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四章 巨虎精魄

第四章 巨虎精魄

  男子所用的语言还很简单,基本是单音节词语。配合着大量的肢体语言,张世平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这个部落原来生活在那野猪一家子所在的龙穴之中。五年前,他们被从山阳迁徙过来的野猪给霸占了居住之地。

  才开始也没什么,直到后来,部落之中新生幼儿的成活率大大降低。就算是活下来的,体质也要比以前虚弱的多。另外,受伤的人总是难以康复,基本上受伤就代表着死亡。

  短短数年之内,部落就失去了一半人口。

  部落里的人认为只是失去了大山的庇佑,才有这这样种种灾厄的发生。他们相信,只要能夺取到龙穴,那么就有可能再次获得大山的庇护。

  数年的时间中,他们数次和三个龙穴的拥有者发生争夺,但无一例外的失败了,还失去了不少青壮的生命。

  在一片绝望中,部落的人几乎认为自己都只能静候身死族灭的到来了,希望降临到了他们身边。

  再那晚张世平和巨虎的争斗中,巨虎发出的哀鸣被在山林中狩猎的部落众人听到了。他们寻声来到交战的地点,顶着巨虎精魄的威压上前探查,发现了巨虎的尸体。同时也发现了张世平遗留在那的石斧。

  他们认为,也许是另一个强大部落的人从远方迁徙过来,为了生存的土地与巨虎战斗。

  对此,他们即喜又怕。喜的是若是一个强大的部落,他们或许可以依附过去。怕的却是,新来的部落会不会接纳他们。如果不被接纳,那么自己的部落必须迁徙到其他地方,否则就是不死不休的战争。

  他们派人在巨虎身旁蹲守了一天,见没有人过来收取猎物,开始想着是不是那个部落只是流经此地。现在已经走远了。

  他们开始割取巨虎身上的肉作为食物,同时也派人到虎穴之中前来探查。正好遇到了归来的张世平。

  脑中略一思考,张世平用小蛇聚集了一些草木精气送入这男子体内,为其治疗好从树枝上跌落下来受到的伤势。然后对着男子说道:

  “这里从现在开始就是我——泰一的领地,念你是初犯,我变不做惩罚,且退下。”

  张世平这样说着,不给男子丝毫辩解的机会。

  至于为何自称“泰一”,这是因为张世平将以这个名作为在这个世界的神名。“泰一”即“太一”是地球上中国至高的神明之一,仅次于昊天上帝。是楚,汉所崇拜的至高神。向上可追溯到东夷人建立商朝所认可的上帝。按照某种说法,其源头就是后世被称为五岳至尊的泰山。

  当然这并不是说,张世平这个名字就会彻底放弃了。张世平是他过去二十四年修道人生的标记,也许和将来神名的漫长岁月相比起来犹如弹指般短暂。但这是一切的起点,是张世平的根源所在,是和地球、中国、道统一样,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不然,哪怕是拥有再多的荣耀,其也是不完整的。

  盘坐于虎穴之中,张世平用灵觉感应着还在不远处徘徊的男子。

  其实本来张世平是想直接让他们住到虎穴附近。但稍微一考虑,觉得这样并非上法。

  地球上有一种说法,叫做神人幽隔。这并非单纯的神为了表现自己的神秘。

  人类是一种复杂的存在。他们可以为了某种崇高的理想而牺牲,那时闪耀于灵魂深处的璀璨光辉连神也要为之低头;但他们也会为了蝇头小利而展现出种种丑恶,让人目瞪口呆。

  人类是伟大的,地球上的历史已经毫无疑问的说明了这一切。他们有着改天换地的气魄与力量。若能借助他们的力量,那么张世平的神明之路无疑会大大加速。

  但人类同样是一柄双刃剑,若是一不小心,那就会伤到自己。

  保持一定的距离,适量给予帮助,然后静待收货的季节。

  这边是张世平所定下的与人类相处之道。

  他会再来的。

  感应着慢慢远去的男子,张世平自言自语道。

  对于已经陷入绝望边缘的部落,张世平就像是落水者看到的那一根稻草,生存的本能会让他们不顾一切的抓住他。

  剩下的,只是需要一些耐心。

  不过部落的人并没有让张世平等太久。第二天清晨,那个男子领着两个同伴护着一个略显苍老的人来到了张世平的面前。

  张世平将大都数目光投降了那个老者。

  不管什么时代,老人都是代表着智慧的存在。尤其是在这生存艰难的原始时代,能活到老,本身就是一种能力的证明。

  三个男子手中捧着一些食物和一块玉石。它们由老者交给了张世平。

  “感谢您仁慈,这些是为了昨天年轻人贸然进入您领地的赔礼,还望您能收下。”

