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五七三 鱼生角,化龙之兆

章五七三 鱼生角,化龙之兆

  眉心祖窍。

  玄都紫府之内,但见有六月照澈,清去迷雾,现出九重玉楼。

  云海楼中。

  原本便已磨砺到最后的阴神,在清原一场心气起伏之下,热血迸发,自然而然,水到渠成,阳神立成!

  刹那之间,阴神凝实,与他本身无异,有一股温暖气息,宛如烘炉一般炽热,好似他身上血气游动。

  阳气通神,游走全身,溢出体外,顿时散作熙和温暖之风。

  但见阳神所化之身,仰头看去,然后双手上推。

  七重楼!

  开!

  七重楼,号为阳神。

  在这一步,道家流派不同,境界各有不同。

  或有称真武之境、或有为北斗之名、也有唤作七星、而更多的则是称之为……阳神!

  而佛门之中,各脉也有不同源流,或有七宝之称,也有七苦之名,而在西方偏北的佛宗之中,更有如七罪之名。

  至于文士之流,无境界修为可言,然而观看天地各种,透彻清晰,己身也有一股浩然正气,而鬼神不侵,在自身修养的方面上,有了知、止、定、静、安、虑、得,号为七证。通常在修行人眼中,有了这等修养的文士,身份已不亚于道家真人,只是这类人物,通晓道理,却不修法术。

  “这就是七重楼所在。”

  阳神所化的清原,站在这里,静静体悟。

  成就阳神,刹那之间,十万念头运转。

  七重楼比之于下方的云海楼,未有那般广阔,然而却更为精致,美轮美奂。

  北方是七星横空,南方则六星相并,南北各按生死而分。

  东西各有神兽之状,而他身在中央,宛如烈阳。

  ……

  念头转过,不过刹那之间。

  只见清原立成真人境,气息冲霄,压过蛟龙,他伸手一摄,那白玉尺倏忽入手。

  啪地一声。

  白玉尺上,沿着赤红色的雷纹,光芒闪烁,宛如裂缝。

  下方古镜,光芒大盛,镜光彻底凝实,任由你风浪再大,仍无半丝动摇。

  咻!

  那蛟龙也未有束手待毙……见清原刹那成就阳神,它也同样只是静了一瞬,便即吐珠。

  此珠锐利万分,竟满布剑意。

  “来!”

  清原巍然不惧,朝前一踏,白玉尺往前一点。

  雷霆法剑!

  ……

  漓江。

  那鱼妖忽然停在那里。

  “那人……”

  气息陡然暴涨,几乎冲霄而上?

  他先前还未彻底踏足此境,如今方自突破?

  还是说,早已是真人,如今更进一步?

  从气息之强盛来看,已不逊色于那头蛟龙。

  其势头之盛,似乎还反压过了携带风云洪水的蛟龙。

  ……

  固县。

  那守正道门的年轻真人,脚踏云雾,立身高空,遥望漓县方向。

  原本神色冷淡漠然的他,忽然间,面色骤变。

  “这……”

  年轻道士瞳孔一凝,骇然道:“此人之气息,何以如此强盛?竟将气势反压蛟龙?”

  蛟龙道行之高,在七重天之中,已是极高,几近巅峰。而论起本事,它作为龙属,比寻常妖王都要更凶三分……如今携卷风云大浪,其气势之盛,除非八重天的人物,否则谁能应付得了?

  但这人,却当真压过了蛟龙?

  “八重天?”

  年轻道士出身守正道门,眼力自是比寻常真人更为精细,低语道:“他分明还未足此境!”

  ……

  南梁,凉州。

  这里曾是妖僧造反的地界。

  云镜先生拿着笔,怔怔看着眼前的一盆水。

  适才他的墨水,滴落在了水盆中。

  旋即便染黑了这一盆水。

  若说凉州就是一盆水,而妖僧岁弓是一滴墨汁,染黑了这盆水……那么这天地,就该是一座湖,妖僧岁弓这一滴墨汁,染不了整座湖。

  然而魔域的大魔,则又不同……他足以将整座湖,都染得黑了。

  “这个道理……”

  云镜先生看向了蜀国方向,“这边的那滴墨水,原本只能染黑一盆水,但他在不断生长,生长到足以染黑整座湖?”

  ……

  蜀国,悦城。

  “那个草药……小道当真是急需的。”

  “五十两。”

  “别说五十两,五百两小道也是买了……只不过,小道终究是个出家人,并且,近来买药太多,手头略微有些拮据。”

  “你这小道士,消遣大爷不是?”

  那边说话的是个壮汉,显得十分凶悍,当即撸起袖子,抡起拳头,作势要打。

  “莫动手,莫要动手。”

  自称玄松子的道士,讪讪笑道:“有话好说,小道与人为善,向来只是采药炼丹,从不与人动手。要不……炼了丹,有缘相见时,再送你一粒?”

  那壮汉本就只是作个样子,然而听了这话,更是火冒三丈,怒道:“你当真消遣大爷不是?”

  “等等等等……”

  玄松子忽然抬手,怔了一怔,朝着后方看去,满脸讶然。

  “那里?”

