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工业民科 > 后记

后记

  1989年3月初,大地上已经春寒料峭,而在祖国的东海依然寒冷,在崇明岛以东15o海里附近,行驶着支船队。

  为船支非常高大,仿佛********样,行驶在四艘5ooo吨级船的央。

  这样的船队出现在东海上,也引起了周边国家乃至美国的注意。

  林强生站在舰桥上,手拿望远镜,观察海面上的情形,在4海里以外,有几艘韩国籍渔船直监视着船队的动态。

  他还知道,在海底下有不知道几艘周围国家和美国的潜艇,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三队人马坐着小艇,在前方围着苏岩礁那片水域组成了个三角形,随时与船队保持通讯。

  走进船尾的驾驶室,林强生叫道:“老麦,找到地方了吗?”

  麦科斯是他花大价钱雇请到的船长,此外为了占据苏岩礁,他还特意雇了支潜水队,在这片海域偷偷的摸索了大半年的时间,这才确定了苏岩礁的具体所在。

  苏岩礁在低潮时仍处在海面以下,离海面最浅处达4.6米,位于公海水域,处于国东海大6架上。

  1987年韩国在该礁石上非法建立航海浮标,2oo1年非法建立了36oo吨的海洋平台,从而非法侵占了该礁石及附属海域。

  林强生建造这艘大型的水上平台,就是为了抢在韩国动手之前,占据苏岩礁,不让棒子们得手。

  麦科斯拿着望远镜观察了几圈,说道:“确定了,就在前方1ooo米左右的位置上,我们过去,但是要控制好度!”他在海域图上画了个圈,在轮船所在位置到圈画了条直线距离。

  林强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切就拜托你了!”

  麦科斯豪迈的笑道:“放心吧,老板,这种疯狂的事,你就应该交给我干!”

  他的副手提醒道:“其他人员到了撤离时间了。”

  麦科斯点了点头,对林强生说:“老板,你还是撤到别的船上去吧!”

  林强生也没有犹豫,专业的就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干,他也不在这里让他们分心。

  于是他坐着直升机,飞到了其他船上,远远的看着这个海上巨兽向苏岩礁缓慢的驶去。

  此时,在远处监视的几条渔船,上面几个韩国人大惊小叫,他们看着那艘巨大怪异的改装船果然向着苏岩礁去了,直担心的事情生,他们赶紧向国内报告。

  而在海面下,几艘监视的潜艇里面的人同样吃惊,日本的,美国的,纷纷向本国报告。

  “减!”“刹车!”

  随着麦科斯的指令,船头压低,与水的接触面增大,同时收油。

  “苏岩号”缓缓的开行了上千米,在三支小艇的帮助下,向着苏岩礁直直的缓慢的撞了过去。

  硕大的船头先碰撞上了礁顶,船上的人员紧紧固定身体,抓着栏杆或者某个坚固的东西。

  “哐空空空~~~”声音传来,船身剧烈摇晃着。

  有信教的外国船员不断画着十字,保佑平台不要倾斜,而麦科斯死死把着船舵。

  看着“苏岩号”停了下来,两艘护卫船行驶在身后,随时准备冲上去夹住它。

  林强生瞪大盯着,不敢相信的说:“成功了?”

  随着“苏岩号”的平衡动力装置启动,井架上的四根巨大的立柱下落,探到了水下4o米的礁底。

  麦科斯松了口气,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抓起对讲机,说道:“老板,不辱使命!”

  林强生哈哈笑道:“好啊,我要给你奖金,大大的奖金!”

  “苏岩号”水上平台的成功建立,像股旋风刮过了东亚各国,国际舆论也关注了起来。

  韩国情报部紧急行动起来,驻国办事处向国紧急呈送了抗议书,日本媒体也开始疯狂炒作“抢礁事件”。

  韩国两艘美国援助的舰艇开到了苏岩礁附属海域,韩国海军6战队准备随时出动。

  美国驻国大使也紧急照会国外交部,询问此次事件是否是国有意安排。

  国也头雾水,不明白生了什么状况,外交部门、对外部门,凡是能和国外有点联系的,都想要找到林强生,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而林强生此时却躲了起来,在“苏岩号”上留下了1oo多人的武装力量,他们各种先进武器应俱全,连导弹都有。

  而且,几艘护卫船把物资卸下之后留下了两艘,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加紧施工,个个装满土石的破旧集装箱被倾倒在了礁底,在上千米的礁石面积上形成了个环形,还有不断的这样集装箱被运过来,从上.海,从广.东。

  很显然,林强生俨然想把苏岩礁变成他的独立王国!

  “无论如何不能撤,死也要守住,不允许不相干的任何登上苏岩号!”林强生对留守的张天宇交代着。

  张天宇重重的点了点头:“老大,我保证死死守在这里,!”

  林强生点了点头,张天宇为人较灵活,但他相信在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靠得住的。

  安排好了,林强生坐着直升机回到了上.海,谁也没见,毫不停留的坐着飞机到了香港,转机南非。

  同日,陈瑶和路娜也前后的被安排上了飞机。

  “弟弟,你是怎么想的?好多人都找你呢!”林香打来电话询问。

  林强生笑道:“姐,你不用管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挺过个月,国内就无暇顾及我了,除了国内我还要给点面子,其他任何人都不用管!”

  林香笑道:“那好吧,你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嗯,还有你的两个老婆,别让她们伤心!”

  林强生哈哈笑道:“这你放心,我自有安排!”

  “对了,你照顾爸妈,我这两年是回不去了!”

  林香说:“我知道,爸妈那里我去说!”

