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五十 气运及道行,白衣与冰霜

章 五十 气运及道行,白衣与冰霜

  清原和古苍动手掩埋了满地残尸,以免惊动官府,或是吓住了过往旅客。

  但古苍对于白岳所说的那些话,却有许多想法。

  清原见它也极为好奇,才逐一为它讲述。

  “封神之事,一来取气运厚重之人,其次,则是道行高深之人。”

  清原思索片刻,列举出三个人物来。

  “南梁陈芝云,蜀国姜柏鉴,元蒙郭仲堪。”

  “这三位将军,并非修道人,但却是领兵大将,大气运加身。”

  清原一边往前走,口中徐徐说道:“若他们今后战死,势必能借气运功德,封上神位;倘如得以不死,此生自是辉煌富贵……甚至,当他们今世死后,来生会有功德加身,气运辅助。”

  古苍问道:“什么意思?”

  清原说道:“也就是说,他们下辈子将会大富大贵,甚至,来生若有修道之士接引,踏上修行之路,便有了位列仙班的指望。”

  古苍哦了一声,也不知是听得懂了,还是没有听懂。

  清原知它还有迷惑,但大约还是明白了,于是也不细说,转而说道:“除此之外,修道人也有类似,气运和道行,都颇为重要。”

  “如依附各国的那些修道人,比如诸位道行高深的真人,乃至于人仙。若是他们死于当世,那么凭借道行高深,今后封得一个神位,只怕是免不了的。”

  “但一般的修道人及将士,一来道行不高,二来气运浅薄,却终究是希望渺茫。”

  说到这儿,他叹道:“所以啊,许多道行不高的修道人,都要立下大功劳,沾染大气运,占得一缕功德。倘若死在当世,今后哪怕道行不足,凭借气运,也能封神……”

  古苍挠了挠头,问道:“如果不死呢?”

  “如若不死,就看他所辅助的这一家了。”

  清原笑道:“倘若他辅助的这一家,得以占得天下,那么就是正统。他若得不死,就能得益无穷。”

  “例如,未来修仙之路,有天地功德助益,虽然谈不上大道坦途,但也会减免许多阻碍。”

  “即便今生修行不成,待得封神事毕,阴冥地府建成,也可轮回转世。”

  清原神色稍低,说道:“凭借今生相助于封神局势的功德,来生修仙炼道,也有莫大的助益。”

  古苍想了想,又问道:“如果他所辅助的这一家,落败了?”

  “只要他对封神之事有所推动,就有气运加身,功德加身。但相较之下,如果自己辅助的这一家能得天下,他所获得的益处,自然是数以倍增。”

  清原想了想,说道:“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变故。”

  古苍道:“什么变故?”

  清原说道:“比如蜀国,得了天下之后,颁布通缉法令……那么法令上面的修道人,将会受到人世气运压制,在感悟大道这一方面上,处处受制,处处阻碍凝滞。”

  古苍咧了咧嘴,道:“看来还是安安静静地修炼比较好,虽然不精彩,平平淡淡的,也好过这些险事。”

  “其实每一个修道人都是这般想法。”清原低声叹了口气,轻声道:“可是,正如那人所说,仙道难成,反而是这神道,似乎易求……神道虽然身不由己,但也是与天同寿,长生不死的另一条道路。”

  他脚步顿了顿,拍了拍古苍的肩膀,叹道:“世如苦海,人人都在其中挣扎,试图爬到彼岸……”

  “穷人求的彼岸是衣食无忧。”

  “读书人求的彼岸是金榜题名。”

  “习武人求的是武道登顶。”

  “商人求的是富可敌国。”

  “我等修道人,求的只是一具长生不老神仙体。”

  ……

  距离顾县,还有一段路途。

  天色渐暗,前方有一座小镇。

  “就在那里歇一下罢。”

  清原偏头说道:“把长枪收起来。”

  古苍行走在路上,因是路途稍微偏僻了些,所以一路尝试着把弄长枪。

  但这枪是陈芝云麾下白衣军的兵器,在这南梁境内,不好显露。

  初到南梁时,清原就为长枪制了一个布套,遮掩长枪。至于那长刀,在山中时,就开始着手修改一下外形,到了此时,不是熟知蜀国制式长刀的人,也不能轻易看出什么端倪来。

  古苍对这长枪倒是比对长刀更为喜爱,颇有爱不释手的味道,恋恋不舍地收了起来。

  清原见状,暗觉好笑,这厮的性情,已经越来越像人了……

  两人往那小镇处而去。

  一拐角,登时有个小姑娘撞了上来。

  她衣衫破烂,连补丁也没有,小脸颇是脏乱,一双晶亮的眼睛,显得有些慌乱。

  “对……对不起……”

  她低声说了一句,匆匆跑掉。

  看着她小跑离去的背影,清原手上抬了抬,终究作罢。

  “先生。”古苍沉声道:“她偷了钱……”

  “礼仪之邦……当人到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境地下,什么文化礼仪风气,都抛掉了……”

  清原叹了声,“不论刚才那些贼匪,还是这小丫头,都一样。”

  古苍问道:“要追?”

  清原微微摇头,说道:“几两银子对你我无异于路边石子,对她而言,或许是救命的钱了。也罢,就当施舍了……”

  他本想给那小姑娘一个教训,毕竟偷盗之事不好,日后撞上强人,也不免要害了她自己。

  可想了想,终究作罢。

  古苍身上,还有着收拾贼匪尸首时得来的许多银两,数以百计,倒不在意那些散碎银两。

  两人一路行去,却又在前头碰上了那个小女孩儿。

  那小姑娘见了他们,顿时露出惊慌之色,小跑逃入一旁小巷。

  清原没有理会,说道:“前头有个客栈,去那儿罢。”

  古苍应了一声。

  两人往前走去,路经那小巷时,都稍微偏头,看了过去。

  小巷中有一群小孩,都是衣衫残破,浑身脏乱。

  但令人讶异的是,这群小孩中间,还有一个女子。

  那是一个白衣女子,仿若霜雪。

  小孩儿们围着她。

  而她似乎在分发食物。

  感应到有人窥探,这女子忽地抬起头来,跟清原视线对在一起。

  嗡!

  清原只觉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雨雪风霜,宛如剑刃。

  那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但却有着冰冷的神色。

  那是一张精致无暇的脸,眉宇中仿若霜雪。

  她黑发如瀑,肌肤如雪。

  清原跟她对视了一眼,只觉她眼神中有着刺骨的寒意。

  那种寒意,冰冷得令人窒息,仿若剑刃般锐利。

  清原心中一凛,但脚下却没有停留,迈了一步,走过那小巷口,脱离了那女子的视线。

  然后,他不由得长长吐出口气。

  “又是一位凝了法意,三重天的修道人?”

  “这南梁还真是处处高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