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高达之曙光 > 废品商和大记者(米莉艾丽娅结局)

废品商和大记者(米莉艾丽娅结局)

  “那么,我的报道便劳烦哈乌小姐了。”

  这么说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不由得深深看了眼前这个美丽的女记者一眼。

  “放心吧,我一定会写一篇漂亮的报道的!”

  美丽的女记者笑着写完了最后一行,然后轻轻地盖上了笔盖,将钢笔插回了衣兜之中。

  “是吗,那可真是不甚荣幸啊,有了哈乌小姐的这句话,想必鄙人又要出一段时间的风头了。”

  听到她的话,男人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受宠若惊的笑容。

  “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么说着,她轻轻的合上了手中的记事本,露出了一丝自信的微笑。

  “那真是值得期待啊!”

  那样的仿佛洋溢着光芒般自信的微笑让男人不由得为之侧目。

  这自信并非是空穴来风。因为从始至终,男人丝毫不怀疑过眼前这个女子的能力。

  想来也是,如果连著名的米莉艾丽娅·哈乌小姐都做不到的话,恕他实在想不出在国际新闻界还有谁有这么大的公信力了。

  毕竟,她可是目前唯一一个以这么轻的年纪,就造访了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国家,为各种重量级人物做过专访的新闻人士。这几年来,她以精炼的文笔和毒辣的视角撰写了不少的报道和人物传记,并在国际上获得了不少的好评。现在的她,也算得上是新闻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之一了。

  “那么,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了。”

  将本子收好,米莉优雅的一躬身,身后负责守‘门’的保镖便为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哈乌小姐,辛苦了!”保镖队长恭敬的说。

  “分内之事。”米莉也回之一笑,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啊,米莉姐,这里这里!”

  还没有等米莉来得及松口气,一个元气的声音便径直的传入了她的耳朵。

  在办公室外的候客室里面,一个扎着一头柔顺马尾的银发女孩正朝着她不停的招手。

  “抱歉啊,让你久等了,塞拉。”

  看到这个活力十足的后辈,米莉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

  人总是很容易被感染的,看着她那满满的元气,米莉仿佛感觉工作完的疲惫也少了几分。

  “恩恩,不久等,米莉姐,你渴了吧,给,你的水!”

  那个名叫塞拉的女孩只是摇了摇头,然后笑着给她递上了一瓶还冒着冷气的冰水。

  “是啊,刚刚问了这么长时间的问题,确实是渴的要命呢,谢谢啦,塞拉!”

  看到那瓶从她自己随身携带的保温包里面拿出来的冰水,米莉的眼神不由得动了动,笑着说。

  虽然是个活力系的美少女,但是塞拉却意外的不是天然呆属性,反而十分的细心,善解人意。让她在每次工作完之后,总能够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治愈。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有这么多的后辈,米莉却总喜欢将她带在身边的原因。

  “呼啊~~有种活过来了的感觉呢!”

  狠狠的灌下一大口冰水之后,米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声音。

  在这炎炎夏日之中,尤其是口渴的时候,能够这样畅快的喝上一口冰的东西,实在是一种享受。

  “吶,米莉姐,跟我说说这次的报导过程吧!那个男人是不是跟电视新闻上的一样帅啊?”

  看着米莉那副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样子,有些忍不住心中好奇的塞拉不由得摇了摇她的肩膀。

  “唔……咳咳!”

  她的动作差点没有让正准备再喝一口的米莉把水喝到鼻子里面去。

  “你在意的东西就只有这个么?”

  被深深地呛了一口的米莉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的说。

  “人家是有点在意嘛……”塞拉不由得有些委屈的嘟起了小嘴,“毕竟我又没能看到。”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怨念的看了那道木门一眼。

  她本来还是开开心心的跟着米莉姐一起出来去采访的,还准备在旁边好好观摩观摩的说。

  谁知道那个保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采访的时候只让米莉通过,而死活不让她这个“闲杂人等”进去,就这么晾在让候客室里等了这么久……

  “嘛,人家也只是尽到他自己的职责罢了。”米莉无奈的笑了笑。

  “哼,小瞧我!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个跟米莉姐差不多的大记者!到时候看看他是什么脸色!”

  不满被小瞧的塞拉抽了抽自己的鼻子,哼哼了一声。

  “是吗,那你可要好好加油了。”

  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米莉不由得哈哈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过话说回来,米莉姐真的好厉害啊……”想到这里,塞拉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些泄气的说,“能够面对这么多大人物都从容不迫,沉着应对的。如果换成是我的话,别说是提问了,一定都紧张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吧?”

