些可不是西餐的专利品。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