  陈瑶和路娜到了南非,两女大概也都知道了对方,看着彼此无言的笑了笑。

  林强生没皮没脸的死缠烂打,让她们无可奈何,又不想离开他,但也没有住在起。

  在南非,林强生拥有大片的土地,过起了闲时遛马,偶尔打猎的休闲日子。

  在他躲清闲的这段时间,国际社会风起云涌。

  韩国人终究没有敢妄动,林强生动用他在美国的政治力量,美国人不支持韩国人采取武力,在番强硬的试探之后现没有什么效果,平台上的武装根本不允许他们靠近,又不敢射导弹,光是开枪警告毫无作用。

  韩国自二战以来,国力直上升,成为了亚洲四小龙,经济快展,创造了汉江奇迹,没想到却国际上遭受到这样重大的挫败,韩国总统差点因此下台。

  而十几年来渐渐向好的韩关系也陷入了困境,韩国民众不停的抗议,给两国外交打上了重重的问好。本来韩有望建交,因为林强生的抢礁事件,无限期搁浅。

  这也大大惹恼了国外交部,他们问责林强生,要求他回国,但是林强生根本不bsp;  随着四月份,BJ闹僵起来,全国注意力开始集到都,央的某些人无暇再找林强生的麻烦了,灭火,向各个友好国家解释还来不及,林强生彻底的被放到了边。

  “嗯,严禁咱们东星大学的学生去BJ是对的,个都不许去,谁去开除谁,老师也不例外,你告诉那些老师牢骚回家去说,不要在课堂上乱说话!”林强生接到了邹宝骧校长的电话,学校里最近有些不好的动态,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说的这个我倒是没注意,看来,老师这方面也要加强管理啊!”邹宝骧拍了拍额头,感慨的说道。

  国内事件出,美国立刻终止了美此前谈好的许多项目,方也开始着急了起来,好多人通过各种关系联系林强生,让他从说项。

  林强生竟然现,他现在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国了。

  “陈瑶,路娜,你们回不回去?”林强生走到别墅的客厅,向分别坐在东西两边的两位大肚子老婆说道,她们已经怀孕了。

  陈瑶抚了抚肚子,说道:“这时候回去,不好吧,对胎儿有影响呢,不过我倒是挺想家的,这段时间格外的想,是不是怀孕的关系呀?”

  路娜看了看陈瑶,说道:“准备好,也可以坐飞机的。”

  陈瑶笑了笑,说:“如果没关系的话,我想回去,老公你国内没关系吗?”虽然林强生没告诉她们生了什么事,但是也感觉肯定有些不平常。

  路娜也看着林强生,脸关心之色。

  林强生笑道:“没事,现在国内巴不得我回去,美有闹别扭了,我这个和事老怎么能少的了,哈哈!”

  老布什对美关系突然恶化也非常担忧,尽管国会对制裁国很坚决,但是他是不希望和国恶化的。

  林强生成了秘密特使,奔波在美之间,在月份,也就是事件过去的两个月后,队秘密的美国访问者绕到巴基斯坦来到了国。

  ............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三年。

  这几年国际形势生骤变,两德统,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本来切向好的国形势,由于西方社会突然的制裁而蒙上了层阴影。

  刚进入新时代的国,尚来不及应对国际新形势,场波及全国的国企危机就到来了。

  倒闭潮威胁着老大难的国有企业,重工业的东北迎来了场最严重的危机,上千万的国企职工有半面临着下岗。

  林强生在老人家南巡讲话后,很快做出了呼应,召开了东星集团的次讨论大会,全面动员东星掌握的资源,在不好的经济形势下,创造出新的经济增长点。

  第,林强生向央提出了,全面改进升级国内供热供暖供水系统的计划,东星集团将拿出5o亿美元来组建两家企业,在南北分别进行设计建设,先在几大重点城市,对几大系统进行改造,分别是BJ、sh、h、gZ。

  第二,林强生提出了改造现有城市路,对原有基础设施进行开拓,将提供国内5o亿美元的贷款。

  第三,全面加国内高公路的建设,铁路干线全面提,提供2o亿美元贷款,改造全国干线铁路。

  三大建议向央提出后,获得了央热烈欢迎,领导人们也从这几项建议看到了好处,东星集团的投资将给陷入困难的国营企业带来股新的动力,央也适时的提出了国企改革意见和措施,要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边展边改造自身。

  又三年过去,滨城江北的林家别墅,林强生看着在草地上欢闹的三个孩子,两个小女孩个小男孩。

  他搂着路娜的腰,笑着说:“看咱们的孩子,多可爱啊!”

  路娜挺着大肚子,她又怀孕了,笑着说:“马上就第四个了,你真是,就不让人消停!”

  “呵呵,我要组成个足球队呢,将来让咱们的孩子踢出亚洲,走向世界!”他开玩笑的说道。

  路娜看着丈夫,脸的幸福,虽然他花心了些,但是这些年林强生从来都不让她委屈着,夫复何求!

  “我满足了!”路娜突然说道。

  林强生握起了她的手,深情的说:“

  执子之手,与子共箸;

  执子之手,与子同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路娜笑着依偎着他,轻轻的在他怀里轻轻的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希望时间过得再慢些,我还没幸福够呢!”

  林强生面对路娜的突然撒娇,紧紧的抱住她回应。

  “我也是哦,老公,抱抱我啊!”陈瑶也许快生了,格外的粘人,从房间出来看到强生和路娜相拥,马上嘟起嘴来。

  林强生回身把她揽住,笑道:“都有啊,老公的胸怀比天还宽还大,哈哈...”

  “哼!”二女不约而同的娇哼了声。

  “让你再招人不!”路娜狠狠的掐了下他。

  “嘿嘿,不了,饶命啊!”林强生夸张的叫着,惹得她们咯咯笑。

  三个儿女听到他们爸妈的笑声,回过头来,抱着小手也咯咯叽叽的笑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gongyeminke/2183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