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五 天地作棋盘,众生如棋子

章 三十五 天地作棋盘,众生如棋子

  事毕,清原辞了云镜先生,离开院落。

  “那位懂得勘测地势的高人,如今不在蜀国,而居于南梁。”

  清原细问了地方所在之后,眉宇便有思索之色,“昔年唐朝京都所在之处,就是南梁境内,也正因此事,南梁向来以正统自居。传闻钦天监也设立于京城之中,这位高人既然是钦天监之后,如今住在南梁,倒不意外。只不过……这耗费的时日……”

  他沉吟许久,加以思索,待仔细思忖过后,大约估算,这一去一返,应须得三个月的时日。

  而水源道长也恰好是两三个月之后才能归来……

  云镜先生说,水源道长归来之后,在道观之中还有要事,此后一年半载,必是住于道观之内,不会外出。

  “倘若去往南梁之后,无法请动那位高人,或是中间出现什么变故,所求无果,那么到时折返……也可回来道观请教水源道长,其中算来,至多也就耽搁月余时日。”

  清原微微沉吟,心底想道:“如若水源道长也不识得这图上的地方,那么便只好去找白继业了,但也不知他能否知晓?”

  其实去源镜城,请教白继业,倒是最为直接且简便的道路。

  源镜城白家,近在眼前,又不耽搁时日,可白继业太过精明,终究忌惮最多,只得放在最后。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那一封信。

  这信是云镜先生亲笔手书,如今只差启元手里的道观法印。

  “云镜先生……实则也是一位眼睛锐利,洞察微妙的人物……”

  清原想起云镜先生的神色,不禁感慨。

  文人莫非都是这般精于算计?但凡见得事情,就都能猜出许多端倪?

  四张图纸,各自残缺不全,清原已经截下了最重要的一张,并把四张图纸的交界处,都留在第五张。

  按说是难以看得出来的。

  但云镜先生不说四处地方,只说一处地方,显然已是看得分明,只是未有点破罢了。

  他出了院落,径直去寻启元。

  ……

  启元还在后院忙活,见清原到来,连忙放下手中的事。

  “听闻贵门当年曾有勘测地势的法门,虽已是失传,但在外还有另一脉,识得此法。”

  清原将事情大致与他说明,然后说道:“在下厚颜,欲借贵门之名,请这位高人出手,推测我这四张地图的所在。”

  启元闻言,沉思良久。

  “与本门有香火情分的那位?我曾听观主提起过一次,但时至今日,那香火情分,也几乎断了……”

  启元迟疑道:“而且,我辈分低微,又与他素不相识,要用书信请他帮忙,恐怕……”

  清原知他难处,便又说道:“我是受云镜先生指点而来,这里有云镜先生的亲笔书信,只须在上面盖上一个法印,却不必让道长动笔了。”

  “云镜先生?”闻言,启元心头迟疑尽消,说道:“既是有云镜先生书信,想来云镜先生与那位前辈乃是旧识了,如此,倒也不会唐突。”

  清原闻言,点头说道:“那便多谢了。”

  法印属于道观特有之物,加上要动用人情,启元实则是因这些牵扯,故而不敢轻易行事,但云镜先生与明源道观的交情,显然不轻。

  得知是云镜先生的授意,启元立时便没有了疑虑。

  清原自然也明白这其中关系。

  总之,顺利便好。

  “若寻到了地方……”

  “那地方又会是何等地界?凶险?危机?”

  清原眸光沉吟,暗道:“不论如何,暂以道行为重。”

  “我护道的本领高上一分,自然便多一分护身之力。”

  ……

  云镜先生院中。

  “倒是个谨慎的年轻人。”

  云镜先生静思片刻,微微一笑,收拾了笔墨纸砚,重新整理茶具。

  过不多时,葛老先生也来了。

  其实他早知清原前来拜访,只是没有即刻前来,待到清原离去,他才过来的。

  “你这位小友,确实不错。”

  云镜先生似也知他要来,茶水已备好,作了个请的手势,又说道:“四张图纸,分明是一张,他只是分作四张,又弄了些小手段,足见谨慎。其余方面,一言一行,都颇是不俗,也不知是个什么来历?”

  他笑了两声,看向葛老先生,说道:“不论什么来历,至少看得出来,心性不恶。”

  葛老抚须笑道:“相处时日也不算短,我还谈不上老眼昏花,自然知他不恶。”

  云镜先生微笑道:“他要走了。”

  葛老点头道:“意料之中,这天下浩大,能相识,能同行,都是缘分。虽说无不散的宴席,但终究会有再聚之时。”

  云镜先生颔首笑道:“你倒看得开。”

  葛老说道:“生死走过许多回,但这一回之后,葛氏覆灭,一切均如云烟散去,再不看得开,又能如何?”

  云镜先生闻言,倒也不知如何作答,只是沉默,过得片刻,转而说道:“果儿小姐已经传讯而来,今修道已成,只可惜朝真山乘烟观那位道长,也于多日前寿尽归天。待得她为师服丧日满,便即刻前来,接你与小瑜,前往朝真山。”

  “那位道长逝世了?”

  葛老怔了怔,然后叹道:“他老人家神通广大,道行精深,相爷常以兄长称之。却不想……竟也躲不过天寿?”

  云镜先生摇头说道:“得道成仙者,方能逍遥自在,永恒不朽。诸天正神者,方是与天同寿。那位道长固然道行精深,却也还在人仙之境,他自三国并立以来,力助葛相与姜柏鉴太多,因果太重,折损本身,这也在意料之中……只盼诸天事毕,能占得一位神职罢。”

  “神职?”

  葛老原是不知这些事情,后来相爷逝后,他送果儿小姐前去,才知这所谓人世战场,明里暗里,竟有着许多修道人,乃至于天上仙家的布置。

  “天地作棋盘,众生如棋子……”

  葛老叹道:“我等皆为棋子,唯有天上那些仙人,才是对奕之人。”

  “你错了。”

  云镜先生摇头说道:“纵是仙人,也有道理可循,他们一举一动,俱是天道,这都是天意。”

  “天意?”

  葛老问道:“什么是天意?”

  云镜先生说道:“天地的道理,就是天道,这就是天意……”

  葛老说道:“你倒是看得透彻。”

  “看得透彻的不是我。”云镜先生说道:“这话是典籍所著,出自于道家二祖之一,无上祖师……亦是世间造字圣人,我等文人共称之祖。”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84.html