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顾盼生歌 > 第二百四十一章挨训

第二百四十一章挨训

  宴席还未结束,笙歌就先行一步离开了,她一向是不喜欢这种应酬,不过顾以澂却是应付自如。有他在,她正好可以偷懒一下。

  下了席之后,笙歌独自一人在院子里走着,打算去雅居待一会,等到宴席散了后,再去找顾以澂回顾家。

  心中打定了主意,她便前往雅居,谁知,半路上,却无意间在走廊处现了外祖母和父亲,两个人面对面,似乎在说话。

  怪不得方才不见外祖母和父亲,原来是在这里。只是这两人撇开众人是有什么话要说吗?瞧着外祖母板着脸,脸色微沉,笙歌深深的吸了口气,下意识迈步走近了一些。

  “……看样子你这些年过得倒是不错,谁能想到当初贫穷落魄的一介穷书生,有朝一日也有达的时候。可惜了我那早死的女儿,在世的时候跟着你没享过什么福,如今人入了土,生前的位置没能保住,她福薄也就罢了。可伶了我那个外孙女,你又如何照顾的,只怕她私下里没少受那对母女的欺压。”是外祖母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生气。

  想不到平日里肃严的父亲,面对外祖母这一声声的质问,却头低着,沉默不言,丝毫没有要反驳的意思。静静地听着外祖母的训话。

  “也不知道瑾秋究竟看上了你哪一点,不听我的劝,死活非要嫁给你。可你呢?你又是如何跟我们保证的,我好好的一个女儿嫁到你们木家,没过几年就撒手离去,让我们白人送黑人。当初你口口声声说只爱她一人,而你又是怎么做的,在她刚死去没多久,你就转身迫不及待的娶了别的女人进门,你到底是有多心急?如果早日是今日的局面,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意将瑾秋嫁给你,至少现在她还好好的在我身边,也就不会年纪轻轻的就离开人世。笙歌从小性格开朗,自瑾秋走后,这孩子性子就变得沉闷寡言,如果不是你平时对她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有的关心,她又怎么会变成今日这个样子?”

  听到这里,笙歌咬着唇,手不由得紧握了起来。她这般少语的性子的确跟母亲的离开有关,但也不能全怪父亲身上。外祖母之所以会认为都是父亲一个人的错,归根究底,还是母亲的离开对她打击太大。

  怪不得每次去见外祖母的时候,外祖母看自己的眼神总免不了心疼。

  良久,父亲才低声说道:“母亲说的是,对于瑾秋的离开,我确实有推卸不了的过错,跟着我没享过福不说,还积劳成疾,落下了一身的病根。是我没能照顾好她,才让她的身子一天比一天的虚弱,以至于后来连大夫最后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闭上了最后一眼……”

  外祖母忽然心中酸痛,声音近乎哽咽的责怪起来:“还以为你会将过错撇得干净,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记得这般清楚,难为我却连瑾秋的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这都是你的错……”

  说话间,外祖母的身子一软,父亲见状,忙伸手过去扶住她。谁知,外祖母却一手扶住走廊的柱子,支撑着身子,无情的帅开父亲的手,压根不领他的情。

  父亲无奈的收回了手,目光看了看外祖母,然后又低眸沉道:“我喜欢瑾秋是真,想和白一辈子也不假,奈何天不遂人愿。至于陈雪婧,是家母的意思,她一生无不是为了木家,作为家中唯一的长子,纳妾虽非我愿,但实则不忍伤了她老人家的心,让她失望。这才逼不得已娶了陈氏。”

  外祖母却冷哼道:“逼不得已?你说得倒是有理,难道也逼着你将那陈氏一步步扶持为正室吗?当初纳的妾室,怎么转眼就成了你的正妻,你将瑾秋置于何处了,她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怎么能让一个妾室取代她的位置?木清礼,你要清楚,当初你落魄的时候,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那知书达理、温文贤淑的女儿,可并非别人。”

  外祖母这是为自己的女儿鸣不平,想想也是,母亲一出生便是苏家的大小姐,被外祖母捧在手心上疼着、护着,哪能容得自己的孩子受了委屈。如今陈氏取代了母亲的位置,成了木家的主母,外祖母自然是不能忍受的。

  未免误会更深,父亲忙向外祖母解释说:“母亲,陈氏这些年不仅为了木家添了一双儿女,也尽心尽力帮着操持木家内院大小事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我不能当做视而不见,否则就算府里的人不说,旁人也会说闲话的。总归木家是要给她一个说法的。”

  外祖母听后,心中顿时气氛,她阴沉着脸,面色不悦地质问父:“你要给她一个说法?那我的瑾秋呢?她要不是为了帮你打理木家,操劳过度才落下的病疾,又怎么会……”说到这里,外祖母微闭了闭眼,心里一阵难过,她平复了情绪,继续说,“她在我身边长大,从小下人伺候着,何时受过半点苦,自从嫁给你之后,许多她不擅长的事情,硬是逼着自己学了下来。她那双弹琴的芊芊玉手,为了帮你操持家务,也渐渐地变得粗糙起来……我问你,你怎么不给她一个说法?你现在达了,吴州太守,哼,多么了不起的头衔,你能有今时今日,你忘了都是谁在背后无条件的支持你的,是我那个傻女儿,为了你这个负心汉,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非要跟着你吃苦,她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可曾记念一点?如今人不在了,你就喜新厌旧,难道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外祖母的骂声一声比一声高,在一旁的笙歌听得都觉得受不了,何况是一向重面子的父亲。但是她却清楚的瞧见父亲居然一声不吭,任由着外祖母指责。一时之间,她貌似看到了不一样的父亲,一个在她印象中一直威严的父亲,没想到竟也有服软的时候。

  这一刻,她才深刻明白,自己的父亲对母亲的情意是有多重,如果不是深爱着母亲,又怎么会站在这里挨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gupanshengge/8068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