  张世平扫了一眼,取过那块玉石,然后对着老者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这块玉吧。至于这些食物,我并不需要,你们带回去吧。”

  老者听了,眼前一亮。当即跪倒了地上,大声的哀求道:

  “从远方而来的强大的巫啊!求求您拯救我们的部落吧,我们愿意世世代代供奉您。”

  剩下的三个男子相互看了一眼,也跟着跪了下来。这一下子让张世平有些措手不及,调动着山中地气,将跪在地上的老人托了起来。然后问道: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是一个巫?”

  老人神色愈加恭敬,低着头,回道:

  “我年幼的时候,曾有机会侍奉过一个空桑山的巫——华胥,她就是特意来寻找这种石头。华胥曾经告诉我,这种被称为玉的石头,是大山的骨髓。巫可以使用里面的力量。”

  空桑山,巫,华胥,玉。

  张世平默默的咀嚼着。

  这个世界有些意思啊!

  “我并非一个巫,但我可以给你提供帮助。你必须要为我收集十块这样的玉,在一年之内。你愿意吗?”

  张世平对着老人问道。

  “可以,我明天就可以给您带来!在山顶有着不少这样的玉石,我年轻的时候收集了不少。我明天就全部带给您。”

  老者面露狂喜,身子激动的向前不由自主的迈了一步,似乎是想要抓住张世平的手。不过张世平手上懒洋洋吐着蛇信的小蛇让他稍微克制了点激动的心情。

  “不用,你只要给我带来十块就可以了。”

  张世平淡然的说道。

  其实这玉石对于张世平并没有太大的用出。但,张世平不能给他们有一种可以不劳而获的感觉。如果那样,无论是对部落还是张世平自己,都并非一件好事情。

  默默的转身,向着巨虎遗尸的地方走去。

  在看到老者的时候,张世平就大致想明白他们部落种种灾难的源头了。

  前文说过,张世平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尹山山阴之地。除了三个龙穴所在,整个山阴都处于一种阴气旺盛的状态。

  生灵气血属阳,阴阳消磨之下,自然有些不适。不过这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毕竟这里的阴气也没有达到那种生机绝灭的地步。

  阴气旺盛,再加上山阴之处,日照稀少。这一切都让这片山林里变成了阴灵的乐园。

  昨日张世平所见到的巨虎精魄,就是因为这里的独特环境而成就。

  阴灵往往会下意识的吸取生灵的阳气。若是身体健壮,这些小小的阴灵自然不得冒犯。但若是老弱病残之辈,阴灵却是可以趁虚而入。

  刚刚见到着老者,张世平就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丝丝缕缕的阴气。稍微一做推理,他就明白了始末。正好昨天发现了一头巨虎精魄,便顺口应了下来。

  来到巨虎尸身所在地。那只剩下半截的身子已经有着刺鼻的气味。但那巨虎精魄还是死守着自己的尸身,不是在半空中仰天咆哮,威吓着四周的动物。

  张世平眉头一皱,昨天因为暂时并不需要这只巨虎精魄,所以只是给它一个机会。如今可有着用得到它的地方,张世平可不会放任着它慢慢的消散在天地之中。

  不过张世平这一皱眉可让旁边的四人心头一跳。他们可是看不见巨虎精魄的。还以为张世平秋后算账,为他们擅自取走了张世平的猎物而生气呢。

  不过张世平可没有注意他们的表情。只见他将昨日放置在一旁的养魂石牌从地上取了出来。然后又用指尖血在反面画了一道聚魂咒。然后对着巨虎精魄一照,一道吸力便自石牌中生出,将巨虎精魄向里拖拽。

  不过张世平这符箓水平委实不算高明,这巨虎在半空中不住咆哮,竟是僵持住了。

  好在一旁的四人不懂术法,不然张世平脸可丢大发了。

  心念一动,缠在左手上的灵蛇忽然抬起碎金色的蛇瞳,源自山神权柄的威严,直接将巨虎精魄打入石牌之中。

  这巨虎落入石牌后还不老实,使尽全力的在石牌之中乱撞。不过他也就是如来掌中的猴子,也就这能蹦跶几下了。

  倒是一旁的四人看着张世平手中突然自己跳了几下的石牌惊骇莫名,大呼小叫。

  将石牌向老人一丢,然后告诉他,只要将石牌挂在住的地方,剩下的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