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行道大千 > 第一章 龙气禁锁

第一章 龙气禁锁

  星沉原野阔,月照大江明。

  这是尹山脚下的一个广阔平原。尹水自山侧而出,蜿蜒蛇行,滋润草木。万物生灵于此繁衍生息,正是兔奔狼逐,鹰击长空的原始风光。

  不过这片原始风光就在今夜,被一个意外的来客打破了。

  一道青色的光在荒野的半空中突然亮起。不及半响,一个身穿休闲服的青年男子从光中跌落。

  只见他一个侧滚,便安然落地。那片青色光芒也慢慢收敛,显露出一面巴掌大小古朴的凤纹铜镜,然后坠落于男子的怀中。

  此时的镜面已经密布蛛网般的裂痕,似乎风一吹就会让它彻底碎裂。

  张世平现在却并没有时间心疼这件曾经小心翼翼供养的祖传法器。他眺望四方,面露狂喜,情不自禁的仰天长啸。

  张世平,其家系道教天师教张天师一支隐脉。不过自打明朝之后,两脉便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天地一元往复,万物有兴有衰。秦汉之际,道家得道神仙如过江之鲤。只论得见于书,流传后世者便不下于百数。而后,太平道张角黄巾起义再造新天失败,天师教南迁。道门自此而衰。

  而后虽有胡法东侵,道教借此稍有喘息,但再不复旧观。又到宋明之际,人道大兴,儒家把持神器。除了个老道张三丰,道教再无人物,委实可悲可叹。

  张世平这一脉虽身怀真道学。但生逢处处红旗,便是漫天神佛都被一把打入泥尘,何况他这个修道未成的小辈!

  纵是听闻有万法复兴之际,但年少气盛的他怎愿意在这滚滚红尘枯耗人生,将希望寄托于那飘渺无踪的未来?

  选择铤而走险的他以家传的玉虚镜,借助五岳之尊泰山千百年积累下来的人道浩然之力,强行催动,以求跳出这个末法世界。

  玉虚镜的正版,是号称镜观三界,身游大千的道家神器太虚神镜。张世平的玉虚镜虽非凡物,但终究只是一件人间的仿制品,别说身游大千了,就是镜照万界都没影。在泰山千古人道之气的加持下勉强带着张世平破入虚空就是不错了,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他也没有其他奢求,能一灵不昧转生他界便是祖宗庇佑。

  泰山自古为帝王封禅之地。当张世平落入虚空之中,一缕天子龙气自泰山之中而出,和他一起进入虚空。在虚空之中牢牢护住他身形,这才让他安稳避过虚空风暴,来到这个世界。

  按捺下心中的激动,张世平一点真灵如明镜高悬,寄托天地。仔细感知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在道家的宇宙观中,天人一体,万化一心。人若能精神内守,便可于天地精神相往来。这边是《易经》上说的寂然不动,感而遂通的境界。

  张世平离此境界尚有一段距离,但他天生灵觉敏锐,再借助秘法,却可以使用一二。

  片刻之后,张世平带着喜意睁开眼。这是一个新生的世界,活跃的天地精神无时无刻不在向众人诉说着新生的喜悦。

  待到张世平准备运转真元,却发现晦涩莫名,难以驱使。就好像被五行山压住的孙猴子,寸步难行。

  急急运神内视,却发现体内真元已被一道天子龙气牢牢封锁,不留半点缝隙。

  真元乃是道家修士精气神完美结合的产物,乃一身性命之凭依,金丹之根基。对修道人来说这就和凡人的命根子一样重要的东西。

  这道天子龙气庇护者张世平横渡虚空,可谓大福源。如今却又莫名锁住了他的真元,但真应了那句福之祸之所依。却不知后面那句,祸之福之所伏,能不能应验。

  得益于自幼呼吸吐纳十数年磨砺的心性,张世平很快压下心中种种情绪,再次细细查看。

  “还好!还好!”

  原来,这道天子龙气并非特意封锁张世平的真元。所谓的天子龙气,实是天地人三才伟力混而为一的至刚之大之气。在某种程度上,与修道人精气神所凝结的真元有着同一性质。

  天子龙气最为霸道不过,张世平苦苦修炼而来的真元直接被他视作自身的一部分,哪能容得下他驱使。

  苦苦一笑,这下可真是坐蜡了。没了真元,还修什么道,成什么仙。

  不过脑袋一转,他六岁随父入了道门,到如今已有十六年。坚持至今,三分是自幼而成的习惯,剩下的却是不甘庸庸碌碌过完短暂的人生。

  如今仙道不成,这便行神道便是了。

  所谓太初有道,神与道同。这个新生的世界,正是神道出世的大好时间。

  这么一想,着天子龙气非但不是窒碍,反倒是助力了。

  所谓天子,即昊天之子,是奉天命牧养万民,同时节制百神的人间之神,神中之神。若是行神道,这天子龙气可就是天然的路标。

  所谓的神道,无非天神,地祗,和人道福德正神。

  这天神高远,非凡俗可及。而人神却是因万民愿力而成,张世平放眼四方,怎么看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人足以让他封神。那最后只能行走地祗之道了。

