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九 南梁陈芝云

章 三十九 南梁陈芝云

  气运之说,玄之又玄。

  清原虽有耳闻,但毕竟道行太浅,所知不多。

  只不过听闻,当今天地,各方势力关乎封神大事,故而都牵扯着一丝一缕的气运。

  修道人运用道术杀死寻常兵将,或多或少会有少许反噬。

  例如九重天的修道人,已是半仙之躯,世称人仙,亦有翻江倒海之能,甚至可以埋葬掉许多大军,但他如此行为,未必抵御得住其中气运反噬。

  当然,底蕴深厚者或能保命,但道术太过强盛,终究动荡太大,一旦乱了天地封神之局,事后必然有天上仙家出手诛杀。

  “这人……有些怪……”

  古苍褪下黑袍,露出一张猿猴般的脸面。

  “是有些怪。”清原点头道:“武艺颇高,但不算厉害,可却有一股几乎能冲散修道之人法意的气势及杀意。”

  古苍挠了挠头,说道:“他其实不怎么厉害……”

  “一个是不厉害。”清原笑了声,问道:“一千个呢?”

  古苍怔了怔。

  清原沉声说道:“葛盏手下也有修道之人,当年陈芝云七千兵马,锋刃朝前,只运用兵阵,怒吼一声,兵马杀意,几乎跟天地气运相合,就压迫得许多修道高人都难以出手。”

  古苍露出十分惊讶之色。

  “山林间虎狼一吼,精怪都要吓得瘫倒,胆子小的几乎吓死,这就是气势。”清原说道:“以他们的气势,就足能吓死一般人,倘如融入了气运,那么人意就是天意,就能把修道人的法意冲散。”

  古苍摸着头顶,说道:“有这么厉害吗?”

  “他们没有这么厉害,但这天意……很厉害。”清原说道:“这事今后再谈……”

  他看了看那白衣小将,说道:“都说陈芝云用兵如神,练兵如神,果然不假……看这年轻人,只是一员小将,武艺不低,还有着坚韧的性子,胸怀这般杀机,行事这般谨慎,似乎还想杀你我灭口,也是铁血无情。”

  古苍嗯了一声,点头道:“他是很不错。”

  “但就怕……白衣军每一个都这么不错……”

  清原说道:“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将而已,倘如每一个白衣军都是如此,那么陈芝云以七千兵马冲破二十万大军的阵势,确实不能怪葛盏无能,只能说陈芝云太厉害了。”

  古苍问道:“这个陈芝云是谁?”

  “他就是我之前说过的南梁白衣军神。”

  清原说道:“陈芝云此人,原是书生,听说也是病体文弱,后来考中殿前探花郎,文采不凡,倍受梁帝赏识。”

  “后来有一次展露才能,蜀帝拨他七千兵马,交与练兵,实则也如赏赐器物一般,未有多么重视。”

  “再后来,葛盏率军压境,他临危受命,率七千兵马护驾。”

  清原看了古苍一眼,徐徐说道:“可陈芝云凭此七千精兵,攻破葛盏二十万大军的阵势,使蜀国军阵首尾消息传达不成,至此溃散,蜀国被邓隐反攻。”

  “经此一战,陈芝云盛名空前,得军神之称。”

  古苍听到这里,本身虽是精怪,但也不由得有些向往敬佩。它颇显好奇,然后追问道:“接着呢?”

  “蜀帝大喜生悲,未久,重病卧床,如今是当朝太子执政,但不知是何原因,梁太子更为信任邓隐,却忌惮陈芝云。”

  清原说道:“故而,陈芝云虽盛名传世,战功显赫,受多次封赏,但手中兵权低微,仅有七千新兵。有传言称,这仅是太子弥补他当初击破蜀国二十万大军时,死伤殆尽的那七千兵马。”

  古苍不动其他,倒是觉得陈芝云这么厉害,不受重用,真是可惜。

  “确实厉害啊。”

  清原微微摇头,感慨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以往听得多了陈芝云的事迹,也不觉如何,终究只是道听途说,未有如何深切的感触,如今……”

  “见了这一员小将,管中窥斑,才见一斑,以此猜之全貌……今日才知陈芝云练兵,着实不凡。”

  清原朝古苍看了一眼,笑道:“倘如七千兵马,个个都是如此,那天底下……不知哪家的精兵强将,能胜过他?”

  古苍问道:“那他仗着这些人,岂不是天下无敌?”

  清原摇头道:“人力有时尽,天道永无穷……再多的人,也敌不过仙。”

  他看着古苍,说道:“这天地封神战局,乃众仙共立,虽然天地气运的归属,以三位大将为重,但仙家道术之辈的分量,却还要更为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他是将帅,而非帝皇,终究是要听上面的军令……”

  古苍知晓弱肉强食,不懂朝堂尊卑,只觉得这样的人物,竟然还要听从命令,顿时有些难以置信。

  清原低头看了一眼,朝着古苍说道:“挖个坑,埋了罢……”

  古苍点了点头,就地掘土。

  “都说陈芝云也是文弱书生,手不能挽弓,力不能降马……却能在以武为尊的军营中压服诸将……”

  清原低声道:“果然本领不小……”

  他看了看手中的长枪,上面有着若有若无的雕琢痕迹,其中材质,也比寻常精铁不同。

  “虽非法宝,却也纹刻了道法符文。”

  清原目光微凝,想道:“这长枪能伤及修道人,也能聚敛众将气势,想必陈芝云身边,有着炼器造诣精深的修道之士为他效力。如此,就连道行高深的修道之人,都不怎么好对付这些白衣军了……”

  古苍挖好了坑,把那小将埋入其中。

  其实这小将身上的盔甲,也有修道人炼制过的痕迹,虽然不是法宝,也算不俗,尤其是善于用以抵御修道人的气势或是道术,便有着少许减弱的效用。

  适才古苍一刀,是从缝隙间透过,倒没有毁坏盔甲。

  只不过,清原不用盔甲,古苍也不要盔甲,加上这小将如此坚韧,也是该给他最后的尊严,便一同掩埋了。

  至于长枪,则留了下来。

  古苍其实喜好棍法,清原手中的铁棒不能传他,并且相较之下,还算是较短。这一柄长枪,倒与长棍相似,让它爱不释手。

  “猿猴都是喜欢玩耍棍棒吗?”

  清原笑道:“这长枪有锋刃,比长棍不同,但有相似之处,你且先自己摸索……待我此行顺利,了去心愿,就入武林之中,给你找一套猿公棍。”

  古苍腰配长刀,手执长枪,连忙点头,咧嘴发笑。

  清原嗯了一声,偏头看向那土堆,略微沉吟。

  “这里是南梁与蜀国交界的地方,兵马难行,陈芝云的白衣军,怎么出现在这里?”

  “还只有一个,落了单?”

  “莫非另有隐情……或是军情?”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