  “其实,这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夸张和困难。”米莉只是笑了笑,“谁一开始不都是会紧张的么,只要你见的人多了,见的事情多了,眼界自然就开阔了,也就不会紧张了。”

  “可是,我平时哪有可能接触到这么多的大人物啊……”塞拉不由得撇了撇嘴。

  “所以,我这不都把你带在身边么?”米莉拍了拍她的脑袋,没好气的说,“虽然这次没有见着,但是下次总有机会的嘛!”

  “嗯!”听到米莉的话,塞拉终于多云转晴,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等了这么久你也饿了吧,走,我们吃饭去!”

  这么说着,米莉不由得开步向前走去,然后45度回过头来,朝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想追上我的脚步,那你可得跟紧了啊!”

  “是!”

  银发的女孩再度燃烧起了满满的元气,带着自信的笑容,朝着她大步迈了开来。

  =======================================================================

  坐在前往哥白尼的小型穿梭机上,米莉靠在座位之上,有些苦恼的一下一下敲着自己的脑袋。

  “怎么会这么冲动……怎么会这么冲动……”

  她的嘴里不停的回响着这两句话,言语之间满满的都是悔恨。

  所谓冲动是魔鬼,在理性被肚子里的馋虫所支配的那一刻,她就注定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呜,失策了……忘记了那边的消费水准也是一样国际有名的……”

  看着空空如也的钱包,米莉简直是欲哭无泪。

  这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功劳,那个可爱的后辈至少占据了消费总额的百分之七十。

  看着那个如今瘫坐在自己的座椅上,被肚子撑得哼哼唧唧的塞拉,米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唉,看样子,本来计划下个月可以买到的那个包包,又要继续寄放在店里一段时间了。希望自己下次过去的时候,还没有被人买走吧……

  “唉,等待稿费的日子,可真是难熬啊……”

  米莉幽幽的叹了口气,合上了自己的钱包,然后开始规划起自己下个月的用钱计划来。至少,在撑到下一次稿费打过来之前,自己看样子是必须得省吃俭用了。

  “对了,米莉姐,其实我之前就一直想问了。”

  就在这个时候,吃撑到了的塞拉突然翻起身子,看向了米莉,有些疑惑的说。

  “以你的资历和水平,完全可以到哪一家新闻机构或报社当总编,甚至连社长都不是问题,,可是为什么米莉姐你还非要自己跑东跑西的做一个自由记者呢?”

  说实话,这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的疑问,几乎和她有过接触的新闻界人士都存在这样的疑问。

  “是啊,如果去当个总编什么的,应该不用满世界的到处乱跑。还能有固定的高额薪水,相比起来,自由记者可谓是又辛苦又不稳定啊……但是,你不觉得那样很无聊么?”

  米莉也是认真的叹了口气,就在塞拉疑惑的时候,却突然口风一转,露出了一丝笑容。

  “无……无聊?”塞拉张大了嘴巴,似乎有些无法理解她这任性的理由。

  “是啊,其实我当记者,并不只是单纯的为了养活自己而已,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到这个世界上没去过的地方,看看更多没有见过的人和事,来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而已。”

  看着塞拉那一副愣住的模样,米莉不由得继续微微顿了顿,然后继续说。

  “这个世界很精彩,而人生却很是短暂。有些故事你无法亲身经历是一种遗憾,但是至少,我也想亲眼见证他们的过程和一切,然后,将它们记录下来!”

  听完米莉的话,塞拉不由得小嘴微张,像是她的小脑袋一下子运算不过来这庞大的信息量一般。

  “天哪,米莉姐,你实在是太帅了!”终于回过神来的塞拉兴奋的大呼小叫,“你也正是这样见证了世界的变革么?哇,太帅了!这种胸怀!这种气魄!简直跟书中的伟人一样啊!”

  “哈哈,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看到她那夸张的样子,米莉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假装痛苦的举起了自己的钱包,“你有见过哪个伟人混的这么惨的……”

  “可是我看米莉姐你花钱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啊,看起来也不像是为经济困扰的人啊?”

  “说的也是啊,如果没有那些债务的话,我现在估计也能算个有钱人吧?”米莉耸了耸肩。

  “咦,米莉姐你还背负着债务?”塞拉不由得好奇的说。

  “算是吧,只不过我才是债主,而那个欠债的家伙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说到这里,米莉不由得撇了撇嘴,露出了一丝不满的表情。

  “诶?怎么会这样啊?那不是要不回来了?”