  所谓的地祗,最重要的便是镇压梳理一方地气,消弭煞气的存在。相当于天地运转的润滑油。这方面最让人熟知的,就是各种山神了。

  这想做山神,最起码的,你得有一座山。

  好在这点到用不着张世平烦恼。站在那儿,只需稍稍抬头,便可以看到尹山巍峨高耸,直插云霄。

  再用道门探查地脉的手段粗粗一看,地气浑厚,交结成穴,名山大川不外如是。

  “天赐宝地,正是我成道之基。”

  张世平扶手而笑,看了看,便径直朝尹山走去。

  此地距离尹山还有二十来里地。但这世界完全是一副未开发的原始草原,到处都是半人高的杂草,当真是举步维艰,甚为难行。

  好在张世平自幼修道,此时虽然无了真元,但一身气脉悠长,耐力远胜凡人。心中满怀着期盼,倒也不觉得累。

  但这速度却是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直到东方旭日初起,才堪堪走完这二十来里路。到了这尹山脚下。

  不过这时,张世平却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顺利。

  地气结穴,其实和泉水差不多,是一个地方地气因为密集而满溢的自然现象。居住在这种地方,哪怕是并不知道运用地气也会有着不少好处。

  比如说,寿命大大增加,身体恢复能力变得更强,生育的后代更加优秀。

  所以,这种地方大都被各种强大的动物占据着。这就是张世平现在所要面临的情况。

  这座尹山,经过张世平初步观察,不均匀的分布着九个这样地气上涌被后世称为龙穴的存在

  这九个龙穴中,一个为主穴,犹如人之双眼,最为关键。若是张世平能掌控那里,成为这一山之主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不过他站在山脚,稍微用灵觉感知一下,就可以清晰地体会到那如同江河滚滚直下的磅礴气血。

  虽然那气血力量并没有张世平曾经见过的武道宗师凝练纯粹,但这架不住人家分量足啊。就像北极熊的军工武器,就是傻大黑粗,但生生耗死了纳粹的高精武器。数量差距达了一定程度,质量再高也没办法弥补。

  反正张世平估摸着,自己这小身板跑过去,也就是饭后甜点的货色。

  另外还有两个稍次的,不过张世平也不指望。因为和第一个靠的太近,先不说能不能拿到手,就是拿到手了,一个不小心就被旁边的那个恐怖存在给灭了,太亏了。

  好在还剩下六个下等的给张世平选择。虽然不可能借着这个等级的龙穴成就一山之神,但至少可以先用来积蓄实力,剩下的今后再徐徐图之。

  不过就算是这下等的六个龙穴,他也是有主的。

  张世平有耗费了半天的时间,将离他比较近的三个位于背面的龙穴探查了一番。那里的主人分别是一群猴子,野猪一家子,还有一头老虎。

  不过这可不是二十一世纪动物园里的那些萌宠。而是货真价实的山林猛兽。

  就算是听起来最好欺负的猴子,张世平远远看了一眼,那一个个半人高,牙尖爪利。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老虎惹到他们,一个不小心也要被抓成肉泥。

  张世平虽然有些能耐,但眼下手里空无一物,还真不敢跑过去送死。

  至于剩下的三个下等龙穴,在山的南面,正挨着主穴,张世平可不愿意冒险。要是一个不小心遇到了那头未知的猛兽,跑都来不及。

  面对一群野兽,张世平觉得相当的苦难。不过在有困难也不是退缩的理由。力敌不行,那就智取。在脑袋里反复思考着各种方案,但似乎都有些不切实际。

  毕竟张世平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虽然为了修炼,也曾在在野外生活过一段时间。但二十一世纪的猛兽,除了动物园,基本上只能在少数几个原始森林里看到了。

  张世平又不是出去找刺激的,没事往那瞎跑干嘛。

  不过他倒是听过不少老猎人讲过一些打猎的技巧,当时他也就是当着故事听着玩的,不过这其中就有一个故事让他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东北的老猎手,已经有八十来岁了。他年轻的时候专门以打猎为生,其中手里就有一样绝活,杀虎。

  他跟张世平说,这老虎啊,你别看它凶得很。但实际上也就是那一扑、一掀、一剪。你只要拿着把斧头,在它一扑的时候向前一跨,将斧头高举过顶,一杀一个准。

  这话听得稀奇,后来张世平还问过一些朋友,没想到还真有不少这样的的例子。当时他还感叹着,这蠢死的不仅仅是猪啊!

  有着这样的例子,张世平就打算先拿那只老虎开刀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gdaodaqian/1807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