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五十二 颜望

章 五十二 颜望

  这是一座瓦房,谈不上残破,但已是古旧斑驳。

  尘埃落叶,无人打扫。

  清原领着古苍而来,立身在外,朗声道:“颜老先生可在家?”

  内中没有回应。

  天色偏暗,但房中没有点烛。

  清原知道,房中有人,只是没有点灯,不愿回应罢了。

  “晚辈清原,有一事相求。”

  里边依然寂静。

  古苍想要闯进去,却被清原按住肩头,摇了摇头。

  过了许久,内中忽然传出一个老者声音,说道:“进来……”

  那声音显得老迈沧桑,更有些沙哑,似乎没有气力。

  清原得了许可,才算松了口气,领着古苍入内。

  天色已晚,内中却无烛火,阴暗无光。好在清原是修道人,古苍也是夜能视物的,倒不觉得如何。只是一眼看去,阴暗之中,不免觉得阴森可怖。

  “你想求我这老头子去做什么事情?”

  角落处,那老者坐在椅上,靠着木桌,一双眼睛迷茫而无神。

  清原闻到酒气,知晓他是借酒消愁,暗自叹了声,说道:“晚辈清原,身上有一幅地势图,但未标地名,不知所在,听闻颜老先生怀有一门传自前朝钦天监的本事,特来相求。”

  颜望饮了口酒,缓缓道:“我凭什么要帮你?”

  清原说道:“晚辈是从……”

  “我不管你从哪里来,也不管你是谁家指引来的。”颜望打断他的话,用一种有气无力的口气说道:“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没显露过什么本事,能够找到这里来的,自然是有人指引……对我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武艺道术的老东西,还如此恭敬,站在门外等候,倒也有礼……我不糊涂,指引你来的,想来也是哪位故人罢?”

  “颜老思虑,真是令人敬佩。”清原施礼道:“晚辈从蜀国来,经云镜先生指点,得明源道观法印许可,特来请求颜老相助。”

  “明源道观?”

  颜老的眼中,少见的泛出几许光芒,然后又消隐下去,叹了声,说道:“其他人我倒不在意,但明源道观,确实还有几分香火情分。可惜你来晚了……若早些时日来,我还愿意为了这两分香火传承,助你一把,但现在……”

  他呵呵笑了几声,颇是苦涩,自嘲了两声,然后又饮了口酒,说道:“你们既然找来了这里,也打听过了我的事情罢?”

  清原点头叹道:“小姑娘的事情,确有耳闻。”

  “所以……”颜老打了个酒嗝,然后缓缓道:“我没心情帮你,别说是你,就算是水源道长亲来,也没用……我知道你大约是有些本事,但你要动强的话,倒可以试试,或许老头子受不住苦痛,就只能帮你了。”

  清原叹道:“晚辈不敢无礼。”

  颜老抬起头来,说道:“既然不敢,那你还不走?”

  古苍似乎有些动作,清原按住了它,低声道:“走。”

  古苍心有不甘,也只能转身走开。

  “年轻人,你是修道人罢?”

  颜老的声音忽然传来。

  清原脚步一顿,说道:“是。”

  颜老问道:“你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本事吗?”

  清原苦笑道:“没有。”

  “那只能说你运气不好,只能说我运气不好。”颜老忽然大笑了声,拍了拍手掌,说道:“如果你运气好,来得早也就好了。你想,如果能遇上那个时候,自是最好,你当时要是真有本事,能把我孙女救了,我尽心竭力帮你……多好啊,可惜晚了……又是多不好……”

  “颜老说得是。”

  清原转头看了一眼。

  那个坐在椅上的老人,已经坐在了地上,他蜷缩在墙角,一边饮酒,一边瑟瑟发抖。

  “天冷了,添件衣衫罢。”

  清原叹了声,说道:“听说那匹狼是去了前面的那座山?”

  颜老怔了怔,忽然放下酒壶,问道:“你想干什么?”

  清原说道:“杀狼。”

  颜老露出几分讶然,说道:“据说可以化人的妖,大多本领不低,非是人力可敌。你有这个本事?”

  清原摇头说道:“不知道。”

  颜老嘿了一声,说道:“不知道就敢去送死?”

  清原平静道:“送死谈不上,但打不过,终究还是跑得掉的。”

  颜老提起酒壶,说道:“你倒是自负。”

  “超出自家本事之外的信心,才是自负。”清原说道:“晚辈向来有自知之明的。”

  “希望你能活着回来。”颜老仰起头,朝着口中倒酒,然后猛地咳嗽起来,他拍了拍胸口,说道:“对了,你若真能杀狼,还能把我孙女救回来吗?”

  清原沉吟道:“小姑娘只怕凶多吉少,即便能杀那匹狼,多半也是找不回来了。”

  “是啊,你杀了那狼,她也回不来的……”颜老嘲讽道:“那你凭什么认为你杀了那匹狼,我就一定会帮你?”

  清原摇头说道:“晚辈没有这一类想法。”

  颜老反而怔了一下,问道:“那你拼着危险去杀狼,是为什么?”

  清原缓缓说道:“既然遇上了,总不能放任它为害人世,残害四方罢?”

  “嘿,济世救人?”颜老念叨了两句,忽然把酒壶砸了过来,骂道:“你算什么?你凭什么降妖除魔?你有什么本事?”

  清原伸手接住酒壶,顺手一甩,又轻轻落在桌上。

  颜老仰起头,低声涩然道:“你要降妖除魔,你能降妖除魔,那你为什么不早来……”

  他在那里喃喃自语,双目无神。

  清原没有答话,转身离去,带上了房门。

  古苍跟随在后,回望了一眼,再看向清原,问道:“如果当时我作恶时,没有先生引我走上正途,那么葛老先生是不是也跟他一样?”

  清原点头道:“只怕是一样的。”

  古苍低声道:“好在有先生。”

  清原没有接话,只说道:“把你的刀磨利了,之前杀了数十人之多,血煞之气还未散去,用以对付那头精怪,用处不小。”

  “精怪?”古苍说道:“能够化人的,不应该是妖吗?”

  “能够炼化横骨而开口说话的,一般来说,也应该是妖。”清原说道:“但你是例外,那庙里的鹦鹉也是例外,为什么这东西不是例外?”

  古苍讶然道:“还有这般说法?”

  “自然是有的。”

  清原沉吟道:“它的底细,我或许能知一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