  塞拉不由得有些担忧的说。

  “是啊,还能不能要的回来呢……”

  这么说着,米莉不由得单手支着下巴,看着墙壁屏幕上显示的美丽的星空,眼神略显迷离。

  说起来,最近确实很久没有见到过那个家伙了……

  一个月,还是两个月?不,说不定有半年了吧?

  具体的时间米莉都快记不清了,只是觉得,好像有几个世纪那么长了……

  米莉自然清楚,即使战争结束了,作为plant的国防委员长,他要忙的事情也是多的要死。难得有个假期什么的,还得在家陪陪老婆和自己的孩子们。毕竟,比起她们,还是他的妻子跟孩子们更需要他这个父亲,不是么?

  而且,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她也满世界的到处乱飞,也没有多少空闲去plant看看他。

  两个人就好像身处在地球的两端一般,相交点少的可怜。

  虽然,之前就已经知晓这一切了,扮演一个情人的角色会有多么的困难,但是真正经历这一切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有些心酸,无论之前已经做出了多少的觉悟。

  其实米莉也并不是一个没了爱情便生活不下去的小女人,相反的,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自由,能让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那个人真的每天跟她腻在一起的话,说不定她反而会觉得不适应。

  只不过,真的,有些想他了啊……

  能让米莉姐这么念念不忘的……那个人一定欠了她好多钱!

  看着米莉那有些出神的表情,塞拉不由得很是恶意的想着。

  然而,就在两个人都陷入发呆的这个时候,整个房间忽然宛如地震一般猛烈的震了一下,那巨大的力道将还呆坐在椅子上的两个人直接甩翻了下来。

  “哇啊!怎……怎么回事?”塞拉不由得连滚带爬的缩到了桌子底下,“地……地震了么?”

  “笨蛋!我们早就离开地球了!现在在穿梭机上啊!”

  米莉不由得揉了揉自己被撞到的地方,然后抓住椅子的边缘重新站了起来。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种不寻常的震动……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

  米莉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上过战场的她自然对这一类的爆炸比较敏感。

  “诶?击……击中?不会吧?我们不会是碰上宇宙海盗了吧?”塞拉不由得紧张的说。

  然而,就在塞拉这么说的同时,客舱的门却突然被人打开,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传了进来。

  “那个,你们没事吧?”站在门口的,是满头大汗的穿梭机驾驶员。

  “还好,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他那有些苍白的脸色,米莉不由得问。

  “那个,实在是抱歉,穿梭机的仪表盘突然出现了一点问题,导致方向失灵,撞上了一颗小碎石!”驾驶员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然后鞠躬朝着她们道歉。

  “失灵?”米莉不由得微微一愣,“奇怪,你们出发之前不是应该都检查过的么?”

  “实在很抱歉,这是我们的失职!”他不由得深深地鞠了一躬。

  其实驾驶员此刻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之前检查过一切,都是正常的。

  开了两年的穿梭机,还是头一次出现这种阴沟里翻船的情况,真是见了鬼了。

  还好这次的客人只有两个人,否则出了这种事故回去绝对会被老板给炒鱿鱼了。

  “算了,我也不想追究什么。”米莉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没问题么,可以修好么?”

  “机身本身并未受到多大的损伤,只是仪表盘可能需要更换。”驾驶员向着他们解释说明,“只不过,由于并没有可以更换用的配件,所以请两位小姐耐心等待一下,我需要找最近的废品商送配件过来才行。请两位尽情的享用机上的甜点食物,当然,和这次的费用一起,全免!”

  “哇,免费啊!”听到“免费”这两个字,塞拉不由得立刻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你还吃得下么?”米莉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嘛,虽说她也挺心动的……

  “那边请两位稍等,我马上联系废品商。”驾驶员这么说了一句,便回到驾驶舱去了。

  “废品商……么……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很轻松就能够修好的吧……”

  听到他的话,米莉的眼神不由得微微动了动,喃喃自语般的说。

  “算了,我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一个星期前,他才因为‘命运计划’去了火星呢……”

  米莉自嘲般的笑了笑,然后便伸了个懒腰,重新坐倒在椅子上,耐心的等待着修理的完成。

  只不过,生活就像是装在盒子里的糖果,你永远无法想象下一颗是什么样的味道。

  有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办法想象,惊喜来的会有多么的突然,突然到你来不及做好准备。

  所以,当那个蓝发的男人打开登机舱门出现在她视线中的那一刻,米莉不由得傻在了那里。

  “你好,废品商公会竭诚为你服务……嘎?怎么是你?”那人的表情跟她一般无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委员长大人!”米莉不由得翻了个白眼,难以置信的说,“你不是跑到火星去了么?还有,你为什么又会一副废品商的打扮出现在这里啊!”

