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四十九 法意

章 四十九 法意

  其实各家修行之法,共分九重天,互有不同。

  但是在这三重天这里,道家的传承,却都还大多相似。

  这一步是凝法。

  凝法就是凝成法意。

  法意,大多还在五行之意。

  分作金;木;水;火;土。

  此外,还衍生出于雨雪风霜雷电等等法意,但这些法意,论起本源,都逃不出五行范畴之外。

  传闻中,还是有些法意,不在五行之中。

  一种是道意,因为大道囊括一切,甚至连五行都在其中。

  还有一种是人意。

  这种人意极为缥缈,分作多种,而其中最著名的一种,乃是杀意。

  清原隐约听过,临东白氏就有一人,名为白起。

  白起自年少时,入蜀军之中,领军冲杀,数年间杀戮无穷,染血无数,凝就一身杀意。他虽只是三重天,却凭借这一身杀机法意,隐约有了与四重天修道人争锋的本事。

  最重要的是,军中杀机与气运凝合,会此冲散修道人的法意。

  可白起乃是从军之人,在军中凝就杀意,竟然不受军中影响。

  正因如此,对南梁而言,白起领兵,威胁极大。最终,在南梁一方处心竭虑的谋算之下,才在葛相死后,蜀国乱象的空隙,将之坑杀。

  “凝法……”清原神色凝重,看着对面这人。

  他不知这个岳姓男子凝就了什么法意。

  但既然已经凝法,那么就是三重天的修道人。

  清原心知,踏足三重天的这等人物,道术随手就能凝成,道行高,本领也高,他自问是没有取胜的把握。

  但这并不代表要束手待毙。

  清原深吸口气,便想先下手为强。

  “不慌,开个玩笑罢了。”

  这岳姓男子忽然露出笑容,消去冰冷之意,笑着说道:“我本是梁国修行之人,也与你一样,苦心修行,寻求仙道,从来不愿掺和各家局势。对于那些不思修炼,反而要取巧,以求神位的修道人,我向来不喜。”

  清原闻言,未有放松警惕,但至少消了抢先动手的想法,心有少许惊愕。

  岳姓男子叹了声,说道:“后来我兄长告诫于我,天地间修道之人何其多也,能成仙家道果者,又有几人?实则……也并非没有道理……”

  他看向清原,说道:“我在山中修行仙道,但我兄长自觉不能成仙,又不甘消失于茫茫岁月中,所以下了山,一心寻求神道,他孤身拜入邓隐麾下。”

  说到这,岳姓男子又叹了声,说道:“在前些时日,邓隐与姜柏鉴战于南安,虽然南梁得胜,但我兄长被大军杀机气运,冲散了法意,死于铁蹄之下。所以,我是要去报仇的,可一入尘世,就不能脱身了,希望日后能得个神位罢……”

  清原微微皱眉,问道:“贵兄长是被军中气运杀机所破?”

  “他不过与我相当,也是三重天。”岳姓男子摇头道:“莫说是他,就算是四重天的修道人,乃是人上之人,又如何?”

  “军中杀机与气运相合,加上依附军队的道术之士暗中在盔甲及兵器上面动了手脚,铭刻符文,愈发增益这一优势。”

  “所以,大军杀机一发,就是杀意,也就相当于修道人的法意,可又是借了天地大势,法意磅礴,宛如山岳,比起任何三重天的修道人,都要强大无数倍……试问,除了那些道行高深的真人之外,谁也抵御得住?”

  “就是那些真人之辈,勉强可以抵御,但也不可轻动杀机,否则杀了世俗军队,只怕还承受不住气运反噬。”

  岳姓男子言语感慨,唏嘘不已。

  任何朝代,修道人都是神仙之辈,高高在上。

  就如眼前,哪怕数十人一齐涌上,又如何敌得过一个修道之人?

