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八 深山密林,白衣小将

章 三十八 深山密林,白衣小将

  蜀国南部边境,深山密林,延绵数百里。

  据传山脉的另一边,便是南梁所在。

  蜀国位属中土,南有梁国,北有元蒙,有腹背受敌之危,能坚持到今日,实则也是因这地势之助。

  这深山老林,又有许多凶禽猛兽,乃至于精怪之流,故而大军难行。

  蜀国和南梁的交界处,有过半都是这类深山老林,正因林中凶禽猛兽或妖精怪物,难以行军,才算消减了许多压力。

  这等易守难攻的局势,传闻是葛相生前的谋划。

  “听闻葛相征战,实则足以打入南梁境内,占据大片国土,但他却止步于此……只怕是预料到自己寿元将近,所以才谋划身后之事,为蜀国留下了这种易守难攻的局面。”

  清原走在山中,愈发觉得那位葛相智谋令人赞叹。

  传闻北方那边,亦有残阳山脉,山势险峻,也是军马难行之处,如今只须扼守重要关口即可。

  “可惜虽有地势之助,但终究夹在南梁与元蒙中间。”

  清原微微摇头,心道:“南北俱有强敌,加上多年前葛盏那一场败仗,军力孱弱,如今蜀国局势不甚乐观。”

  “好在多年前在葛相示意下,蜀国京都,以及许多重要的人事物,大多都迁至东部,并非正中。”

  “如此也减去了许多压力。”

  他一边行走,一边为山魈古苍讲述当前局势。

  古苍有时听得懂,点了点头。有时听不懂,它也都记在心里,留待今后询问,而不会打断先生说话。

  讲罢了这片山林的缘由来往,清原才说道:“如今两国大军对峙,几乎断了来往……要去往南梁,只能走山中道路,但还需谨慎,山中精怪妖物颇多。”

  古苍拍了拍腰间的长刀,说道:“不怕。”

  清原微微摇头,说道:“不要小看任何物事。”

  古苍闻言,又挠了挠头,满是疑惑。

  ……

  山间道路崎岖陡峭。

  有些沼气含毒。

  有些蜘蛛毒虫。

  清原和古苍倒是不惧,凭他们二者的道行,已经可以抵御得住毒性,而山魈本是精怪,也足以驱赶毒虫等物。

  “这深山密林之中,有不少山道,但是都有各种不同的危险。”

  清原说道:“我询问过云镜先生,以这一条道路较为平和,只有些许毒性沼气,以及前面悬崖,须得摸着崖壁走。常人摸着崖壁,且不说能否走得稳,单是心中惊惧,就是变故的源头,你我都非常人,倒是不会有什么事情。”

  山魈古苍本就是猿猴之属,善于在山崖树林之间攀爬跳跃,自然不惧,反倒有些欢喜。

  崖壁之上,两人缓慢行走,神色俱都平淡,不惊不惧。

  他们脚下,乃是茫茫云雾。

  云雾之下,渊深难测,一眼不能见底。

  期间有些变故。

  有些凶禽从天空飞过,偶然看见崖壁上的两人,便扑了下来。

  古苍背后先挨了一下,抓破了衣衫,撕开了几条伤口,但它纹丝不动,仿若未觉。

  因为一动,就要摔下去了。

  它拔出刀来,一手紧贴岩壁,另一手执刀劈下,便斩下了一只飞禽。

  清原稳稳不动,在飞禽临近时,把铁棒点去,正中那飞禽身上。

  那凶禽登时骨断筋折,翅膀无力,坠落下去。

  只不过两个眨眼的功夫,那两三只凶禽猛然扑来,又被打下了无底深渊,坠入云雾深处。

  清原收了铁棒,依然插在腰间,说道:“继续走罢。”

  古苍把刀收回,嗯了一声。

  适才的状况,虽是偶然,但这种事情,倒也常有听闻。

  若换了常人走上这段路,受了惊扰,大多便都要坠入崖下。

  有些是被飞禽惊扰,但也有些是被山间顽猴用石子打落的。

  ……

  天气多变,晨时还是朝阳升起。

  到了此刻,未到午时,却先起了一阵雨。

  雨势不小,雨滴大如蚕豆,哗啦作响,落在树叶上,便四下飞溅,成为无数散碎的晶莹光泽。

  但这场雨前后也没有多长时间。

  黎村那里,把这种雨势,唤作过山雨。

  雨大,风也大。

  所以只是一阵,便又往前扫了过去。

  雨后的树林,满是泥泞。

  树叶滴落雨水,草丛间都是水珠。

  一个白袍小将,倚在树下,坐在泥泞的土地上,昏昏沉沉。

  雨水洒在他身上,打得他伤口生疼,然后便是血水,流淌了下去。

  树下的杂草,又湿又尖,扎得生疼,颇不自在。

  他眼神涣散,却紧咬牙关,没有半声呻吟。

  忽然,传来簌簌声响。

  他原本涣散无神的目光,骤然一凝,精芒闪烁,不顾伤势,咬着牙,一跃而起。

  他手执长枪,腰配利剑,目如鹰隼。

  “谁……”

  他咬着牙,仿佛从齿缝中挤出声音来。

  实则是伤势太重,几乎难以开口。

  树林间缓缓走出一人。

  这人面貌清逸,身着蓝边白衫,虽也被雨水湿透,却依旧淡然,不显狼狈。

  在他身后,又来一人,浑身笼罩在黑袍之间,看不清脸面,腰间配着一把刀。

  这白袍小将见了那把刀,顿时露出杀机。

  那是蜀国军中制式长刀。

  “南梁……白衣军?”

  清原见了这白甲小将,顿时眉宇一挑。

  仔细打量,那小将约莫二十出头,身着白甲白衣,观其精神气貌,俱都非同俗类。

  清原打量了一番,然后收回目光,心道:“我也算见过一些兵将,但从未见过如此锐利之人。看他还只是一员小将,身份不高……倘如陈芝云麾下,个个都是这等精兵强将……”

  “传闻中以七千兵马,击破葛盏数十万大军的战绩,着实不虚……”

  他心头疑惑,暗道:“可陈芝云的白衣军,怎么会有一员小将在这里?”

  看那小将满面敌意杀机,清原微微皱眉。

  “走。”

  清原偏过头,朝着山魈说道:“不必理会。”

  说罢,两人往前走去。

  那小将双手握紧长枪,纹丝不动,面色不改,眼睛眨也未眨。

  清原走过他身旁,顿了顿,然后取出一瓶伤药,抛了过去,说道:“这是伤药……你伤势颇重,会危及性命的……”

  啪!

  这小将把长枪一扫,打碎了药瓶,然后一枪便在药散烟尘中,穿了过来。

  那一枪倏忽而至,锋刃锐利。

  一股寒意笼罩而来。

  “杀!”

  这小将陡然大喝。

  大喝之声,随着枪刃锋芒而至,两者滚滚融合,竟能惊神驱鬼。

  纵是清原这等修道之人,亦不免真气凝滞,思绪恍惚。

  当他一滞之间,那枪刃已近面门。

  “好!”

  清原脑海中显现九重玉楼,坐定神智。

  他回过神来,偏过头,闪过枪刃,伸手拿住那枪柄。

  正待动手时……一道刀光从侧边而来,穿透了那小将的甲胄,从他右侧刺入,左侧透出。

  刀刃染血。

  那小将毙命当场。

  山魈抽回长刀,收刀入鞘,忽然闷哼了一声。

  清原怔了怔,然后稍微惊讶,道:“气运?”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