  那个男人此刻正穿着那一身她曾经无比熟悉的灰色的工作服,身上还背着一个工具箱,工作派头十足,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经验十分老道的废品商修理工。

  如果她不认识他的话,她或许会这么认为……不,是肯定会这么认为!

  “这不是刚回来么,诺,搭罗的便船!”男人微微撇了撇嘴,然后指了指身后的家园号,“你们呢?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刚从地球上完成了一个采访,准备去哥白尼休息两天。”米莉不由得说。

  “委员长?”旁边的塞拉此刻终于反应过来这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男人在哪里见过了,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激动地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你……啊不,您……您是修·佐拉·欧西里斯?”

  “啊,是我,你是米莉的同事么?”看了一眼她的打扮和相机背包,男人不由得点了点头。

  “啊,是,是的!我是米莉姐的后辈!那个,实在是太荣幸了,能够在这里见到您……”

  “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塞拉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米莉先一步打断了。

  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不好的苗头,米莉说这话的时候身子微微插进了两人的中间。

  “你为什么会一副废品商的样子出现在这里啊!你不是应该很忙的么?”

  “是很忙啊,所以我忙里偷闲,跑出来休息两天啊……”男人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听到他的话,米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逃班逃得这么理直气壮的。有这样的国防委员长,还真的是得为plant的国防力量担心一下。

  “放心吧,你以为我那票下属们都是吃干饭的么?我早交代好了,身为委员长,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的,否则,我早就累死了!”男人不由得咧嘴一笑。

  “该放心的地方是这里么?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米莉不由得笑骂一声,“所以,你就闲的无聊出来cos一把废品商,来回味一下当初的生活?”

  “什么叫cos啊,我本来就是一名废品商好么?呐,这是我的证件!”

  说到这里,男人不由得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那张随身携带的证件,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呵呵,这张证件你还留着啊……”看到那张证件,米莉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神采。

  这张证件她自然是不会陌生,虽然大部分是蜜娜小姐的功劳,但是她也是帮忙跑了不少地方。

  她以为他已经把它丢了……至少,也应该找不到了才对……

  毕竟,因为自那之后,他已经用不到这东西了。

  自那之后,他就重新变回大名鼎鼎的修·佐拉·欧西里斯了,而不是这个虚假的名字——

  迪克·格雷森。

  “那当然了,吃饭的家伙,怎么可能给丢了啊!”男人将证件挂在了脖子上,然后正了正自己的衣领,“好了,先让我去完成我的工作吧!工作第一嘛,不能倒了我在废品商公会的信誉!”

  “怎么,你还害怕以后没有生意找你?”米莉不由得很是无语,这家伙还很是入戏嘛!

  “那当然,反正命运计划也实施的差不多了,空闲的时间也稍微开始多起来了,我还指望着靠这份工作能够多赚点钱来呢,否则,欠某人的可是真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男人背着工具包朝着驾驶舱走去,回过头来朝着米莉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吗?”听到他的话,米莉不由得有些感触的叹了口气,“说真的,你还会缺钱么?”

  “嘛,或许修·佐拉·欧西里斯的确有着用不完的钱,但迪克·格雷森啊可不是!”男人的脸上带着她所熟悉的笑容,“你这个债主要是连谁欠了自己钱都记不住,可别怪我到时候不还钱啊!”

  “你想的美!”米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却忍不住先笑出声来,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是啊,他是迪克·格雷森,他说过,在她的面前,他一直就是这个人……

  原来,他一直都记着这个约定,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忘过。

  看着那个跟映像之中重叠起来的身影,米莉的眼神不由得柔和了几分。

  但是,你以为这么说就能够感动我么?我才没有那么好哄呢……

  米莉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很高兴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不过嘛,就以你这个接工作的频率,再除去一部分交给废品商公会的佣金和原料钱,嘛,我估计这辈子是收不到全款了……”

  那无奈的语气,简直是要多故意有多故意,要多心酸有多心酸。

  “哈?你这是在侮辱我作为废品商的尊严么?我不过也就欠了你……恩,让我算算……额,也就……也就……咳咳,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有生之年一定会把钱全部还清的!”