  可若是把眼前的局面,换作数十个军中将士,他们怀有天地气运,训练有素,而不仅仅是这一盘散沙,那么,只怕就能对付一位三重天的修道之人。

  天地改变,气运牵扯,任何修道人都万分谨慎。

  如今的时代,劫数并起,连修道人也不免卷入其中。

  “大军杀机一发,宛如凝成法意的修道巨人,借着气运,更如天威一般,能压碎修道人的法意,能镇住修道人的法力。”

  岳姓男子叹道:“最终,那些经过符文加持的兵刃,划过身躯,终究是身死道消。或有人能死后封神,但这些人,要么道行高深,要么气运深厚,一般的将士及修为浅薄的修道人,未必是能登上神位的。”

  清原默然不语,其实对于这些,他也知晓不少,甚至他出自于天上仙宫,偶尔听闻一些秘辛,是尘世修道人所不能知晓的。

  但既然是秘辛,他自然也不会开口。

  “我与道友说了这般多的话,只是要与道友说知,仙道难成,不若随我去求神道?”

  岳姓男子诚恳地说道:“我未足四重天,封神未必有望,但只要道友助我,你我合力,建功立业,功德加身,二人均能成神。”

  清原缓缓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岳姓男子顿时沉默,终是叹了声,然后拱了拱手,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强求。”

  他倒是没有纠缠,转身便走,不过少许功夫,就已消失在路的尽头。

  ……

  “先生……”

  古苍低沉道:“这个人很厉害?”

  清原点头道:“比你我加起来还要厉害。”

  古苍露出惊骇之色,说道:“可他也有可能死在军队里?”

  “是的,比他厉害十倍的人,也有可能死在军队的法意里。”

  清原叹道:“军中杀意,就是人意,加上了天机气运,就是天意。正如他所说,除却那些道行高深的真人之外,没有谁抵御得住。”

  古苍问道:“南梁里面,像他这样的人,有多少?”

  “我不知道。”清原微微摇头,看向那人离去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说道:“但他不是南梁的人。”

  古苍怔了怔,满面迷惑。

  “他是蜀国人。”

  清原说道:“梁国的衣服,跟蜀国的衣服,大体相似,但细微处有所不同。这人身上的衣衫,跟你我衣衫样式颇为相似,或许是他没有注意,或许是他觉得我们不会注意,所以扮作梁国人……但是他的衣衫,是蜀国的样式,看来这是一个从蜀国来的修道人,而且来得不久,否则他就会换上梁国的衣服。”

  古苍问道:“他在骗我们?”

  清原点头道:“是的。”

  古苍又问道:“为什么?”

  清原淡淡笑了笑,说道:“因为要试探。”

  古苍低下头,愈发疑惑,只觉这些事情太过复杂。

  “之所以要试探,因为他是白家的人。”

  清原笑了声,说道:“我习练六月不净观,非同寻常修道法门,乃是仙家所传,对于感应素来较为敏锐。他虽然是三重天的修道人,但是隐匿气息的法门并不高深,当日他不在源镜城白家,但白家里面有着与他相似的气息……”

  说罢,他偏头看向古苍,说道:“人不在家,却还能遗留气息,可见此人在白家居住的时日不短……”

  “并且,对于这些气运之说,一般三重天的修道人知道的也不多,但他徐徐说来,条理清晰,定然不是独居摸索的散人修道者,必定是有传承的……”

  “我想,他多半不姓岳,姓白。”

  ……

  远处,那自称岳姓的男子,已经走得远了。

  “家主猜得果然不错。”

  他面色阴晴不定,暗道:“上次他去家里,还只是一重天的道行,而且还是还算不得精深,只算是初入修道之门。”

  “这才几日不见,就已是二重天的人物……”

  “世上哪有人修行这么快?”

  “如若他修行真有这般快,那么如今的道行,应是深不可测,上次怎么才是一重天的道行?”

  “他莫非真是道行高深之辈,隐匿修为?”

  白岳脸色微变,思索沉吟,暗道:“但是我先前试探,他的反应确实没有什么不对,警惕凝重,分毫不敢松懈,倒也不像是什么高深莫测的人物……”

  “据说有些人物,道行虽高,却喜欢扮作一般人,游历各方,哪怕被人欺辱殴打,嘲笑唾骂,也不以为意……难道这个清原也是此类?”

  他思索许久,仍然得不出结论。

  “这种事,只有家主才知了,待我传讯于家主,告知于他就是了……”

  白岳深吸口气,他看向远方。

  白晓化名晓生,去投陈芝云的白衣军。

  而他,则要去投邓隐。

  如今邓隐跟姜柏鉴才战过一场,接下来还有一场定胜负的恶战。

  这种恶战,死的不仅仅是军中将士,还有依附于军中的修道之士。

  “家主有令……万死不惜……”

  白岳怅然叹了声。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