  他静了片刻,忽然转身便走。

  那边的壮汉怔了怔,喊道:“你不要这药材了?”

  “不要了。”道士的声音远远传来。

  “等等……别走啊……”见过那道士天真受骗,从而信心满满坐地起价的壮汉,顿时有些慌了,忙是喊道:“三十两银子卖你……不,二十两……十两……这东西根本就是他娘没人买的,三两银子行吧?”

  “再说罢。”

  玄松子声音仍在,然而人已不见。

  他匆匆离开,绕过一树,见左右无人看见,便从怀中取出一物。

  此物约指甲大小,通体浑圆,色泽淡金,赫然是个丹丸。

  “变!”

  随着他一声低喝,丹丸脱手而去,就地一滚。

  轰隆隆!

  丹丸落地,沾着泥土,滚动出去。

  越滚越大,待到滚出十余步,已是方圆丈许的巨大土球。

  眼前变作一道沟壑,初时细小浅薄,待到尽头那里,已深达一丈,宽达一丈。

  嘭!

  那土球蓦然炸开。

  一道人影从中站起,魁梧壮硕,筋肉虬结,然而却非血肉之躯,而是土石所化。

  撒豆成兵!

  “来来来!”

  玄松子招手道:“快些走,带小道去看看热闹。”

  那土人转身奔跑过来,脚步声滚滚如雷,伸手将玄松子握住,放在头顶上,转身朝着漓县方向而去。

  玄松子抓紧那如同头发一般的土线,不禁朝着天上看去一眼。

  “这个时候,上面该是会有不小的变化。”

  ……

  仙界。

  三十三天外。

  太上道宫。

  池水陡然沸腾。

  但见无数游鱼浮出水面,动荡不堪。

  四边童子惊惶不已。

  忽地,有一道人现身出来,约年过半百,面貌威严,须发乌黑,目光之中闪现出极为耀眼的光泽,看向了池中深处。

  周边童子纷纷拜倒,称道:“拜见道元师祖。”

  道元仙尊神色沉重,双手蓦然结印,陡然打入池水当中。

  无数池鱼动荡不堪,水面上密密麻麻,九彩十色,美丽绝伦。

  然而,没有人用心欣赏这等景色,只见道元仙尊印诀一按,当即看见了池鱼深处,一尾金红鲤鱼。

  “这是当年莫名出现,至今不知源头的一尾鲤鱼?”

  道元仙尊眸光闪烁,忽地看见那鲤鱼头顶。

  鲤鱼通体金鳞,尾鳍赤红,如祥瑞之状,然而在它头顶之上,蓦然生出一支金角,长约一寸。

  鱼生角,化龙之兆,可称蛟龙也。

  “这……”

  池鱼满三千六百,或得一蛟……然而眼前这池,本就是龙池,每一尾池鱼,都象征着鱼龙,都寓意着世间修道人。

  古往今来,世代交替……这龙池之中,池鱼数量之众,莫说三千六百,又何曾低于三万六千?

  为何今日出现变故?

  何以变故,是出自于当年那一尾不知源头的鲤鱼?

  道元仙尊深吸口气,脚下迈步,罡风滚滚,雷声轰隆,但见他双手印诀一按,光芒落下,穿过无数池鱼,落在那生角的鲤鱼身上。

  “吾已定住此中变化。”

  道元仙尊喝道:“速请祖师出关,推演源头,杜绝一切变故。”

  周边童子连忙应是,已有较为机灵的,往祖师闭关之处而去。

  ……

  南方之南,至深处。

  隔绝虚空,无色无雾。

  “启禀天君。”

  有婢女来报,见她神色惊慌失措,匆忙跪倒殿外,躬身道:“当年破去的灯笼之中,萤火倏忽变化,动乱不堪……其中之一,竟成化蝶之兆。”

  “我已知晓。”

  那声音虚无缥缈,轻柔而悦耳,“你将萤火定住,且看我来推演源头所在。”

  ……

  东方。

  “帝君。”

  童子来报,低声道:“有蚕蛹破土上树,成羽化之兆。”

  “你将风云停住,守在周边,切莫妄动。”

  声音温和,语气沉重,“前次变化得急,这次便要寻出源头所在。”

  ……

  紫霄宫。

  正殿之上。

  这里有一张长桌,其色淡金,雕琢着金龙、凤凰、玄武、白虎等神兽,又见日月星辰,生灵万物等等场面,皆是栩栩如生。

  落在常人眼里,或许只是一张雕工无比精致的桌子。

  然而只有修道中人,才能察觉出来。

  这桌子乃是宝物,其品阶之高,已入仙宝行列。

  但见桌上,有一本册子,宛如洁净白玉,光芒淡白朦胧,正是仙根册。

  只见仙根册已然翻开,隐约能见一个名字,在页面最顶上。

  那两个字,像是活过来一般,在页面上不断颤动,朝着上面去冲,不过两个呼吸间,就已经有半截字迹,脱出页面之外。

  倏忽间,那名字像是一跃,消失在了这一页。

  忽有风吹来。

  仙根册翻过一页。

  这一页上,赫然多了一个名字:清原。(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3380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