  男人默默地心算了一下,然后,恩,决定还是不要装逼说大话比较好。

  “阿拉,看来你十分清楚呢,那么格雷森同志,我需要提醒你连带着把利息也算进去么?”

  “咦?还要算利息?”那人不由得惊呼一声。

  “废话!你以为老娘是开善堂的么?没有利息的借款,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看大家这么熟,我也就不坑你了,银行怎么算我这边就怎么算!你看着办吧!”

  她不由双手叉腰,仰着头,趾高气昂的说。

  “喂,我告诉你,不要太过分啊,小心我真的不还钱直接跑路了!”

  “哼,你倒是有种跑跑看啊,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倒要看你舍不舍得了她们!况且,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么?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有本事找到你!”

  深知男人个性的她不由得冷笑一声,颇为得意的说。

  “好吧,我错了,你放心,我就算卖肾也会把钱给你还上的!”

  男人不由得咬牙切齿,一脸被逼签订卖身契般的悲壮的表情。

  “哼,谁要你的肾啊!你还是自个留着用吧!否则,拉克丝她们非要来找我麻烦不可!”

  略带颜‘色’的笑话,还没说完,米莉自己便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到他那没出息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毫无顾忌的跟他开心的斗嘴般。

  “不过呢……”这么说着,米莉忽然笑了笑,走到了他的面前,“其实,还不起也无所谓……”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男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你可别误会,我可没说不用你还了,只是说,你可以慢慢还,用你这辈子的时间……”

  米莉抬起头来,直视着对方那如水般的墨绿色眼眸,歪着自己的脑袋说。

  “我就是想要让你欠我一辈子,”她的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是眼神却是认真无比,“因为只有这样子,你才能记着我一辈子!”

  他身边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也太优秀,优秀到即使是像米莉这样的美人,比起来,也没有丝毫的优势可言。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想要他能够记住她,永永远远的记住她!

  “原来到头来你还是在担心这个啊?”直到现在,男人才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究竟是信不过你我呢,还是信不过你自己啊?你觉得,我有可能会把你忘了么?”

  说到这里,他忽然收起了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表情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米莉,本来我在那一年便应该已经死了,是你们救了我!”

  “蜜娜挽救了我快要逝去的性命,罗挽救了我即将奔溃的身体,而你,挽救了我已经死去的心!”

  “没有你,就没有迪克·格雷森,更没有现在的修·佐拉·欧西里斯!”

  “所以,即使老了,哪天我把自己给忘了,也不会把你忘了的!”

  他的双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让她的双眼无法逃避,跟自己的视线直线对接。

  看着他那澄澈的双眸,米莉的身躯不由得微微一颤,心里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明明已经决定,不会被这个男人的甜言蜜语所打动的,结果,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里,其实很开心。

  “哼,说的这么好听,其实不就是不想还钱了么?”

  米莉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压抑着内心的冲动,没好气的说。

  “咦,这都被你发现了?”男人也配合的怪叫一声,“其实我是想,什么时候让你给我生个孩子什么的,那到时候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就不用还了!”

  “去死吧你!你这个贪财吝啬,又无耻的废品商!”米莉不由得痛骂了他一句,但是却忍不住自己先笑了出来,“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无耻的样子!”

  “是吗,那还真是谢谢夸奖了——唔!”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被那两片柔软的美好触感堵了回去。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反身抱住了她,仿佛要将她铭刻进自己的心里一般,抱得那么紧。

  彼此彼此了,腹黑狡猾,又霸道的大记者……

  “那个,废品商先生还没上来——额?这……这?”

  就在这个时候,等了许久都没有动静的驾驶员终于忍不住从驾驶舱里面出来看看情况,只不过,一出来就让他看见了这极其诡异的一幕。

  国际知名的大记者,居然和刚刚上来的那个废品商旁若无人的拥吻着?

  这算什么?花式虐狗么?还是窮吊丝的逆袭?

  而在他们旁边,那个银发的女孩则是跟自己一样,一副信息量太大处理不过来的样子。

  “哎呀,不好,差点忘了工作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马上来!”

  两人仿佛此刻才察觉到自己的行为给另外两个人造成了多大的精神伤害一般,连忙松了开来。

  “唉,工作工作!”男人拿起自己的工具箱,走向了驾驶舱。

  “唉,工作工作!”米莉也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整理起今天的报告来。

  两句话就像是约定好了一般,不早不晚,完美的重叠在了一起。

  说到这里,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均是忍不住微微一笑。

  一如那一年,废品商和大记者,今天也在努力的工作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gaodazhishuguang/3170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